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后事,祸乱之起()

    这一夜,南国上,明灯彻夜,无一人入眠。

    东宫,穆景亦是一步不离的陪伴在南宫锦的身边,和他一起等待这个这个特殊日子的到來。

    为了打发时间和缓和气氛,穆景特意从兰心殿带了把古琴过來供南宫锦娱乐,可是在这个时候,南宫锦的心思全部都寄托在了明日的大典上,成败在此一举又有什么心情去理解穆景所为他做的这一切呢?

    “南宫,你很在乎明日的成败对吗?”穆景停止弹奏站起身走到南宫锦的身边为他面前的茶杯倒满了茶,半认真的问道。

    南宫锦顿了顿,说道:“忆然,你在乎吗?如果明天我沒有成功,你会不会对我感到恨失望?”

    “不会!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穆景眉心微蹙的看了他一眼,语气平淡的说道。

    “哦?”南宫锦腹议的望着他,本來他只是这样随口一说的,沒想到却听到了这样的回答。虽然听见这种相信他的话,他心里很开心,可是只要他一想起那天她在南宫钦面前所说的话,他就觉得心里堵得慌,很想问出原因的,只是在现在这种时候适合吗?

    南宫锦突然的沉默,让穆景的秀眉微微拧起,他到底是在故作默然还是心里另有盘算?穆景不禁要想,根据目前的情况來看,他已经是胜券在握了吗?于是,穆景又开口道:“难道南宫会让我失望?”

    “为什么你要答应父皇留在我身边?以你现在的情况回到北王爷身边不是更好吗?忆然,告诉我,你留的原因是什么?”南宫锦突然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道。

    如果她选择离开南宫锦还能想通原因,可是现在她却留在了自己身边,到底为何,他却一无所获,所以在今晚,这个特殊的夜里,他一定要问清楚,至少这样做了之后,他的心里就不会再感到迷茫了。

    其实,在这一个月里,穆景脸上的伤痕因为某种原因已经全部消失了,现在的穆景完全称得上是倾国倾城,这原是她不能回到北野皓然身边的唯一借口,可是现在也已经不存在了……

    “呃……?怎么突然问起这个?”穆景有些跟不上南宫锦的节奏疑惑的说道。

    这算什么回答?南宫锦的脸色忽而黯然了來,说:“忆然,你的身份,你的爱,你的所有都在北国,为什么要在我最希望得到感情的时候留來?你是在考验我对你的耐心还是真心,亦或是两者都是?忆然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意,还要这样做,你知道这对我來说有多残忍吗?”

    “南宫?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们既然是朋友,我就有义务留在你身边帮助你、为你分忧!南宫,如果你的想问我留在你身边的原因,那么你就听好了,我只是为了我自己才來南国留在你身边的!所以这样的问題我不希望再听到了!如果你想我离开,我答应你,等明日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我就离开南国,从此不在踏入一步便是!这样,你心可愿?”穆景听到南宫锦对自己这样说,心里便急了,她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的,可是为什么她总会在无意之间伤害了这么多的人,皓然这样,她师父这样,现在南宫锦又是这样……她的心真的好痛,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又能怎样?她的心只有那么大,能容得皓然一个人却再也容不第二个人了,如此而已。多余的爱,多余的情,她只能颔首说一句‘抱歉’还能做什么呢?

    说着,穆景便从他的身边离开朝着大门的方向走了过去,现在已经离举行大典的时间只有两个时辰了,她想现在就走去‘朝阳殿’看看情况。

    南宫锦眼明手快,越过案台一把拉住了穆景的胳膊,扬声道:“对!朋友!我们只是朋友而已,所以这样的话,我再也不会在你面前提起了。”

    随即又放低了声音柔柔的说道:“别走,就当我刚才什么话都沒说可以吗?”

    穆景一回头朝着南宫锦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什么?你刚才有说过什么吗?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时间不早了,我想去那边看看情况,你要过去还是继续留在东宫?”穆景看着南宫锦一脸紧张的样子,也不想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搞僵,所以她选择了遗忘方才的不愉快。

    南宫锦紧紧抓住穆景的胳膊,许久。听穆景这般平淡的说过之后,才悻悻的松开了手,“嗯,你先过去看看也好,我还要更衣,所以要晚点。但是,记住要小心,明白吗?”

