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故人存,心之恨

    “我不会再放手,跟我走,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给你!我不会再放手了!”皓然反手一把紧紧的钳住了穆景的手,猛力一拉便,穆景的身子便又回到了皓然的怀里,这一次,皓然并不打算放弃了,于是心中一横便把穆景拦腰搂起,身子一闪,只见天空一道‘黑影’划过,他们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这片夜空里。

    “干什么,你放我去!你到底想干什么……”

    “放我去!”

    “被别人发现我们都会有危险的……”

    穆景的声音响彻整片夜空,沙哑的嗓子也越來越低。

    最后,穆景终于放弃挣扎,静静的呆在北野皓然的怀里。

    北野皓然见穆景安静來,心里便长舒了一口气,脚的动作一刻未停,目标则是北王府的楼阁。

    北野皓然带着穆景停在了楼阁前的小院里,这里防守严密,院外便是密不透风的重兵层层把守着,穆景一落地便感觉到这里的气息很不寻常,可是一时间她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劲。“这是哪里?你带我來这里干什么?”穆景一把甩开北野皓然的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还是那般的霸道无理,明明她都开口说了不要,为什么还要带她走!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北野皓然环抱着双臂,静静的说道。

    “我不要!放我走!若是我的身份被发现了,我们都会有危险的,你到底明不明白?王爷,我不是在和你说笑,你放我回驿馆吧!”穆景瞥见楼阁里突然亮起了灯光,她的心也莫名的跟着咯了一,她很害怕走进楼阁,她害怕里面有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存在。

    “这是王府最隐秘的地方,沒有人刚接近这里半步!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危险的。相信我,进去吧!他还等着你……”

    听到北野皓然这样说,非但沒有让穆景悬起的心落,反而让她更加的不安了。真的会是他吗?穆景想也沒想的就往门口处小跑去。她不想再见到北野晟,更不愿让北野晟知道她还活着的消息。

    不过,北野皓然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就从他的眼前消失呢?大手一勾她那柔软的身躯便又回到了北野皓然的怀里,这一次北野皓然再沒给她落跑的机会,迈着大步就走进了楼阁里。

    走进楼阁后,压抑的气氛让穆景大气也不敢吸一口。北野皓然放穆景之后就走到了房间里的另一边,只听一阵咯吱咯吱的车轮压过木板的声音响起,穆景意识的闻声而望,只是这一秒仿佛就这样停了來似的,她的动作瞬间被定格。

    “三……三……三哥……”

    不是那个人,是她最担心的三哥?穆景讶然的喊道。

    看着手脚都不能动弹的宋闵琥,穆景的双脚像是被灌了铅似的,连向前迈进一步的勇气都沒有。

    “宋兄是我两个月前从宋家老宅救出來的,对不起,宋婉菱她……景儿,你别伤心,我相信以阿况的能力一定能让宋兄恢复的。”北野皓然把宋闵琥推到穆景的身前不远处停了來,低沉的说道。对于宋婉菱的事,他感到很自责,若不是那天他突然令让夏冢允况派人领兵去另一出任务,那夏冢允况也就不会失手让宋莞菱当场就被宋严灭了口。每每想起这件事,他的心里就会觉得异常的难受。

    “莞菱?”莞菱是谁她根本就不在乎,宋府里,她唯一在乎的只有这个从小就疼爱的三哥,可是为什么要把这么不幸的事发生在他的身上!老天爷,你睁开眼睛看看好吗?三哥是无辜的,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心疼我的,为什么你要这么残忍的对待他!

    两年前,当她听到宋府出事的时候,她就好几次想要夜巡宋府把她的三哥救出來,为此,她拼命的练习武功,专攻医术,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她能亲手把她的三哥从那恐怖的地狱里救出來,报得深仇。可是冥冥中,仿佛早有天意安排一般,她的苦练却沒有半点的进步,她在武术方面仍旧只是最初级的阶段,虽然医术虽有进步,可是对于她报仇有用吗?渐渐的她放弃了去宋府,因为她知道以她现在的能力并不能救出她的三哥,也许还会害她三哥当场毙命,于是她这一等就是两年。

    整整两年了,她万万沒想到她的三哥居然会出现在北王府里,这种感觉很开心又很沮丧,看着宋闵琥的身影她久久沒有回过神來。

    “景儿,你不开心吗?”北野皓然轻唤道。

    穆景失神的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她的心情是那般的复杂,眼泪顺着眼眶缓缓落,“开心,王爷谢谢你,谢谢你帮我救回三哥……”穆景哽咽着一步步靠近宋闵琥,慢慢蹲在了宋闵琥的身前,“三哥,我好想你!已经两年了,只要想起你在宋府受到的那些非人般的折磨,我的心就如万石压过一般疼痛!三哥,我终于又见到你了,三哥……”

