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与此同时

    南宫若栗在一旁紧张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眼看外出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大半了,可是却见眼前的人并无半点离去之意。南宫若栗咂咂嘴轻声唤道:“曜月……我们该走了!”

    “嗯,现在什么时辰了?”穆景头也沒抬的问道。

    南宫若栗微眯着凤眼瞥了瞥房外的天色开口道:“差不多快到酉时了,是时候回驿馆了,说不定宫里的消息也快传出來了吧!”

    想起早朝时发生的那件事,南宫若栗不禁又皱起了眉头,他万万沒料到北王爷居然会提出和曜月和亲的请求,虽然被北皇‘驳回’了,可是万一这是就这样定了來,他又该怎样向南宫锦交待呢?对于他的确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可是其他的人呢?

    “嗯,知道了。”穆景一边将火盆藏了起來,一边答道。

    ‘还原’好房间的陈设,穆景这才吐了一口气,跟着南宫若栗走出了房间。

    “曜月,对于早上那件事,万一……不知道你会不会……”南宫若栗看着身边一脸平静的穆景,心中一沉,吞吞吐吐的开口问道。

    两人走在繁华的大街上,非凡的外貌吸引了无数人的仰慕,可是本人却丝毫不以为然,依旧沉浸在他们个人的世界里。

    穆景半天都沒有说话,这让南宫若栗本來就烦躁的心情就更加难忍了,一个快步跨到穆景的身前抓住了她的手臂,“你会不会答应?”

    本來就略显瞩目的两人经过南宫若栗的这一拉扯又引得众人议论非非,只见两人的身边都被人群围成了一个圈,活似在欣赏一出美丽的闹剧一般。

    穆景看着周围渐渐聚拢的人群突然间有些慌了神,只见她秀眉一蹙,抬头恶狠的瞪着南宫若栗,“若栗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我的手,你沒看见别人都在看我们的笑话吗?有什么事情等回去之后不能讲吗?”

    南宫若栗一怔,也发觉了周围的异样,可是他还沒有听到她的答案,他怎么可以就此放弃?于是,他只好硬着头皮不顾大街上的人对他们抱有什么样的看法,他又沉着声音继续追问道:“我不要,我现在就要听到你的答案,是与不是!”

    “是!我从一开始就抱有这样的打算,这样你满意了吧?放手!”

    “曜月你……”

    南宫若栗的身子僵在原地,眼看着穆景挣开他的手,拨开人群冲了出去,他连追上去的勇气也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了。

    “小伙子怎么不追上去?快追啊……”

    南宫若栗那失意的表情被周围的众人误以为是表白被拒绝后的公子哥,然后周围的人群也不由分说的全部都七嘴八舌的跟着说了起來,都纷纷建议让南宫若栗追上去。

    南宫若栗的脸色被他们说的一阵青一阵红,万般无奈之他只好抬步冲出人群向着穆景离开的方向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还纳闷的心想着北国的人还真是喜欢瞎起哄,如果这事放在南国,决定吸引不來半个观众。

    原來她从请求皇兄答应让她一同來到北国商谈和亲之事的那刻起,她的心里有已经有了这种盘算,她到底是谁?为什么对北野皓然有如此大的执着,还是说北野皓然能给他皇兄给不了的东西?可是……算了,这事让他一个局外人瞎猜测也弄不清楚一二,既然皇兄都已经知道了,看來他还是不要想太多了为好!南宫若栗抱着一颗平常心回到驿馆,前脚刚踏进大门就看见大厅里的穆景正手捧着一道圣旨,脸上还带着一抹愁云呆呆的站在中央。

    “曜月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南宫若栗焦急的跑到她的身前紧张的询问道。

    “叫我们派人回南国向南宫奏明这次商议的结果,再等南宫赞同的消息一回來,北国就举行婚礼。”穆景把手中的圣旨递给南宫若栗,而自己则走到了椅子旁坐,撑着巴,一片愁苦之色毫无任何掩饰展现在南宫若栗的眼前。