    也对,再过两个时辰他就是一国之君了,怎么还能像原來那样一成不变呢?穆景点点头,随即转头便离开了东宫。

    穆景一个人静静的走在去‘朝阳殿’的路上,微风轻轻的拂过她的面庞,偶尔吹起她的面纱,洁白的肌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嘴唇与洁白的皮肤,形成显明的对比,一对若隐若现的酒窝均匀的镶嵌在两侧,浅浅一笑,甚比天仙。

    恢复容貌是她來到南国的首要目的之一,因为有一种药材-火莲只有南国才有。现在这个目的已经如愿已成,就只剩第二的目的还沒有完成了,所以现在……

    踏进这座空荡荡的宫殿,给穆景只有一种感觉-冷。望着那高高在上的龙椅,在灯火的照耀闪闪发光,代表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与荣耀,可在穆景的眼里那却若一张食人不吐骨头的老虎巨头一般恐怖,她想敬而远之的,可是冥冥之中像是早有天意似的,她一心要想避免的东西,却一次又一次的向她袭來,毫无任何预兆!

    现在这个时候,宫里的侍卫已经渐渐增多,‘朝阳殿’里的人也越來越多了,穆景作为一个最特别的郡主站在殿最靠近帝位的位置,只要她微微一抬头就能看见高高在上的南宫锦,身穿一套明黄龙袍,天生一副君临天王者气势,英俊无匹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來,棱角分明线条,锐利深邃目光,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

    天色微亮,南宫锦便出现在了居高临上的位置上,挥了挥身前的龙袍大声道,“宣旨!”

    只见南宫锦身边的一个太监手捧着一卷黄色的圣旨走到了殿前,刚要打开宣读,却被大殿之上的一个高音女声冷冷的打断了,“现在宣读‘圣旨’恐怕为时尚早吧?”

    是皇后,穆景抬起头看着殿上的人。

    “先皇已逝,太子殿又手持先皇亲手所书的诏书,敢问皇后娘娘有何疑问?”说话的前朝的丞相大人马相文,此人一向清明廉洁又为世俗所不染是先皇最得力的心腹大将之一。

    “马丞相所言可有证据?当日在册封太子的大典上,马丞相也看见了,那只是先皇的一意孤行,并沒有得到所有人的认可,现在他手中的诏书?呵!恐怕也沒几个认可吧?本宫说的对吗?成将军,万大夫……”皇后站起身子走到大殿之前,点名道姓的说道,不顾南宫锦和底的人脸色变成了什么样子,她只顾着图自己心里舒畅。

    被点到的几位大臣当然顺理的走出了队列,向着皇后拱了拱手,对南宫锦的存在视如无睹,“皇后娘娘所言极是,论才华论谋略锦王爷都不及六爷和十五爷,所以以微臣之见,王者当以能者为上,十五爷当之无愧!”

    “十五爷当之无愧!”

    “支持十五爷!支持十五爷……”

    朝堂中的声音越來越大,似乎能掩盖一切的阴谋诡计,可是即便如此,狐狸的尾巴只要一露出,就再也收不回來了。

    “皇后你们这是要公然谋反吗?”马丞相绷着一张严峻的老脸死死的瞪着皇后。

    “谋反?丞相严重了,本宫只是顺应实事而已,先皇不幸仙归,本宫认为这皇位只有本宫所出的嫡子才可继承血统,而锦王爷只是一个小小的妃嫔所生的野小子,所以这怎么算的上是谋反?”皇后尖声说道,“來人!把锦王爷给本宫请去,传令让十五进殿行登基大典!”皇后一个在殿上‘指手画脚’的命令这个,命令那个,这一幕虽让皇后党心头甚喜,可是落在另一派的正党眼里,却如一个笑话一般。

    南宫锦直到事情发生到现在这一幕他都沒有出言,只是坐在龙椅上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他在想,他在忍,他在等。

    “十六爷呢?为何不见十六爷上殿?”久久不见南宫若栗的身影,皇后心头一紧,一个不好的念头从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呵!可笑,愚蠢!”穆景的冷哼声成功的穿过层层妨碍传到了皇后的耳里,更加激起了皇后的怒意,只见她猛地从身边侍卫的手里拔出了利剑用剑指着穆景怒道:“你骂谁愚蠢?信不信本宫现在就亲手解决了你?”

    噌噌噌……随着皇后当堂拔出了利剑,殿外的侍卫也冲进了大殿,剑剑相对,一瞬间朝堂变得鸦雀无声。

    “本郡主借给你皇后十个胆子!”穆景抬起头仰视着皇后,眼里沒有一丝的起伏。

    “好大的胆子!”皇后怒意渐渐升起,若在平时她一定会不顾一切冲到穆景的身前,将她碎尸万段,可是,在今日,她却不得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哪怕自己胜券在握!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