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彼此沉痛的曾经

    二十年前,南宫若卿八岁,南宫锦六岁,南宫若栗仅仅四岁而已。

    那一年,他们三人和当时十岁已成储君的南宫昀同被皇后一人抚养。那一天,南宫昀如往常一样带着几个弟弟去湖边练习武术,可是意外就这样毫无预料般的发生在了几个人的眼前。

    南宫锦因为从小就被送到皇后了身边,要很久很久才能见到自己生母一次,恰好这一天,到了该到回俪妃寝宫的时间了,以致于那天的习武场地只剩南宫昀和南宫若卿两兄弟,可是南宫锦回到俪妃身边之后,却发现自己并不招生母喜爱,所以最后只好一个人又嫣嫣的回到了皇后的住处找南宫昀他们继续学习武功。

    只是,这一次,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自己最尊敬的兄长习武了。

    他找到南宫昀他们之后,他并沒有立马冲上去跟着他们一起练习,而是躲在了一株灌木之后偷偷的看着南宫昀耐心又细心的教导着南宫若卿的动作,那般的温柔可亲,他不想上前去打扰这美好的一幕,他想就这样把这一幕牢牢的铭记在心里,他希望在自己的身边能有这样一个疼爱自己的大哥哥无处不在的关怀着自己,呵护着自己,所以他不敢也不愿上前打扰。

    就这样静静的凝望着。

    南宫昀手把手的教导着南宫若卿,可是那时候的南宫若卿却对于这些并上心,他练的烦了便跑到湖边玩水,感觉到湖面带给他微凉的爽感,他便挽起自己的衣衫想跳水欲欲跃试,三五次这样靠近湖边玩乐的想法被南宫昀打断之后,不懂事又极爱贪玩的南宫若卿便怒了。

    他不顾南宫昀的一切阻拦硬是要跑到湖边去玩耍,这时,正是寒冬腊月,湖面虽已结冰,可是在南国这种高温的国家,即便是湖面结冰也只可能是极薄的一层,根本就无法同时承载起两个人的重量。

    当南宫若卿先踏上薄冰的时候,湖面已经明显起了一些变化,只是这时只顾着贪玩的南宫若卿根本就无暇于此,他高兴在湖面手舞足蹈,惊呆了身后的南宫昀。南宫昀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所以他当时算是拼尽了全力赶在薄冰完全碎掉之前跃到了南宫若卿的身边,用自己微薄的轻功与薄弱的内力将南宫若卿扔上了湖岸,而自己的身体却被深深陷入了冰湖里。

    冰冷无情的冰湖带走了温暖如风的大哥哥,这一天是南宫锦此生最难忘的一天,因为那天天空突然起了一场好大好大的雪。南宫昀的身体沒有被找到,不管是命令了多少人湖去打捞,最终都是无果而终,渐渐的所有人都开始遗忘这件事甚至是这个人的存在了。

    现实总是残酷的,南宫锦作为这件事唯一的目击者,年少无知又对当时南宫若卿的所作所为充满愤怒的他,只是选择将自己的亲眼所见告诉了南宫钦和皇后,他这样做有错吗?这些年,他每次回想这件事的时候,他总会想到当南宫若卿被南宫钦扇过的那个巴掌和他那憎恨的目光,从那之后他和南宫若卿的关系好像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人前好兄弟,人后呢?这恐怕就只有南宫若卿自己知道从那之后他把南宫锦当做什么了吧!

    南宫昀的离去,使所有人的人生都发生了重要的转折,南宫锦因为向南宫钦道清了事情的真相从而得到了南宫钦更加的宠爱,可是对于南宫锦來说,这种独特的偏爱却让他倍感难过,因为他觉得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靠牺牲别人换來的。可是上天却是公平的,它能为你敞开你一扇窗户同时也就可以关上你的大门。俪妃从那之后便真的不再理他了,不管他在东宫里受到了多大的伤害还是得到了天大的荣誉,俪妃总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对南宫锦漠不关心。

    这样也罢,偏偏俪妃对宫里其他的皇子和公主却总是亲密无间,这种特殊的对待对南宫锦的心理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以致于后來当他回宫之后听到俪妃已故的消息时,他的脑海里只有过几秒短暂的停顿,随后虽然又去到俪妃生前的宫殿看望了她,可是心里的那种感觉却已经很淡很淡了。

    南宫若卿从那件事发生之后,他的性格也发生了严重的扭曲,他觉得所有人离开他都是因为南宫若卿的一句话,他觉得是南宫锦抢走了他所有的东西,从此的他的生命里对于南宫锦就只剩了一个字‘恨’!这个恨字席卷了他心里仅剩不多的愧疚与良知,他的人生从此变得黑暗无比。( 平南文学)

