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祸起、宫变()

    在这不久之后,先后又有好几个侍卫冲进大殿回禀了关于宫里外的情况,几次的进进出出,让大殿里的人绷紧了神经又松,等微微放松之后又立马将心悬了起來。

    一个时辰之后,终于,六王爷带着所剩无几的数万军队将朝阳殿围了起來。

    当六王爷拖着一把仍在流血的大刀进入大殿的时候,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死亡的气息太过于沉重,以至于大殿里人都不由的往后倒退了一大步,给南宫若卿腾出了一个空空的过道供他行走。

    随即,在他的身后又出现了好几位同样骁勇无比的大将军,紧随着他那沉稳的步伐一步一个脚血印的踏进了大殿中央。

    “你终于來了,让母后等得好辛苦……”看着殿的人皇后高扬着脑袋得意的扬了扬头。

    “母后……”南宫若卿看见皇后被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他只是轻唤了一声便将视线落在了高高在上的南宫锦和身侧穆景的身上,看向穆景的时候,他的眼里明显的闪过一抹惊诧。

    “王兄,你终于來了。”久久沉默的南宫锦终于开口了。

    “你早已知晓为何还要与我为敌?十一弟。”南宫若卿提着剑淡淡的说道。

    这一刻,大殿里的人全都屏住呼吸,深怕一个不小心他们就会身首异处亦或是见到两位王者以血相残。

    “王兄,若你想,这位子让你便可,做弟弟的当然会义无反顾的支持你。可是在你心里真的只是这么想的吗?我想你的想法只有你自己才最清楚。”说着,南宫锦便站起了身预想举步走台阶靠近南宫若卿,不过这时穆景的身子却出现在了他的前面挡住了他的去路。

    穆景也不知道南宫锦为何会突然说,让出皇位,那么他们不就只剩任人宰割的地步了?这样的事情她绝不允许发生!

    “王爷恐怕是在说笑吧?这些年到底是谁与谁为敌,不管是在宫里还是宫外,你是如何对待南宫的,你心里最明白?三番五次想置南宫于死地,若不是南宫有先皇的紧密保护恐怕早就遂了你的心愿吧?王爷,我只想封劝你一句:‘弑兄谋父已成大罪,天必将耻之。’好自为之吧!”

    南宫若卿听着穆景的话,不禁勾起了一个冷邪的笑容,“景郡主说的沒错,本王的确身负谋害父兄的大罪,可是,只要过了今天,谁还会记得本王的罪过?只要本王登上了皇位,这些又算什么?”

    “你们都听见了吗?你们所一心支持、拥戴的人却是这般恶毒之人,你们用心想过沒有如果南国的江山真的落入了这样一个人的手里,南国会变成什么样?南国的黎明百姓又会过上怎样水深火热的日子,这种天罪人人人唾弃而诛之!”穆景一副女王般一一扫过殿的一群叛逆之臣。

    殿中顿时一阵沸腾,人人都在议论着方才的事。有人想要倒戈而选择支持南宫锦,还有人毫不为之所动,甚至还有人已经在偷偷的向着侍卫靠近,想要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可是最终,这些人都选择了静静的沉默,因为……他们都是拥有死穴的人。

    “你以为你这样说,他们就会选择背叛本王吗?看來景郡主还是太过于单纯了,天真的以为仅凭你的一言两语就能把他们失离的心找回來?别妄想了!本王今日能站在这里,本王就有足够的信心在夺得皇位之后,天归君心。”南宫若卿蔑视的看着穆景,笑得不可一世。

    “哦?天归君心?六王爷是想用威逼加利诱还是选择顺者昌、逆者亡?你以为你的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能瞒的过所有人的眼睛吗?原來鼎鼎大名的六王爷,南国最最年轻有为的旷世大将军,也只不过是徒有其名而已,还不是只会一些小人常为的小手段。”穆景挑着秀眉语气平淡的说道。

    她将南宫锦完全挡于自己的身后,想要保护他的周全可是却忽视了其中的一点。

    “你一个黄毛丫头何以敢对大将军出言不逊?还不赶快对大将军行礼道歉?”这时,南宫若卿身后的一位长相有些凶神恶煞的男人扛着一把大刀,大步走到了殿前盯着穆景狠狠的说道。

    “大将军?他配吗?处心积虑弑其手足,谋其亲父,这样行事狠恶的人怎可配的上南国大将军如此神圣的封号?”穆景定定神说道,又把目光扫向了南宫若卿身后的几位大将的身上,只见那几人亦是一副副凶神恶煞的怒盯着她,那样子恨不得将穆景狠狠的撕碎。

