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猜疑

    “既然美若天仙当初又何以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想必这其中定有她不可告人的一面!不管她是不是有问題,属恳请主人令让霖将南国公主纳入必查的重点对象之一!反正这种事对于霖來说也只是举手之劳,若无情况则罢,一旦发现南国公主与三小姐有任何关系,还望霖不要手留情!”寒的脸上挂着一抹嗜血的冷笑说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面戴轻纱的妙龄女子?一边沉默的封洛不禁也陷入了凝重的沉默中,他的记忆中仿佛也出现过一名女子的细致轮廓,当初,龙山上的阴谋,他所遇见的那个人会不会和现在他们所议论的女子有半点联系呢?但是她的身份好像是腾云山庄的千金,再之后他就沒有了她的任何消息,难道……而且血无情、冷忆然、冷霄、南宫锦、西陵剑还有其他幸存的几个门派之后的情况亦是少之又少,仿佛这些人在那之后都全部人间蒸发了一般。然而事情证明是他想错了,一年半后,南宫锦强势回归南国并顺利赢得了皇位的继承,几大门派也相继浮出了江湖。唯独少了血庄和腾云的影子却又多出了北野皓然和曜月公主的身影,这一切到底有何联系,为什么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会发生这么的情况!一切的谜团彷如一个黑色漩涡一样将封洛的身体紧紧吸到了其中,无力挣脱……

    “寒你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就直说不需要用这种拐弯抹角的句子來践踏我的尊严!”霖紧捏着袖中的拳头,低着头紧咬着牙道。不论何时,不管他做了什么,身为老大的寒总会用这种轻蔑的语气否决他的一切努力,这样被同伴无视的心情他已经受够了!

    明明已经很努力、很努力的为了同伴的未來而奋斗,可是为什么他所有的付出都得不到一丝的回报!任务如此,伙伴亦是如此!当他拼尽全是所有力气所换回的成功始终都会变成他们眼底不可抹灭的嘲言冷笑,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存在的意义仅仅是为了提供他们生活中的一丝笑料吗?

    “哦?原來在霖的心里还有尊严的存在?”寒勾着唇角冷笑着继续刺激道:“如果你想赢回你所存在的尊严,那么请你在这次的调查中切记一定要成功!”

    “你!太过分了!”霖的整个身体因为愤怒而轻颤着,可是愤怒之余带给他心底的伤痛却是那般的沉重。

    寒依然不为之所动的轻笑着,是他太过分了吗?如果不是霖从小就受到他们的过分的保护,而导致他做事总不能做到预期想要的结果,甚至还养成了现在这副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心态,他怎么会对他如此?人总是要学着成长的,如果他们之中沒有人愿意成为使他成长的恶人,那么他愿意!寒的心是冷酷冰冷的,他坚信自己总有一日会见到一个成熟有担当的霖!

    那样,他就可以挂着欣慰的笑容对他说道:‘霖,你终于成长了!’

    “不错!霖你就按寒方才所说的去办!关于调查宋莞尔的落的就交给你了,别再让本相失望了!”宋严瞪了眼斗嘴的两人,叹着气吩咐道。

    霖一怔,他沒想到宋严真的会把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让他去做,换做平时向这种调查的事不是随手一招就可唤道其他人去完成的吗?看來自己的能力真的只限于做这等不起眼的小事了!霖在心里悲哀的想着。

    “还愣着干嘛?还不领命告退?小暗哨。”寒在一旁落井石道。

    暗哨!霖的心里又是一阵刺痛,奈何他却沒有勇气对宋严说出拒绝的话,唯有带着浓浓的不甘垂着头答道:“属遵命!”

    “如此甚好,这样就再不会有人拖着我们行动的后退了,筠你说对不对?”寒继续道。

    “寒……”

    “寒今天你的话太多了!时间不早了都各回其位随时待命吧!”宋严冷冷的打断筠的话。

    “是主人!”

    临走前寒还故意朝着出神的霖摆了一个冷面色,让霖的脸色也不由的黑了一大截。

    消失在宋严的房间,各自也都退回到自己的行动点,唯有一人却不见了踪影。

    他又去了哪里?当封默回到他们两人所住的宅子之后,却发现封洛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从他的身后失去了踪迹,当气的他怒也不是、气也不是!只好呆在大厅里等待着封洛的归來再问之原因!

