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似曾相识

    “王爷,怎么样?公主的房间有什么发现吗?”随后一大批侍卫便提着灯笼闯了进來。

    闻言,南宫若栗才记起方才有刺客闯入的这件事,于是,转过头在房间里仔细的环视了一圈才微微放心,说道:“房间很安全,你们去其他的地方继续搜查!”

    “是,王爷!”侍卫们齐声道,并沒有看到在南宫若栗身后熟睡的人。

    “怎么回事啊?……”这时熟睡中的穆景被这一大声给吵醒了,蠕动了僵硬的身子缓缓站了起來,看见房间里堵满了人,顿时睡意全都沒了,“怎么这么多人?发生什么事了?十……王兄,这是……”穆景疑惑的问道,像这种‘大场面’人多眼杂的她可不能不小心就说了漏了嘴。

    南宫若栗连忙扶住她晃动的身体,命令着房间里的人退出去。看着人都走出去后,南宫若栗才放开了穆景的身体,说道:“沒什么事情发生,累了就上床休息,北国的天气很冷,趴在这上面睡觉会感冒的,沒事的。”

    “才怪,这种场面会像是沒事发生吗?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有人闯进驿馆不想让我们进宫?”穆景一语道破南宫若栗的想法,看着南宫若栗渐渐变化的脸色,她就知道这次又被她说对了,“怎么会这样?我们才刚刚进城就被别人给盯上了,这可怎么是好?不行!这件事千万不能传出去,如果被南宫知道了,他一定会立马派人把我们接回南国从而取消这项和亲计划的。”

    “曜月,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叫去处理,看你很累的样子,我先出去了,你早点去床上休息吧!记住是床上不要在趴在梳妆台上或是桌子上了!”南宫若栗说着便走出了房间。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真是比你哥还恐怖!’穆景一时还不能接受南宫若栗这突來的温柔,不由的小声抱怨了声,扭了扭脖子,真的很酸,算了,时间不早了还是不要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睡觉要紧。

    穆景本來就沒有把那些杂乱的事情放在眼里,所以在这之后,便直接倒在了床上,继续埋头大睡了起來。

    不过,还倒挂在房梁上的黑影就沒有那么好运了,这间驿馆年代已久,房梁也早已不能承受起他的重力,又好几次他都快落來的时候,他都凭借着自己超强的轻功又越了上去,这样來來回回好久次,而且还要分心闪过面所有人的眼睛,不被发现,他早已累的满头大汗这情况甚比上阵杀敌还要严重。好不容易等众人的都离开之后,他想也沒想的就从房梁跳了來。

    刚想举步离开房间,又想起了方才那名女子的身份,万万沒想到,这里住的竟然就是南国的第一公主-‘曜月公主。看來这次南国想要与北国结的诚心很大嘛!黑影朝着床上的身影望了望,抿嘴一笑,随即便迅速地从房门溜了出去。

    曜月公主?

    离开驿馆后,黑影的情绪变得异常的低落,还是沒有她的消息,她真的还会回來吗?在黑影的眼里已经开始出现了一种不确定的因素了。

    隔天一早。

    穆景经过一番精心的装扮之后,终于和南宫若栗还有甘勒、谷佑两位大将军等人一起向着皇宫出发了。

    宫门前,他们的队伍被拦了來,穆景亦被南宫若栗从马车上搀扶了來。只见,从宫门到‘正阳殿’这段距离站满了所有北国的大臣,场面之壮观。看着这样的场景,在穆景的脑子里又回想起了那个片段。这段路她两年前走过一次,现在是第二次,有种旧地重逢的感觉,还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在心头蔓延,她回來了……

    此刻她浓妆艳抹,华丽富贵,脸上亦无任何的遮挡。完全看不到一丝两年前的影子,就连早上南宫若栗來叫她的门也被她的装扮吓了好一跳,这还是他所认识的‘曜月公主’吗?太‘闪’眼了。

    “皇上,这几位就是从南国过來的使臣,这位是栗亲王-南宫若栗,这位是‘曜月公主’……”驿馆的役使大人上前走到北野晟的身前介绍道。

    北野晟?穆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跟着南宫若栗的步伐向前走了几步,听南宫若栗在向北野晟行君臣之礼,她也只是跟着做。两年沒有见到他们了,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了,虽然在出发之前她往自己的脸上抹了几盒的水粉胭脂,可是她还是担心,她会被认出來。

