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后事,祸乱之起(上)

    皇后带着各宫妃嫔闻声而來,皇子、公主以及朝廷大臣跪满了整座宫殿直沿殿前长阶。( 平南文学)景象之壮,哭声‘震感’动天,可是谁也不清楚这所來的人到底有几个是真心为南主送行、哀悼的。

    七天之后,南主尸骨未寒,皇后等人就在朝廷里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宫变。

    中宫,皇后的寝宫,这时正发出了阵阵瓷器、玻璃破碎的声响,连同着整座宫殿也被笼罩着一层浓浓的阴霾,令宫中上无人敢靠近一步。

    “母后息怒!”跪在中宫最中央的人正是皇后所出的第二个皇子,六王爷-南宫若卿。

    “明明计划的很好,只要等南宫钦那个昏君一进入土里,这个天就是我们的了,为什么?为什么他还会回來?你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本宫保证过他决不会再次出现在宫里吗?这到底是这么回事?他不仅好端端的回來了,还从我们的手中夺走了太子之位,比起你那死去的兄长你实在太窝囊了!本宫就不该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放在你的身上,这些本宫所有的希望都沒了……沒有了……”皇后将宫里摆放在外面的所有能够摔碎的东西全部都化成了她此刻的出气筒,再次放眼这座宫殿,似乎很难再找到一件完整的物品供她出气,她才肯罢休的停了來,浑身瘫软的靠在软椅上。

    的确,计划是这样的,他们这一年里从未对南宫锦放弃过追杀,可是也许这就是命运吧,南宫锦就如同在地上凭空蒸发了一般,任凭他们派出的杀手有多狠毒还是多厉害,却终不能将南宫锦找到并斩草除根。于是,心急于皇位的皇后党又重新策划了一个狠毒的方案,便是从南主-南宫钦的身上出手,只要皇上沒有了,要不要太子之位也无妨!就这样,一个毒害南宫钦的计划就开始‘明目张胆’的在南宫里悄悄的开始实施了,从开始到一个月前里皇后每天都会在南宫钦的饮食里放入一种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越积越多,一年后就算是神仙凡也对南宫锦束手无策了,这个计划他们便只需忍耐一年就好!可是谁能料到事情毫无任何破绽的进行到最后阶段的时候,南宫锦却冒了出來……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要到别人嘴里了,他们还怎么按捺的住?“母后,一个月前儿臣派出了一大批杀手想要把南宫锦那小子截杀在路上,可是你不知道吗?父皇居然调动了三万大军前去北国保护他的周全。母后!我们任凭我们人手再精再勇哪里抵得住父皇的三万大军?……”

    南宫若卿预想为自己的失败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可是哪知现在在皇后的眼里除了皇位就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只见她听完南宫若卿的话之后,她的情绪变的异常的激动,猛地冲到了南宫若卿的身前,“啪!”

    “这不是理由!再过几天他就要登上皇位了,本宫要你不惜一切代价把皇位夺回來!本宫要亲眼看到自己的亲生儿子坐上皇位,其余人都不配登上它!”皇后狠狠的盯着地上跪着的人,狠狠的说道,在她的眼里看不到丝毫对南宫若卿的亲情,恐怕这样的人这一生都不会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吧!

    南宫若卿咬着牙静静的感受着方才那个狠辣的巴掌带给他的苦楚,回想这二十几年,他挨过无数个这样的巴掌,每一次他都强忍住沒有让眼泪掉來,可是,这一次……这唯一的一次,他突然有种很想退缩的感觉,这样的帝位被他争取來了如何?不是他的又如何?这能改变他现在的处境吗?如果高高在上的帝位可以换回那个曾经疼爱他,呵护他的母后,那么他义无反顾!

    “亲生儿子?”南宫若卿突然苦笑了一声,“恐怕在母后的心里只有十五弟一人才是您的亲生儿子吧!”

    皇后神色一顿,随即便恢复了一脸的平淡,伸手将南宫若卿从地上扶了起來,“怎么会?你和若栗都是本宫十月怀胎生來的孩子,在本宫的心里怎么会只有若栗而沒有你呢?如果你在为方才那个巴掌而生母后的气,那母后向你道歉好吗?”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他提起十五弟,她就会露出这种温柔的表情对待他,这样的目的还不明显吗?南宫若卿虽然早已习惯皇后这样的举动,可是每一次带给他的伤痛却是那般的深痛,‘母后,您有顾及过我的感受吗?’