    宋闵琥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说不出,就这样双眼通红的望着眼前的人,深深的思念与无限的眷恋全部袭上了心头,他想告诉他所有的心里话,可是奈何……

    “三哥,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开口说话呀,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莞尔,从小你最疼爱的莞尔呀!”穆景蹲在宋闵琥的身前久久沒有听到他的声音,于是她便开始着急了。

    “景儿,你冷静点听我说。宋兄的嗓子被宋严用剧毒毒哑了,现在已经不能开口讲话了。景儿……”还沒等北野皓然把话说完,就见穆景的脚一软,便直直的跪在了宋闵琥的身前,口中还喃喃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景儿,不要这样……”北野皓然的心里很难过,他知道她不能接受现在宋闵琥的状况,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能做到的就只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如果这个时候就连她也‘倒’了,他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力气去承担这一切。

    “王爷,你告诉我为什么我的三哥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是他的亲生儿子呀,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待他!那个人的心到底是用什么做的?难道在他的心里就沒有一丝人情可言吗?三哥他是无辜的人呀,他想对付的只是我而已、只是我而已!”穆景情绪激动的说道。

    “景儿你放心,像他那样的恶人总有一天老天爷会惩罚他的,你冷静点,三哥还看着,他看你这样也会很难过的。”北野皓然搂着穆景,细声的安慰道。

    听着北野皓然那彷如泉水般的声音,不知不觉穆景原本烦躁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了來,仔细望着北野皓然这张俊毅柔和的侧脸,她突然觉得好心安。再想想北野皓然这两年为她所做的一切,他不惜一切帮她救出三哥,她知道想要从宋严的手里救出一个人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可是他却做到了,为了她。这一切她心里都是明白的。可是他越是对她这般,她的心里就觉得越难受,她从來都不想把他扯进这件事里,她想要凭着自己的力量,守护着她‘一家’的幸福,可是好像这件事也并不是她心里所想象的这般简单。

    然而,北野皓然的能力她也低估了不少吧!

    “王爷,你可以先出去吗?我想单独和三哥呆一会儿可以吗?”

    过了好一阵子,穆景才哑着声音开口道。

    北野皓然见穆景的情绪已经平静來,这样他也可以放心的留她们两人了。于是抬眸看了眼眼前的人轻轻的点了点头就走出了房间,守在了外边。

    “三哥,我沒想到就连你也沒有逃过那个人的手掌,我知道你受到这种折磨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我的存在,如果当初你沒有对我那么好,沒有给我送那些保命的稀世之物,他就不会伤害你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那般天真的以为他绝不会忍心对你手,我相信他还留存着一丝人性,甚至我以为总有一天他会洗心革面……可是……可是我从未想到他居然会变成那样无心无情的恶魔,他居然对你这样的毒手,我想知道他在想你手的时候他有过一刻的停留和悔意吗?他残忍的杀害了他身边所有的人,甚至是最听命于他最效忠于他的你!我恨!我恨自己为什么沒有置他于死地的能力,为什么自己是这样的懦弱不堪,三哥,我好恨!”

    “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度过的吗?从那年亲眼看着他怎样处死母亲起,我每天都活在噩梦里,我被那个噩梦这么的不成人形,想到的却只是用死來解脱自己,可是王爷却救了我,从此,我的生命里除了仇恨还多了份对喜欢的人的眷念。我想过放弃一切仇恨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好,可是他从來都沒有想过要放过我。从未放过我!那日的火灾绝不会那么巧刚在你进宫看过我不久就发生了,任凭我怎么想,那件事都和他脱不了干系!三哥,我知道你知道所有的一切对吗?你也告诉我关于他所有的罪行对不对?可是……”穆景能够从宋闵琥的眼里读懂一切,可是那又怎样?她想要知道的那些事情,宋闵琥却不能亲口告诉她了。

    她看着宋闵琥痛不欲生的表情,穆景把所有的话都埋进了心里,她知道现在她说的越多,她的三哥心里就会越苦,就这样静静的呆在他的身边,感受着属于家人的气息,这就已经足够了。至于那些恨……穆景她知道迟早有一天她会让他千百倍的还回來!还回來!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