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彼此的心意

    依照小叮当的说法,那么成、宋两家都是宇文箐子的仇人,如果这件事真是箐子一手所为,那还说的过去,可是她只是区区一废弃的后妃哪里有这么大的势力在幕后操控这一切呢?难道,在她的背后还有一个很大的黑手在等待着她们一步步靠近?

    她能想象的到那个人的势力到底有多强,至少在她的眼里胆敢与成、宋两家为敌的人就一定不会弱。

    穆景把小叮当说的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为了打消小叮当对她的戒备,穆景还编出了很多她和柔妃之间的情谊只为在小叮当的嘴里套出更多关于柔妃过去的事。果然小叮当还是天真的,几乎她把她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穆景。

    当然,知道这一切的穆景也沒有在小叮当的面前表露出多大的欢喜,不过天知道这一刻她的心里有多开心。

    和小叮当告别后,穆景便偷偷的潜出了冷宫本想借着夜深人静再到惜落宫探探情况,不过……谁也沒有猜到,当她的脚刚踏出冷宫墙园时,她的整个人就被一股不明的力气拉到了暗处。

    是谁?穆景奋力的挣扎着,可是她能感觉到的只有无限的恐怖和窒息。

    “别叫,你想更多的发现你的存在就大声叫出來。”

    一瞬间,沉默和寂静掩盖了所有的慌乱与惊恐。是他……

    穆景渐渐平息了情绪,望着眼前的人,借着淡淡的月光,她什么都说不出口。

    四目相对,竟是两两无言。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过了一会儿,穆景率先开口问道。本來这一次就是她有错在先,是她一直对他从未坦露过自己的行踪,就连怀了他的孩子后來又生了他的孩子,这一切他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所以她是错方,同时她也觉得自己再也欺骗不了眼前这个人了。

    出现在她身后,甚至是这一路都紧紧跟在她身后的那个影子就是北国最最厉害的北王爷-北野皓然,他把曜月公主一个人丢为的就是方便实施自己心里的一个计划,果然,这一切都如他所料的发生了,也证明了眼前这个人就是他心里日日夜夜所思念的那个人。

    “从皇兄失控想要拥抱你的那一刻起,我对你的身份就产生了怀疑。方才故意丢你,就是想看到你露出马脚來证明我心里的想法是否是真实的,沒想到……景儿,真的是你吗?”北野皓然的手战战兢兢的抚上穆景光洁的脸侧,他知道在她的脸上有一块疤痕,当初因为那块痕迹让他把她的样子深深的刻在的脑海里,现在这块痕迹也成为了唯一可证实她身份的东西,他想……可是,一秒他的手却硬生生的收回了,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眼前的人道:“你到底是谁?你不是景儿,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穆景的眼里闪过一抹说不出的痛楚,难道他就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吗?为什么明明就站在眼前都认不出是她?就连皇上也有过冲动把她认成了皇后,那么他呢?她的出现并沒有给他带來一丝的波动吗?“王爷,你不介意我的伤疤,可是我介意,我比任何人都在意我脸上的伤痕,我不想再听到有人在背后议论你的不是!因为这块伤疤,让你背负了多少恶名,你知道吗?你不介意,我就能置之不理吗?所以……所以在我回到你身边之前,我唯一能为你做到的就是把它抹去,抹去呀!”穆景激动的说着,眼泪都快掉來了。

    是她?真的是她!可是为什么她要这么做?北野皓然努力压制住他渐渐升起的情绪,两手紧握着拳头,声音是那般的低沉的说道:“你知道我想要的从來都不是这些虚无的东西!你明知道在我的心里有多在意你,为什么一走就是一两年?为什么要这么狠心的对待我们的孩子,你知道当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哭的有多伤心吗?你的心就不会痛吗?为了那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值得你这样做吗?我说过,为了你我可以放弃一切只为和你在一起!可是你呢?美貌、地位、权利对于现在的你來说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这就是我在你心里的存在?”穆景异常平静的说道。因为北野皓然的怒言,反倒让穆景冷静了不少。

    “难道不是吗?”因为在乎所以他不能接受,因为爱,他毫不隐瞒的暴露着自己隐藏的情绪,只是这一点当事人却一点儿也沒有发觉到。

    “王爷,任何人都可以说我的不是,唯独你……唯独你,我不允许你这样说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将來,我所做的一切都不能只看表面!不管在你心里是怎样想我的,但是,这是我决定要走的路,我就一定会把它走完!”穆景看着北野皓然怔怔的说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平静的未來,为什么他也要这样说她!穆景觉得自己很委屈,明明喜欢的人就在你的身边,可是却只能这样静静的看着,远远的望着,什么都做不了!

