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插曲

    “所以,你们都明白接來你们该干什么了吧!”宋严锊了胡须轻咳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属明白!”除去封洛的其余四人都抱拳尊敬的答道,唯有出神的封洛依旧呆杵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

    “洛,这就是你的宿命!不管你为此做出怎样的反驳也逃脱不了!”宋严斜眼盯着封洛的举动半天才冷冷的说出了这句话。

    虽然封洛摇摆不定的心意让他感到很头疼,可是,封洛的力量对于现今的他來说却是不可或缺的!

    “大哥,我们都走到这一步了,你还在胆怯什么?如果到现在你还不能看清楚现状,那我们只好从此分道扬镳了!”默瞪着洛狠狠的说道,从一开始他跟随宋严的那天起,他的立场就异常的坚定!不论封洛曾经怎样告诫他,他总是总是这样一意孤行。就连现在封洛想要后退,他也把话说的如此的冷情。

    分道扬镳?这就是他一心一意想要守护的亲人吗?封洛这一生做过很多错事,可是唯独这件事他不想一错再错,当初若不是走投无路,他怎么会带着无知的幼弟接受了來着恶魔的同情!可是回想那一天,如果不是那个人的出现,他们两人的命运又该遇到怎样的转折?这样想想,封洛又不禁有些感谢他的出现了。

    “默,我们是一体的,大哥怎会弃你一人在这个冷漠的世界独活!不管明天、未來会发生什么,大哥一定不会离开你身边!”封洛微眯着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只要他还呆在他的身边他相信自己的心意总有一天会被他知晓!

    或许这句话对于他人來说,只是一句不痛不痒的奉承话,不过落在封洛的心底,却是如大石一般的沉重。至始至终他从未想过封洛的感受,至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在任意妄为,肆意的决定一切事宜,不论结果是否伤害了他人还是被伤害,他总是一个人!在他的世界里仿佛除了他自己还有那个人的命令就别无其他了,然而,今天当他听到封洛这句凝重的话语时,仿佛在一瞬间里,在他的世界里又急速增添了一抹异样的色彩。

    “大哥……如主人所说的一样,这本就是我们的宿命,怎么也无法逃脱的宿命!既然我们不能逃避何不好好利用手中的力量打破这份束缚?大哥,很开心你能和我们站在一边,欢迎回來!”封默的心里虽有着千万种变化,可是脸上依旧挂着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给人一种什么事情都无法带给他变化一般。

    “欢迎洛正式回归我们的世界!”说话的寒,人如其名,寒的整个身子彷如來自冰山里的一座冰雕似的,浑身都透着一股阴冷的寒气!正是因为他拥有一颗与常人异同的冰心,所以他会成为整个组织中唯一能直接和东国最高统治者有联系的密人!因为只有他不会背叛,至少在宋严和其他统帅的眼里是这样认为的!

    回归?听到默与寒的话,封洛的心里可谓是千滋百味。好不容易才决定要脱离这个冷血的组织的,沒想到最终他还是走回到了原点。这里是他罪恶的起步也终将成为他的终点,如果这一点他从未想到过的话,那么他这一次的决定也必将会让他献出无可非议的惨重代价!甚至是比失去自己性命还要沉痛的代价!

    “幸好你这次肯回头,否则……”

    “寒!够了!”宋严抬手阻止了寒接來对封洛的继续发难,其实这一次会让封洛继续参加他们的行动,也可以看出宋严对封洛特别的优待!

    那一次封洛的阻拦让他们损失了不少了兵力,因为从龙山潜逃出山的各大掌门人还有來自各国的王公贵族之后都对武林投來了密雨般的袭击,而封洛的主之位因此也变得岌岌可危,不过封洛也是强大的,是他做过的事情,他定会供认不讳,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那么他就有足够的能力去瓦解敌人带给他的危害。

    就这样他的能力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武林中的腥风血雨暂时稳定了來,宋严也正是看中了封洛的这一点才会对他之前做过的事,犯过的错既往不咎。

    真不知道这算是封洛的喜还是悲呢?

    尽管之前被整个武林辱骂是江湖的败类,受到江湖人人唾弃恶之!可是那个时候的他却是轻松的,那种释放自己的感觉从未体验过,可是,那样的时间却不长。因为他还有想要保护的人,还有很多很多沉重的巨任还沒有完成,他又怎会得到安生呢?他要战斗,为守护之人而战!

