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险中求胜

    “景郡主,事实已成定局,不知你……”

    在经历过这件事之后,南宫若卿对穆景的看法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的镇定自若,她的才智谋略都大大的超出了他的预想,所以当穆景又再次说出这样的话后,他的心里也不由的被紧紧的揪了起來,难不成这里面还存在什么他所沒有预测到的变数?

    南宫若栗也呆呆的盯着穆景。

    “本郡主只想问各位大臣一句,太子殿和十五爷谁才是你们心中所选?”穆景问道。

    太子?太子不是已经……现在还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众人都底了头陷入了一阵紧紧的沉默。

    “郡主,如果十一哥沒有出事,这皇位非他莫属,我南宫若栗发誓一定誓死追随其左右。可是……”南宫若栗说着也露出了痛色,埋了头。

    “这话是你说的,所有大臣都可作证!”穆景对着南宫若栗勾了勾唇角。

    “你还想耍什么花招?”南宫若卿暴怒道。

    “本郡主在玩吗?六王爷,别忘记你现在只是一个丢盔弃甲的局外人,与你何干?你有什么资格插言本郡主的话?如果六王爷识相的话,就乖乖的让侍卫带去,别在站在这种现眼的地方让更多的人唾弃你!”穆景瞪着南宫若卿毫不留情的说道。

    南宫若卿被穆景这样一说,突感颜面无存,虽然心里的怒火足以让对面的灰湮灭,可是,这时,南宫若卿却保持了沉默,暗暗的捏了捏拳头便在众人的注视走了殿,在大殿的中央站住了脚。

    众人一阵惊讶,却也沒有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來,因为在他们的心里都已经将六王爷纳入了自己险恶的一类。

    “说吧!还有什么?”南宫若卿说道。

    “郡主,是不是十一哥还有救?”南宫若栗带着一丝喜色不确定的问道。

    的确,南宫锦的生命是在南宫若栗的怀里终结的,可是看着穆景的用这种笃定的语气在大殿里反对他登位时,他的心里就对南宫锦‘已死’这件事产生了疑惑。

    怎么会?如果他沒有感觉错误的话,他手中的那把剑已经刺穿了南宫锦的心脏,怎么可能还有存活的机会?虽然说出这样的话,他的心里也很难受,可是想起自己的亲生弟弟不能够登上那个位子,那么他做的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牺牲了这么多人的性命,甚至让他失去了他此生最最宝贵的东西。

    不会的,一定不是这样的,南宫若卿在心头默念道。

    “不错,本郡主之前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恐皇上有生命之忧便在几日前给他服用了‘雪丸’,可以在他最危难的时候护住他的心脉,刚才本郡主也为他的伤口止了血,所以现在躺在你们眼前的太子殿只是陷入了短暂的昏迷,并无性命之忧。”穆景微眯着凤眼看着朝的人说道。

    雪丸就是穆景从北国腾云山庄随身带出來的,传说北国雪峰之巅长有一种奇异的雪莲花,能治百病,与各种药材混用又会出现相应的效果,而雪丸就是用雪莲之根炼制而成的,所以药效更显奇特。

    “郡主所言可是实话?”马相文紧张的问道。

    “本郡主从來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本郡主说太子……不对,是皇上。本郡主用性命担保皇上并无性命之忧!”穆景说话间已经令人将南宫锦的身体带回到了寝宫,虽然他的性命已无危险,可是他的伤口还得让御医再精心的检查一最好,最好不要为以后留一点点后遗症什么的。

    “万岁……太好了!皇上幸存,南国之幸啊……南国之福啊……”马丞相仰头展臂大声的呼道。

    言里的一字一句无不表露出他对南宫锦活來是有多么的高兴,他为南宫锦喜,为南国喜!

    原來是这样的,着一些都不过是他的一个阴谋,可是自己却糊里糊涂的相信了所有,亲手放弃了所要得到的一切。自己真是最最愚蠢的那一个!

    “原來这一切都只是阴谋而已,我太傻了……我真的太傻了……”南宫若卿抬起头望着穆景和那空荡荡的皇位,捏紧了拳头。

    “六哥,你别说了!十一哥这样做也沒有错呀!”南宫若栗听到南宫锦沒事之后,反倒露出了一脸轻松的样子。

    “南宫他什么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你不会放过他,他也从沒做出过任何的反击,因为他深知他永远都不是你的对手,所以这一切都是本郡主一手操作的。就连他在不知不觉喝了我给他准备的救命药丸,他也是不知道的。”穆景淡淡的说道。

    “你认为就凭你的三言两语,就能取信于我吗?我不会在上你的当了,他又不是傻瓜,明知道我随时都会要他的命,又怎么会沒有一点儿的防备?你真当我的脑子被驴踢了吗?太可笑了!”南宫若卿自嘲道。

    穆景听了他的话,不由的冷笑了一声,不再替南宫锦多解释一句,随即向着一旁的太监使了个眼神,说道:“从今日起闭朝两日,一切有关朝廷事务全部交由十五爷处理,暂将六王爷一党全部收押候审,等皇上恢复过身体,再议此事。带去,退朝!”

