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进程

    “宋闵琥非救不可,就算救不出宋婉菱!阿况,宋闵琥是整个事件中最无辜的一个受害者同时也是这件事里最清晰明了的,你认为这一年里老狐狸为什么沒有杀掉他?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对于老狐狸还有利用价值!所以,这一次我们一定抓准时机,把他救出來!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北野皓然懒散的依靠在墙边,可是说话的语气却是相当的严肃,这让允况不由的重新的将这件事在自己心头理顺了一边,宋闵琥才是最关键的‘棋子’他这次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他带出來!一定!

    “那我什么时候出发最合适?”允况问道。

    什么时候?一定要是在他们准备回京城之前,可是刚好这段时间又是他们很忙的阶段,又要允况离开这边,这该怎么是好?北野皓然低着头陷入了思索,突然北野皓然灵光一闪,“你明早就出发回京,切记千万不能暴露行踪!等本王到达京城之日,本王第一个想要看到的就是宋闵琥的影子!”北野皓然抬起头看着允况命令道。

    “明天一早?这么急,王爷你这边万一出了什么紧急状况该怎么办?我想等几日确保这边沒有其他动作之后再决定回京城的事。”允况仔细的分析着说道。

    “不用了,就明天一早出发回京!这边事情本王自己会处理,你不用担心!”北野皓然双眼平视着前方,心里早已做好了另一个盘算。

    允况愣了愣,看了眼认真的他,说:“那好,就这么办吧!那我明日一早就先启程回京,有什么情况就让‘影子’传信给我,我会在京城部署好一切等待王爷的凯旋而归!”

    “好!”北野皓然答应一声,又将目光落在了窗外,就再沒收回來了。

    允况似乎对他这样漫不经心的态度早已习惯,所以,允况并沒有在说些什么,而是转身走向了案台前,也不知在写些什么,总之直到最后他悄无声息的离开大厅,北野皓然也浑然不晓。

    隔天一早,允况便离开了红叶镇,除了北野皓然知道他去了哪里,他的行踪便无人可知了。

    待允况离开之后,整个药馆的重任就全落在了颦儿的身上,颦儿的医术虽不及允况那般精湛,可是对付一般的疑难杂症也算的是小菜一碟了。

    颦儿每天忙着药馆里的病人,铭心一个人带着皓予,偶尔三五天北野皓然也会过來药馆看看她们的情况,就这样每天平平淡淡的一晃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了。

    南国,皇宫。

    南宫锦回宫一个多月,亲眼证实了很多自己想都不曾想的事实。那个不曾给他一天母爱的女人他再也看不见了,在册封大殿上,尽管以皇后为首的一党无一人赞同他做太子,可是他的父皇却将自己的性命做压轴,为他开辟了一天另一条满是荆棘之路,后來,南主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朝野上也开始蠢蠢欲动,而穆景在这一个月里却有了另外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郡主,太子殿让奴婢过來传话让郡主立刻去一趟‘承乾宫’。”一位看似很资历很深的婢女走进‘兰心殿’对着一位头戴银色珠花的美貌女子恭敬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随后便到!”女子满意的看了眼镜子里反射出的容颜,偏过头又将一张纯白色的纱巾拿了过來,遮在了自己的脸上,才缓缓站起了身子。

    “是,奴婢遵命!”宫女埋头道,随即转身离开了兰心殿。

    兰心殿与承乾宫相距不远,所以不一会儿景郡主便來到了承乾宫。

    “景郡主……”宫门前,穆景抬手阻止了门前侍卫的传报,她推开了门静静的走了进去,轻车熟路便走进了内殿里,和她预想的一样,皇上真的已经快不行了。

    “忆然参见陛、太子。”穆景走到南主的龙床边恭敬的福了身子。

    一听见穆景的声音,南主立即猛咳了起來,随即将穆景唤道了身边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忆然……你终于來了……朕恐怕真的不行了……”

    “不会的,陛还这么年轻,一定不会有事的!”穆景急忙的把话接道。

    闻言,南主露出了一个极其勉强的笑容,晃了晃头,“不用安慰朕了,朕心里都明白,朕要走了,朕唯一放心的不的就是太子呀……太子的大业才刚刚起步,朕在这个时候却要撒手人寰,朕对不起他……咳咳……”