    “几位远道而來,一定舟车劳顿感到万分的疲惫了吧!朕在‘正阳殿’安排了宴席为几位接风洗尘。”北野晟语气平缓而客气的说道。

    “皇上客气了,小王此次前來……”南宫若栗也用着非常客套的话來回答北野晟的话,不过,还沒有把话讲完,他们就被‘拥簇’到了正阳殿。

    來到正阳殿,所有人都按着顺序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北野晟居高而坐,北野皓然恰好坐在穆景他们的正前方,只要她微微一抬头他就能把北野皓然的一举一动全都吸进眼里,只是现在的她虽然很想抬头好好看一看自己一心记挂着的人,可是她连抬起头的勇气都沒有。

    从宴会开始到快结束的时候,穆景的头一直都沒有抬起來过,甚至是关于南宫若栗他们在宴会上商谈了些什么,她也是一无所知。

    她的异样很快就被坐于她身边的南宫若栗发现了,只见南宫若栗将手放于桌偷偷的在面用力拐了拐神游的穆景,并小声的问道:“曜月,你沒事吧?我见你一直在发呆,北皇问你问題也不见你回答,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我先送你回驿馆休息吗?”

    “嗯?怎么了?北皇问我什么了?”缓过神來的穆景看着南宫若栗神情紧张的问道。

    虽然以她对北野晟的了解他还不至于对她们的失礼做出惩罚,可是这可是有关南国颜面的关系,她决不能有半点疏忽。

    不管了,就算被他们认出來,她也可以用现在这个身份來做掩饰!不怕!穆景在心里这样一想,便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气。

    “忘记了……”南宫若栗愣愣的一笑,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恶作剧。很少这种机会可以看见她出糗,这他总算可以为昨晚那个誓言抱仇了。

    什么?怎么可以这般随便就忘记别人说过的话?穆景对着南宫若栗翻了一个白眼,有些无措的盯着自己桌前的食物,道道都是可口的佳肴,可是她却提不起半点食欲。

    “朕早已对曜月公主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果然与众不同。”北野晟再次开口道。

    只要是聪明人都听得出北野晟这句里的嘲讽,这不分明是要给南国难堪吗?穆景这一次终于听清楚了北野晟的话,不由的冷哼了一声,‘沒想到过了这么长时间,他讲话还是如此的刻薄!’

    “皇上谬赞,因为曜月这是第一次到北国,所以对这里的环境还有些不适应,对皇上刚才所说的话,曜月并沒有听很清楚所以不敢妄言,还请皇上金口玉言再向曜月讲一次可好?”穆景缓缓站起了身子,先是向北野晟行了一个南国的礼数,然后才带着些许的歉意说着。

    穆景的脸微微扬起,错开了北野皓然投來的视线,不过,她的完美侧脸却完整的映入了北野晟的眼里,这张熟悉的侧脸,北野晟怎会忘记?就算是隔着厚厚的浓妆,他还是看得清楚,“皇后…是你吗?”北野晟突然失去控制般的向着穆景冲來,想要把穆景一把搂进怀里却被南宫若栗拦开了。

    ……

    大殿里变得一片寂静。

    北野皓然心中一惊,也向穆景看去,可是……

    “还请皇上自重,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曜月是南国最高贵的公主,并不是皇上口中提起的皇后娘娘!”南宫若栗把穆景护在他的身后,一字一句的说道,眼里所露出的愤怒一览无余。

    素闻北国帝君也是一代明君,今日一见,也只是个怒莽行事的莽夫而已。

    “王兄,别动怒,想必是我与北国的皇后长的很像吧!现在不是沒事了吗?坐、坐!”穆景挤着一丝笑颜抱着南宫若栗娇嗔道,既然是演戏,她就要做到骗过所有的观众,这样才算是成功。

    “曜月……”

    “朕想问一曜月公主的全名是什么?”北野晟不死心的问道,他绝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竟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

    “南宫忆然。”穆景想也沒想的脱口而出。

    忆然?北野皓然浑身一怔,会是她吗?真是是她吗?就连皇兄都对她生出了怀疑,他呢?

    忆然?好奇怪,总感觉是她回來了。可是她不是已经……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他还有什么可期待的?北野晟深吸了一口气,“朕累了,晚宴就到此结束吧!摆驾‘洺露宫’。”甩一句话,就大步离开了大殿,只给他们留了一抹淡淡的背影。

    两年了,还是沒能将她忘记,这是上天在惩罚自己曾经对她犯过的错吗?就算是惩罚让他失去了她的心还不够吗?为什么上天还要这般无情的把她都彻底从他的生命里带走?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