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祸起、宫变(上)

    “皇后你费尽心血,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十五爷登上帝位,可是你至始至终有问过十五爷他自己是怎么想的吗?他愿不愿意接受你的安排,你有问过他吗?今日,他又为何选择不出现在宫里,你可知所知为何?”穆景用手拨开身前的一把把利剑走到侍卫的最前面,盯着皇后渐渐变化的容颜,冷冷的问道。

    “本宫的事还轮不到你插嘴?还在等什么?给本宫拿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丑丫头!”对于穆景说的那些话,皇后已经无暇思考,她现在唯一想要做的就是把眼前所有的绊脚石全部清除,这样她就能高枕无忧了。

    瞬间,一批侍卫便向穆景冲了过來,欲将之拉出宫殿。

    只见穆景眸光一闪,提起身子一个完美的旋转便落在了皇后的身边,静静的伫立的皇后的身前,凝视着皇后那可笑又愤怒的表情,穆景的眼角微微扬起,“皇后娘娘可真大胆,竟敢公然在朝堂间动用兵器,敢问在皇后你的心里有先皇有南国律例的存在吗?皇上已行过大典,已是南国最高贵的王者,你这样做就不怕遭來杀生之祸吗?本郡主是当今圣上的义妹,亦是先皇钦点的郡主,你这样公然与皇上和我最对,岂不是与整个南国为敌?试问在座的各位大臣,皇后此次行为是否是有伤国体?这样的一国之母还有沒有存在的必要?”

    “景郡主所言极是,老臣以为皇后娘娘此行的确有伤南国大雅,还请皇上即刻废除皇后以及十五爷等逆臣!”马丞相不惧眼前的刀光剑影仍举步向前弯腰拱手向着南宫锦启奏道。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统统给本宫拉去、拉去凌迟处死!”皇后受不得有人这般说南宫若栗的不是,她瞬间暴怒,瞪着成将军,万大夫等人一阵狂吼。

    现在的朝堂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分成了两派,两派分列而对战于大殿的两侧,细数殿以马相文为首支持南宫锦的人只有十几人,很明显其余的人都是向着皇后的,虽然在穆景的眼里她对今日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沒有什么可担心的,可是看着眼前这明显的分裂情况,她在心里也不由的开始为南宫锦担忧了,这种情况对他很不利。

    殿的侍卫听着皇后的命令有的已经开始对马丞相等人进行了捉拿,可还有一部分的侍卫却又在保护马丞相他们的安全,瞬时之间,朝堂变得一片乌烟瘴气,杀戮鲜血,侵染了这间纯洁而神圣的大殿,有人伤、有人死,穆景环着双手仔细的观看者殿所有人的面部变化,却沒有注意到皇后看她的眼神里已经充满了浓浓的愤怒,嗜血般的恨。

    似乎在这一瞬间,皇后思想已经完全跳出了脑袋,只见她手持着那把利剑沒有一丝的停顿便想毫无预料的穆景刺了过來。利剑一点点靠近穆景的身体,皇后的眼里闪过一丝快意,可是……她却忽视了那位正襟危坐与朝堂之上的天之骄子的能耐,这样的流血事件他怎会视而不见?

    “南宫?你沒事吧?”等穆景抽回视线,却见南宫锦的手指已被利刃所伤,再看皇后的手里的那把剑也已经被折成了两段,穆景的眼里闪过一抹冷意朝着皇后说道:“弑君之罪,想必在皇后娘娘的心里比谁都清楚,不管在你的心里有沒有承认南宫的身份,可是在天人的眼里,他就是一代帝王的存在!皇后娘娘你可知罪!”

    穆景一边冷冷的盯着满脸涨红的皇后,一边拉过南宫锦的手细心的为他检查着手指的伤痕,虽然皇后的力度不似习武之人那般狠重,可是皇后这一击却是用尽了全力,所以在南宫锦的食指与中指之间的皮肉已经变成了一片模糊。穆景看着这血肉模糊的两根手指,倒吸一口凉气,如果方才不是自己出神,这一幕就不会发生了,穆景在心里狠狠的自责,用她最快的速度拿出她随身必备的伤药给南宫锦敷上,又想也沒想的把自己脸上的纱巾取來为南宫锦包扎好伤口。

    见南宫锦的手指不再有血迹浸出她才微微安了心,抬起头看向了南宫锦,“南宫,谢谢你又救我一命!”

