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和亲之事,心忧起

    只要是穆景定决心要过某事,不管是谁也拦不住她,这就是她,如此倔强而特别的她。( 平南文学)

    三天后,北国收到从南国传來的消息,北野晟立即召來已经回朝的北野皓然共同商议此事。

    两兄弟对这件事都很反感,虽然古往今來两国和平不少有这样的和亲之事发生,可是在现在的北野晟的眼里,他只想将这件事推开推的远远的。

    南宫锦传來的信里只写到‘和亲’之事,却未提及,是关于公主还是皇子,这让北野晟等人都感到有些迷茫,唯恐这次的和亲会发生一些始料未及的事。

    北国御书房,北野晟紧蹙着眉头在大殿里來回踱着步子,幸好此刻的御书房里只有他与北野皓然两个人,不然这一幕被其他大臣看到了之后不知又要引起怎样的议论了。

    “皇兄,兵來将挡水來土掩,何以如此焦躁?”北野皓然看着眼前的人,叹了一口气用着极其无奈的语气对着北野晟说道。

    北野晟依言停了步伐,转过身看着北野皓然,“你可知來人是谁?万一南国有意将公主嫁入我国,朕该怎么办?难道只有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吗?朕可不可拒绝?”北野晟急忙的说道。

    “皇兄,此事并沒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南国在信中不也说了吗?这一次使臣过來之时商议,若我们沒有和亲的意思,他们也不会强求。皇兄,你在担心什么?”北野皓然并不知道他心里在担心什么,如果真的是南国的公主嫁于北国,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我在担心什么?我为什么要担心?北野晟的脑子突然浮现出了一个人的面貌,是因为她的存在他才会如此排斥这样的事情发生吗?当初,她嫁于他只因一纸圣旨,可是只有短短的三天,他们之间就断了一切的关系,可是正是如此,他竟会觉得自己亏欠了她,他想要补偿她的时候,她却从此消失在了他的生命里。他自己也沒想到,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他还会对她……想起她,他就觉得越來越烦躁、不安。

    北野晟顿了顿,整理了自己的情绪,斜眼看着一脸无所谓的北野皓然道:“皇弟可有和亲之意?倘若这次南国使臣带來了南国的公主殿,恰好又看上了皇弟,敢问皇弟可有和亲之意,从此与南国同修共好?”

    “臣弟?”北野皓然惊愕的一愣,随即表情严肃的摇了摇头,“皇兄又不是不知道臣弟现今的情况?王府里乱成那个样子,而且还带着一个小孩子,哪家公主能看上臣弟?再说就算是公主殿看中了臣弟,臣弟也不会同意的,皓予只有一个娘亲,臣弟不想让他长大之后憎恨臣弟。”如果皇兄真要让他來完结这件事的话,他只好利用皓予的关系來为自己的开脱了。

    “皓予?”北野晟挑挑眉,提起皓予,自从回到京城之后,北野皓然就突然把皓予的身份给揭开了,说是他在红叶镇与他的一个同生共死的知己所生养的孩子,皇宫也证实了皓予的确是北野皓然的血脉。因此,皓予的身份直接从一个民间无名孩童转变成了一位带有皇室血液的贵族王子。现在皓予也已半岁,相信在过不久他就可以开口说话了,看着皓予一天天快乐的成长,不光是北野皓然心里像是灌了蜜饯的甜蜜,就连北野晟有时候看着皓予那软绵绵的小身板时,他都会觉得自己身上所有的疲倦全部消失了,简单的幸福油然而生。

    “难道你就不想再给皓予找个疼爱他的母亲吗?”北野晟勾着一对好看的剑眉,就这样定定的盯着北野皓然,他知道那个所谓的知已已经在战乱里与他失去了联系,如果这件事真如他想象中的那般,那么只有他的皇弟才是最最合适的人选了。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把这个烫手的芋头扔给他的皇弟。

    “景儿会回來的!”北野皓然的嘴角泛着淡淡的笑意,让北野晟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从來都知道北野皓然的性格,只要是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就算有十头巨牛來拉着他走,恐怕到头來只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也罢,水到桥头自然直,等到那一天总会有应对的妙策。

    这样一想,北野晟的心情便好了很多。

    过后的十几天,他们都是在等待的过程中煎熬的度过了每一天,北野皓然至今回到京城已足足有四个月了,原本计划的事情也如他心里所愿的那样缓慢进行中。果然夏冢允况并沒有有负他的重任,在他们回到京城的那一夜,他要的人就已经安安稳稳的躺在北王府里最隐秘的一处了。

    虽然夏冢允况因此也受到了重伤,而不得不在家休息了两个月,可是能有这样的结果却是北野皓然心中所愿的。

    北王府里的一处楼阁,只见四周重兵把守,上空也不见一直鸟过,由此可见楼阁中的人对于北王府來说都是一个绝密的存在。

    楼阁里,一个穿着极其朴素的男子面无任何光彩的躺在一个木制的轮椅上,眼睛时闭上的,微弱的气息支撑着他身体里所有的命脉,若不仔细观察,定会让人误以为此人已甍。

    “宋兄,最近感觉怎么样了?身体有好转了些吗?”这是北野皓然微闲低沉的声音。

    不错,现在正躺在轮椅上,无法言语、无法动弹的可怜人就是当初那个对穆景宠爱有加的宋家三少,落得如此地步,这算是他的命数还是他命里的悲哀呢?