    “母后,如果儿臣打败了南宫锦,你会让儿臣坐上皇位还是十五弟做皇上?”南宫若卿漫不经心的问道,可是眼神却是那样直勾勾的盯着皇后,不想放过从皇后脸上闪过的一丝痕迹。

    皇后一怔,这个问題她这些年又何曾沒有想过?手心手背都是肉,虽然她承认她对于南宫若卿的管教要比南宫若栗严十倍,也比若栗更成熟稳重是可以接任大任的人员,只是……那件事,不可饶恕!“两个都好!只要皇位是你们的,皇上由谁做,本宫都高兴!”皇后冷冷的说道。

    “母后,一山不容二虎,您还是个决定吧!”南宫若卿很固执这个答案,因为他知道如果今天他沒有解开这个答案,说不定往后就再也沒有机会了。

    “你!!一定要这样?”皇后面无表情的问道。

    “是!请母后告诉儿臣!”

    皇后最终也沒能拗过顽固的南宫若卿把心里的答案告诉了他,虽然这个类似于答案的东西早已在若卿的心里形成了结,可是,这个结这一次还是重重的伤害了他。

    还是十五弟重要!南宫若卿颓然的垂了手臂,浑身像是抽走了灵魂一般淡淡的看着皇后说道:“您放心,儿臣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让十五弟登上皇位!”

    他可以做到的!十五弟!二哥,我可以做到的对吗?

    还有三天,应该说只有三天就是南宫锦的登基大典了,只要登基大典一举行,那么不管天还有多少对南宫锦不满的人就会全部消失了,当然这里面肯定也包括曾经对他和他最最重要的人做过伤天害理的事都要受到应有的处罚。

    宫外,多家王爷在这个时候全部都心照不宣的凑在了一起,想是在共同谋划着什么大计,只有很少的几位王爷在这个时候选择了进宫帮助南宫锦***理宫中的事物和先皇大病期间存积來的奏折。

    对此,身为局外人的穆景将一切都看到很清,仿佛她的双眼像是一道火眼金睛一般,凡是对南宫锦心存不善的人,她都能一眼看出來,为此为南宫锦摒除了不少的恶人,同时也在他的身边增添了好几位贤能之人,虽然现在这些新进宫的贤人还不沒有任何高贵的身份,可是这南宫锦将來的大业垫了不少的基础。

    东宫,储君住的宫殿 ,从先皇走后穆景便成为了这里的常客。

    南国的天气有着天壤之别,快入冬了,却感受不到一丝凉意,若是在北国,想早已是冰封万里的壮丽之景了。

    这一天,晴空万里,穆景等人齐聚东宫共商隔日的登基之事。

    “南宫,你准备好了吗?明天……”穆景深吸一口气,带着微微的不忧虑问着埋头整理文书的南宫锦。

    闻言,在场的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然而南宫锦却只是手一顿便又埋头继续着手里的动作了,明天,对于在场的人來说都是最关键的一天,可是对于南宫锦來说却是……他不希望那一天会到來,可是……这是他能够决定的吗?

    南宫锦带着一抹淡淡的伤感悠悠的抬起了头,看着大殿里的所有人苦笑道:“所有人都准备好了,本王又怎会连累到大家!你们放心,不管明天会发生些什么,本王都会坚持到最后,给大家、给天苍生一个满意的交代!”

    “易统领、杨教头,广陵门、西阙门由你们各带两万大军镇守,若有嫌人一经发现,格杀勿论!木桐、木森两位将军各带一万大军守住朱雀门、北岳门,同样……格杀勿论!这四门是通往南宫的必经之地,本王就把它们交到你们手上了,若有任何失误,提头來见!”

    “是!臣领命!”四位大将上前一步齐齐的呼道。

    “柞木元帅、甘勒、谷佑、明狂四人带军十万埋伏在宫外三十里处,时刻准备与敌厮杀!其余的所有人全部留在宫中,任我调遣!”

    “臣等领命!”柞木元帅几人应道。

    其实南宫锦手上只有二十万人马,远不及皇后她们手上握着军马多,如果真要血战,南宫锦这边肯定必败无疑,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在南宫锦的手里还握着一队先皇留给他的骠骑精英,拥有了他们,南宫锦便拥有了足够的信心去争取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南宫锦在东宫里为明天的到來做着详细而又周密的计划,与此同时,在皇宫的某些角落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只是在这个特殊的时节已经沒有人能顾及到这些了,黑夜终将被黎明所取代,尽管在南宫锦的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迎接它的理由……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