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往事已成影

    走进‘洺露宫’,往事一件件袭上了北野晟的心头。在正阳殿的‘惊鸿一瞥’,洺露宫的惊人之举,这些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如果他们还可以重來一次,他一定不会做出那样种伤害她的事情。

    直到现在他都沒能查到那件事的真凶,因此,北野晟大变了原样,开始厌倦朝事,厌倦在流走与后宫,他觉得他只是一个沒用的废人,什么都做不到!凶手沒有找到,朝中大臣一个个又失去了性命,就连冷宫的她也受到了牵连,他还是什么都做不了,他选择一度遗忘过去,至少在曜月公主沒有來到北国之前,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做到了。可是现在……好不容易才放的事情,却因为曜月公主那相似的模样而再度勾起了他内心最深处的伤痛。

    他该怎么吧?

    ‘洺露宫’的一切还和两年前的一模一样,自从皇后被废出事之后,北野晟就令把这所宫殿原封不动的封存了起來,除了每一个月有固定的人打扫一,什么人都不能靠近。直到今天,这里还是如两年前一样的干净、整洁,只是少了一些人情而多了一份空寂。北野晟把身子缩成了一团蜷在了皇后的凤床上,他好想她……

    这边正阳殿的宴会已经渐渐到了最后的阶段,北野皓然按照北野晟的吩咐悉心打理着这里的一切,虽然同样也是心不在焉的,不过北野皓然却掩藏的很好,他在等,等待着宴会的结束,只要宴会一结束,他心里的疑惑就能得到答案了。

    不一会儿,宴会就结束了,百官纷纷向北野皓然和穆景他们行礼告退。

    而南宫若栗自从被北野晟离开后就一直郁闷到现在,终于结束了,他还不连忙拉上穆景就打算离宫回到驿馆。不过,穆景却不是这样想的。

    “王兄,我觉得北国的皇宫与我们的皇宫很不一样,我还想去到处逛逛,你先和两位大将军回驿馆怎么样?”穆景拉住南宫若栗的衣袖,表情笑的有些僵硬。

    “现在是晚上有什么好逛的?如果你真的想逛我们明日再进宫不就可以了吗?”很明显,南宫若栗对穆景突然提出的意见很不赞同,其实在南宫若栗的骨子里还是透着一股传统保守的。

    南宫若栗并沒有穆景想象中那样好说话,软的不行,她只要來硬的了,只见穆景脸色一变,抓住南宫若栗的手臂猛地一用力,背对着北野皓然狠狠的瞪着南宫若栗,并沒有说什么话,不过从她眼里散发出的明显威胁之意是那样的显明。那样子是在用无声的话语在警告着他:‘再敢多说一句不赞同的话,我可不敢保证我还能做出什么让你意想不到的事!’

    “啊、啊!既然曜月还不想回驿馆,那王兄也……也不勉强……这样吧!王兄就先自己回去让谷佑将军留在你身边保护你可好?”南宫若栗看着穆景的眼睛,说的很不情愿。为什么她总是这样把他们都吃的死死的?可是就算是有机会反驳她的意见,就怕他们也不会那样做的吧!不管原因是什么,他们都是不会那样做的。

    “谷佑将军还是留在王兄保护王兄要紧,我在宫里,会沒事的。再说你忘记了吗?我身边这位可是北国鼎鼎有名的北王爷,相信北王爷也绝不会让我出任何意外的!”说着,穆景便走到了北野皓然的身边,垫了垫脚尖一脸的笑容。

    这丫头不会是看上北王爷了吧?南宫若栗不由的吞了吞口水,怔怔的看着穆景,看穆景笑的那般的开心,南宫若栗被隐藏在心里的那个想法就越显越明。

    “也好,北王爷那小王就暂时把小妹交给你了,麻烦北王爷了。”南宫若栗微带着歉意向北野皓然说道。

    北野皓然对于这样的阿安排当然也很乐意,他本來就有想法想要留曜月公主独处的,沒想到对方先提出了这样的请求,他又何乐而不为呢?点点头,客气的说道:“栗亲王,來者是客,这都是本王该行的礼数,所以请栗亲王放心,本王定不会让曜月公主在宫里受到任何的伤害。”

    “好!既然北王爷也这样说,那小王就可安心回驿馆了。多谢北王爷照顾,小王先告辞了!”南宫若栗再盯了一眼穆景,向着北野皓然抱拳道。

    “好了,王兄,你快走吧!”穆景不耐烦的推着南宫若栗的身子说道。

    “好好好……王兄走!”南宫若栗抛了一个只有穆景才看到明白的眼神给她,随即带着身边的人便离开了皇宫。

    所谓人去楼空,穆景在北野皓然的陪同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洺露宫,她意识的停住了脚步望着这所宫殿,虽然她在这所宫殿里才呆了短短几天而已,可是那几天却是她此生最难忘的一段的时间,在这里她的所有的不堪和血泪都是从这里开始的,爱与恨,仇与怨皆有此生。“王爷这座宫殿看上去有些特别,敢问这里是?”穆景明知而故问的文道。

