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陌生的‘面孔’

    穆景沒有看到从南宫锦眼里划过的泪滴,可是却听见了从南宫锦言里的所流露出的伤感、还有一丝对她的愤怒,虽然他掩饰的很好。

    沒想到她在他心里竟然是这样的一个阴险之人,为什么?明明做的这一切全是为他好,可是……

    “不错,我就是这样的人!既然答应过先皇要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你,而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罢了!如果你觉得我欺骗了你,不该救你,请你责罚便是,不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你要知道现在你的身体已经今非昔比了,你的脉搏与南国的命脉紧紧相系,如果你现在有任何一点闪失,我也一定不会饶恕自己。”穆景的声音毫无抑扬顿挫,说的是那般的平淡又无力。看來在穆景的心里对于南宫锦方才所说的那些话还是很在意的。

    南宫锦正在出神的思量,却再度听到了穆景凝重底靡的声音,“我明白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在你眼里都只是一种伤害而已。算了,我想我还是不打扰你,好好休息,明日再过來替你检查伤口。我走了……”

    南宫锦的心犹如被泼了一桶冷水,从头凉到了脚跟,突然忘记了所有的犹豫与纠结,想也沒想就脱口道:“我只是一个废人何须冷大小姐如此照顾,你走!从此之后不要在出现在我的眼前!”

    穆景的心一紧,亦生出了微微痛楚,然而她的成长与经历将她锻炼的狡黠又理性,只见她挤出一丝嬉笑來,想要装出平日的轻松随意。可是突然的转身却让她沒由的晃了晃身子差点就失控的绊倒在了地上,微微整理了自己的衣衫。深吸了一口气:“我会离开,但绝不是现在。”

    “你明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还要强加在我的身上,忆然,你变了……变的我都不认识了。如果是从前,你做这些事情之前,一定会先告知我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瞒着我?这到底是为什么?”南宫锦紧蹙眉头的低吟道,随后也深吸了一口气,武断的说:“说吧!现在能告诉我,你留在南国的目的了吧!”

    穆景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接话,就这样呆愣愣的僵着表情。

    是!当初她的确是抱着目的才跟着南宫锦义无反顾的來到南国,现在所做的一切多半也是为了她自己才做到这种地步的,可是当她看到南宫锦这双充满质问的眼神时,她突然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沉重了好几倍。

    她也好想问一句,这一切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能有什么目的?既然是答应过先皇的事,我就有义务把它好好的完成,这样先皇在九泉之……”穆景的话才说了一半便被南宫锦出声折断了,“别用父皇的话來唬我,我知道这件事无关与父皇,不愿说起也罢。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

    “我……南宫,我并不是故意想要隐瞒你的,不错!我跟着你來南国,一是为了治疗我脸上的伤疤,还有一个目的便是想要得到南国的一半的兵力相助,你知道我的身份,你知道我的所有情况,还想知道些什么?”穆景带着微怒说道,一顿,立马又迎上了南宫锦的眼神,“在北国,我失去了所有,身份、地位、甚至是最最重要的人,來到这里我只想得到一个身份,可以让我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北国,回到他的身边!仅次此而已。”

    “这就是你存心积虑想要得到的东西,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夺得的东西?”南宫锦带着一丝不可思议喃喃道,同时心里亦是一片了然,原來如此。

    “好!我答应你,这些东西我统统都会给你!”南宫锦怔怔的说道。

    事情亦是如此,再说其他又有什么意义?

    “先别说这些了,现在你已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想必这些事情对于你來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所以我希望你能快点好起來,这样我就可以早点消失在你的面前了。”

    “冷忆然!你果然别我猜中了,利用完我之后就想把我一脚踢开吗?”南宫锦猛地拉住她的手一用力,将她连拖带拽的带到了自己的面前。

    穆景正要转身迈步离开,被南宫锦这样突然一拉,不禁愕然的聚焦凝视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如果我说从明天起,你就是南国最高贵的公主殿,你会不会明日就离开南国回到北国去?”|南宫锦一瞬也不眨眼的看着她。

    “我……”穆景被这么一问,突然结舌,回避着他的目光,“我……我不知道……”

    的确,现在在她的心里已是一片混乱,她在想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她会选择义无反顾的离开这里吗?