    南宫锦看着穆景完美无瑕的侧脸,脑子里闪过很多他们之间的片段,这一他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她,自她恢复容貌之后他只是不小心瞥见过一次,可就是那一次他的心就全部被她带走了。可是这一次……南宫锦顿了顿,迅速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并抽回了自己的手,露出了一个平淡的笑容,“只要你沒事就好了。”

    穆景的美貌成功的引起了朝中的一片热腾,原本以为景郡主必有什么隐疾才会不敢以真面目见人,可是今日一见,却是这般美若天仙,天第一也为之不及。

    皇后也被穆景突现的真面目所惊住了,就连方才穆景所说的那些质问她的话,她也沒有听进耳里,呆愣的看着穆景的容颜,有那么一瞬间,皇后觉得她看错她了。可是……

    沒有充裕的时间留给皇后疑惑与后悔,一名将领便急匆匆的冲进了大殿跪在了中央,“启禀皇上,六王爷带兵攻城,已经攻破西阙门,正往广陵门杀來,杨教头的两万大军全部阵亡,此事紧迫,还请皇上定夺!”

    两万大军灰烟灭就连杨教头也生死未明,战争才刚刚开始他们这一方就落了如此败笔,是敌人太过于强大还是再次证明了他懦弱无能?南宫锦听着殿的回禀,眉头不禁拧成了一个死结,“六王爷带了多少人马?”南宫锦问道。

    “回皇上,六王爷四十万大军,分成四路向皇宫进军,恐怕……”那位将领想起方才才从死人堆里爬出來,他就觉得浑身战栗不已,所以在回禀的时候也显得有些气势不足,语气也渐渐弱了不少。

    以一敌二?现在的南宫锦怎么会是战功累累又及兵权于一身的南宫若卿相抵抗?南宫锦微微的往后倒退了一步,脸色有些不自然。

    “再探!传令御林军与骠骑营守在大殿之前随时待命!”穆景无视南宫锦那不自然的神色,看着殿的人命令道。

    其实在方才与皇后的闲斗中,穆景只是小试牛刀而已,她就是想看看在他们沒有计划的人数的里还有多少皇后的人,果然,只占其少数,现今皇后被俘,以皇后为首的所有大臣也被一批御林军所包围,只等某人的一声令便可人头落地。可是在这个时间殿外的风云变化却沒有人能料到,大殿里从那名将领踏出殿门之后就一直沉静着,几乎所有的人都把心提在了嗓子眼。

    “哈哈……你们听见了沒有?四十万大军,足以踏平这整座皇宫了,还怕你手的几个小兵小将吗?南宫锦、冷忆然你们就别做黄粱梦了,只怕梦到尽头等來的却只是身首异处,现在你们放了哀家和各位大臣还好,本宫可以让六王爷饶你们不死之恩,这个交易很不错吧?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皇后的脖子上架着两把冰冷的寒剑,凉飕飕的感觉让她有点生怕,可是听见南宫若卿手持四十万大军直入皇宫一路杀过來之后,她的心头便一点怕意都沒有了。

    “哦?是吗?皇后娘娘敢于本郡主來打个赌吗?就赌本郡主项上的这颗人头可好?如果这皇位是十五爷坐,本郡主亲手奉上自己的项上人头给皇后娘娘当座椅,若皇位经过六王爷这一乱之后还是由太子殿坐,那么……皇后娘娘应该清楚本郡主想要的是什么了吧?怎样样?敢不敢和本郡主來打这个赌?”穆景的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摇着身子一步步走到皇后的身边,伸手在皇后的脸色轻轻的划了划。

    “忆然……”

    “郡主不可……”

    南宫锦一把将穆景的身子拖了过來,双眼怒瞪着她道:“这种大事怎可乱來!”

    “不错,皇上说的对,还请郡主三思。”马相文拱手说道。

    “请郡主三思!”

    穆景始终都保持了一个微笑,看着殿的人,转而又把视线落在了被人束缚住的皇后身上。

    “好!本宫与你赌!本宫倒要看看就凭你会有多大的能耐与四十万大军相抵抗!”皇后冷笑着说道。

    “郡主……”看着穆景的马丞相身子猛地一颤,这名女子,太不简单了。

    善者天天福,恶者天天难!当然以马丞相几十年來的观人所吾,她绝非恶者。

    穆景当然知道马丞相他们是在为自己担心,虽然他们现今在朝堂上暂时占领了上风,可是要知道在大殿的外面还有四十万的军队正在向他们杀來,这种情况谁不会多生一个心眼呢?

    穆景对马丞相等人回一个安心的笑脸,“马丞相不必担心,善者必有福报,以善待天,天爱之。仁爱治国,天服之!我相信我们都不会有事的。”

    “忆然……”南宫锦怔怔的望着眼前的这张笑脸,久久沒有言语。

    “你放心,我答应过先皇要好好帮助你,就绝不会食言!”穆景的眼眸里流出的全是不可动摇的坚定之色。

    原來只是这样而已,看來还是他想多了……南宫锦悠悠的转过了身大步走向了那把金灿灿的龙椅……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