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风雨之前的平静

    “臣弟不敢!谢谢皇兄!”北野皓然对着北野晟恭敬的拱手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皇兄,如果真到了非说不可的那一天,皇兄你真的能原谅我们吗?

    “对了,皇弟來这里找朕不是有话要说吗?现在说吧!所为何事?”北野晟摊着手掌问道。

    话?幸好!北野皓然经北野晟这么一提醒才想起起初來这里的原因,“哪个……皇兄……臣弟來找你的确是有事相求,是关于和亲那件事,臣弟想……”

    “你是想和朕谈关于你和南国公主的婚事吧!不用问朕的意见了,这是事关你自己的个人大事,只要你觉得可以,朕就不会有所阻拦,可以了吧?”北野晟抢先一步的说道。

    “皇兄……”

    北野皓然怔怔的看着他,激动的一时忘记了言语。

    “皇弟,皇兄在这里预先祝贺你,祝愿你和南国公主能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北野晟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他是真心祝愿北野皓然能幸福的过完这一生,虽然他并不知道南国公主会不会成为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但是,从他今日在朝堂上那双坚定的双眸里他能感觉的到其中微妙的变化。

    “皇兄……谢谢您!”能听到这样祝福他们的话,为什么北野皓然感觉不到一种如释重负,反而觉得放在自己肩上的重任更加艰巨了呢?北野皓然强压住心头的痛楚,露着一张无谓的笑脸对着北野晟,‘皇兄,对不起!’!

    “都说了兄弟之间不必这般客气的!皇弟准备什么时候和南国公主举行婚礼?”北野晟耸耸肩笑道。

    “婚礼?全凭皇兄做主,皇兄御赐是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不过这还要等南国君主那边的消息才能做决定。毕竟南主在來信里并沒有提到要立刻举行婚礼的意思,所以臣弟想先把这边的情况告知南主,再议婚礼之事,不知皇兄意如何?”北野皓然撑着颚沉思道。

    这件事他已经思考很久了,如果他们在沒有经过南主知晓的情况就举行了婚礼,说不定预期想要得到的结果也会付之流水。

    北野晟赞同的点点头,“皇弟的想法不错,正好朕也打算把婚礼之事押至母后回宫之后再举行,让她看着你的幸福,想必这也是她这一生最重要的一件心愿了。”

    “皇兄,那您知道母后她什么时候回宫吗?”已经两年多,他两年沒有见过周太后一面了。从北野晟欺骗他说太后在成乾宫礼佛希望不被打扰,再到他离宫前北野晟告诉他太后真正的去向,已经整整过了两年了。他听从他们的命令沒有派人去寻找太后的住处,也沒有想过她孤身一人在外过的怎么样!沒想到这一过就是两年,起初和皇兄约定的时间也结束了,他终于又可以天天看到他的母后了,不过在这之前……

    北野晟撑着额头仔细的算了算时间,过了好一阵子才回答道:“应该就这段时间快回來了吧!别急!”

    “!连说都不说就离开皇宫,还和皇兄串通一起欺骗我,不可原谅!”北野皓然激动的一拳落在桌面表情狰狞的说道,想起自己傻傻被这两个人这样玩弄于鼓掌,北野皓然怎么也想不过。

    “皇弟,母后也不是要故意隐瞒你,她还不是害怕你知道了会担心派人去打扰她的祈福吗?好了,别生气了,就由着母后吧!”北野晟看着暴怒中的北野皓然不由的吞了吞口水委婉的劝解道。

    “皇兄也是!也由着母后胡來,您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四国的情况,如果这事被敌国的人知道了,把母后抓去做俘虏了,我们该怎么办!”北野皓然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随即又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事已至此,多说亦罔。还是赶快派人把母后接回宫才好!皇兄,这事您看着办吧!臣弟最近都要忙和亲的事情,母后就交给您了!”

    北野晟听着北野皓然的话一瞬沒反应过來,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头答道:“好!”

    同时心里也舒了口气,这家伙终于不再追究母后离宫那件事了,幸好!