    “臣等遵命!”随即朝的侍卫同时带着刀将南宫若卿为首的所有叛逆都押出了朝堂。

    “郡主……”马相文还想说些什么事,可是却被穆景抬手给打断了,“今日的登基大典虽然举行的不是太顺利,但是也算成功。本郡主在此希望各位大臣,从此之后对新皇尽忠尽职,全心全意为繁荣昌盛的南国共同努力!你们可有谁不愿?不愿意的大门就敞开在哪里,站出來!本郡主不希望皇上醒过來看到的是一片狼藉的南宫!”

    “我们南国的朝廷沒有很多闲空的俸禄來样一群毫无可用之地的废物之才,所以!想做奸臣的,亦或是有这样的想法,统统给本郡主从那扇门前滚出去!机会只有一次,若是大家失去了这次机会,以后再做叛逆,就别怪本郡主或是皇上心慈手软,手无情了!”

    穆景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在为将來的南宫锦做好一切的铺垫,他就只有一个人,如果朝廷里再发生一丁点的事端,她担心他未必能坚持的去,所以她在这段不长的时间里,一定要把这些事情全部做完,这样,她就可以放心大胆的离开南国离开他的身边了。

    “郡主英明,臣等定当尽心竭力为未來南国的辉煌而奋斗终身……”

    “郡主英明……”

    朝廷里的声音响彻整座宫殿,就连在朝堂之上的南宫若栗也深陷其中,不由自主的朝着穆景恭敬的说了一句,‘我也会尽心尽力’。

    事后,南宫锦不久就恢复了意识,虽然这次受伤真的很严重,可是因为有穆景的存在,也就大事化小了。南国的宫殿也在两日内恢复了原來金闪闪的本貌,如果不是太过于浓重的血腥味,或许沒人知道这座宫殿不久前才经历了一场血洗!

    南宫若卿被暂时关进了水牢,关于那件事南宫若栗私也去到牢里询问了好几次,可是每一次南宫若卿对此都闭口不言。这令南宫若栗苦恼了很久,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哥哥到这种地步也不愿意对他说实话,还是说这背后还隐藏着另一个惊天大密?

    几天后,南宫锦的寝殿,南宫若栗來看望他还说了一些藏在心里很久很久的话,和他一起回忆了从前的欢乐时光。

    南宫锦的伤口恢复的很快,七天后,就已经可以床行走了,因为伤口几乎触及要害,再加上之前受受过一切重击,所以这一次南宫锦休息的时间也延长了些许。

    这日,穆景如往常一样來到‘沁心宫’來照顾南宫锦,刚走进宫殿就看到南宫锦在扶着墙角望窗户边挪动,穆景立忙小跑了过去,扶着他的手臂,紧张的说道:“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怎么又床了?宫里的丫鬟呢?看见你这样也不扶着你……”

    “在床上躺久了想起身走走而已,看见她们整日守在宫里,我感觉有些怪异便让她们全部都出去了。你來的正好,陪我过去聊聊吧!”南宫锦说的有气无力的,像是一个久病中的老头,又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之劫还沒有回过神一般。

    穆景点点头,拿过一把凳子放在传窗子的旁边,并将他扶过去坐。

    看着一脸憔悴的南宫锦,穆景有些担忧的轻摇着头道:“南宫,有心事吗?”

    南宫锦失神的望着窗外的一片蓝天,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落寞,‘天之大,何处才是家?’一心回到心心所系的南国,却发现这里的所有都发生了变化,俪妃走了,皇上也离开了,就连他心里最痛恨却也最敬重的皇后也倒在了她的眼前,他的兄弟对他刀戈相见,这样的他竟然还能幸存一副残躯,太可笑了。

    “忆然你果然是父皇看中的人,险中求胜就连我也被蒙在了鼓里,你果然够狠!呵……为什么要救我,如果我死了,这一切不就结束了吗?”南宫锦望着天空,自嘲的笑出了声,不觉一滴眼泪静静的划过了脸侧,准确无误的滴进了他的心间。

    他感觉到了,是泛着一股浓浓的苦涩还有一抹孤寂,从此在这个世上便再无那个笑颜常开的南宫锦了。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