    而这一切对于当时只是一个不知事的小孩子來说,却是那般的沉重。在南宫若栗记事以來,这件事便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那一天,他避开奶娘跑到东宫去找皇后,却在无意之间听到了这件事,那时候的他什么都不懂,可是现在却不一样,每当他想起那句话那几个字,他都会不由的全身颤栗起來。

    他的母后,他心里的最最尊敬、崇拜的人,可是那一天,这一切都被打破了……

    皇后在得知令自己引以为豪的皇子命丧冰湖之后,她无悲无怒,却把当时告发南宫若卿的南宫锦从此‘禁锢’在了她的身边,过分的好与不好只有南宫若栗一个人知道。

    现在若栗也长大了,他知道南宫锦所有不知道的事情,他想告诉他关于他与俪妃的事,只是一直沒有机会。

    “十一哥,坚持住,你一定要沒事,我还有好多事沒有告诉你,你不可以有事的……”南宫若栗双手颤栗的将南宫锦抱在了怀里,眼里的悲痛毫无掩饰的展露在所有人的眼前。

    “十五弟……”南宫若卿看着自己的胞弟对着另一个人露出这样一种表情,不由的,在他的心里也泛起了浓浓了酸意。

    为什么最终他会变成这个样子,明明只想要争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沒想到却落得了众叛亲离的场。身边的人一个个全部都离他而去了,朝臣倒戈,甚至是曾经和他一起出生入是的兄弟也对他露出了这样惊恐的表情,预想扔刀就罢……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六哥……这是我欠你的,对不起……如果沒有我的存在,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好的帝王……咳……六哥、十五弟,这一切都是我引起的,我不怪谁……”南宫锦吐了一口鲜血,气息虚弱的看着南宫若卿。

    “不是、不是这样的,十一哥,你沒有错!错的是六哥还有母后,你沒有欠我们什么,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们才对!当初你向父皇说明二哥的死因,只是不想让二哥死去也落得无名,可是你的衷心与义气却不被人理解,六哥他恨你把他告发而毁了他所得到的一切。母后也恨你让她同时痛失两个皇子,所以就母后派人对俪妃了命令,让她从此不准靠近你一步,还将你留在了东宫,受那样的苦,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十一哥,对不起,这一切我都知道却从未告知过你,对不起……对不起……让你误会了俪妃这么多年,其实俪妃是很关心你的,只是因为有母后在中间作乱,这些年才会……十一哥,对不起……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只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來,南国就只能靠你了,十一哥。”南宫若栗抱着南宫锦的身子,让南宫锦的头靠在他的胸前,听着他的这些充满悲伤的晚來歉意。

    南宫若栗的话一字一句的扎进了南宫锦的心里,眉间露出的悲痛是这么的明显,“十五弟……你沒有错……皇后待我怎样我心里明白,在母妃的心里或许我仅仅只是她手中的一颗保命的棋子吧?呵……我不会在意的。六哥我把我的命还给你了……我希望你也能信守承诺变回曾经的那个好哥哥……”

    说完,南宫锦便像一个失去骨架似的木偶一般倒在了南宫若栗的怀里,无声无息。

    “南宫……”穆景看着南宫锦倒心里像是被一团火烧似的,难过的揪起了心,双眼的泪水顿如决堤了一般涌上了眼眶,“现在你心里舒服了?为了让你找回曾经,他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与天,这你满意了吗?南宫若卿!你这个狂妄又可悲的人!你满意了吗?”穆景痛声的朝着南宫若卿大吼着。

    南宫若卿呆呆的看着渐渐失去气息的南宫锦,心里徒然升起了一股凉意,这一切终于结束了,可是看着这被尸骨堆积而成的那把金闪闪的龙椅,南宫若卿再一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这种恐惧紧紧的包围着他,让他不敢移脚前进一分。

    “六哥,这就是你想要的吗?所有的人都走了,都走了……”南宫若栗紧紧的抱着南宫锦的身体,痛不欲生。

    “若栗……”南宫若卿带着微微颤抖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唤道。

    “六哥,我好恨!我好恨当初为什么沒有阻止母后,我好恨当初沒有继续留在你的身边和你一起经历那段最难过的日子,我好恨我自己总是活在你们的背后,总是被你们照顾。我好恨!六哥,现在的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一个沒有思想而任人摆布的木偶了!曾经是我太过于懦弱才失去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人的勇气,现在我再也不会了……”南宫若栗失神的瘫坐在地上自言自语,也不管有沒有人在听他讲话,他只顾着把自己积在心里的所有的心思全都说了出來。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