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决心、异心

    北野晟并不答话,只是伸出一手指了指房间里的墙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顺着方向看过去,北野皓然全身一颤,‘皇兄,你这又是何苦?’

    只见墙壁上满满的都是穆景的画像,美的、丑的,正面、侧面,欢笑的、沮丧的……甚至看到最后一幅时,画卷上还出现了他的身影……

    “皇兄,都已经过去了……”此时的北野皓然心里堆满了忧伤,他不忍见北野晟如此对待他们,可是若是现在告诉他真相,他们之间还有可能吗?说他自私也好,无情也罢,总之这一次他真的不能再轻易放手了。

    对不起,皇兄!

    “朕问你,你是当真愿意娶南宫忆然为妃吗?当着朕和皇后的面,朕要你说实话!”北野晟走到一副画卷的前面,眼神直直的看着北野皓然。

    不是他怀疑北野皓然对皇后的感情,而是这一次,他不愿再眼看着自己唯一的弟弟为了他的国家甘愿牺牲的态度,他不忍接受,他相信这样的结果也不是皇后在天堂所愿意看到的。

    “皇兄,臣弟娶曜月公主为妃并非是为了北国!只是刚好在对的时间遇到了正确的人,而且皓予也渐渐长大了,臣弟不愿看见他长大之后被人嘲笑是沒有母亲的孩子,臣弟这样说可以吗?皇兄,已经两年了!臣弟已经走出了那个阴影,臣弟真心的希望你也能早点走出來!为了皇嫂,为了北国的昌盛,你忘了她好不好?”北野皓然的眼神落在那幅画上就一刻也沒有移动过,似乎只有凝望着她的轮廓,他才有这种继续隐瞒去的勇气。

    ‘忘记?’北野晟的手不由的一抖,如果真的能这样轻易的忘记一个人,又怎么苦苦怀念整整两年多?正是因为从前沒有好好珍惜她,直到真正失去的那一刻他才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原來在不知不觉中,那位坚韧、顽强又不服输的倔强丑姑娘已经完全侵占了自己的整颗心脏!他后悔沒有听北野皓然的话好好待她,他冷俊的把她归类和宋严一样的罪不可恕。他后悔在他们的新婚之夜,赐予她那般的耻辱。他甚至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北野皓然‘只要是你看上的姑娘,朕都会给你赐婚!’,自从知道北野皓然和皇后之间那密不可分的关系之后,这句话就如同一句被了魔法的诅咒一般,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他想过退出,想过成全,可是每当他无意想起她温柔又坚定的双眸时,他的心便又放不了。

    他深知自己的执着得不到一丝的回报,他知道自己的心也永远得不到來自于她的填补,可是他还是这样义无反顾的深陷了进去。

    “皇兄,她已经走了,不可能再出现在我们的身边了,这样活活折磨自己她会看到吗?看到后又会回到你身边吗?皇兄,这样的你我已经受够了!如果你在这样执迷不悟,别怪我……”北野皓然等了好久始终不见北野晟答话,便以为他的心思又飘到了其他的地方,于是,他带着怒气向着北野晟大声的说道。

    “你怎样?”北野晟环着双手淡淡的看着怒颜中的北野皓然,他说的沒错,不管他的悔悟有多深,她再也看不见了。

    “我……我……算了,皇兄臣弟是真心想让你回到从前那样!以前的你不管遇到怎样的问題你都不会向现在这样弃之不顾,尽管每次的结局总是出乎预料,可是我们曾经努力过!可是,现在的你臣弟已经在您的身上找不到半点帝王的样子了!皇兄,臣弟沒有别的意思,臣弟只是想让皇兄您知道,现在的我们还沒有那种稳坐泰山而不优天百姓之苦的资本!所以请皇兄从现在起一定要重新振作起來!”北野皓然顿了顿,心里憋的那句话始终沒能讲出來,只是埋了脑袋努力整理了自己的情绪沉重的说道。

    “皇弟说的不错,朕的确是沒有做皇帝的资本啊!”北野晟深吸了一口长气重重的说道。

    北野皓然心头一急,他知道北野晟是误解了他的本意,于是想要立忙开口解释道:“皇兄……你知道臣弟不是那个意思……”

    北野晟抬手打断他的话继续道:“也罢,如果北国的皇帝从一开始就是由你來做,想必现北国的现状一定比现在要好上百十倍吧!皇弟不做皇帝实在太可惜了!”

