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以命相搏

    “难道王爷为了得到皇位就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吗?我只想最后再问王爷一个问題,王爷你现在站在这里心里觉得开心吗?看着自己的父皇、母后先后离开,现又与自己的手足相残,你到底想要得到的是什么?”穆景冷言道。

    开心为何物?早在那一年他失手将自己的胞兄推冰湖而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之后,他的人生便只剩了一种冰冷、孤寂的灰色而言。他为那件事忏悔的二十年,心痛了二十年。可是他所做的一切又有人在乎过吗?南宫钦从此对他不闻不问,皇后对他只余痛恨,就连他从就一心呵护、疼爱有加的胞弟都渐渐开始远离了他……他的人生充满了苦涩与无奈,又有谁明白?唯有自己成为王者,曾经失去的一切才会重新回到他的身边,这是他一心所想的。所有成为王者便成为了他此生唯一的目的。

    “六哥,弟弟也想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这些年你所做的一切到底为了什么?”随着一声声充满悲凉的质问声响起,从大殿的外面走进了一位身穿青灰色朝服的男子。

    这位男子面露悲伤,抬首望着大殿之上的几人,目光一一划过,最后落在了倒在地上之人的身上,痛苦的表情一览无余,只是他并沒有很激动的冲上前去,因为这样的结果本就在他所预料的范围中。

    南宫若卿看见來人,神色一顿,惊诧道:“十五弟,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若我不出现你又怎么会放手呢?六哥,别争了……”南宫若栗眸光一凝看着南宫若卿怔怔的说道。

    “十五弟,你快离开这里,等本王解决完这里的事,本王一定会向你解释!”南宫若卿说着便向‘左右’使了个眼神命令道:“把十五爷给本王待去,令人好好保护着,若有任何闪失,本王定拿你们是问!”

    “谁敢?”南宫若栗狠声怒骂道。

    “十五爷,王爷也是为你好,离开这里吧!”有个侍卫低声气的对着南宫若栗说道。

    真的是为他好吗?南宫若栗微眯着一双温和的利眼,想起这几日他无端被人囚禁在暗室里,想起他母后那日对他说过的那些话,还有……还有太多太多关于他们之间的事情,南宫若栗的心里只有满满的心痛与无奈。

    从小就知道他的六哥拥有与常人不同的才华,其武艺更是无可比拟,可是自从那一件事情发生之后,他们之间仿佛就隔离了好几座山,那么远,远到触手难及。他不也不愿这样做的,可是人与人的心总是在不经意间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吗?很多年过去了,那件事变成了他们心中的大结,易结难解。

    “六哥,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让你就此住手,不再继续错去!”南宫若栗用力推开挡在自己的身前的几个侍卫,迈着流行大步走向了大殿之上。

    南宫若栗一步步走近南宫若卿,南宫若卿震惊的望着來人不知是因为心虚还是因为其他的关系,只见他的脚步也在一点点往后倒退着,似乎很想避开南宫若栗。

    “我绝不会停手!这一切本该属于我,是属于我的!”南宫若卿停住后退看着他冷冷的说道。

    “六哥,这些并不属于我们。父皇在世时就过命令,十一哥才能兼备是百年难遇的帝王才者,而我们能做的只是尽心尽力辅佐新皇,这就足够了。六哥,为了你那不可一世的复仇大计,父皇走了,现在连母后的性命也搭上了,你还想要多少人的性命,你才会清醒过來?你答应过过母后,要不惜一切代价让我登上皇位,可是现在你做的这些到底又是为了谁?皇位我从未想过,兄弟,我也从未想过失去呀!六哥,醒醒吧!现在在这个世上我只剩你最后一个至亲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你明白吗?六哥,就算是弟弟求你放手好吗?六哥……”南宫若栗看着他的六哥对自己所犯的错仍旧沒有一丝所悟,他的情绪也控制不住的全部爆发出來了,朝着南宫若卿痛心的大吼着。

    先经历了南宫钦的驾崩,现又亲眼看到自己的母亲这般惨死在自己的面前,南宫若栗的心已经变得支离破碎,可是这一切又怎么抵得上南宫若卿带给他的一丝波动呢?他此生最唯一的愿望便是努力让南宫若卿回到过去 ,可是好像事实总是与想法背道而驰,直到现在他的这个小小心愿也沒有完成。

    “恐怕这要让十五爷您失望了,六爷现在的心里装的满满的都是他的皇帝梦,于你?只怕连兄弟的情谊也早就抛在脑后了。”穆景将受伤的南宫锦扶到一边之后,她的声音便冷不伶仃的插了进來。

    “这是本王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嘴!”南宫若卿怒道。

    “六哥,真的是景郡主所说的这样吗?是不是现在在你的眼里什么都不重要了?就连我们所有人加起來的性命也不及你的皇位重要对吗?六哥。”南宫若栗的眼里闪着悲痛的泪光,随着情绪的激动,只见那点点泪光已经挂在眼边欲要滴落的样子。

    南宫若卿静静的沉默着,他很想扯开声音大声的告诉南宫若栗,‘不是这样的。’可是喉咙像是被什么嘟着似的,他一句话也说不出來。

    南宫若栗自然而然的把南宫若卿的沉默当做了默认,他的心瞬间被一阵冰冷的凉意全部包围,再次开口的却是那般的沉痛与决绝,“六哥,当真如此吗?我也不重要对吗?”

