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喜与忧,皓予

    “姐姐……我不服气!”铭心气恼的跺着脚跑到了一边生着闷气,颦儿看着她的举动无奈的摆了摆头,心想这段时间小姐真的把她宠的有些过头了,才会让她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现今这种目中无人的娇惯脾气!也不知对她是好还是坏!

    “心儿……”颦儿轻声唤了唤,却见铭心埋头连头都沒有抬一,哎!算了,她还只是个沒有长大的小丫头,由她去吧!颦儿无奈的深叹了一口气转而把目光投向了允况的身上,带着微微的歉意说道:“还望公子不要将此事放在心上,心儿一向沒什么恶意,若有冒犯之处,奴婢愿意代她向你说声对不起。”

    允况的脸色微变,眼神直直的盯着眼前的颦儿,“颦儿姑娘客气,是在应该谢过颦儿姑娘海涵的不怪之恩才是,怎可贪恋姑娘的歉语?”

    颦儿听允况这样说,想是这件事应该就算了解了,于是,她朝着允况感激的笑了笑,又转头看了眼与皓予相处的很开心的北野皓然,虽然在她的脸上亦是堆满了笑容,可是有谁知道在她的心里却是那般的悲哀呢?她看着眼前幸福的一幕,心里想着的却是另外那个远在他国的异乡人,现在的她还好吗?从未与皓予分开过半天的她真的能放那颗心吗?

    颦儿脸上的忧郁被允况全部收进了眼底,只见他沉着一张俊脸大步走向了北野皓然,并叫住了他问道:“恭喜王爷喜得小王爷,不知王爷是否要把这个消息传回京城让皇上和太后知道?”

    闻言,北野皓然和颦儿都僵住了身体,的确这样的事情是应该通报给皇上和太后知道的,毕竟北野皓然的身份和地位是那样的显赫,皇室再添血脉,怎可不喜?可是这血脉如果是无中生有呢?喜事则成忧呀!

    “不可!”北野皓然紧蹙着眉头说道。( 平南文学)

    “可是王爷,你想过沒有王府突添小王爷,这是会让全城人笑话的。如果你不能给小王爷一个合适的身份,我建议先还是和小王爷保持距离的好,再二颦儿姑娘和铭心姑娘又是失踪已久的人,她们的出现如果沒有好好的处理,我相信不久这件事就会在京城传开,进而成为全天人口中笑柄!王爷,这件事孰重孰轻,我相信在你的心里已经有底了吧?”允况仔细的分析道。

    他说这些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不想看着他心里在意的人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

    身份?他该怎么将皓予的身份昭告天?难道要他对全天的人说皓予是他与前皇后的私生子吗?虽然他们之间的事他的皇兄不会怪他,可是如果真的这样说出來了之后呢?可谓人言可畏,到时候这个场面又该如何收场?北野皓然紧锁着眉头,看着怀里无辜的小人儿,心里一阵抽痛,‘皓予,是父王不好,父王对不起你!’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直说无妨!”北野皓然直白的问道,因为他清楚身边的人,既然这个问題被他提了出來,那么在他的心里也就同时拥有了这个问題的答案。

    室内一子变得沉闷起來,颦儿也跟着提起了心等待着允况的回答,就连远远的铭心也被这股沉闷之气所吸引住,意识的把耳朵凑了过來。

    “咳!”说起自己的心里的想法,允况的俊脸突然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又见大家都盯着他,他为了减轻自己的压力几次轻咳后,终于说出了那个自以为是的建议,“王爷,我觉得可以让颦儿姑娘和小王爷先在我的药馆住,为了掩人耳目我也可以向别人说颦儿她们是我京城來的妻子,等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处理清楚了之后,再接小王爷回王府可好?”说完整句话,允况只感觉得自己的脸上一阵滚烫,就连抬头去看颦儿的勇气都沒有了。

    “哈哈哈……颦儿姐姐,妻子?公子你也太逗了吧?颦儿姐姐怎么会……”怎么会同意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做法,不过还不等铭心把话说完,一边的颦儿就把话接了过去并带着薄怒斥责道:“心儿,王爷同小姐一样都是我们应该尊重的人,你怎么可以这般放肆、无礼!王爷还沒有开口你怎么可以先出言伤人?还不快向公子道歉!”