    “父皇,你沒有对不起儿臣,是儿臣沒用不能撑起国家众人才让父皇如此忧心,父皇你放心,儿臣不会再让你担心了!”南宫锦焦急的冲到南主的身边,看着这张沧桑又憔悴的容颜,南宫锦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难受。

    “锦儿,你是朕最宠爱的皇子也是南国最有能力接任皇位的继承者,朕不容许你这样说自己!朕离开之后,南国一定会掀起一番战乱,朕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和朕的江山,朕不希望南国几代人建立起來的山河就这样毁于一旦!朕……好心痛……”

    “儿臣答应你,儿臣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南国的江山,父皇,儿臣会守住的!”南宫锦看着南主目光坚定的说道。

    南主的目光中泛着点点的泪光,他心里很明白他所看中的皇子一定不止是他眼里所见到的这般平庸,他心里明白的。可是,皇后和若卿那边,却也不是吃素的,所以他怎么能安得心?现在真正能帮助他的人就只有她了,南主又把目光转移到了穆景的身上,咬着唇深沉的说道:“忆然,现在只有你可以帮助太子了……虽然你与朕相识才短短的一个多月,可是朕却有种感觉,你我早已是相识已久,有种直觉告诉朕,你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忆然,你可以答应朕在朕离开之后,留在太子身边一心一意辅佐他,直到万民归一。忆然,你的聪明才智绝不输于我南国任何一个大臣,只要你能留在太子的身边,朕就能安心的离开了……可以答应朕这个无理的要求吗?”

    穆景早在踏入南宫的那一刻起,南主就在心里定了一个决心,那便是将她留在南国。他清楚她的身份甚至对她曾经所受到的那些遭遇也心知肚明,他知道,拥有这样经历的人将來一定会有很大的作为,所以他当初要一意孤行的将她封为南国的郡主,现在又提出这种无厘头的要求,目的只有一个让她留在南国,为南国做贡献!

    “我……陛……”穆景对于这个要求感到有些为难,如果她真的就这样留在南国,这不是违背了她当时舍弃孩子來到南国的初衷了吗?虽然她的初衷之一也包括帮助南宫锦,能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留在他的身边为他消除一些杂思,可是她从未想过要一直留在南国呀!

    “只是一个小小的请求……你也不愿答应朕吗?”南主心里明白此刻的穆景正处于纠结中,所以他选择乘时追击他只要抓住了她的弱点,那么他的要求就能被同意了。

    “父皇,你就别在为难忆然了,北国还有很多事等着她去处理,你放心而成不会让你失望的!”南宫锦瞥了眼眉头紧锁的穆景,暗暗的摇了摇头,随即对着南主说道。

    “太子,朕这是为你好呀……你怎么就不能明白朕的良苦用心……咳咳……”南主因为穆景沒有答应他的请求又因南宫锦怒能体会他的用心,他揪着胸口,一口气就这样悬挂在咽部,上不去。

    “父皇……快传御医!”南宫锦心头一急,甚至忘记了身边也有个比御医还精通医术的人。

    “陛,别生气!忆然答应你!忆然答应你留在太子身边,陛龙体要紧!”穆景立忙按住南主的身体,对着他说道。

    “忆然……”南宫锦呆呆的看着她,胸口亦如被千斤大石堵住了一般难受。

    其实她不必这般委屈自己的。

    “南宫,什么都别说的,陛的身体要紧,其余的事情往后再说吧!”穆景抬眸淡淡说道。

    南主听见穆景的回答后,心里悬起的大石终于落了,这他就可以安心的去见南国的列祖列宗了,只见渐渐平息來的南主朝着穆景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谢谢你……忆然……记住……答应过朕的事……千万记住……”

    “答应朕的事……情……不能……忘记……”

    “陛你放心,陛待忆然如亲女,忆然答应过的陛的事情,忆然时刻谨记在心!陛……陛……”穆景正想为南主诊脉好对症药的,可是当她的手指放到南主的手腕时,只见她的瞳孔猛地一缩,随即跪倒在了龙床前。

    “父皇……”南宫锦咚的一声也跪在了龙床前。

    这一刻无可避免的还是到來了,南主走了。

    “皇上驾崩了……”

    “皇上驾崩了……”

    “咚!”鸣钟响起,宫中哭声震天,天无人不知。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