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反击的开始

    天是那么的黑,夜是那么的静。在这片静谧而又寒冷的夜空里,北野皓然眼里流现出的全是对某人的一片深情与深深的思念!

    离开小院时,北野皓然向着暗处挥了挥手,谁也不知道这个动作代表着什么意思。

    几天后,北王府。

    北野皓然接到了一封从京城传來的书信,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潦草的几个字,可是就这几个简单的字对于现在的北野皓然來说就足以让他心血沸腾了。

    “王爷,京城又传來了什么新的情况?”大厅里,夏冢允况与他并他而站,一个气宇轩昂一个英姿飒爽,咋看之两人都有着非同凡响的高贵气质。

    北野皓然将这两句简短的话印在心里后,便将那封带着密字的书信递给了允况,“你自己看吧!老狐狸终于按耐不住了……”

    允况当然知道北野皓然嘴里所说的老狐狸是谁,不动声色的拿过书信,就算不用看里面的内容,他看着此刻北野皓然所露出的表情,他的心里也就一片明了了。

    “是吗?一年多了,他终于要出手了!”允况哼了哼应道,随即便将视线落在了信纸上。

    “留在京城那边的人已经查到了老狐狸这一年來所有计划,传言是布了天罗地要致四国于死地,你说这事我们还能袖手不管吗?”北野皓然阴阳怪气的说道,“阿况,马上修书一封传到各个分舵,内容:‘井蛇出动,切勿打草惊蛇。螳螂捕蝉,遂知黄雀在后。’”

    允况点点头,将收到的信纸连同着信封放进灯笼里,瞬时便化成了一股明烟。处理好手里的事情后,允况又立马走到了案台前提起了笔,不一会儿一封整整齐齐的加密文件便写好了。

    北野皓然负手立于窗前,皎洁的月光将北野皓然那孤寂的身影拉的很长,这是允况在他不经意抬头的一瞬间所感受到的,虽然允况知道现在在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可是允况却不是那样认为的,“王爷,你是在担心穆小姐现在的境况吗?”允况开口问道。

    有些话,有些事憋在心里的时间太长,整个人看起就会变得很颓废、萎靡,这样的北野皓然是允况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选择以这种直白的方式为其减轻痛苦。

    “南国大难即将开启,这时候的她又不知所踪,如果她真是跟着南宫锦回到了南国宫中,你知道的,皇宫里的腥风血雨怎是她一个人之力所能应付的?又若她有幸沒有和南宫锦去到南国,逗留在这边界之间……本王怎能安心的?”北野皓然目光变得很深邃。

    “王爷为何不令让‘影子’找到穆小姐并将之带回王府,这样做王爷不就不用这样天天为之担心了吗?”允况在说话之时就已经用暗语唤來了两名黑影,并将密信传到了他们的手里。

    闻言,北野皓然有些难过的垂了眼帘,用这种方式将她带回自己的身边,他又何曾沒有想过呢?只是,每当有这种心思涌现的时候,他都会很难过的将此强压去,因为他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只有一个,伊人渐行渐远。

    见北野皓然不言,于是允况又看了眼站立在其身后两个黑影,他摆了摆说道:“难道王爷当真不想知道穆小姐现在所在何处,又在做些什么吗?”

    北野皓然的眼波里有着很明显的悸动,可是他还是选择了沉默不语。

    面对这般呆板的北野皓然,允况也沒辙了,只好妥协的将他所知道的一切消息都说了出來,“王爷,从南国传來消息所查到了穆小姐的消息,我收到一封请示信就是想让王爷决定是否将之带回。不知王爷对这件事怎么看?”

    “在哪里?”北野皓然尽量将自己的语气放低,让别人听起來很平静。

    “南国宫中!以南宫锦义妹的身份留在了皇宫,听人议论南国的皇上很喜爱她,欲将有赐公主头衔之念。”

    “南国的情况到底如何?不是有人传言南主生命垂危吗?现在又怎会和景儿如此好相处?”北野皓然对于穆景现今的处境很担忧,如果允况方才所言属实的话,那就只能证明一件事,穆景的生命已经命悬一线了。

    为何北野皓然听闻穆景在南宫里有如此作为时,他还会这般担心呢?事实摆在他们的眼前,他还能庆幸些什么?现今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向上天祈祷,让上天保佑她平平安安的就好了,其他的事情,他连想都不敢想了。