    “景儿,我想要的只是你能对我多一点坦诚,多一点信任而已,就这点微薄的乞求你都不能成全我吗?这两年來,我对你的爱一丝未减,我是那么的信任你,可是你呢?你从來都沒有在乎过我心里的想法,你沒有事,我心里自然开心。你成为了我的人,我认为我是最幸福的那个人。你能为我生了皓予,我很感激你。可是这事情你从未告知于我,什么都不说,连我也被蒙在鼓里,每天每天像个活死人般的想念着你,你知道这种滋味有多痛苦吗?我只想知道多一点你心里的想法而已,就这么微妙的乞求你都做不到!”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王爷……”穆景听着北野皓然说的这些话,心里很难受,她知道他们之间存在着很多很多的误会和间隙,而她也深知他们之间的误会也绝不会因为她或是他的一言两语就驱散的,他们之间现在差的是时间隔的是两年的光阴。

    北野皓然并不想听到从穆景嘴里说出來的更多的‘谎言’,他语气便的异常的冰冷,直截了当的打断了穆景的话,“不要再说了,本王什么都不想听!现在本王只想问你一句,本王要你跟我出宫你会答应吗?”

    为什么他们之间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她已经让他反感到一句话也不想与她多说了吗?穆景似乎在沉浸在方才的思绪里沒有走出來,对于北野皓然的话也沒听见。

    “跟我走,就当这一切都从未发生过。你还是当初那个柔软中透着坚强的女子,就如当年我给你的承诺一般,和我一起离开!”北野皓然再次开口说道。

    “王爷,再多给我一点时间……只要再一点点就好了,到时候我就可以一步不离的呆在你身边了,在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穆景双手抓上了北野皓然的袖子,目光里带着点点晶莹的泪水,期盼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皓然。

    又被拒绝了,北野皓然的心像是被刀子割了一般的难受,为什么她就不像他开口,为什么他在她的心里一直都只是一个外人般的存在!北野皓然有些麻木的推开了她的手,“那些事情就交给我去处理不可以吗?”北野皓然呆然的问道。

    两年來,他在暗中花了不少的心血來调查当年的案子还有找出宋、成两家为帝国卖命的证据,虽然想查他们并非一件易事,可是为了穆景他又怎么会退缩呢?所以紧紧跟了狐狸好几年,终于那些通敌叛国、勾结群匪意图造反的手段和证据被他们找到了不少,虽不足以一次将两家击倒,不过对付他们两人他还是很有信心的,可是他所做的这一切,身前的这个女人她清楚吗?

    “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我想亲自解决!”穆景表情僵硬的说道。

    其实,很多时候,她真的好想找一个可靠的肩膀靠一靠,可是现在的她能这么做吗?呆在她身边的人绝不会有什么还场的,她的三哥就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例子,所以她想在一切都沒有结束之前,她什么都不敢去想。

    “对!是你一个人的事!那么我和皓予还有宋闵琥的存在又代表什么?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景儿,我说过的,什么事我都愿意和你一起承担,因为我爱你!在我的心里,你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呀!你到底懂不懂?我想和你站在一起,我想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你明不明白啊?”北野皓然难过的一把拥住穆景的身子,紧密的沒有一丝的缝隙。

    他害怕她会再次推开他的手,他害怕他这一次放手后,他就真的再也见不到她了。

    “你们都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所以我决不能让你们其中任何一个再受到一丁点的伤害。王爷,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孩子取这个名字吗?还有我自己的姓名,难道这一切你都一点都感觉不到我对你的爱吗?我想保护你们,所以我现在不得不……王爷,对不起。等我……”穆景一点点拉北野皓然的手,看着北野皓然渐渐变化的脸色,穆景的心一痛,心中早已默念了千百遍对不起皓然的话了,可是不管她在心里说过什么,只要她对上皓然的那双冷眸,她那颗想要平静來的心就怎么也停不來。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