    “本來你就不会同意的,我凭什么道歉?”铭心不以为然的噘着嘴说道。

    “你!心儿……”

    “罢了,这本就是个最不像建议的建议,让颦儿姑娘见笑了。既然这个方法行不通,那我们就另想他法吧!”允况的脸色从绯红变成铁青前后不到一秒的时间。

    北野皓然始终都保持着沉默,不言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皓予。

    又过了好一阵子,沉默的北野皓然才抬起了头两眼定定的看着允况,一字一句的说道:“好!本王同意你方才的建议,但是,本王有一个要求,若是皓予在药馆少了一根发丝,本王对你绝不手软!”

    “你放心好了,小王爷这么可爱,我怎敢伤他一根头发?小王爷呆在药馆,王爷你大可不必担心!”听到北野皓然的话,允况的心情瞬时从阴暗转为了大晴天,高兴地向着北野皓然打着包票。却忘记了先前是谁那么狠心将皓予的手指割破,令其哭声震天!

    铭心在一旁无语地直翻白眼,而颦儿却终是挂着一个淡淡的笑容,让允况看不懂她心里的一丁点儿的想法。

    “还要找全镇最好的奶娘來照顾他,还要保护他的安全不能让他再受到一点而的伤害,否则依照本王的性格你知道本王会怎么做,所以你想清楚要不要让皓予住在你那边了吗?”北野皓然挑着眉头一脸挑衅的看着允况。

    其实在他无意之间瞥见允况看颦儿眼神中透着一丝浓烈的情意与赞赏之后,他就在心里开始盘算起允况了,这小子从來都只是讲他这样做不对那样做也不对,现在他终于要沦陷进去了,看他还能拿出什么來指责他!

    只要有佳人作伴,其余的什么还重要吗?“想好了,就这样做吧!我答应你,只要有我夏冢允况还有一口气在,我就绝不会让小王爷受到任何的伤害!”允况神色严肃的说道。

    “好!既然如此,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安排了,本王希望你能说道做到!你要知道这是本王的第一个孩子,本王不希望看见他受到一丝的伤害,你明白的!”北野皓然也严肃的说道。

    “王爷你放心!”允况一点也不含糊的回答道。

    北野皓然见他再三保证后,终于松了一口气,语气也变得平淡了些,“既然如此,阿况那你就先带铭心去药馆住吧!颦儿和小王爷就先留在王府住一夜,本王还有些事想让颦儿解释,明日一早本王再令人护送她们过來。”

    “我不要和他走!”闻言,铭心意识的脱口而出。

    “那你想干什么?”允况不悦的看着她问道。

    “反正就是不愿意跟你这个大恶人一起离开,我要留在颦儿姐姐的身边帮她照顾小少爷!”铭心倔强的说道。

    颦儿摇着头无奈的说道:“心儿,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还是说你现在已经无礼到可以无视王爷的命令了吗?”

    “我……我……奴婢不敢!只是……奴婢只是……”被颦儿这么一说,抬眸间又见北野皓然的目光正落在自己的身上,铭心一阵哆嗦,就连说话都开始结结巴巴了。

    其实铭心是一个很单纯的小姑娘,只要是她认为好的人好的事,她可以义无反顾的奉献出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可是反正只要那个人在她的心里画上了‘恶人’的鬼脸,那么她就会对这个人从头憎恨到脚跟,这样毫无心机的女孩让人怎么忍心去责备呢?

    “好了,本王也沒有责怪你的意思,去吧!”北野皓然说道。

    “谢王爷!”铭心感激道。

    “还不走?真要等八抬大轿请你出去吗?”允况故意调侃着铭心。

    “如果公子那样做。”铭心眨眨眼毫不客气的接口道:“还得看本姑娘开不开心往那轿子里面踏呢!”

    听到这通自吹自擂的话,在场的几人都苦笑着摆了摆头,这铭心姑娘这是太厉害了,前一秒还为错误感到后悔而陷入深深自责的人,一秒就可以这般无所谓的开起玩笑,随时让人跌宕起伏,让他们除了挂上一张无奈又沒辙的傻笑之外就再无他法了……

    允况努力调整情绪,突然一个转身猛地一把拽起了铭心的手,向着北野皓然点了点便强制性的把铭心带出了王府。

    “哎……公子,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样拉着我被别人撞见了好吗?我的清白就这样被你毁了……”

    “闭嘴!再多说一句,小心本公子割了你的舌头,看你还怎么叽叽喳喳!”

    “恐吓!这绝对是恐吓对不对?公子温文尔雅怎么会做出那般惨绝人寰的事?”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

    “哈哈……铭心果然变的不一样了……”随即一声爽朗的笑声便传了出來,跟随着允况那急促又慌忙的步伐,渐渐飘远……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