    “南国的情况很复杂,自从南宫锦回宫之后,男主又公然在朝堂上冒着数官齐鉴的风险执意重新册封了南宫锦为南国储君。同在那天,南朝也被分成了好几派,虽多,可是支持南宫锦的却是出了几个三朝元老之外也就沒几个了,相信南国不久就会爆发内乱,而南宫锦那位储君之位恐怕只能与他失之交臂了。”允况环抱着手臂半认真半玩笑的说道,好似在看一场很有意思的游戏一般。

    “非也!阿况,南宫锦这个人可不能小觑,三岁能出口成章,七岁时就能打败十几个大汉,能文能武对于朝廷之事又拥有**的见解,实属君之能人。南宫若卿等人却远不及他,以本王看之,南主当年执意要立庶出的他为太子,想是早就看到了南宫锦的能人之处,而今南国内乱即将爆发,他却还能重新回到南主的身边孝之微薄之力,这也足以证明他是一个能担起国家大任的不二之选!所以,阿况切记看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不要只看其表面!就如现在本王沒有主动令找回她,也并非是她在本王的心里的成分有所减少,而是本王尊重她所做的一切决定,这也是对她的一种爱不是吗?”北野皓然整理好思绪很平静的说道。

    允况一怔,原來所有的事情在他的心里都早已是如此的明了,这他真该放心了。

    “王爷,我明白了。那我可以让两个人在暗中保护穆小姐的安全吗?毕竟……毕竟南宫若卿和皇后她们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允况带着微微的担忧说道。

    虽然之前允况对穆景沒有一丝的好感,甚至心中有过恶念,一度以为只要穆景消失在北野皓然的生命里,那么北野皓然就会回到从前,和从前一样是高高在上的王,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她的消失又出现,这种想法也就随之消失了。说起來他还从未见过她的庐山真面呢?真是期待!

    南宫若卿,你最好是不要伤害她,否则本王定会铲平你所野心的泱泱南国!北野皓然微微的点点头,说道:“若非在紧要关头,一定不能现身!”

    “我明白!”允况也顺应着点了点头,随即便转头向着那个人命令道:“你们听明白了吗?还不赶快行动!如果穆小姐在外面出了任何问題,就算王爷不处置你们,本公子也不会轻饶你们的!行动!”

    “是!公子!”两人颔首应道,随即一闪便消失在了大厅。

    北野皓然听着允况的说的话,不禁扬起了嘴角,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学接纳与认可穆景的?不过这样也好,总比他之前一天到晚在他耳边唠叨女人只是祸害的存在要好的多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本王想让你亲自去办。”

    “王爷请说!”允况恭敬的应道。

    “皇兄传令让我们即刻班师回朝,以防有内臣犯上作乱。本王想在此之前让你去趟老狐狸的住所,将宋闵琥和宋婉菱等人救出來,这件事你能做到吗?”北野皓然认真的说道。

    已经一年多了,自从那间发生之后,宋府的地位在京城中可谓是一落千丈,可是所有的人都被老狐狸蒙蔽了眼睛,都对他的境况表示深深的同情,可是只有他知道,这一切都只是老狐狸为了隐瞒实情的真相所做出的恶事!这一年來,他在边疆所做的一举一动都被他抓在了手里,可是他又怎么知道,他的一举一动也在北野皓然的眼里一清二楚呢?是是非非,你是我非,谁是谁非,宋严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这一年來我虽不曾踏进京城半步,只是……你的一切是满不够上天的!

    “宋婉菱我可以带回來,可是宋闵琥他……他已经变成那个样子了,恐怕对于我來说真有点困难……”允况面露难色的说道。

    北野皓然也深知这是一项难以完成的艰巨任务,所以他什么都沒有派而是选择了在他心里认为最有这个能力的人去做,宋婉菱和宋婉清被传失踪,实则是被老狐狸变相的囚禁在了相府里的一处隐蔽之处,当他们的人查到哪里的时候却发现宋婉清不知在什么时候也已经遇害,所以现在就只剩宋婉菱一个人了,这一年,北野皓然对于营救这两兄妹的事情一直沒有放,现在穆景重新出现在了他他的命里,这才令他再度想起了这件事。一是为了穆景的身份,二是为了揭穿老狐狸的真面目和狼子野心!所以,非做不可!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