    恐怖的眼神让一脸平淡的穆景不禁打了寒颤,跟这些在沙场上浴血奋战的莽夫谈论谁是谁非,形同鸡同鸭舌,穆景瞥了瞥那几人,一阵无语。

    “不错、不错,六王爷此举……”

    以马相文为首的人已经开始在殿小声的议论、反驳南宫若卿的行为了。

    可是……血溅三尺也不过为此了吧?只见有位议臣的声音刚落,一把利剑便穿破了他的胸膛,利刃穿心,一刀毙命。

    “再敢有人议论大将军的是非此人便是你们的场!本将从來都是说一不二,千万别挑战本将的耐心!”那人再杀人之后,脸色沒有一丝的改变,仍是一脸的平淡,只是在警告剩余人的时候,脸色微微变了变。

    “常大人……你们欺人太甚……老夫给你们拼了……”马相文见自己的同僚这般毫无预兆的倒在了自己的眼前,心里被压抑的怒气全部都涌上了心头,也不顾自己是否有反抗的能力就奋力拔起了身边带刀侍卫的刀,横冲直撞的冲向了南宫若卿。

    “马丞相,不可!我们已经失去常大人了,我们不能再让你白白牺牲……”有人一把按住了怒意横生的马相文,痛声沉吟道。

    “你放开本丞相,老夫今日一定要替先皇好好管教一这个逆臣贼子!”马相文怒骂道。

    穆景目光紧紧的盯着地上的那滩來着一代忠臣的鲜血,眸光一寒,随即一把拖过了在一旁看好戏的皇后,一手紧紧的扼住了皇后的脖子看着南宫若卿道:“六王爷,一命偿一命,这都是你逼的!”说完便将内力灌输在了自己的右手上。

    只要她再微微用一点命,皇后的命就落在了她的手掌,只是她还想试一试南宫若卿,会不会因为皇后的关系就放剑刃与她妥协。

    “老六……救……救……本宫……”皇后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她现在的脑子里什么都想不到,只有一个字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六’。不错,在这个时候,她只能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抱有希望了,她只希望她的儿子能……

    可是,做事一向心狠手辣的南宫若卿会因为皇后曾是生过他的关系而救她一命吗?

    南宫若卿一脸无谓的看着穆景的举动,勾了勾嘴角,“如果你查过本王的底就应该知道你手中的这个女人对本王构不成一丁点的威胁,你要杀便杀与本王沒有半点的联系!”

    南宫若卿无谓的态度让所有人的心都怔了怔,皇后的求生目光也渐渐熄灭了,意识越來越薄弱,这样冷酷无情的南宫若卿她又何曾不知?她本不该对他抱有任何幻想的,如此而來只会是失望更大罢了……很可笑,这些年,她又何尝对他是以一个母亲的身份呢?在她的眼里,他只是自己为达成目的的一颗棋子,而自己对他來说也什么都算不上吧?“南宫若卿……你……好狠的……心……”说完之后,只见皇后双目渐渐凸起,不一会儿便失去了生命力,被穆景嫌恶的丢在了一边,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她同情,死了也罢。

    “沒想到景郡主居然也是如此心狠手辣之人,不如离开十一弟來本王的身边如何?本王保证你在本王这里得到的东西要比现在多的多!”南宫若卿邪笑的模样丝毫不见是刚才失去生母的人。

    “呵?比起六王爷所做的一切,本郡主这只算的上是翎毛一角吧?蒙王爷错爱,本郡主只助仁者之师!”穆景冷冷的看向失去生气的皇后,转头道:“像王爷这种六亲不顾的大恶人,本郡主只有百分厌弃!”

    “嗤!”南宫若卿轻笑着,随即便抬起了手中的剑,“那就别怪本王无情了,杀!”

    “领命!”几个浑浊而有力的声音响彻全殿。

    南宫锦也拔剑而起和南宫若卿‘纠缠’在了一起,一时间只见大殿被一道道寒碜碜的刀光剑影所覆盖。

    穆景一边也进入了战斗,可另一边亦在预谋着另一个计划。

    穆景的武功不算高只能算得上能自保罢了,而南宫锦和南宫若卿的武功也沒有高低之分,好几个回合彼此都多多少少受了一些伤,而南宫锦又因为在刚才为穆景接一剑而被伤了手指,所以在握剑相斗的时候更显吃力。

    这样去并不是办法,穆景想了想。

    “六王爷住手,我还有话说!”穆景朝着南宫若卿大喊道。

    南宫锦的眉头微微拧起,因为穆景的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他分了心,不小心便被南宫若卿的剑狠狠划破了他的手臂……

    “还有什么好说的?成王败寇,就这么简单!”南宫若卿停步用剑指着穆景道。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