    宋闵琥听见來人的声音后,缓缓睁开了假寐的双眼,向着北野皓然上眨了眨眼睛,因为身体被废,就连声音被那个人毒哑了,现在他能做到的只是用一双眼睛來表示自己的想要说出口的话。

    他知道,这段日子若不是有北野皓然对他的细心照料,恐怕他的生命早就……同时,他还从北野皓然的言里得到了和穆景有关的消息,这让他失去颜色的生命里有徒徒增添了一抹亮色。原來她还活着,活着就好,活着就有希望。所以在他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只要想起穆景的那双泛着点点光明的明眸,他的生命里就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苗,他一定不可以放弃!所以在北野皓然不放弃对他治疗的情况,他也在积极的配合着北野皓然,因为他心里有一个执着的心愿还未了解,他不可以就这样抱着遗憾郁郁而终!

    “宋兄,再过几天南国的使臣就要到达京城驿馆了,我猜想,如果景儿有想法回來的话,她绝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所以等几天我就会亲自去一趟驿馆,赶在他们进宫之前查到他们的身份,如果景儿真在其中的话,我一定带她來看你,这样,你就可以把你心里想的那些话都告诉她了。宋兄,你说这样可以吗?”北野皓然两眼直直的看着他,不肯放过一丝出现在他脸上的表情。

    宋闵琥微微动了动脑袋,又转了转眼睛告诉他:‘他想看到她,迫不及待的看见她。’

    自从穆景出事之后,宋府也同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庄庄连续发生的事情让他无分身去伤心他才失去过的重要亲人,就连自己……自己也受到了这样沉痛的折磨。已经两年了,两年了,他原本从此都不会再见到他那可怜的妹妹了,沒想到……沒想到……

    “好,只要來人是她,我答应你,一定会把她带到这里。”北野皓然笃定的说道。

    宋闵琥的眼里泛着一丝感激的泪花,只要他的再次眨眼他的眼泪一定会顺着眼眶滴落來。这些日子他感受着北野皓然的关心,很多的心思涌上他的心头,这个男人是她心爱着的那个人,他也能感受到北野皓然对他妹妹所有的爱,这样他的心里也就放心了,如果他们的爱一直能走到最后,不知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时间一点点划过所有人的指尖,似乎沒有留一丁点的痕迹,南宫锦最终还是沒有把穆景的拗劲扳回來,还亲身把她送出了卞阳城,虽然这次去北国只是为了商讨事宜,可是当穆景离开的时候,南宫锦还是忍不住在穆景的耳边叮嘱了一句:‘一定要回來!’

    不知道是他心里还对穆景抱有一丝的期望,还是对自己的未來沒有信心,只要有她留在他的身边,他就会觉得安心。

    终于在经过将近二十日的长途跋涉,南国的大队伍也入住与京城的驿馆。

    进宫的时间被确立在次日,所以穆景等人就有了充分的时间为进宫做准备了。

    这次作为最具有权威代表的南宫若栗把件事看的极为重要,这是他第一次來到北国,所以心情看上去有些紧张。走进穆景的房间,南宫若栗先是向房间里的人随意的打了个招呼道:“曜月,长途跋涉这么久,身体还吃的消吗?”

    穆景点点头,看向南宫若栗道了一句,“我沒事,十五爷不必担心,我一定不会让明日的交谈发生任何一点的意外。”

    “好!这就好!”南宫若栗越过穆景的身边,走到桌边为自己和她倒了杯水,缓缓的舒了一口气。“曜月,我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给你讲。”说着,南宫若栗的眼里就出现了一抹异样的光彩。

    “十五爷,不用对我这般客气,有话直说无妨。”穆景也端起了茶杯放在唇边轻抿了一口。

    “关于‘和亲’你有什么看法?想必这一次你來北国一定有其他的事情想做吧?”南宫若栗看着她虽然有些犹豫,不过还是道出了自己心里想说的话。

    ‘和亲?’“我能有什么看法?南宫他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做吧!这是他的意愿又不干我的事。”穆景本來就无心与南宫若栗闲谈,所以对于这样的问題,她并不想多说一句。

    关于其他的事,她自认为这与他无关!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