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事实胜于雄辩

    “颦儿姑娘说的对!可是王室宗籍决不能乱了血统!任凭姑娘能言会道,若沒有十足的证据以证事实,那么在就沒有相信你们的理由!”允况不依不饶的说道。

    “你!你……你想如何证明?”颦儿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双眼愤恨的瞪着允况。

    “很简单!不如我们就來个滴血认亲,这样不就清楚了吗?我相信这个办法一定可以证明所有!”允况环抱着双手,说的很随意,似乎对于那个结果已经很明清了。

    “不可能!这么残忍的事,姐姐不要答应他!小少爷好不容易才停止了哭闹,如果小少爷被疼醒了这次非要了我们的命不可,再说这种事情被主子哪天知道了,还不得伤透她的心?姐姐,我们不能答应他呀!”铭心再怎么不懂事也是知道滴血认亲这件事会给孩子和母亲带來多大的伤痛,以这样的方式來验明其身份更是让她不能接受,所以,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宠爱自己的主子和小小少爷忍受如此大的屈辱。

    颦儿紧蹙着秀眉,眼睛一动也不动的死死盯着眼前的人,恨不得食其骨、饮其血。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会带给她们带來多大的伤害?可是……如果今天她们不依其言,总有一天这样的事情还是会发生的!

    见铭心如此惊慌又见颦儿久久沉默不语,于是允况又继续讽刺道:“怎么?不敢了?这样说你们所说的话就全是一派胡言了?你们可知道恶意损害皇室一族的声誉可是死罪一条?”允况脸色一沉,转头看向还沉浸在欢乐中的北野皓然,他走了过去一把夺过熟睡中的孩子,“王爷,你当真以为这是你的孩子吗?自从皇后被大火吞噬之后请问你还有见过她吗?这个孩子最多也才三、四个月左右,怎么会是你的?王爷你醒醒吧!千万别被人利用了!”

    “阿况你在干什么?快把孩子还给我!”北野皓然预想上前夺过孩子,可是允况也不是吃素的,只见北野皓然上前一步,允况就抱着孩子往后退一步,最终,急的北野皓然只得停住了脚步怒瞪着允况道:“阿况,你到底想干什么?不管你想干什么,本王只想说一句,孩子是无辜的!”

    “王爷,不管是那个时候、在那个地点,只要是碰到有关她的事情,你就会变成这个样子!王爷,你知道你这样会有多危险吗?当年的事情还沒有水落石出,现在本已不存在的人又重新出现在了你的眼前,难道你就沒有过一丝的怀疑吗?”夏冢允况振振有词的说道。

    允况的担心并非是无中生有,在这个地方,就在北野皓然在战场上厮杀敌人的时候,在北野皓然费心费力同周边小国周璇的时候,有多少人在他们的背后打北野皓然的注意?又有多少次北野皓然险些命丧敌手?他能不担心吗?

    “阿况,你知道本王有多希望她还活着,所以本王本能的不想把这样的事大化,你明白吗?即便这只是个谎言,本王也认了!”北野皓然无力的说道。

    闻此言,颦儿和铭心同时一怔,原來北王爷对小姐的情早已深入骨髓,而小姐亦是如此,难怪小姐在走之前会那样说道:‘她相信他会把孩子照顾的很好!’,这样无条件的信任对方,由此可见她们之间的情有多深吧!

    “王爷,奴婢沒有撒谎!这的的确确是你和小姐所生的孩子,如果你们还不相信,那么奴婢也就只能冒着被小姐日后的憎恨与小少爷的仇恨赞同公子方才的所言!公子,你说过的,只要证据确凿你就沒有不相信的理由是吧?”颦儿的语气又冷有激,夏冢允况不禁打了个寒战,但在一瞬的颤栗之后,他的脸上又挂上了一副漠然的表情。

    颦儿从自己的身上取小刀又在房间里找來了一个盛了水的碗,将它们放到了一个托盘里。

    “你们想干什么?”北野皓然的脑子里闪过一个不好的预兆。

    “王爷,公子说现今最好证明身份的方法就是滴血认亲,所以……”颦儿把托盘端到了北野皓然的面前说道。

    “阿况一定要这样吗?这不管是谁的孩子,本王都不会介意的!”北野皓然低喃道。

    他想让允况能因为他的难处而妥协不行此举,可是一向把事实看的重要的允况会因此而取消这项流程吗?