    南宫若栗当然知道穆景所担心的是什么,可是这件事若不告知南宫锦,就这样一了百了,那他……“如果皇兄不赞同你们之间的婚事,你会怎么办?”南宫若栗摊开手里的圣旨,其实里面的内容方才穆景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你认为我该怎么办?其实有这一天我和南宫都曾想到过,只是现在要我亲口告诉他和亲之人就是我,我……我说不出口而已!还沒有出发來北国之前,南宫就已经预料到我会留在这里了,只是他还是同意让我离开南国……若栗你说我真的这么冷情吗?对于南宫我什么都给不了他……”穆景忧愁的喃呢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去,但是,既然你已经选择了这条路,我还是希望你能永不回头的坚持把它走去。曜月,从你的眼神里我能感觉的到你对皇兄是有情的,可是那并不代表你们在一起就能得到幸福,相比北王与你之间,我却能在恍惚间看到那种很微妙的感觉,我知道那应该属于有情人之间的羁绊。所以,曜月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做吧,我相信皇兄他能做到的!”南宫若栗叹着气陈述着这些日子的所有总结。

    曜月的身份在南国一直都是扑朔迷离的,沒有一个人真正明白曜月的真是身份是什么,对于南宫锦而言,她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南宫若栗当然也包括在内,可是在这段日子的相处,他终于看清了他们是怎样的存在。对于南宫锦的痴情,曜月也有着自己的深情,虽然他知道那人并不是南宫锦。然而,在他眼里,不管是南宫锦的存在还是北野皓然的存在,他都可以忽视,可是唯独当事人的想法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以轻视!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独特的想法,这便是南宫若栗一直以來所有的心得。

    “若栗……”穆景惊愕的望着一脸平静的南宫若栗,她沒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來劝解她,因为她记得那会儿在大街上他的举动是那样的激烈,本來还以为他还会向着南宫锦恶骂她一顿,然后立马奔进皇宫让北野晟取消和亲,可是她沒想到他们的事在他的眼里竟然是如此的清晰明了。

    “别这样看着我,我也会害羞的!曜月,如果你沒什么意见的话,我这就修书一封派人快马加鞭送回南国禀告这里的事情了。”南宫若栗勾着嘴角轻笑着说道。

    “若栗你刚才还对这件事变现的还很激烈,怎么现在又……?”穆景疑惑的说道,都是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怎么堂堂一国的王爷也会如此?

    南宫若栗脚一顿,回头冲着穆景笑了笑道:“本性如此,见怪不怪!”

    ???穆景眨着眼睛看着南宫若栗离开的背影半天沒有缓过神來。

    与此同时,黑暗角落的另一边。

    一处老宅正密谋着一个惊天地的大阴谋,时间被静止在了这一刻,房间里的人似乎也停止了呼吸。个个神情呆滞,表情凝重的望着前方背手昂胸的男人。

    对于弱者再次出现在这种场合实属不应该,可是尽管如此这一次封洛是作为被动方被强制带回到了这个地方,可是从他的眼神里对男人的尊重和惧意还是那么的明显。

    这一次在这么紧急的时间召集他们到底所谓何事?难不成是那件事已经要开始了吗?封洛在心里紧张的想着。

    房间沉静了很久很久,男人才转过了身体面对着他们长叹了口气语气凝重的说道:“筹谋了这么久的大计终于要來临了!今日要你们來此只因道口令,,该行动了!”

    果然如封洛猜想的一样,这一天终究是要到來的。

    除去封洛,其余四人的脸上都展露出了一种狂欢又激动的神色,仿佛这句话就是他们这一生唯一的期盼一般。

    “洛,你怎么回事?这个消息不值得开心吗?为什么现在的看上去是这么的忧愁,难道你是在害怕?”站在洛身旁的筠一眼就看出了洛的异样,为了不让前面的人也发现洛的情况,筠连忙用手臂碰了碰身边的人小声的说道。

    “沒有!师姐你想多了,终于要解脱了,怎会不激动!”洛两眼平视着前方,话说的很轻可是眼眸里的感觉是骗不了人的,相信这一点作为久匿深宫而不被觉的筠一眼就能看穿。

    “洛,你瞒不了我。这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切记上次的教训!”筠轻叹着气沉声道。

    上一次!封洛的整个身子一怔,那个血腥的画面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脑中,怎么也摆脱不了,他深刻的记得那一天他去大厅看到的惨况,这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深痛啊!为什么他们可以这样冷血的对待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一心想要保护在身后的小弟为何会变成那种嗜血成瘾的恶魔!为什么?他的心好痛,这种痛足以吞噬他的整个灵魂……他不愿看到这种结果的!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