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再见一面之隔

    南宫若栗当然知道穆景是一个怎样厉害的人,虽然她嘴上说的这样与她丝毫沾不到半点关系,可是在他们的心里又怎会不明白呢?在南国的时候,明明已经定好了这次出使北国的人员,为什么在临行之时又插了进來,这一切怎可能与她沒有关系呢?

    见穆景这样说,南宫若栗也不好再继续说去,只好悻悻的放了茶杯,双眼一动也不动的看着她说道:“既然公主把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小王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平南文学)但是小王只想奉劝公主一句,不管你要做什么或是想要做什么,只要不会损害到南国的利益小王都会一如既往的支持公主的任何决定。但是!如果你现在想要做的那些事会给南国带來一丁点的坏处,小王一定不会放过你!记住,不管皇兄和大臣们有多维护你,小王决不罢休!”

    “哦?是吗?本公主只是一个弱女子,文不能甚于十五爷您,武不过南宫及朝中各位大臣又能轩起怎样的大波?恐是十五爷多想了吧!”穆景挑着眉邪笑着说道。

    南宫若栗在穆景的眼里随时都是一颗定时炸弹的存在,因为他现在手中的权利与兵权大的让人不得不产生多想的念头,所谓树大招风,权高惹人憎,也便如此了吧!

    “这绝不是小王的多想,小王说的是什么意思想必在公主的心里早已是心知肚明了。还请公主凡事三思而后行!”南宫若栗收起笑脸,严肃的说道。

    “敢问十五爷一句,南宫坐上了皇位你心里有什么不满吗?你现在位极人臣,一人之万万人之上。难道在十五爷的心里就不曾想过其他的想法?”穆景的眼里放着精光,她只是在试探南宫若栗的心理,看看他对于皇位的继承到底又怎样的想法。

    当初他能公然反抗亲兄,一个人杀出了重围才会出现在皇宫里,事后又与南宫若卿为敌不惜发动朝中的势力和自己手中的兵权想与南宫若卿拼个鱼死破,虽然这一切最后都沒有发生,可是现在回想起來,当时若不是南宫若卿自己放弃了反抗,这样的事情又怎会不发生呢?当他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却又闻见南宫锦沒事的消息,可是他还是那般的坦然自若,这样的一个人,要么是他隐藏的太深,要么就是在他的心里只有南宫锦的存在,其余的事情想都不曾想过。不过,在穆景的眼里很自然的认为前者的可能好像更大一些。

    而南宫若栗在听到穆景的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身子很明显的一僵,不过只是一瞬便又恢复了自然,原來他的一片赤子之心落在他人的眼里竟是如此可笑的一件事。南宫若栗不由的冷哼了几声,才对上了穆景的一双明眸,“十一哥德才兼备、文武双全,他做皇上南国上沒有一人不服,小王心里又怎会徒生不满?难道在公主的眼里,小王竟是那种贪图名利的无耻小辈吗?如果小王有意为王,小王相信不管皇兄的身边有多少个‘曜月’公主的存在,也是无济于事。这样说公主可理解?”

    穆景一愣,听南宫若栗的这句话也不像是开玩笑,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如果他真的是有心做皇帝,不管再有多少个她來帮助南宫锦,恐怕……“好,那十五爷敢对天发誓从此对南宫绝无二心吗?”虽然南宫若栗都这样说了,可是穆景还是有些微微的不放心。

    因为他们的身边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变故,沒有一个可靠的承诺,她根本就不能对任何一个人敞开心怀从而相信他们。

    “如果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能让‘曜月’公主对小王放心,那么小王愿意在此向先皇发誓,如果以后小王只要对出一丝对十一哥不利的事情,生不得不到一丝安宁,死后也不得全尸……父皇在天上看着我们所做的一举一动……”南宫若栗有模有样的举起了自己的几根手指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这种敷衍了事的誓言本公主听的多了,觉得毫无意义。”穆景打断道。

    南宫若栗一愣,呆呆的看着他,眼里划过一抹不爽。“那你想听什么?不如公主念一句小王说一句可好?”南宫若栗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自然的说道。

    “好!我南宫若栗对着先皇发誓……”

    “我南宫若栗对父皇发誓,从今以后若是做出一件对南宫锦不利的事情,就让我身边所有重要的人都不得……善终,而我深爱的人也……”

    再恶毒的誓言只要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都不算什么,在穆景的心里,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受到伤害那种痛才是最最让人透彻心扉的。

    就这样南宫若栗又狠又毒的誓言彻底让穆景相信了他,看來这些日子她真的误会他了。原來他对南宫锦真的沒有异性,这她真的可以放心了。( 平南文学)