    “王爷,我也只是行我职责尽我本分而已!”说着允况便抱着孩子走到他的面前,拿过小刀在孩子的手指上轻轻一划,几滴血液就滴落到了碗里。

    随着血液的滑落,原本还在身睡中的孩子立马就被痛的大哭了起來,这一声声的哭叫声像是一种有声的反驳与愤怒又似一种无法用言语來申辩的委屈……

    “阿况!你太过分了!”听到孩子的哭声,冷静的北野皓然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愤怒一把抢过允况手里的小刀,并把它紧紧的握在了自己的手里,小刀锋利的那一面深深的陷入了他的手心里,瞬时,他的整个拳头都被染成了红色,可是他却一丝也沒有感受到这种皮肉之痛。

    夏冢允况呆呆的看着滴血的手和那滴无意之间滴落于碗里的血,缓缓的在水里散成了血花又在眨眼之间与另一滴融合在了一起,是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王爷,你的手……”颦儿走到北野皓然的身边有些担心的拉过他的手想要取出他手里的小刀,可是,却在一秒被北野皓然狠狠的推开了,她只好杵在了一旁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

    血液的融合,是颦儿早已能够想到的,因为她相信穆景所说的任何一句话,只是这一幕却沒有落入北野皓然的眼里。

    “这点伤算什么痛?阿况,这些年來陪在本王身边的始终都是你,你明白本王心里所有的想法,可是现在的你为什么还要做出这等让本王寒心的事?试问一滴血液就能证明一切吗?他能证明本王与景儿之间的一切还是能证明我们之间的兄弟之义?能吗?阿况!”北野皓然沒有发现允况的神色一变,他狠狠的小刀甩开,跨步上前一把抱过皓予。

    当柔小的身子重新落入北野皓然这双强健的手臂中,北野皓然的心里感到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原先被他闷在胸口的怒气也被皓予一双软绵绵的小手全部挥散,皓予在北野皓然的怀里一子就停止了哭泣,他鼓着一双水汪汪的小眼睛好奇的盯着北野皓然的五官,他意识的伸出了小手想要触碰北野皓然的刚毅的侧脸,奈何他的手臂却怎么也够不到,他只好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不停的在北野皓然的眼前挥个不停。

    “皓予对不起,是父王不好让你受苦了。”北野皓然心疼的握住了皓予的小手,将他那根流血的手指放到了自己的唇边。

    “王爷,这个孩子……”回过神來的允况愣愣看着这个刚强的男人瞬间变成了一个满腹柔情的温情男子,他的眼里闪过一抹深沉。

    “不管这个孩子是谁的,只要本王还有做主的权利,你就休想再将他抢走!阿况,不要逼我!”北野皓然紧紧的抱孩子抱在怀里,深怕对面的人再次把他夺走。

    北野皓然眼里闪过的那抹警惕之色深深的刺痛了允况的心,他的脸色变了变,“王爷,你放心,我再也不会向刚才那样了,毕竟事实胜于雄辩!”

    北野皓然冷眸一凝,什么叫做事实胜于雄辩?难道皓予……

    虽然在他的心里对皓予的一切并不介意,可是,当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心头的欢喜之色一点也不亚于打了十几场的胜仗。

    “你是说皓予真的是本王的亲生儿子?”北野皓予一字一句的问道。

    “王爷你看这碗里的两滴血已经完全融合在了一起,这就是公子言里最能证明的事实。”颦儿指着那碗水平淡的说道。

    真的!真的融合了!这是真的!皓予真的就是他与景儿所生的孩子!这一天他连梦都沒有梦到过,却在现实中发生的这么突然,老天,谢谢你,感谢你赐给我这么好的礼物。

    北野皓然高兴的将皓予高高抱起又轻轻放,这样一高一低的动作把皓予逗得‘咯咯’大笑,听着皓予这一声声充满了纯真无邪的笑声,他觉得自己很满足。

    “公子,这你该死心了吧?既然已经证明小少爷就是王爷的亲生儿子了,那你是不是也该向我们说句对不起?”?”铭心的语气里透着一些尖酸,让颦儿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很长时间沒有和铭心好好的聊过天了,竟不知现在的她会变成这种样子。

    “心儿,公子忠于王爷,他又有什么错呢?”颦儿忙拉住欲想上前同允况理论的铭心。

    允况一怔,本能的抬起了双眸看向了说话的人,他沒想到这种话会从一个小丫鬟的嘴里说出來,太不可思议了。

    “姐姐,你忘记方才他是怎么说我们的吗?说我们是怎样我都能接受,可是他对小少爷和主子说出的那些恶言你让我怎么接受?”铭心激动的说道。

    “心儿,冷静点!现在不是好了吗?你看小少爷在王爷怀里笑的多么开心,我们就把这件事忘了好吗?就当它从來都沒有发生过!”颦儿按住铭心的双肩从容的说道。

    从來都沒有发生过?颦儿你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竟会把事情看得如此的透彻,沒有了先前的娇怒,只见颦儿的脸上泛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不深不浅却让人心动不已。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