    北野皓然看着北野晟的笑脸,自己也不知觉的跟着一起笑了。

    同样的时间,穿梭于京城各大繁街小巷的穆景两人也停止了前进,转身走进了坐落于京城最繁华的阶段却是最荒凉的一座府宅。

    当然两人进去的途径是非常隐秘的,穆景的胆子还沒有大到公然与那个人单挑的地步,在事情还沒有计划好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即便今天的确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她也要非常低调的进行。

    此时的穆景已经被南宫若栗拉到布庄换了一身平民装束,而身为皇子的南宫若栗也适当的改变了自己的妆容,这才刚和穆景大着胆子闯进这所阴森恐怖的府邸,南宫若栗一路低调的跟在穆景的身后提着手里的东西,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虽然现在是大白天,可是若栗却觉得这里四周都充满了恶灵的气息,感觉很压抑。

    在府里走了好一阵子才落住了脚步,南宫若栗疑惑的抬头望了望“祠堂”两个殷红的大字像是长大了嘴巴等待他们踏入一般,顿时便吓出了若栗的一声冷汗。

    “若栗你跟我进來沒有关系吧?”穆景的声音听起來很低沉,彷如是从另一个时空的传过來的一般。

    南宫若栗身子猛地一颤,如果他沒有记错的话,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虽然他的确要比穆景的年龄小一些,可是从南国到北国他们一直都是‘礼尚往來’各自称呼彼此为‘公主、王爷’,而在南国的史记上记载的年龄也并非是穆景的真实生辰,所以才有了现在王兄、皇妹的敬称。可是对于现在这个新鲜的称呼南宫若栗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热腾的快要炸开了一般。

    “若栗?”不见南宫若栗出声,穆景只好再次轻唤道。

    “我沒问題!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的是曜月和这家人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买这些东西來这种地方!”南宫若栗低头看着手中提着的东西,眼里一片惑色。

    “关系么?”穆景偏着脑袋所有所思的想了想说道:“陌生的仇人而已!而今天我來祭拜的人则是我此生最重要的人,剩的以后有机会让南宫告诉你吧!我先进去了……”说罢,穆景便伸手拿过南宫若栗手中的篮子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南宫若栗见穆景推开了房门,顿感一阵阴风迎面袭來,一个哆嗦,沒有一丝的犹豫便跟在穆景的身后冲进了房间,至少里面有两个人,要让他安心些。

    一入房间便看见穆景抱着一个破旧的灵牌失神的喃呢着什么,南宫若栗也识相的并沒有上前打扰她们,而是一个人静静的打量起这间宽阔的祠堂。祠堂很大,设的灵位也多,从上至足足放了七排左右,同时,南宫若栗对这座府邸的主人更加感兴趣了。

    ‘奇怪,这家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最后几排的人都是去年同时去世的,难不成是瘟疫吗?可是……这也太不幸了吧?’南宫若栗悠闲的站在一旁,揣摩着这家人的情况,太过认真的思考却沒有发现穆景在听到他的这句轻喃之后变化的脸色。

    穆景抱着满是灰尘的灵位却不敢伸手为其拭去,只是深深的凝望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放回了远处。接着又不知从何处找來了一个火盆将所有的冥钱冥纸和几件漂亮的衣服放了进去,并点燃了它。

    看着渐渐升起的火焰,穆景的冰眸里也升起了一层薄雾。

    ‘娘亲,莞儿來看您了,原谅莞儿这么长时间都沒能來看望你,现在的你过的好吗?你不要担心莞儿,莞儿现在过的很好,不会再吃冷面馊食,也不会有人敢逼迫莞儿干莞儿讨厌的事情!您安心的走吧!莞儿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孩子,等有机会莞儿就带他來看您,他长的很漂亮和他父亲一样今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对北国有用的人才,对了,还有莞儿最喜欢的人,他叫北野皓然是北国最厉害的北王爷,是孩子的父亲。我们之间也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可是直到最后也沒有谁放开彼此的手,莞儿知道现在能和王爷有这样的结局一定是受到娘亲在上天保佑,谢谢娘亲!两年來,在莞儿的身上发生了太多的变化,因为有师父-冷霄如父亲般的疼爱,蓝颜知己-南宫锦的恩宠,还有北野晟、若栗、颦儿所有人带给莞儿的感动,莞儿才有继续生存來的勇气,这些都是莞儿此生最宝贵的东西之一,所以请善良的娘亲在天上也一定要保佑他们一生都平安无事才好。’

    穆景看着火盆里的火焰,突然扬起了头止住了眼眶里的眼泪滴落,她不希望自己软弱的一面暴露在娘亲的面前,她希望让她娘亲看到的是一个坚强、坚毅的女儿。

    ‘娘亲,今日是你的生辰,莞儿把这些漂亮的衣服都送给你,希望你在那边也能穿的漂漂亮亮的,早日找到一个可以带给你幸福的男人!娘亲,生辰快乐!’

    这一次,她所有告诉她娘亲的话都是关于她自己的,对于那个男人的事情,她只字未提,或许是她觉得在她娘亲的灵位前提起那个恐怖的男人是对她是一种大不敬!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