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唇亡齿寒、孤军奋战

    今日朝见北皇只因一件事,那便是‘和亲’。

    南国仍旧以南宫若栗为首,穆景紧跟其后,随着一声声从大殿传出的召见声,穆景怀着微微忐忑的心情迈着莲步走进了‘正阳殿’。

    “臣南宫若栗”

    “臣南宫忆然”

    “见过北皇,北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南宫若栗带着穆景齐齐的向北野晟拜道。

    “栗亲王、曜月公主免礼平身!昨夜朕突觉身体不适先行离席,若有什么怠慢两位贵宾之处,朕在此向你们说声抱歉,还请栗亲王和公主不要放在心上才是!”北野晟‘和善’的笑道。

    “臣不敢!臣今日奉臣兄之命來到北国,想必陛已经对臣的來访早已心知肚明了!臣就不拐弯抹角了,臣只想知道关于这件事陛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陛觉得臣此话问的唐突,还请陛降罪!”南宫若栗直言道。

    他深知这件事对两个的利益有多大,也知道这件事越早的解决,南国就会得到更快、更好的发展,如果再像先前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去,这件事迟早都会出现问題,所以他才会这般直言问道。

    “哈哈……栗亲王果然是一个爽快的人!既然贵国提出想要与我国和亲的请求,朕总该知道和亲对我们北国是利大于弊还是什么吧?如果栗亲王能把这其中的利与弊清清楚楚的分析给朕以及在座的各位爱卿,那么关于贵国的请求朕可做考虑,怎么样?栗亲王能说出來吗?”

    北野晟的违笑让殿的两人无比的尴尬,虽然穆景早已知道北野晟本就这样表里不一的怪人,她还是些接受不了來自他这般的冷嘲热讽。幸好当初她沒有选择他!穆景在心里骂了北野晟千百次,不过在她脸上挂着的微笑始终都沒有落。

    “既然是陛想要知道的,那做臣子的又怎有不告之理?”南宫若栗恭敬的向着北野晟一拜,然后继续道:“细观天四分地,陛居北属冰雪天地,臣南属火之炎城。陛拥有辽阔的土地和丰富的物理资源却仍旧不能保其天人人有其食有所依,而臣国虽是人强马壮的铁骑兵国,却因内乱不断又遇外敌所扰固不能保全国人安危。东、西二国早有联谊之意欲合吞东、南之地,若此时我们还不能站在一起,势必结局只会是‘唇亡齿寒’。试问陛乃一国之君,忍心看到天变得一片生灵涂炭吗?臣相信只要南北两国站在一起,东国以及西国的野心就不会轻易得逞!”

    “好一个唇亡齿寒!栗亲王虽字字在理,也只不过大致说明了现在四国的大况而已,这完全和‘和亲’之事不沾丝毫的关系啊?”北野晟靠坐在龙椅上,风轻云淡的说道,好像此事完全和他沒有半点关系一般。

    穆景受不了北野晟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很想很想发火,可是无意间却看见旁边的北野皓然对着她一阵挤眉弄眼,她能看懂他想告诉她什么,叫她不要轻举妄动。无奈之,穆景只好深吸了几口大气,才平息了心头的怒火。

    “臣的意思很简单,如果南北二国可以就此联姻结为同者,一同抗对以东国为首的侵犯,一定会事半功倍!”南宫若栗仍旧一脸平静的说道。

    南宫若栗也知道是北野晟故意在难为他们,想给他们难堪,只是心思缜密的南宫若栗又怎会轻易踏进北野晟所设好的圈套呢?如果他真的不小心犯了错,那他又怎么对得起身上背负着的上万条性命呢?

    “朕的意思也很简单!如果沒有南国的微薄之力,朕依旧会打败东国!”北野晟冷声道。

    “请皇上三思……”

    北野晟的大言,终于引起了大臣们的一致反对。

    “难道皇上您就不怕到最后会‘孤军奋战’吗?”穆景微仰着巴望着北野晟冷冷的说道。

    好一个胆大的女子,众臣一阵惊愕。

    “曜月……不可无礼!”南宫若栗偏过头对着穆景小声的责骂道。

    而穆景则是对若栗回以一个大大的微笑,转而把目光落在北野晟的身上。

    “孤军奋战?曜月公主不愧为女中豪杰,如此大胆的话也敢说出口,难道你就不怕因为你的这句话,朕就可以让你们有來无回吗?”北野晟故意把声音降到了最低,听起來更显冰冷、深沉。

    南宫若栗一惊,立马右跨一步一把把穆景的身子扯到了他的身后,神色紧张的对北野晟谦卑的说道:“曜月只是一个深居简出沒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公主,还请陛不要将她的话放在心上,沒有教育好小妹是臣的错,还请陛不要迁怒与小妹,有什么错就让臣一个承担就好!请陛息怒!”