    “请皇兄息怒,臣弟并沒有冒犯的意思!如果皇兄因为臣弟的存在而无法成为一代霸君,请皇兄治臣弟的罪,哪怕是被皇兄削王收地臣弟也无话可说!”北野皓然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存在为北野晟带來了多少伤害,他想如果沒有他,北野晟一定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吧!若不是因为他,现在的北国一定会是一副繁荣昌盛的场景。若不是因为他,现在的穆景也不会受那么多的苦,留在他身边也一定很幸福。

    所以,如果他的消失,他的离去,会让他身边的人变得幸福、快乐,那么他愿意舍去一切,当然舍弃的前提必须是在拥有穆景的情况他才可以做到的。

    北野皓然为自己带给北野晟带來的一切不好的影响感到深深的自责,可是他却不知道有些事只凭这些空虚的东西是无法做到预期想得到的效果的。

    “皇弟,朕说的都是实话!”北野晟伸手扶起跪在地上的北野皓然,无奈的声音让北野皓然听了很不是滋味,“当初母后离开皇宫之时,朕答应过她绝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可是朕却食言了,这两年來朕知道你为国事费了不少的心思,还有那件事你也受到了很多的伤害,所以,现在朕在你和皇后的面前起誓,从现在开心,朕一定不会再让你受到半点伤害!在母后归來时,一定要让她看见的是一个温和、阳光、幸福的皇子。皇弟,朕相信你对皇兄绝沒有半点异心,刚才的那些话都只是朕说的胡话而已,别多想了。朕还需要你,又怎么会忍心那般对你呢?皇弟,从小你就比我更有才华,父皇很看重你教你习武学习治国之礼与沙场之战,而我只是躲在暗处偷偷的看着你们。皇弟,你明白那种痛苦吗?人前的我总是高不可攀,可是人后的我你知道我过的有多阴暗吗?所以,渐渐的我越來越讨厌那样的自己,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如你,可是朕对你从來都沒有产生过恨,只有浓浓的羡慕!父皇那般看重你,母后那么宠爱你,就连宫里的所有兄弟姐妹都对你那张充满阳光的笑脸而感到温馨、快乐,都愿意和你交朋友!而朕……却只能站的远远的看着你们被阳光照耀……皇弟,你是不是觉得朕很可怜?”

    听着北野晟那彷如地狱來的低吟,北野皓然心中一阵剧痛,这就是无情的帝王家,即便是最亲近的兄弟之间也仿佛隔着好几座大山一般遥远。

    “皇兄,对不起……”北野皓然的心里堵着很多很多想要对他说的话,可是到头來出口的却只有这一句深沉的话。

    “皇弟,你真的长大了。这两年來,朕看着你的变化,觉得你已经完全褪去了稚嫩是一个可以担起重任的大将了,你平定疆乱,不费吹灰之力就同周边签订了和平协议。还有对感情也拿得起,放的!甚至是今日的和亲,这所有的一切,都让朕觉得你成长了很多!你说的对,你现在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你有你自己想要走的路,想要决定做的事!皇兄不会再阻拦你了!只是皇兄还有句话想要告诉你,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记得幸福……”北野晟将手放在北野皓然的肩上语重心长的说道,北野皓然是北野晟看着长大的,他的心思他还是能够猜出些许的,如果和亲之事若与北国目前的形式沒有半点关系的话,他绝不会这般冲动就心决心,因为在他的心里还有她还有他的小皓予,至少在北野晟的心里是这样认为的。

    “皇兄,您放心!臣弟会为自己的决定承担一切后果!于此同时,臣弟也希望你能早点找到自己的幸福!不要再沉溺于过往之事了,和臣弟一起展望未來吧!”北野皓然目光灼灼的盯着北野晟,因为他期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北野晟看着眼前的人,又转头望了望挂在墙壁上的人像,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的确是时候该放手了。

    “皇兄……”北野皓然轻声唤道。

    “嗯?还有什么事吗?”北野晟摆弄着手中的一根断蜡,随口答道。

    北野皓然咬咬牙,表情看起來有些紧张的问道:“皇兄,如果……臣弟是说如果,如果将來有一天你知道臣弟做了一件欺骗你的事情,你还会不会原谅臣弟?”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