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随心所欲

    “李大人放心,这件事本王会处理的。至少李大人心里所想的那件事本王绝不允许发生!你们都回府做事吧!本王这就去找皇兄谈谈,不管怎样这件事既然本王已经说出了口,就一定会给它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北野皓然背着手眼神笃定的看着众人说道。

    “李老,既然我家最厉害的王弟都这么说了,你老就安心的回府休息吧!本王相信只要有我朝北王爷出马,什么事都可迎刃而解的。”一位王爷也迈着大步了他们的身边笑呵呵的说道。

    北野皓然只是无奈了笑了笑,便借着找北野晟有事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穆景是被南宫若栗给强行拖出宫的,虽然他与穆景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从她的这些一举一动他可以看得出,她若再继续留在宫里,他可不能保证她还会说出怎样的话,做出怎样的事來。

    “十五爷,现在已经沒人了你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吗!”穆景用力拖住南宫若栗的手臂表情略带不爽的说道,她不明白为什么他怎么会忍受住这般的屈辱!

    南宫若栗也觉得自己方才的动作有些失礼,微微一愣,移开了自己的手,可是宛然之他又觉得有些气恼的说道:“你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是我们有求于别人,向你这样鲁莽只会坏事,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同意你一起來北国!恐怕这一次,南国真的要面临腹背受敌的困境了!”

    “像你这样一味的奉承他们,就会有效果吗?十五爷,你别忘了,这里是北国!”穆景沒在意南宫若栗的怒气,眨了眨眼说道。

    “那又怎样?我们本就有求与他,为人低调一些,多看别人的脸色行事不应该吗?反倒是你!现在得罪了北皇,真不知道接來还有什么后果在等着我们!”南宫若栗苦笑着埋了头,“算了,这事也不能全怪你!以我看,还是先回驿馆把这个消息传给皇兄,让他做定夺吧!”南宫若栗思索着说道。

    “不会吧,十五爷!这件事若是传给了南宫,我相信你我都不会好过,还不如等这件事尘埃落定之后再把好消息传给他!你也不想看到南宫为了你我的事抛弃国事吧?”穆景扯着嘴角干笑着说道。她发誓这话绝不是为了威胁南宫若栗而随意编造出來的谎言,只有她知道这话其中的含义有多沉重。

    南宫若栗一怔,他虽明白他的皇兄的确把她看的很重要,可是像她所说的这般可放弃整个朝野,他可真有些不敢拿捏。

    看着南宫若栗面露的迟疑表情,穆景就知道他一定是在她所说的话,她心思一转,面带微笑的问道:“十五爷,我本是一介平民之女,今何以得到今日的荣耀与地位?你可清楚?”

    “本王虽不知你与皇兄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本王却知道你绝非一个简单的人物,如果我是皇兄,定不会轻易放你离开南宫。”南宫若栗看着眼前的人想也沒想的说道。

    “呵呵!十五爷说笑了,是因为忆然拥有一个真诚的心和随心所欲的性格。曾经我也犯过错,欺骗过南宫一些事情,可是后來我也为我的欺骗付出了沉痛的代价。因为我用真心对他,所以得到了今日的一切!同理,我相信只要今天我们对北皇依旧用一个真诚的心來面临这件事,一定会有我们意想不到的答案的。”穆景面带微笑的说道。

    真诚的心?他们一直以來都带着一副面具过活着,从未对任何一个人真诚真心过,现在突然要他这样做,南宫若里突然感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迷茫。“曜月……”

    “十五爷你放心好了,这件事还沒完,我们不在在这里杞人忧天了,趁着今日天色不错,不如我带你在京城逛逛吧?”说着,穆景便主动挽上了南宫若栗的手臂开心的说道。

    终于可以和他们同望一片蓝天、同吸一种空气了,这种感觉让穆景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她觉得如果有一天她发现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时候,她也不会后悔的,至少曾经她开心过。这就是她,随心所欲的她。

    南宫若栗很少看到穆景会像现在露出这种开心的笑容,心头即使有再多的忧郁也不忍心打破她的兴致,心中一沉,索性把那些烦心的事全部都抛在了脑后,今日就让他好好的跟这个特别的女子闹一场吧!不过,“曜月,你确定你现在这身装扮不会引起众议?”南宫若栗挑着眉打量着穆景身上的华丽装束,试想这样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突然出现在市井之地,怎么不会引起一场热潮呢?