    “王兄,你不要这样,这事与你无关!”穆景扯着南宫若栗的手臂呆呆的说道。

    其实,她这样做只是想让北野晟更直接的看到现在这个天的情况,如果到现在他都不能拥有心怀天而只是自私的以为仅凭自己一人之力就能与整个天为敌,那么北国的帝皇也到了该换人的时候了。她只想让他知道在这个时候多一个朋友与多一个敌人的差别!

    至于南宫若栗对她意识的保护,虽然让她很感动也很暖心,可是现在的她更想要快点解决北野晟这个宁顽不化的人。

    “怎会与我无关!你是南国的公主,是皇兄最珍惜的人,我既然答应过皇兄要护你周全,又怎会眼睁睁看着你受到半点伤害!”

    “王兄……”

    “不要再说了,先看看清楚再定吧!”南宫若栗小声的说道。

    “你们是在朕的宫中上演你们的兄妹情深吗?一个有罪,任何一个也逃不了!栗亲王还有什么可说的?”北野晟就是看不惯穆景那张和那个人相似的脸蛋,就连看到南宫若栗这样‘舍身’保护她,他也不舒服!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臣无话可说!”南宫若栗挺身道。

    “皇上!请三思!”

    “皇兄,够了!”

    朝中已有不少的大臣跪在了地上请求着北野晟三思而后行。

    就连一直沉默中的北野皓然也看不去了,今日的北野晟一反常态,这不是北野晟本來的行为,他到底怎么了?

    “皇弟对朕的做法可有异议?”对着北野皓然,北野皓然依旧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这让殿的穆景不由的拧起了一双好看的秀眉。

    “皇兄,真的够了!如果你不想和亲、沒有和亲之意就直接告诉南国的使臣便好,何必对其咄咄相逼?就算两国交战也有不斩使臣之理,皇兄何以变得如此残暴!”北野皓然厉言道。

    “哦?皇弟竟会帮助外人讲话,莫不是因为曜月公主生太过完美,让你重新改变了心意?告诉皇兄,皇兄一定成人之美!”北野晟有些呆愣的说道。

    其实,他现在所说出口的话,很多都不是他想要说的,可是,那些话好像就这样不受丁点控制似的全部从他的嘴里吐了出來。他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他的皇弟,可是现在,他又在干什么?北野晟有些恼怒的看着穆景。

    “皇兄!”北野皓然脸色一变,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会是从他的口里听到的。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是因为昨天在宴会上发生的事情?难道他真的把穆景当作皇后一样了吗?北野皓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一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觉得自己连呼吸也变得沉重了起來。“不错,曜月公主贵为南国最高贵的女子,不仅拥有绝世的美貌更拥有一颗能够心怀天的仁爱之心。若不能视为至宝用一生去保护她,那皇弟此生也不会安生!”如果要他面临那种结局,他宁愿现在就让自己背负起被人唾弃的后果來尝试一次。

    “依皇弟所言,是有意想要同曜月公主和亲吗?”北野皓然问道。

    北野皓然看了眼穆景转头坚定的说道:“是!”

    听到北野皓然这样说,南宫若栗的心里沒由的松了一口气,可是一秒却又听到北野晟道:“此乃国之大事,朕惶恐处之不当,还请栗亲王先带着曜月公主回驿馆休息一两日,等朕同各位大臣商议决定之后,再做安排!”

    说罢,北野晟便不等众人的反应,便向着身边的太监摆了摆了,随即便听道一声怪声喊道:“退朝!”

    “……”

    所有的人都是一头雾水的望着北野晟离开的背影,都呆住了。

    “北王爷,这可怎么是好?倘若这事被南皇知道了,他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一位略显深沉的老臣走到北野皓然的身边担忧的说道。

    南国不是一般的弹丸之国,绝不会是像北野晟所说的那般可有可无!栗亲王和曜月公主在南国的地位又是总所周知的,倘若让南宫锦知道他们两人在北国受到这等轻视,就算南宫锦的为人再是仁慈,恐怕其后果是很严重的吧!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