第十六章:故人存,皓予之端

    “哎……对了,我还不清楚南国皇城叫什么來着……?”

    “对了,南国现今的具体情况你知道多少,把它全告诉我吧!”

    “除了五皇子在朝中与你是对立派,还有哪些皇子也会做出对你不利的事情?”

    “……”

    从那之后,一路上穆景的话语就从未断过,南宫锦认为那是一种将悲伤过渡到思考上的一种办法,他认可穆景的做法,所以这一路上他们两人一直谈论着南国,从王到平……从富到贫、从治国到齐家、从千军万马谈到一兵一卒,无一不其论之。

    红叶镇这边,待南国的军队浩浩荡荡的离开之后,城门的面却还留了一辆无人驾驶的马车,马车里有什么人守城的众将领无一人敢上前查看,因为马车距城门的位置还是有点距离,所以那边的人只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个婴儿的啼哭声,回荡在他们的耳边,让他们听着有些毛骨悚然。

    守城人将这件事传报给了城门之上的北野皓然,北野皓然一听马车里竟有婴儿的啼哭声便想也沒想的了城楼直奔马车而去。

    “王爷小心有诈,恐怕这会是南军故意设的陷阱……”守城官在北野皓然身边小心谨慎的提醒着他。

    北野皓然抬手止住了守城官的话,他只感觉自己越是靠近马车,他的心脏跳动的速率也就越來越快。这是什么样的感觉?马车里到底有什么人?

    “颦儿姐姐,王爷过來了……”铭心看着马车外被军队包围,吓得她倒抽一口凉气。

    颦儿镇静的点点头,心思便又回到哭声不断的皓予身上了,“小少爷,别哭了,奴婢带你去找你爹爹好不好?不哭、乖!”

    可是皓予的哭声并沒有因为颦儿的细声安抚而减分毫,皓予看不见自己的娘亲,他只是哭,只想回到那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

    见此,颦儿真的沒辙了,她本來是想等皓予不再哭了再车去见北野皓然,可是这样看來,这个想法是行不通了,而且……

    “心儿,拿上小姐为小少爷准备好的行李,我们车吧!”颦儿淡定的说道。

    “车?可是姐姐,外面全是瞄向我们的利箭,我们就这样出去沒人认识我们一定会把我们射成筛子的。”铭心一想起自己将会被万箭穿心,她不禁打了寒颤胆战心惊的说道。

    “不会的心儿,王爷认识我们!再说王爷也不是那种会滥杀无辜的人,别担心去拿行李吧!如果你还是害怕,那你就先藏在我的身后,待到我们平安之后你在露身可好?”话毕,颦儿便抱着皓予走了车。

    如铭心所担心的一样,她们一车就被周围的军队所团团围住了,黑压压的一片。手抱婴儿的颦儿仍是无所畏惧,她大胆的抬起头在人群里仔细搜寻着北野皓然的身影。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南国的军队里?说!”有人将矛指向了颦儿。

    “颦儿姐姐,王爷呢?”铭心焦急的说道。

    “是什么人还轮不到你们管!我们要见王爷,王爷在哪里?”颦儿瞪着那人厉言说道。

    颦儿的话刚一落地,一声豪爽的声音就从军队里传了出來,“是谁这般大言不惭说要见本王?”紧接着一抹俊逸的身影便出现了在了他们的视线里。

    “参见王爷!”整个队伍齐刷刷的将手里的兵器一收向北野皓然参拜到。

    “免礼!平身!”北野皓然摆摆手撤退了军队,并迈着大步走到了颦儿她们的身前。“见到本王为何不行礼数?”北野皓然故意把声音压的很低。

    “奴婢参见然俊王,王爷万福!”

    “奴婢参见然俊王,王爷万福!”

    颦儿她们福了福身子参拜道。

    北野皓然身子一僵,这种方式,这个声音,好似熟悉,可是北野皓然在脑里转了好几圈也沒能想起。“抬起头,让本王看看你们是何许人?”

