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仁道治国与失落之心

    半个月之后,南宫锦成功的从南宫若栗的手中接帝位,在他第一天坐上皇位时,他就重新制定了一系列治国、平天的理论制度,还正式加封了穆景为南国第一公主‘曜月’公主。

    对于之前所发生的宫乱,他只字未提,不过在私也按照穆景之前所定來的惩罚令人将南宫若卿送出了‘卞阳’,为此他心里还忧伤了好一阵子,想要令特赦南宫若卿,可是这个消息刚传到南宫若栗耳里的时候,就被南宫若栗用极其严肃的态度给打回來了,说‘王子犯法与民同罪,焉有特赦之理?’。于是南宫锦也沒再多举,只要让自己的心腹之一将南宫若卿亲自护送到了江北边疆地带。

    南宫锦的治国之道在于‘仁’。新皇登基,无可厚非,首件事便是大赦天。

    对于曾经犯过小错的罪人,稍加惩罚之后便令其免受牢狱之灾。对于犯过大错而未伤及其他性命者,牢狱思过十五日,便可归家……论其罪行,惩罚可大可小,仁道治国、唯才是用。

    为了巩固南宫锦的皇位,穆景在朝廷上也废了不少的心思,她不仅暗地里为南宫锦招贤纳士,还在朝廷里为他摒除奸佞,为此还得到了南宫若栗一句赞言,‘曜月之光,南国之旺’。

    这句话是南宫若栗托人带给穆景的一封信中所提到的,具体的含义不用说也明白。

    南宫锦登基已有数日,南宫锦靠着自己的才智与信念成功的让朝中上臣服于他。

    可是仅仅如此,就想要经历过‘大战’的南国从此逆世崛起吗?怎么会这么容易?这一日穆景一如既往的走到御书房想要和南宫锦等人共商事宜,刚走到殿门前,她的脚步就被殿里传來的声音生生止住了。

    “以现在南宫的兵力根本就无法应对接來任何一个国家的挑战,陛,老臣恳求您,派使臣去北国和北皇共商和亲之事!”

    穆景听得出这充满睿智与老练的声音是來自马相文-马丞相。

    和亲?这是个重回到北国的好机会!

    “和亲之事,容后再以。不知丞相为何以为一定要与北国结,其他国家就不行吗?东国暂且不议,西国草原之邦兵强马壮又从來与本国修好,为什么不选西国?而另选无所交的北国?”南宫锦面色微改,不是因为对方是北国的原因,其中还有一些事情是关于穆景以前的那些事,所以在他的心里能避免一切与北国有联系的事情,他就一定会想尽办法把它杜绝在外。

    西国素來就有礼仪之邦的好称,百年來又与南宫从未发生过战乱,如果这一次南宫锦令与西国联谊,那么对与两个国家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是事实真是如此吗?

    柞木元帅抢先一步上前抱着拳头铿锵有力的说道:“陛有所不知,西国野心勃勃,在陛不在朝的一年中已经扇动周边的邻国对我国边境的侵犯了无数次,事后又因为北国的北王爷近一年來在周边的反战,才能避免又一次的战乱发生,事情显然易见,敌我之分如此明显,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西国对我们绝对不是眼前所见到的这么简单!”柞木元帅的声音略显洪亮,就连隔着殿门,穆景也能听见这一声特别的声音是属于柞木的。

    怎么会这样?西国……

    南宫锦微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几位大臣,定定了神道:“马丞相对这件事怎么看?”

    马相文是南国的三朝元老,他拥有卓越的才智足以用來应对现在朝中所发生的一切,所以询问他的意见,也算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吧!

    只见马相文低着头细细的沉思的一番,又故作深沉的锊了锊花白的胡须说道:“北国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望陛三思。老臣得到可靠消息是关于北国和东国之间恐有战乱发生,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选择与北国结,老臣想,不管是对于北国还是我们南国这都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毕竟,以北王爷的能力,对于东国的有意进犯,丝毫不在话,老臣愿以项上人头作为担保。”

    听见有人这样评价北野皓然,当然最开心的莫过于身藏于殿外的人了。

    不过,她的好心情好像有些被过分的表露出來了,因为开心,脑袋不小心的撞到了殿门上,发出了一声闷响,惊的穆景一连倒退了好几步,担心被殿里的人发现她在偷听他们的对话,于是便故作正经的伸手推开了门。如她所料,里面的人都震惊的齐刷刷的盯着她。见到殿外之人是穆景之后,里面的人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臣等见过‘曜月’公主,祝公主玉福金安。”大臣们都恭敬的向穆景行了一个大礼。

