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心弦连,情丝不断

    “王爷,他们已经走远了,你有什么疑问就问吧!只要是奴婢所知道的,奴婢一定知无不言!”颦儿待铭心他们离开后,她便恭敬的半跪在北野皓然的身前说道。

    北野皓然停止笑声,低头看了看皓予,又抬眸静静盯着颦儿看了半天,才怔怔的开口说道:“颦儿你先起來回话,本王只想知道这一年多她过的怎么样,你愿意告诉本王吗?”

    这一年來他是怎样的想念她,沒有人知道。无限的眷念只能被他深深的藏在了心里。人前他总是表露出一脸无所谓的态度,可是又有谁知道每当深夜來袭的时候,在他的心里会有多么想念的她?失去的沉痛与那深入骨髓的爱,怎么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减少万分之一呢?

    “奴婢斗胆问王爷一句,王爷现在所喜欢的人还是小姐吗?”颦儿沒有起身依旧直直的跪在北野皓然的身前。

    北野皓然微微拢起了眉头,他最不喜别人质疑他,可是颦儿偏偏却……“若是本王心里沒有她,试问现在你们的人头还在颈上吗?”北野皓然冷笑了声并沒有直接回答那个看似愚蠢的问題。

    好吧!既然王爷都这样说了,那么她也只好将穆景所有的顾忌都告诉给他了,颦儿低头仔细的思索了一会儿,才抬头看着北野皓然一字一句的说道:“那场大火毁了小姐大半张脸,小姐害怕王爷会介意她的面貌所以才选择离开。( 平南文学)再则就是因为宋严的关系,小姐才不得不将自己藏起來,不知王爷还有什么想要知道的?”

    毁容?这就是你选择离开我的主要原因吗?景儿,难道我在你的眼里竟是如此低俗吗?从认识你的那天起,我就从未在意过你的容貌,即美即丑都是我心里最最深爱的那个女子,为什么你不愿相信我,还要如此冷情的将我们的孩子抛,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北野皓然目光呆滞的望着远处,心里亦是千丝万缕。

    “那又是谁把你们从大火里救出來的?为什么这一年多都沒有半点消息,如今却主动找上本王了?”北野皓然冷若冰霜的问道。

    似乎怀里的皓予也感受到了父王在不经意之间所显露出來的寒意,他扭了扭了小小的身子,向着北野皓然‘咿呀咿呀’地叫了叫。

    “王爷,再说这件事之前,请你务必先答应奴婢绝不将此事透露出去,可以吗?”颦儿低沉的说道。

    “好!本王答应你,绝不将此事外泄!”北野皓然突然好脾气的说道,可是那双冰冷的眸子里折射出的寒意,已经向颦儿无声的发出了命令。

    颦儿眨了眨眼睛,动了动身子,想让自己看上去尽量很轻松,“铭心是奴婢带出來的,可是奴婢却沒有能力再进入烈火里再救小姐,就这样我们和小姐失去了联系,甚至在后几个月里我们都以为再也见不到小姐……”

    “说重点!!!后來她又是被谁救走的,那几具尸体又是谁为掩人耳目而搬出來的?直接说!”北野皓然有些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也更加证明了他心里对穆景所有事情的在意程度。

    颦儿怔了怔,眼里的精光一闪而逝,随即认真的说道:“这一切都和腾云山庄的冷庄主有关,小姐的性命是他救的,这一年來我们都住在腾云山庄里,所以沒有人能够清楚我们的存在!想必王爷一定很清楚冷庄主是什么人吧?”

    腾云山庄?冷霄?他怎么会插手到皇宫里的事?以北野皓然对冷霄仅有不多的了解,他怎么也想不到冷霄会出现在皇宫的原因,甚至是对穆景出手相救的原因也是一无所惑。

    北野皓然紧锁着眉头,冷冷的看着颦儿,似乎是想从颦儿的言词里看出点点滴滴來,只是颦儿所露出了冷静与从容,让他无从入手,渐渐的他开始放弃胡乱猜测转而直接的问道:“腾云山庄不是早就退隐山林不问世事了吗?怎么又会突然出现在皇宫里,又恰好救走景儿?颦儿,你肯定救走景儿的人确是冷霄无疑?”

    “奴婢不敢妄言!那人的的确确是冷庄主沒错!而且冷庄主这一年來对小姐照顾有加,临别之前更是对小姐强言挽留,可是小姐却仍旧执意要离开腾云山庄,可见在小姐的心里,王爷您的地位是多么的重要。对了,还有一件事就是小姐还拜了冷庄主为师,学习了武艺。”颦儿想了想他们之间的关系,终于还是决定把他们的师徒关系讲给了北野皓然。

    “哦?是吗?看來景儿这一年來了不少了功夫,可真是苦了她。”北野皓然苦笑着说道,心里却是泛着淡淡的疼痛,“颦儿,我想你也知道现在你们几人的处境有多糟糕,若无人记得那件事还好,可万一有人不小心认出了你们,你可想过以何应对?”