    “这就是你的答案?忆然,什么时候你也变得如此磨叽了?如果我是你,绝对是立马走人!你想想,那边有自己的爱人,孩子一切都在哪里,怎么会舍得多分开一天呢?”南宫锦扯着嘴角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讥笑,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北野皓然已经占据了你是所有的心,哪怕是乞求你能分给我一点点,这也不可能了。

    淡淡的伤感,淡淡的情愫,被这微凉的秋风渐渐吹远,从此在他的心变得一片空白。

    “南宫,你知道我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不想说并不代表你在我心里就什么都不是!你是你永远都只是你,任何人都无法将你比去!所以,以后这样的话,我不希望再听到从你这里听到可以吗?南宫,你是我此生唯一的朋友,我们一起经历过生死,经历过一段又一段的血雨腥风,我不说出來,我以为你就会明白,可是我却不知道,我在你的心里却是这样的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你知道我听到你这样指责我,我的心里有多难过吗?我把你当做我一生唯一的挚友,而你呢?你把我当做了什么?无情无义的背叛者还是过河拆桥的……”

    穆景说的很激动,恨不得将所有憋在心里的话全部都一次吐出來,这样她的心里就会好受些,对南宫锦的愧疚就会少一些。她希望自己的心意能得到南宫锦的明白,然而,当她掏心掏肺把这一切说出來之后,南宫锦却沒有一丝的反应,甚至比刚才的脸色更黑了,只见他把手搭在窗户上用力一撑,就站起了身,“是!我不明白你的心里在想什么,可是我唯一知道的只是在你的心里只有北王爷和皓予,我们都不过是你用來复仇的棋子而已,冷忆然,我今天以南国的子民,向你发誓,从此之后,我再对你抱有一丝的幻想,我南宫锦必当万箭穿心受尽折磨,流血不止而亡!”

    南宫锦突发的誓言,让穆景惊愕的呆在了原地。复仇?提起复仇,她原本摇动的心又一坚定了來,直视着南宫锦的眼睛面无表情的说道:“不错,既然你已知道,还需我再多说吗?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我的复仇大计,我不得不这样做。”

    对不起,如果这样做可以斩断你对我的心思,我别无选择,对不起,南宫!

    “仇恨对你來说有这么重要吗?你的善良你的仁慈丢到哪里去了?你劝诫每一个人要放弃仇恨,善待仇恨可是你呢?你自己又是怎么做的?忆然,我不愿意看到一个满手沾满鲜血你,你明白吗?不管我在你心里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我都不想看到你受到一点伤害,在南国我会竭尽所能给你一切你想要的东西,可是等你回到北国,我不敢保证,我还能保护你知道吗?在我心里你很重要!很重要!”南宫锦短暂的沉默之后便是一阵炮轰似的激语,他想让她明白在他心里的那些想法,他不想让她一个人承受这么多的痛苦。

    虽然在他的心里早已和她划清了界限,可是作为一个朋友,这一点点的关心也是必不可少的吧?

    “我可以对任何一个人仁慈,可是对那个人……我只有恨!你沒有经历过那种滋味,你沒有资格这样说我!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这件事!我非做不可!任何人都阻拦不了我!任何人!”穆景的眼里渐渐露出的杀意震惊了南宫锦,同时也泛起了一股无由的悲凉。

    “忆然,如果是他阻止你,你会妥协吗?”南宫锦失神的问道。胸口的伤口已经隐隐生痛,可是却不及心里传來的一丝阵痛,就这样静静的望着她捂住胸口,等待着她的回道。

    穆景摇摇头,沒有做出任何回答,只是一眼看出了南宫锦的异样,立忙伸手扶住了他的身子,并把他扶到了床边躺,又不言不语的解开了南宫锦的衣衫,想是伤口裂开了吧!

    南宫锦看着细心为他处理伤口的穆景,脑中有过一瞬的迷茫,“我沒事,我要你回答我!”

    “伤口都裂开了还说沒事?要怎样才算有事?南宫如果你还是这样不爱惜自己,你要我怎么安心离开?”穆景随口说道,并沒有发现话里有什么不对,只顾着手里不停的麻利的给南宫锦清洗伤口再拿过绷带给他绑好。

    等一切处理完毕之后,才坐在了床边缓缓的舒了一口气,‘终于好了’。

    南宫锦错愕的一愣,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心里百转千回。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