    “都平身吧!曜月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穆景抬手阻止了大臣们的大礼,径直的穿过了他们的中间走到了南宫锦的面前福了福身。

    “來人给公主赐座!”南宫锦令道。

    穆景连忙抬手拒绝,她可不想被人私议论是哪种哗众取宠的人。

    一阵骚动之后,他们又回到了今日的主題上,不过这一次有了穆景的参与,好像事情也变得容易多了,和亲的对象被确定了來,是和北国。

    之后就是派使臣等事宜了,又是一番激烈的讨论,最终和亲大使被确定由南宫若栗和甘勒、谷佑两位大将军。时间是三日之后,有南宫锦亲手修书与北皇,南宫若栗亲送于北皇的手里,然后达成共识之后在确立两国的和亲关系。

    ‘沁心宫’,南宫锦还在为那封和亲的一纸协议而费尽心思,穆挥手撤退宫里的侍女,缓缓靠近南宫锦的背后,想大声吓他一跳,不过,南宫锦是先发制人猛地一转头抬着手中的毛笔停在了穆景的眼前,反倒是惊吓住了身后的人。

    “你不是在认真的写东西吗?怎么知道我來了?”穆景回过神怔怔的看着他腹议道。

    “这么大动静,想知道都不行!”说罢,南宫锦便用眼神指了指殿门的方向。

    是想告诉她,殿门的动静想让人难以听到都是件难事。

    “好了,算你厉害!你应该知道我找你是为了什么事吧?”穆景随意的摆了摆手,开门见山的说道。

    “和亲之事。”南宫锦依旧埋头写自己的东西,只是微微动动了唇。

    这种事情还用想吗?只要是和北国有关系的事或人,他想让她分清界限都不行。

    “不错,就是与和亲有关的事,我想……”

    “不用说了,我不会同意的。”南宫锦想也沒想的就打断了穆景还沒说完的话。

    穆景眉头一拧,还沒说出口就被拒绝?“为什么?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我好想还沒说出口吧!你凭什么就说不会同意?”穆景带着一丝不悦的说道。

    “你想说什么我心里还不会明白?不用说,这件事我不会考虑的,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那个念头。”南宫锦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连头都沒有抬起过,始终埋着头的南宫锦让穆景看不出一丝的不对劲,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笃定的说道。

    穆景见南宫锦这样,也突然沒了注意,可是这件事已经到了箭到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了,她不可以就这样轻易放弃。于是,她恶作剧般的一扑到了南宫锦正在书写的文件上,并用身体把全部的纸张都遮住了,又抬起了一张充满笑意的脸蛋望着微微错愕中的南宫锦,念道:“南宫,你先不要拒绝我,听我把话好好说完可以吗?”

    “好!你说。”南宫锦别感无力的把手中的毛笔放到了另一边。

    “我想以和亲使臣的身份和十五爷一起去北国一趟可以吗?”穆景一口气的说道。

    说完之后,又可怜巴巴的看着南宫锦的表情,一副深怕会被南宫锦拒绝的样子。

    “不准!”南宫锦像是沒有经过脑袋思考一样,答案脱口而出。

    她不可以去北国,不管以任何身份,他知道只要她一回到北国,她就再不会回到他的身边了,永远都沒有机会了。

    “为什么不可以?你到底在担心什么?你明知道回到北国对我來说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为什么还要这样阻拦我?那天是谁让我离开的,而我现在只是去一趟北国就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可以吗?南宫,为什么你会变得如此的自私?从前那个善解人意,处处体谅我,能为我着想的南宫锦到哪里去了?”

    “自私!你说我自私!”南宫锦呆愣在原地,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穆景,像是在思考着这句话里面的分量。

    “难道不是吗?自私的以为只要能把我留在你的身边,总有一天会把我的心留在南国。可是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这样做了,我不但不会对你产生丝毫的好感,甚至是现在对你所做的一切,我也会全部收回!南宫,我不是一个好女人,我一直以为只要……”说道最后,穆景的声音已经明显有些哽咽了。

    什么样的爱才算是最残忍的?明明深爱的人就在眼前,却连上前拥抱的勇气都沒有,南宫锦的眼里闪过的那些疼痛,比之前的那次都要浓烈。

    过了好一阵子,南宫锦才颓然的垂了手臂,双眼死死的盯着穆景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咬道:“你的心从未在我这里停留一瞬,我又怎么能够挽留你?忆然,现在的话,我只说一次。只要你过的好、过的幸福,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只要你的选择能让你以后的生活过的开心、幸福,我就安心了。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