    “王爷不必担心,奴婢们早已是死过几次的人了,对于生死奴婢们早已看开。”颦儿平淡的说道。

    “可是景儿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在以后的日子,本王会想尽一切办法保你们的平安!今后你们两个就安心的留在药馆和王府做事吧!直到景儿回來的那一天!”

    “王爷……”颦儿惊讶的抬眸看着北野皓然,好像对北野皓然方才说的这话感到很不可思议。

    按理说像她们这种身份低微的婢女根本就得不到主子的保护和信赖,可是她们却出奇的得到了,这种上天赐予她们的恩赐,她觉得很受宠若惊。

    北野皓然漠然的点点头,又将视线转回到了皓予的身上,淡淡的眉毛,小小的脸上刻着精致的五官,让北野皓然有种百看不厌的感觉。他将皓予温柔的抱在怀里便再不愿放开他的手了,他舍不得将皓予放回颦儿的手里,他舍不得将自己的视线投放于他处,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皓予,他就觉得自己心里被填的很满很足了。只是,令他担忧的……

    “依你所言,那么她这次是跟着南国的太子殿一起回了南国皇宫是吗?”北野皓然淡然的问道。

    “回王爷的话,小姐的确是跟着太子殿一起离开红叶镇的,至于有沒有和南宫太子回沒回皇宫,这奴婢就不清楚了。”颦儿如实的回答道。

    “连你也不清楚,那本王还能问谁?”北野皓然低声沉吟着,带着浓浓的伤感叹了口气,“也罢,本王相信只要皓予一直呆在本王这里,她就一定会重新回到本王的身边!”

    颦儿怔了怔,的确如此,只要小少爷还留在王爷的身边,小姐就一定回來的!

    “王爷,奴婢有一句不知当不当讲……”颦儿抬起眸子看着北野皓然说道。

    北野皓然低头逗着皓予连头也沒抬的“嗯”了一声。

    “如果,奴婢是说如果小姐真的回來了,王爷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毕竟小姐曾是皇上身边的人……”颦儿毫不拖泥带水的说道。

    闻言,北野皓然的身子一僵,既而抱着皓予站了起來,紧锁着眉头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身份!又是关乎身份的问題!为什么他们之间总是被这些三教五礼所约束,为什么他们之间就不可以放所有只为彼此好好的爱一次?景儿,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只为能够与你相守到老!可是我知道在你的心里一定不希望我这样做,所以我尊重你的所有决定,如果你回來,我相信我能力让你成为全世界最最幸福的人,若你不归,我的爱一直都停留在这里,不减分毫!

    “只要她点头,她便是本王此生唯一的妻,从此便沒有人知道她的过去!”北野皓然思忖了一会儿,终于把这句话说出了口,虽然这种心里话并不需要对颦儿这样的小丫头讲,可是在北野皓然的心里颦儿就已经算是半个穆景的存在了,对着她,他的脑海里出现的全是有关穆景的身影,所以对于颦儿,他也选择了无条件的信任。

    唯一的妻,好重的承诺,颦儿在心里为穆景感到开心,这她终于放心了,有这样一个深爱着她的男子,作为婢女的她还有什么可为她担忧的呢?

    颦儿淡淡的笑着终于站了起來,并从北野皓然的手里接过了皓予。

    “王爷,如果小姐能听到王爷方才所说的话,她一定会非常开心的!”颦儿替穆景开心的说道。

    北野皓然的眼里闪过一丝落寞,如果她真的能回到自己的身边那该多好呀!

    整理好情绪,北野皓然再次偏过头看了看可爱的小肉团,扬了扬嘴角,其实这样也挺好的,知道她还平安着,知道这个孩子是他的亲骨肉,他今生能够拥有这样的幸福真的已经足够了……

    “颦儿,这间房间是本王平时用來静心的,沒有几个人敢上这里來打扰,这几天你就先住在这里,等皓予不会因为景儿的离开而大哭大闹了,本王会安排人送你们去阿况那边!”北野皓然看着她说道。

    颦儿大惊,“王爷,不可,这样做会给你带來不便的。还是让奴婢带着小少爷去到夏公子那边吧!”

    “本王只是想多陪陪皓予而已,连这点自由本王都沒有了吗?”北野皓然痛心的低喃着。

    “王爷……”颦儿感到很为难,父与子才相聚又要别离,这真的很残忍,可是若不这样做,如果被那些人不小心抓住了把柄,她们还有生存的余地吗?

    “你放心!本王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北野皓然仰着头重重的说道。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