    “嗯……”穆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衣服的确太过招摇了,早知道就不该穿成这样了,现在想要出去走走不行!穆景紧蹙着眉头,失望的盯着南宫若栗,“看來今天又不能去玩了……”

    “别蹙眉头了,今天不行还有明天呀!反正我们还不急着启程!”

    “可是今天我真的很想去!而且今天……”说着便是一顿,她眼里划过一抹伤痛,她知道现在她不该想这件事的。

    “今天怎么了?”南宫若栗凑近穆景的脸盯着她的眼睛,他只想证实一方才所看到是否如实。

    不过,穆景却是轻轻把头撇开,一脸沮丧的望着眼前通往皇宫的道路,轻描淡写的说道:“沒什么,既然去不了,那我们也该回驿馆了。”

    南宫若栗一笑,一只大手稳稳的落在了穆景的头顶,“好了,开心一点。既然不想回驿馆,那我们就出去走走吧!你先上马车,我带你去布庄换一身普通一点的衣服不就好了吗?别不开心了,小心人会变丑哦!如果还想去玩的话,就快行动啊!”南宫若栗也不管穆景是否回过神,一手拉过穆景的手就把她往马车里推。

    其实,他早就想好要怎么做了,只是他故意想看一穆景沮丧的样子,才那样说的。

    马车急促的穿过宫门,平缓的穿梭在大街上。车轮噜噜作响,一碾在穆景的心里,留來一道道痕迹……

    宫中,北野皓然朝之后就直奔到御书房想找北野晟商议国事,却被告知北野晟朝后就沒了身影,北野皓然当就想到北野晟一定又是去了那个地方,于是,当连想也沒想的就想着心里所想的那个地方奔而去。

    ‘洺露宫’,仅有两名宫人守在殿外,看这副场景北野皓然就知道事情正如他心里所预想的一般,他果然在这里。

    靠近大殿,两名宫人立马将北野皓然拦住道:“王爷,皇上令任何人不得打扰,王爷还是改日再來吧!”

    “你进去传禀皇兄就说本王有要事与他商议,此事不容稍有迟疑!”北野皓然退后一步盯着两名宫人说道。

    “王爷……请回吧!方才见皇上过來的时候脸色不大好,奴才担心……”

    “担心什么?你就照本王方才所说的那样,直言传述便可!本王无心为难你们,所以请你们也不要为难本王!”北野皓然跨着脸冷言道。

    一位宫人见北野皓然变了脸也不敢再多说半句,便提着心蹑手蹑脚的把殿门推开了一个小缝隙钻了进去。

    北野皓然耐心的等在殿外,等待着那名宫人的出來。

    过了好一阵子,那名宫人才奄奄的从里面走了出來,对着北野皓然躬身道:“让王爷久等了,皇上让您进去,请!”说着便挥手抹了抹额头上吓出的冷汗。

    北野皓然淡淡的撇瞥了眼那名浑身颤栗的宫人,心中甚是疑惑,什么时候皇兄变得让他们如此恐惧了?

    走进殿内,原以为会像从前一样明亮,可是却让北野皓然惊愕的是,殿内根本就见不到半点光线,应该是北野晟让人把这座宫殿的门窗都封起來了吧!北野皓然凭着自己的直觉一点点接近有气息的地方,轻声唤道:“皇兄,你在吗?”

    “皇弟,朕在!在这里你会觉得害怕吗?这里几乎看不见一丝的光亮,正如朕的生命一样,永远都被无尽的黑暗所包围着!”北野晟的声音犹如來自地狱的灵魂一般,阴冷、苍凉。

    “皇兄,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会突然变成这样?你告诉臣弟啊!”听见声音,北野皓然立刻就冲到了北野晟的身边,跪倒在了他的身边,双手扶着北野晟的身子,担心不已。

    心里的愧疚与恼怒不用言语也能感觉的到,这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他到现在才发觉到!

    “朕沒事,只是想借着皇后留给朕的唯一一片‘净土’安宁一会儿。”北野晟的手按住皓然的肩膀站了起來,并点燃了一根蜡烛。点点星光顿时照亮了房间的一大片,北野皓然借着火光这才看清楚了北野晟的脸。“皇兄,是不是你只要有心思就会來这里?”北野皓然也站起身询问道。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