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逆势

    再也不会被别人这样牵着鼻子走了!再也不会了!南宫若栗在心里一次又一次的默念道,就连目光也变得坚定起來,轻轻的把南宫锦的身子放在了地上,站了起來定定的看着目光有些呆滞南宫若卿,“六哥,你再不罢手,休怪做弟弟的不讲人情!我保证这样的事情绝对是最后一次!”

    其实,南宫若栗手中的权利与势力一点也不比南宫若卿差,只是他一直在忍耐一直都在等待着南宫若卿回头,可是结果却是这般的残忍,他的一步步退让间接伤害了这么多无辜的性命,他才是最最该死的那一个!

    “十五弟?”南宫若卿不可思议的望着这名看似很软弱的弟弟,脑中一片空白,双手也因为颤抖而失去了握剑的力气,利剑‘咚’的一声垂直的落在了地板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六哥告诉我,你现在还想不想继续去?如果想,弟弟陪你到底!”南宫若栗句句铿锵有力,字字带着刺。

    南宫若卿咬着牙,垂头望着自己的脚尖不敢再多看一眼南宫若栗的身影,像极了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般。不过他这样做真的错了吗?“十五弟,我真的错了吗?我只是想要得到你们一点点的关心和在乎,有那么难吗?这些年,我不停的努力朝着自己的目标去奋斗,抱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度。可是这些年你们连丝毫不为之所动,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我承认当年是我对不起二哥,因为我的任性害二哥失去了性命,可是我也为我的妄为付出了一切吗?为什么我想要的仅仅是得到一点点关怀,一点点而已都那么困难……”

    “做出那种事情之后还有脸说要得到关心,六王爷我都为你感到羞耻!你看了吗?现在宫里宫里尸骨积山,血流成河这都是谁一手造成的?你还有资格得到别人的关怀吗?”穆景尽量把自己的声音放的平和,可是她却忽视了自己内心所涌起的怒气根本就已经不是自己能控制住的。

    为了得到自己的一点私欲,不惜手足相残、血流成河,这种人根本不配南宫锦为他做到这个地步,穆景为躺的南宫锦感到很不值。

    “各位大臣,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你们都是亲眼目睹的,这样的人你们还要继续拥护吗?还请各位大臣擦清各自的眼睛,看看这个皇位到底该由谁坐,最合适!”穆景用力甩出自己的裙摆,很强势的走到了大殿的前面对着朝的所有人大声说道。

    “郡主说的不错,还请各位同僚看清自己的立场!”同样沉默了很久的马相文见穆景和南宫若栗都说了这样的话,他也挺直了身子站了起來对着左侧的那些同朝为官的大臣们严肃的说道。

    看的出來在南宫若卿亲手杀害了自己的弟弟之后,在朝所有的大臣都对南宫若卿的所作所为感到了非常的厌恶,不仅是因为皇后在背后要挟了他们的家人,还为南国的整个天的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景郡主说的沒错,是他们的眼睛该明清的时候了,而且……当时他们本來支持的人就是十五王爷,现在又何不顺水推舟、顺应时势呢?

    “请十五爷定夺!”

    “请十五爷定夺……”所有的大臣都齐声高呼道。

    看样子六王爷的大势已去,就连从前那些生死也跟随在他左右的几名大将也退步到殿对着南宫若栗俯了首。

    “十五弟,你动手吧!”南宫若卿埋着头说的一脸的平静。

    “六哥……我不会冷酷到亲手杀死自己的亲兄弟,你走吧……交出兵权与爵位,放弃一切永远不准在踏进皇宫半步!”南宫若栗狠绝的说道。

    捂住胸口传來的阵阵疼痛,南宫若栗大步流星的走到大殿之前,大声道:“从今日起削去南宫若卿的王爵之位,永远不再踏进皇宫半步,这是命令!有谁不服?”

    “臣等不服!”以马相文为首的众臣跪倒一片。

    “马丞相请讲!”南宫若栗望着马相文一顿。

    “六王爷所做之事天理难容,仅是如此惩罚老臣心中不服!”马相文一脸沉痛的看着大殿之上躺着的那个男子,又低头看了看躺在他们身边的那些浑身是血的人,心头百感交集。

    如果不是南宫若卿的野心,如果不是因为南宫若卿的自私,这些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甚至是南宫钦也不会突然驾崩,而对于这样罪大恶极的人却只是这种程度的惩罚,这叫他们何以心服!

    “如果不止是这样,那本王倒是该请教一马丞相和各位大臣,本王该怎么做?本王又能怎么做??”南宫若栗带着浓浓的苦涩道。

    事情发生到这种地步是每个人都不想的,可是谁能体会到南宫若栗心里的苦?一面是几十万条性命的重压,一面是自己唯一的手足。一边是对国家的衷心,一边是对亲人的感情,两者之间到底该如何取舍?谁能告诉他?