    “这里是皇后生前所居住的寝宫,皇上令任何人不得靠近,所以……公主请这边……”北野皓然如实的答道。

    “生前?怎么会这样?难怪宴会上皇上会突然……看來皇上对皇后还真是‘痴情’啊!真是可怜。”穆景略表同情的说道。

    “对呀!皇兄真的很爱皇嫂,他很希望皇嫂能回來,他很后悔当初当初对她那样。他总是一个人静静的呆在这所宫殿里默默地思念着她、想念着她。他总是对着透明的空气呼喊着皇嫂的名字,说是他对不起她,乞求皇嫂的原谅,看着皇兄变成了这个样子,本王的心里也不好受,如果当初……当初不是本王沒有保护好皇嫂,今天皇兄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北野皓然边说边观察着穆景的脸色变化,如果曜月公主真是穆景,那么在听到这些话后一定会有所反应,如果听到这些消息仍旧沒有半点反应的话,那么他也只好暂时放弃寻找她的念头了。

    他真是这样说的吗?当初他是那样残忍的对她,她这一辈子都忘记不了。就算现在他变成这样,也全不管她的事!不错,她就是这样冷血的人!

    穆景听着北野皓然的话,只是一笑而过。默默的向着洺露宫的北边走去,“可以给我讲讲关于皇后娘娘的事情吗?”穆景平淡的说道。

    “公主真的想听吗?”

    “有劳北王爷了。”

    现在两个人终于可以并肩而行了,期待了多久的日子终于來临了。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紧张,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两人就像一对好久不见的好友一般,沒有半点拘束的述说着彼此的事情。

    “那依北王爷所言,皇后一定是被人谋害的,那皇上找到真凶了吗?”穆景听着那些和储存在脑海里的片段相吻合的事情,不觉中便露出了一丝的紧张。的确那件事的幕后凶手她还沒有找出來,可谓是一点儿线索都沒有,事后又离开了北国自然而然的把这件事便抛在了脑后,现在想起來,她真想找出那个凶手依法处置他!

    “本王不知!”北野皓然淡淡的说道。

    怎么可能不知道?难道她被他看出來了吗?可是被他看出來,为什么他还要陪她继续演戏呢?不会是这样的!穆景的头脑转的很快,既然他不想回答她的这个问題,那么她只好换个话題询问了,不然这样两人干巴巴的站着,看上去真的有些尴尬。

    “算了,不说也罢!反正我对皇宫里那些陈年往事也不感兴趣,不如说说王爷你对这次两国的结合有什么看法吧!”穆景随口说道。

    “方才在宴会上不是已经说了吗?皇上的意思是让南国自行决定就好,本王也并无任何意见!”提起这件事北野皓然便有些按捺不住情绪了,说出的话有些冲,还有些不满。

    “就算是让北王爷你娶南国的公主,也沒有任何异议?”穆景一步步逼近北野皓然的身边。

    北野皓然一顿,“这与你无关吧?公主请自重!”看着停留在自己眼前一厘米处的大脸,心里闪过了很多画面,这张脸太过于完美以致于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的那个想法究竟对不对。

    与我无关?好你个北野皓然,竟然敢对我说这样的话!穆景憋着一股闷气,却又无话可说,谁叫她还要保守着自己的身份!不过……“怎么会与我沒有关系?本公主对你一见钟情,过几天回到南国就会向皇兄提出和亲的要求,这样说北王爷就不会认为在与我无关了吧!”

    “本王不会娶你的,死了这条心吧!”北野皓然冷冷的说道,原本以为曜月还有一半的可能就是回來找他的穆景,可是以现在的情况看來,他的想法恐怕早就化成了泡沫。沒想到,这个曜月公主居然是这样的一个女子,还是说南国的女子都像她一样

    “那本公主也郑重的告诉你,本公主此生非你不嫁!走着瞧,看谁厉害!”穆景也不知退的微仰着脑袋对着北野皓然大声的说道。

    “你!……不可理喻!你一个人逛吧,看你能逛到什么时候!”北野皓然完全被穆景气到了,狠狠的甩一句话后,将那会儿对南宫若栗说的那些客套话全都抛在了脑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就大步离开了穆景的视线。

    不会吧?只是这样而已,他就……这样臭脾气的北王爷还是以前那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小王爷吗?穆景呆在原地,傻愣的瞪着一双大眼睛望着黑漆漆的四周。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