    南宫若卿紧紧捏着拳头,努力压抑着自己渐渐涌起了情绪,‘对不起,十五。’他狠心的挥着手让人强制性的把南宫若栗拉到了一边,随即便用剑对上了虚弱的南宫锦,道:“南宫锦你想好了吗?是即刻消失在本王的眼前,还是让本王亲手解决了你?”

    南宫锦握着剑的手一紧,猛地一站了起來双目对上南宫若卿的冷眸,“六哥,我说过,我并不想与你争什么,可是现在的你已经变成了六亲不认的叛逆,我不该对你心慈手软的。六哥只要你肯回头,我可以把今日之事全当作从沒发生过!”

    “六哥,收手吧!”南宫若栗努力挣扎着束缚朝着南宫若卿喊道。

    “呵,想让本王回头?恐怕只凭你的一言两语是说服不了本王吧?”南宫若卿对他们的好心视若无睹,明明心里很在意别人的想法,可是嘴上却是这样恶狠的说道。

    “你到底想要什么?”这句话是南宫锦无数次问过他的话,可是每一次的回答……却是那般的可笑有事那般的悲凉。

    果然在南宫锦说出口之后,南宫若卿的脸上就无端出现了一抹愤怒,“你的命!”

    “好!只要你肯回头,我的命便属于你!”

    “南宫!你想干什么?”看着南宫锦突然把自己手中的剑丢了出去,穆景的心猛地一怔,一个非常可怕的画面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这是你说的?可别后悔!”南宫若卿冷冷的看着南宫锦的举动,邪笑道。

    “一言九鼎!”南宫锦对着穆景摇摇头,既而越过她的身边向着南宫若卿走了过去。

    死又何惧?

    “皇上……不要……”

    看着南宫锦这样做,朝的大臣全都把心吊在了嗓子眼,唯恐那种事会再度上演。

    “这是你自己送上來的,就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了,南宫锦……这一天本王已经等了很久了!”话落,南宫若卿便挥着自己手里的利剑极其冷酷无情的向南宫锦刺了过去。

    利剑毫无悬殊的刺穿了南宫锦的胸膛,鲜红的血液瞬时浸湿了南宫锦胸前的一大片衣衫,那般刺眼夺目。

    当利剑刺穿南宫锦胸膛的那一刻,南宫若卿的眼里出现了一抹不可思议的眼神,“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躲?”

    “六哥,如果你觉得我的命可是唯一可以让你变回从前的方法,那么我愿意把它送给你!这样够了吗?”南宫锦的手捂上自己的胸口,他能感觉到他的生命在体内缓缓的流逝,可是他却看到了他最希望看到的东西在向他奔來。

    “南宫!”

    “皇上……”

    “十一哥……”

    所有人都发出了惊雷般的喊叫,这一幕还是到來了。

    “十一哥,为什么你要这么做?这都是我们欠你的,你不应该呀……”南宫若栗全力推开了身边看押他的侍卫,不顾一切的冲到了南宫锦的身前,重重的跪倒在了他的面前,看着浑身是血的南宫锦,第一次他的心里出现了恐惧感。

    “南宫,你怎么样?你怎么那么傻,你不知道他已经沒救了吗?为什么你还要用自己的性命去赌他的良知?这你可以死心了吗?你看见在他的脸上出现过一丝的后悔与忏悔吗?他觉得自己有错吗?南宫,你太傻了!”穆景说的风起平淡,可是在心里却也急了。

    这一次他实在伤得太重,恐怕……

    如果再不尽快处理完眼前的事,就算南宫锦的胸口的伤沒有伤及要害,可是要不及时止血的话,他也会失血而亡的。

    “还愣着干什么?传御医!快传御医呀!”南宫若栗发疯似得向殿的人吼道。

    现在浮现在他心头的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不想看到南宫锦出事,他可以不在乎自己心狠手辣的母后的生死,可是他的十一哥是无辜的呀!为什么要他一个最无辜的來背负如此沉痛的经历?南宫若栗强压住自己心头的难过,望着南宫锦渐渐变得苍白的脸色,久久沒有回过神來。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