    “以老臣愚见,以六王爷的所作所为,就算是再给他百余个脑袋也是不够的。虽然六王爷曾以大将军之职保家卫国征战多年,也算是对南过做过一些贡献,倘若真的就这样无情的取他的脑袋,天人一定会说我们南国是一个无情无义的国家,所以,老臣以为,应该将六王爷的王府查封,并将缴获的所有财产分发给‘广庶’一带的灾民,二则让失去爵位的六王爷发放江北边疆之地,戍守江北永不被朝廷录用。如此而來,天人的闲话也少了,同时十五爷在天人的眼里也定能传为一代仁君。”马相文弯了弯身说道。

    “好!就依马丞相所言,本王无话可说!”南宫若栗点点头,随即命令道:“你们都明白了吗?把南宫若卿拉出去,逐出‘卞阳’……从此之后,若有人看见此人踏入‘卞阳’一步,格杀勿论!”

    只要能保住他的性命就好,他能知道他唯一的手足还平安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已经足够了。其实南宫若栗奢求的不多,他只想要一家人安安乐乐的永远生活在一起无灾无难的,可是不管他怎么做他都无法将这个心愿完成,现在不行,将來就也更加的不可能了。

    “王爷英明!!!”大臣们齐声道。

    “呵…不愧是十五弟,只要十五弟的一句话所有人就会对你俯首称臣。不管有沒有付出,有沒有操控什么,所有的事情都会这般自由的向着你的心意发展……十五弟,这一次我真的输了……输给了感情,输给曾经,输给了自以为是的我。我会听从你的安排从此不再踏入卞阳半步,今后宫里就只剩你一个人了,好好照顾自己。”南宫若卿的嘴角露着一抹淡淡的苦笑,好多的话堵在了心头,他知道如果这一次不说出來,他就永远失去对他开口的机会了。

    “不要为我担心,有这种场都是我咎由自取的结果。”南宫若卿低喃道。

    “六哥,还有一件事你必须要告诉我,除去你手上本來持有的三十万兵力,,多出了那十几万兵力,你是从哪里得到的?”南宫若栗顿了顿,随即换上了一种 非常严肃的表情说道。

    兵力?听南宫若栗这样一说,在一旁‘偷偷’替南宫锦处理伤口的穆景也意识的抬起了头,细细揣摩着这整件事。

    不错,因为南宫若卿手中握有的兵力本就是南国兵力最多最强的一部分,他起兵造反沒有人会在意他手有多少兵,可是经南宫若栗这一句,他们就不约而同的把头望向了南宫若卿,等待着他的回答。

    “哦?有吗?十五弟,你怎么知道我手中只有三十万人,难道十五弟忘记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吗?不错,我是大将军,南国所有的兵力都是经我一手操作的,所以多出來的这点兵力也不足为奇吧?十五弟,不知我这样解释你听明白了吗?”南宫若卿勾着唇角淡淡的笑道。

    真不愧是一代叱咤风云的大将军,都轮到这个地步了,他也能把事情说的如此的简洁明了。

    “只是这样而已?”很显然,南宫若栗并不相信这样敷衍了事的话。

    “不然十五弟以为呢?”南宫若卿道。

    “我怀疑你多出的一部分兵力是你和其他国家有什么交易而得來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将事情全部都告诉我,可以吗?六哥。”

    南宫若栗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就绝非是信口开河。

    “沒有的事,你不要瞎猜了。十五弟,如果可以,我希望能继续留在你身边看着你登上皇位,这是我最后一个请求,可以答应我吗?”南宫若卿淡然的说道。

    只要他看到若栗登上皇位之后,他就可以安心的离开了。

    真的是他说的那样吗?可是就现在这个情况他又不能用一些三滥的手段强迫南宫若卿说出來,到底该怎么办?他那天看到的那些可疑的人在他六哥的府上频繁出入,又怎会沒有这种可能呢?如果是,那么背后的人又是有些什么样的目的呢?

    “不可能!”穆景的声音突然跳了出來。

    南宫若卿身子一顿,又是她?“为什么不可能?反正是迟早的问題 ,迟一天两天去江北报道,又有什么问題?”

    “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我是说让十五爷登上皇位的这件事,恐怕……恐怕要让六爷失望了……”穆景冷哼道。

    太子殿用性命赌回了六爷的良知,六爷因为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被发配到了江北,朝不可一日为君,所以剩的人不久只有十五爷最合适了吗?还有什么问題?众人都一脸迷惑的望着淡定自若的景郡主。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