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心明朗

    四周寂静的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穆景静静地靠在北野皓然的怀里,绯红的脸色让她有种想要在地上打个地洞消失的感觉。

    她以为这一切都会在自己所控制的范围中,可是实际情况呢?

    听着北野皓然渐渐变得沉重的呼吸,穆景意识的退出了他的怀抱,吞吞吐吐的说道:“王爷……你、你……我……这个……”

    北野皓然看着满脸羞涩的她,心情突然变得大好,这个女人明明就很爱他,却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把他推开,他真的很想打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些什么!

    “皓予都有了,对于本王的吻还会害羞吗?”北野皓然环着双手喜滋滋的看着穆景,眼中一片柔光。

    “我、我……我怎么可能会害羞?你、你……少得意……”穆景为了掩饰自己的羞色,恼怒的踱着脚背过了身子,她才不要让他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太丢人了。

    “景儿,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开心吗?我好开心能再遇到你,谢谢你带给我的一切幸福,拥有你比拥有整个天还要满足!景儿,我爱你!等事情结束以后,我们带着皓予一起离开京城不管去哪里,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好不好?”北野皓然上前一步双手从背后轻轻的环抱着住景的腰肢,轻柔的声音穿过穆景的耳侧在她的心里击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好沉重的承诺!穆景埋着头静静的思考着北野皓然的这句话,她的内心在狠狠的挣扎着,她一心想要保护好他和孩子,一心又不愿再伤害皓然,到底要她怎样做才可以两全其美?“王爷,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穆景低吟道。

    北野皓然的手一紧,说道:“除了让我放手,什么事我都能答应你!

    “我不会再让你放开我的手了……”穆景叹了一口气喃喃道。

    “真的不会再无缘无故的推开我了吗?”北野皓然对于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彻底的感到了厌恶。

    穆景轻笑着把手搭上北野皓然的手背,“但是,我要你答应我,从今以后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千万不能让自己受半点伤害!如果你连自己都保护不好,又怎么保护我和孩子!就这一点要求你能答应我吗?王爷!”

    不错,她最不愿见到的就是看到他为了自己的事而受到半点牵连,从前是这样,现在亦是如此!

    北野皓然眉头一皱,眼里明显闪过一抹迟疑,不过这些微妙的变化穆景都看不见,他紧紧的把她圈在自己的胸前,这个要求对于现在的他來说真的有些困难,因为在事初时他就做好了与宋严甚至是整个东国同归于尽的准备,而现在,她……他为了她、为了他们的未來,他一定要平安归來!他一定不会出事的!北野皓然在心底坚定的念道。

    “好!我答应你!那你还会离开吗?”北野皓然虽然这样说了可是心里仍旧有些不安。

    穆景摇摇头道:“君不弃,卿不离!”

    “不离不弃、一生一世!”

    两人的心在此刻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彼此间沒有太多的话语,就这样静静的靠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彼此的心意,他们就已经觉得这是天底最幸福的事情了。

    心中的忧郁如黑夜般被黎明缓缓推散,在驿馆休息不到一个时辰的穆景也被丫鬟叫醒,因为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南北两个最后一次商定决定着两个国家是否会紧系在一起。

    “公主,你的脸色看起來很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小丫鬟一边为穆景细心的着装打扮,一边又打量着自家主子的脸色,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穆景的脸上竟然看不出一丝的色彩,疲倦写满了整张脸蛋。

    “沒事,只是昨夜沒有睡好!你给本公主上一个精致的妆随便遮遮便好,无须大惊小怪。”穆景无精打采的说道。

    “公主这怎么可以?凤体要紧,要是被王爷知道你这个样子,他一定不会让你今日一同进宫面圣的。”小丫鬟担忧的念道。

    “你既是从南宫千里迢迢跟随本公主而來的,就应该清楚本公主的秉性!本公主从來都是说一不二,还要我讲第二遍吗?耽误了本公主进宫的时间,就你十个脑袋也不够给两国的君主砍!”穆景的脸色变得很难堪,她知道若她不这样厉言,她身边的人一个也不会听她的话。总以为她是沒有脾气的娇柔小公主,其实她的本尊比她虽伪装的角色还要厉害百倍。

    小丫鬟被这样‘恐怖’的穆景惊吓住了,很久很久沒有回过神來,眼前这个清纯的丽人怎么会吐出这等恶言?小丫鬟怎么也想不明白,呆呆的杵在原地,跪也不是,动也不是。

    “香梨,还杵在哪里干什么?还要本公主说第二次吗?”穆景从镜子的反射中看到呆愣的小丫鬟,她知道是她突起的怒气吓住了那个单纯的小丫头,只是她并不打算放软态度,反是更加大声的喊道。