    颦儿依言的抬起了头,看着北野皓然不断放大的瞳孔和渐渐爬上脸侧的深痛之意,她的心里竟无端升起了一股庆幸之意。

    “颦儿?铭心?真的是你们吗?怎么会是你们?你们又怎会出现在这里?”北野皓然讶然的问道,怎么会这样?如果是真的还活着,那当日的尸体又是谁的?难道说,这一切都只是阴谋,就连她也还活着?可是如果她那天沒有出事,为什么这一年多一点音讯都沒有给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爷,这些事往后我全都会告诉您,只是现在小少爷哭的这么厉害,奴婢实在沒有什么心思再说其他的。”颦儿急急的说道。

    小少爷?“好!颦儿,本王最后一个问題请你务必要告诉我!景儿呢?她是不是……是不是……真的还……活着?”北野皓然语气僵硬的问道。

    快两年了,他寂寞了两年,思念了两年的人,现在还活着吗?想起那一幕,她那样面目全非、静而无声般的躺在自己的眼前,他不敢上前,他也不敢相信那个黑如焦炭的人会是那个灵动出尘的女子。两年來,他无数次的欺骗自己说,她还活着,告诉自己不要放弃!可是事实是残酷的,时间消磨了他的意志,让他不得不相信了那个如铁般的事实,她离开了自己。

    “王爷,人满为患,你当真要在这种场合询问奴婢吗?奴婢两人的性命不要紧,如果这里有人是对小姐心存恶意的,王爷,你应该明白的!”穆景沒有把话摊明,她知道以王爷的头脑他一定可以想到那一层含义。

    “你们都退!來人,把两位姑娘带回王府!”北野皓然眼眸一沉随即转身命令道。

    北王府,北野皓然因为这一年多的战功而被加封为‘护国王’北王爷,这也是北国有史以來第一位封王着能够带有‘北’字的王爷,可见北野皓然在朝中的地位有多高了。

    颦儿她们被人带到王府里的一处苑落,推开门,房间里的书香之气扑鼻而來,舒适、宽敞、简而不陋、静谧中又透着点点生气,颦儿在心里猜想着这房间的主人,想必也是一个喜欢静雅的文人吧!皓予也哭累了,在颦儿的怀里沉睡了过去。

    两人在房间里短暂的休息了一会儿后,北野皓然就和另一名男子走了进來。

    “这个地方可以让你们畅所欲言了吧?”北野皓然开门见山的说道。

    颦儿看向北野皓然身边的人,仍然有所顾忌的摇了摇头。

    “他是本王的密友-夏冢允况,沒关系的,本王可以做担保,你但说无妨!”北野皓然说道。

    颦儿再次看了看允况,既然王爷都这样说了,那便是无事。于是她便开口讲她们这一年多的经历全部都向北野皓然说了出來,一字不漏,一语未多,其中包括穆景的情况、她们与穆景的相遇的大概情况,更重要的是关于皓予的存在,她全部都告知了北野皓然,独独少了关于腾云山庄的描述。

    “阿况,你听到了吗?景儿是真的还活着,我沒有骗你,她真的还活着!”得知穆景还活着的消息,北野皓然所呈现出的表情是那般的开心,他迫不及待的把这个消息分享给自己的好友,哪怕这位好友也亲耳听着这话。

    “好了,王爷我知道了!我不是耳聋之人!”允况有些心烦的推了推北野皓然,将目光转向了颦儿怀里的孩子,他刚才也听到说这个孩子是他家王爷的,这怎么可能呢?“敢问颦儿姑娘方才所言的可是实话?这个孩子当真是王爷的?”

    颦儿就知道他们会这么问,于是开口道:“小姐是怎样的人相信王爷再清楚不过了,当初她可以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不惜挥刀弑君又当君之面自毁清白之身,敢问这样的烈女子,她又怎会说出这样的谎言來欺骗她最深爱的人?”

    “颦儿,你是说你怀里抱着的孩子是本王和景儿的孩子?是本王的孩子……”渐渐平息心头喜悦的北野皓然,这才听到了关于孩子的话,他竟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是!一年前,王爷在出征前几天,小姐曾山來京城看望过你,恰逢王爷淋雨大病,小姐深夜潜入王府默默的照顾你,最后那一夜,你们有了小少爷。小姐给小少爷取了名字,叫皓予。”颦儿平静的说道。

    皓予,皓然的给予,颦儿的话让他想起了一年前的那滴泪水,那时他就感觉到她就在自己的身边,原來这一切都是真的!她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他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抱过颦儿怀里的孩子,他的孩子!

    “你觉得这样的谎言可以骗过在吗?颦儿姑娘有何证据能证明这话的真实性?”心思缜密的允况并不相信颦儿的所言,出言咄咄相逼。

    “主子所说的话就是最好的证据,连王爷都相信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是在说谎?”一旁沉浸的铭心出声反驳道。

    “心儿,不可无礼!”颦儿将铭心拉了过來。

    “姐姐,这个人说我们欺骗他,就是不相信主子!我……我只是想给他理论!”铭心理直气壮的说道。

    “好了,别人不相信就算了,只要王爷相信不就好了吗?你放心吧,小姐做事会有分寸的。”颦儿拍拍铭心的手细声安慰道。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