    另一边,封洛避开封默直奔城北驿馆而去,他的速度快的惊人,似乎哪里有着什么令人振奋到了极点似的东西正等待着他一般,他一定要赶在霖的前面把这件事的真相搞清楚!

    凭着深厚的功力封洛轻而易举就潜入了驿馆,此时的驿馆沒有因为深夜的到來而减少人流的减少,特别是各处巡逻的卫兵就达上百,看來这里已经成为了北王爷所守卫的重要之地了。不过,这样一來不就正好合了他的心意,让他不费吹之力就能找到南国公主所住的房间?

    封洛的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轻如燕的身子一闪便出现在了院庭守卫最多,看守最严密的房顶之上。

    揭开房顶的瓦片,俯视着面的房间和床上之人,这他嘴角的弧度扬的更高了。

    果然如他所猜想的一样,这里正是南国公主的房间!一切就绪只等东风的吹來了……

    在房顶上的封洛并沒有一味的等待那一刻的到來,自己也动手制造了很多麻烦给庭院的守卫,不过因为守卫的数量实在太多以至于一个多时辰都过去了他还沒能潜入到面的房间里。

    难道今夜他注定要无功而返了吗?封洛带着一脸的沮丧望着天空。

    然而,正当封洛打算放弃的时候,庭院里却传來了阵阵惊呼声,“失火了、快救火……”

    失火?怎么会这么敲?封洛望四处望了望果然在他的背对面圣升起了一片火光,看着火势已经燃了好了一会儿了,顺着风势已有向他们这边袭來的趋势。看來这就是他所期待的‘东风’了,封洛又勾了勾嘴角,身子一晃便闪进了混乱的人群里。

    “怎么回事?”南宫若栗闻声赶來,看见如此混乱的场景,他心瞬间便提到了嗓子眼。

    “马厩那边有人蓄意放火,大火已经失去控制向这边袭來了,王爷,赶快离开这里!”一名侍卫焦急的说道。

    “公主出去了沒有?”南宫若栗一把扼住侍卫的手臂紧张的问道。

    那名侍卫一听房间里的公主还未现身,立忙就慌了,不管南宫若栗是否会因此而严责他,现在的他自己都觉得从头凉到了脚后跟,低着头吞吞吐吐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南宫若栗一看就明白穆景还在房间里,于是,愤怒的猛地一把推开侍卫三步并作两步冲向了穆景的房间。

    这时穆景也听见混乱的声音也渐渐清醒了过來,虽不明白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还是不慌不乱的穿好了衣衫,打算出门一探究竟。

    “若栗?”穆景刚一打开门就看见南宫若栗伸手准备破门而入的动作,不由的瞪大的眼球一愣愣的望着突现出现在面前的这个人。

    南宫若栗看见穆景完好无损的站在他的面前,被提起的心脏也落了來,微微松了一口气后,立忙又拉着穆景的手臂带着她向着驿馆的大门走去,边走还喘着气的对穆景说道:“曜月别害怕,我一定不会让你出事!”

    穆景一怔,虽然不明白南宫若栗为什么会突然对她这样说,可是这句话落在她的心里却是那般的温暖。穆景的脸上挂着一个充满童真的笑容,望着南宫若栗的侧脸笑道:“我沒有害怕,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马厩失火已经蔓延到客房。”南宫若栗拉着穆景匆匆的奔跑在驿馆的回廊里,穆景能清晰的感觉到从那南宫若栗手心传來的温暖和他为她担心的心跳,这一刻,穆景她再一次感受到了浓浓的满足感。

    抬起头朝着那片火光望去,看着那肆意扬在夜空里的火花,她第一次有了异样的感觉。她这一生,也遇到过很多很多悲凉使她失意难过,甚至放弃生命的人或事。然而她却不是最可悲的那一个,因为在她的身边还有这么多在守护着她、呵护着她的人,她认为她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若栗,谢谢你來救我!”穆景感激道。

    “曜月这种时候说什么胡话,救你是我应尽的义务,再说这段日子我早已把你当做了自己的皇妹,哥哥救妹妹理所应当!”南宫若栗急急的说道,即便对方是比自己年长的姐姐,可是天生对女生的保护欲让他直接忽视年龄的问題,而且从一开始向天公布穆景身份的时候本就是以南宫最小公主而赐封的,所以对南宫若栗來说,这个小公主的身份已经在他的脑海里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观念了。

    若栗……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沒有理所应当的存在!谢谢你的守护……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