    “公主,奴婢不敢!公主说什么便是什么,奴婢再不敢与公主顶嘴了,请公主不要生气!”香梨紧紧的握着象牙梳,战战兢兢的咬道。

    “好了,赶快替我梳洗吧!错过了时间就真的完了!”穆景见她这般可怜,也不忍再对她恶言相斥,只是微眯着眼睛,平淡的说道。

    香梨呆在穆景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多多少少也对穆景的性格有了些了解,至少她知道穆景最不喜欢的一点就是理事脱离带水。

    于是,香梨只是在穆景的身后对着镜子里的穆景恭恭敬敬的一拜,“谢公主不怪之恩!”之后,便认真的为穆景开始打扮了。

    今日的装束比起昨日初入北宫要简洁的多了,就连脸上的底妆也只是扫了薄薄的一层,若不是因为脸上的那些倦容需要用粉底掩盖,想必此刻的穆景出现在北宫里一定会引起一番波动!可谓清丽脱俗,天生丽质也便如此了吧!

    一件深黄色的棉织锦绒长裙,外罩一件鹅黄色的纱衣。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一条金黄色的织锦腰带把那不堪一握的腰肢束住,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只是绾了个简单的发髻,仅插了一根白玉而制的玉钗。虽简洁却也不失任何礼数,脸上薄施粉黛,看上去更是美若天仙一般。

    “公主,你好美……”香梨被吃惊的大叫道。

    自从穆景取面纱用真面目示人起,这是她第一次用这个特别的身份隆重的出现在其他人的眼前,从來沒有人对她说过这句话,所以当穆景听到这句惊叹的时候,也微微的愣了愣。

    “香梨这样可以吗?会不会太耀眼了一些?”穆景看着镜中的自己,‘金灿灿’的一片,有些不自然的理了理裙摆说道。

    “不会不会,公主本來就是我们南国最高贵的女子,现在在北国也一定不能降低了自己的地位落得别人笑话呀!这衣服的颜色真的很适合公主你,而且还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奴婢仿佛还能从公主你的身上看到一股母仪天的感觉呢!”香梨幻想着穆景有一天登上后位,这种感觉一定还不错吧!

    香梨的‘童真’让穆景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很想出声打断她的幻想,可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再次看了眼镜子里自己确保万无一失之后,穆景终于抬起了莲步迈出了房间。

    “公主、公主……”怎么就走了呢?话都还沒说完呢!哎!真希望公主能在北国找到一个好的归宿,这样她也能继续呆在她的身边了。香梨看着穆景离开的身影,沒有跟上去,因为她知道今天这个日子对于她们每个南国人來说都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穆景走到驿馆门前,南宫若栗带着人早已准备了马车等候在了门前。看着穆景这身打扮,南宫若栗愣了愣随即笑道:“曜月果然是被皇兄看中的女子,果然与众不同!”

    “哦?是吗?我到沒有看出來有哪里不同了!还请王兄指点一二可好?”穆景也俏皮的向着南宫若栗眨着眼睛嬉笑着说道。

    南宫若栗一怔,立即闭上了自己的嘴,还是算了,和这个丫头讲话永远吃亏的都是自己!“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进宫了!曜月妹妹这边请……”南宫若栗悻悻的退着步子闪到马车的旁边。

    穆景掩嘴一笑,淡淡的摇了摇头走上了马车,等待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她又伸出了一个脑袋朝着南宫若栗喊道:“王兄,其实我不介意和你同坐一辆马车的。”

    而此时的南宫若里正用着一个潇洒的身姿跃上马背,就因为这句话险些还让他从马背上摔了來,他唯恐穆景真的会那样做一般,急忙的令道:“出发!”

    他发誓他绝不是因为怕她,只是和她呆在一起总觉得自己像是一种透明体一般,那种轻易被人看穿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所以他选择避而远之。

    原以为南宫若栗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存在,可是在这段日子的相处來,她才发现原來南宫若栗也只是一个沒有长大的男孩子,很可爱也沒有任何的心计,她愿意对他放一切的成见,像朋友一样的对待他。看着南宫若栗为她无言以对,看着南宫若栗吃瘪,穆景的心里就会非常的开心,这种开心不似与情人之间的挑逗,不等同朋友之间的打闹,更像是亲人之间的一种欢乐的相处……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