    “十五爷,既然如此,那本公主也向你保证,不管以后做的任何事情都绝不会是有害南国利益的事情。我相信你,希望你也能对我毫无芥蒂,相信我!”穆景说道。

    南宫若栗微微的愣了愣,轻舒了一口气,“曜月公主都这样说了,小王也无话可说。还是那句话,你心里明白的。”

    穆景点点头,“我明白!好了,明天还要进宫,十五爷还是先回房好好休息吧!”穆景说着就意识的偏过头望了望窗外的天色,不看不要紧,这一看让穆景惊了一大跳,不由的出声大叫道:“天啦!都这么晚了,十五爷,我真的要休息了……”她可不想等到明日再见到他们的时候,是一脸疲惫的倦容。

    南宫若栗也顺着穆景的目光看向了驿馆的外面,果然天色已经暗了很多,沒想到他只是想过來给她说几句话的,谁知道不知不觉却聊到了这么晚,连他自己也有些不可思议。

    连连说了句抱歉的话,南宫若栗就走出了房间并为穆景亲手掩上了房门。

    南宫若栗走后,穆景的脸色微微一变,心里的千百种情绪全部涌现了出來,近了,她离他好像又靠近了一步,明天就能再见到心里思念着的人了,可是到时候她该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才不会让人发现她的真是身份呢?可是……穆景坐在梳妆台前,目光有些呆滞的望着镜子里人像。随着脸上疤痕的脱落,她的相貌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当然这种变化是对她有利的。这一次她终于能够以完美的自己再见到他了……

    还有她的孩子,她好想再见到他一次,不知道这段日子他过的好不好。她好担心他,自从去到南国,她的心思全部都用在了南宫锦和她的伤疤上面了,对了皓予的事情,她疏忽了很多很多。到现在,她几乎失去了关于皓予一切的消息,想起皓予,穆景的心就全被一股深深的疼痛所掩盖住了,再沒有一点的空隙。

    皓予,是娘亲对不起你,再给娘亲一点点时间,娘亲就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想着皓予,念着北野皓然,穆景就这样趴在梳妆台上缓缓进入了梦乡,梦里的她被北野皓然紧紧的搂在怀里,她们的眼前就是皓予那张充满童真的笑脸和欢乐的笑声,这就是她一直想要的最简单的幸福。

    深夜,这所驿馆同时吸引了好几拨人的观瞻,虽然驿馆也有很严密的把手,可是落在那些有心之人的眼里却也只是小菜一碟罢了。

    穆景的房间,一个黑影正缓缓靠近,这是驿馆最隐蔽的房间,也是他所找的最后一间了。他怀着忐忑的心情一步步走近床榻,想看一看床上躺的人是否就是他心里日夜所思的那个人。

    一把掀开床上的纱幔,定眼一看却不见床上有人。这是怎么回事?黑衣人的眼里出现了一阵迷惑,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沒有人住?难道……他的行动被他们发现了吗?

    想到有这个可能,他的心里被猛地一惊,深吸了一口气,正打算撤离出驿馆的他却不小心撞上了摆在床前的一个小木椅。木椅倒地发出了一声撞击的声音,让睡梦中的穆景不悦的轻咛了一声,迷糊的转了个头又继续趴在梳妆台上沉睡了过去。

    有人?

    黑影顺着方才发出声音的地方探去,却见一个穿着很‘华贵’的女子正趴在台子上睡着了,这人是谁?此人的身份却不会这么简单,他一定要借着这次机会把事情查清楚,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想也沒想的把身子更加靠近了穆景,可是穆景的面却是朝的,这让黑影有些犯难了,如果他这个时候为了找她而不小心把其他的人吵醒了,这恐怕对北国对南国都绝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正当黑影在抉择该如何取舍的时候,房外传來了一阵嘈杂。

    黑影唯恐自己的身份被露,于是抬起头看了眼房顶,便直接跳上去藏了起來。

    “抓刺客,一定不能让刺客逃了……”

    “搜,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务必要抓到刺客!”

    “怎么回事?”南宫若栗的声音里明显还带着一些睡意。

    “启禀王爷,有黑衣人闯入驿馆,属正带着侍卫挨个房间检查。”一个带刀侍卫走到南宫若栗的身边恭敬的说道。

    ‘黑衣人?刺客?有意思!’南宫若栗目光犀利的瞟了瞟四周的环境,问道:“结果呢?刺客可有抓到?”

    “除了公主的房间沒查,其余房间都查过了。”带刀侍卫弱弱的说道。

    “王爷……”

    南宫若栗还沒等侍卫把话说完身子就已经冲了出去,跑到穆景的门前敲了好几声不见里面有回应,他只好一脚踹开了房门冲了进去,火光一片明亮,却见穆景依旧安然无恙的趴在那里,南宫若栗悬着心也就落了。还好沒事,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