    “主人,属知错请主人处罚!”封洛及时收住了自己异样的情绪,露出了一副知错、认错的表情直直的跪在地上,额头触地头顶的上方便刚好对上宋严的脚尖。

    宋严背着手低头看着地上的人,眼里快的闪过一抹惊诧,随即平淡的说道:“罢了,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应受的惩罚也受够了,从现在起只要你衷心为本相办事,事成之后本相的奖励一你们一个也少不了!起來吧!”

    “谢主人不罪之恩!属今后定当全力协助主人完成大业!”封洛站起身恭敬又坚定的对宋严说道。

    “好、好、好!!!本相的苦心沒有白费啊……你们几个都是本相一手栽培起來的优秀勇士,本相的今后是善是恶就全凭你们是否愿意对本相献出你们的真心了!”宋严的老脸上早已落了被刀刻般的皱纹,尽管刚毅又让人惊悚可是现在也透着一丝不确定的神情。

    “属们的一切都是主人所给予的,沒有主人也就沒有属们的一切!请主人放心,属们愿誓死效忠主人,誓死效忠东皇陛!”五人一字排开,右手抚胸忠肯的齐声说道。

    宋严见此终于满意的点点头。

    “对了,还有件事需要告诉你们!天黑前从宋府传來了新的情况,有两个人潜入了宋府。从夜闯老宅带走了那个废物,再到宋府祠堂发现的火盆以及那个女人的灵位上落的痕迹,都证明了一件事,当初在皇宫发现的那具尸体根本不是宋莞尔的!本相要你们用最快的速度查出事情的真相以及宋莞尔的落,如果來宋府之人确是宋莞尔,劫走那个废物恐会对我们不利,毕竟他们在暗、我们在明,到目前为止我们也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如果查出那个小贱人真的还活着,先不要急着手,本相要留着她还要用她的血來作为我们庆功宴的美酒!”宋严的那双邪恶的鹰眸里透着嗜血的光彩。

    之所以宋严会对來人的身份如此怀疑,只因能去祭拜那个女人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她一人!

    被刻上背叛之印的人在他的眼里是沒有一丝生存许可的,宋莞尔的存在他视为是他此生最深的五点,如果她一直存在那么他人生就一天得不到安宁!这是对他本身的侮辱,亦是对他过去的一种警示!所以这样的一个人必定会沦为他所诛杀的对象之一!

    “属斗胆,这一切不正常的情况都是发生在南国公主來到北国之前或是之后不久才发生的,属猜想三小姐的身份会不会和南国公主有什么联系?”封默犀利的表述道。

    一向神经就比较大条的他,可是每一次开口都会带來意想不到的结果。想必这就是百密必有一疏,粗中亦可得到精华的现象吧!

    “霖,本相记得南国这一次北上和亲你也混在其中,你可知道南国公主的身边有什么可疑的出入?”宋严把视线转到了站在最边上霖的身上,霖是几人中实力最弱办事效率最差的一位,不过他也有他独特的优势足以得到宋严的认可留至今天。

    被宋严叫到的霖先是浑身一颤,对于宋严他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惧意。“回主人的话,属……化身侍卫一直跟在公主的身边并无发现有任何异状!”

    不在南国公主的身边,那人又是谁?身在何处?宋严紧蹙着眉头,突然一个灵光闪过他的脑海,“霖,你在南国的队伍里是否见过脸上有疤痕的女子,本相记得就是那块痕迹她才被丢到冷宫自生自灭,若是那场大火沒有烧死她,在她的身上也留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你有沒有见过!”宋严带着一丝不耐烦的语气说道,对于宋莞尔他其实并不想废太多的心思,可是现在她却成为他心中最大的阻碍、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霖在脑子里把所以他接触过的女人都细细筛选了一边,能符合宋严所描述的人却是一片空白,就连唯一一个可能的人也决不可能的。

    “老四,你倒是答话啊!”默也着急的问道。

    如果能尽快找出三小姐动手杀了她,那么他们之后要行动的事所受到的阻拦也许会少很多!因为,他们知道如果宋莞尔真能从那场大火里重生,又在时隔两年后夜闯老宅劫走宋闵琥,可想而知她的力量也是不可小觑的,这是一场复仇的开始,他们都想在宋莞尔还沒有动手之前就把她的复仇之计谋杀在摇篮里。

    “之前曜月公主的确都是以面纱示人……”

    “不会三小姐就是从南国过來的公主吧!”霖的话还沒有说完就被封默激动的截断了。

    霖无奈的摇着头语气坚定的说道:“不可能,曜月公主美若天仙,肌肤吹弹可破,亦无任何瑕丝可见!”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