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安全之距

    南宫若栗拉着穆景急匆匆的一头栽进拥堵的人群里,现在的驿馆可以说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就连皇宫里的军队都出马也无济于事了。

    “重要东西都落在客房了,现在我们身上什么都沒有,我们现在要去哪里?若栗,这样漫无目的的到处乱闯并不是办法啊!我们还是回驿馆前去召集所有的侍卫进宫觐见可好?”穆景拉住南宫若栗的手冷静的说道。

    现在对他们來说,这样的离开驿馆离开他们的保护,就等于中了‘敌人’埋的圈套!再说事情还沒有弄清楚,也许事情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呢?

    “曜月,那里很危险!相信我,我一定会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也是你最想去的那个地方,南宫若栗在心里补充道。

    “我什么地方都不想去,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尽快把事情的真相查清楚!我不想看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出现任何的乱子,你明白吗?我要回去!你要不要一起?如果若栗不想,我不会勉强的!”穆景那坚定的眼神和语气让南宫若栗一时回不了口,就这样怔怔的看着她,似乎是在冷静的思考着什么。

    呆杵在黑夜的星空,南宫若栗看不穿此刻的穆景心里在想着什么,原以为她现在唯一想见的人就是那个人,然而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错误的。她的心是坚强并**的,他好像对她的了解又加深了一层。

    “好,曜月就听你的,我们回去吧!”南宫若栗过了好久才从牙齿缝里生硬的挤出了这几个字。

    穆景低吟了一声,随即点点头和着南宫若栗一切重新回到了驿馆的前面。

    从他们的离开再到现在的回头,前后还沒有半个时辰的差异,这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富丽堂皇’的驿馆只剩了周身黑焦焦的一片,而南国的保卫队和北国闻风赶來的禁卫军将驿馆前后左右围了个水泄不通。

    而更让人为之震惊的是军队前的领兵之人竟是堂堂一国之王,此时北野皓然已经算是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做到平静理事了,可是在其他人的眼里却是异常的恐怖与惊人。

    “王爷,你冷静点,方才侍卫不是说栗亲王带着公主殿已经离开驿馆了吗?你放心,属已令带兵去附近寻找殿们的落,相信不久就能有消息了。”北野皓然的心腹之人看着面色微改的他沉着的说道。

    那名侍卫的话才落地,他们的耳边就传來了一阵惊呼,“王爷,是王爷和公主回來了,太好了,他们沒事真是太好了……”

    ‘景儿……’北野皓然不敢转身,他在害怕当自己满怀期待的转身之后,他所看到的还是无尽的黑夜,僵直的背影直到那熟悉的声音洛在自己的身侧。

    “曜月见过北王爷,深夜还让王爷带兵赶來救火,曜月倍感愧疚,还好这场大火沒有伤及无辜,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王爷你怎么认为呢?”穆景走到北野皓然的身边呼吸着从驿馆传过來的刺鼻焦味语气极其轻淡的说道。

    “只要看见你沒事,这一切对于我來说都不重要!”北野皓然轻喃着。

    南宫若栗识相的自动退出了两人之外,并走进了人群里查探着关于这场火灾之事,他想给自己一个交待更想给他想守护着的人一个交待。

    两人静静的站在驿馆前的安全空地上,仰着头看着眼前的大火一点点吞噬着驿馆的每一片‘肌肤’,这场景仿佛又回到了两年前那个场面。

    所有的人都在为之奉献着自己微薄的力气,人潮涌动,一桶接着一桶的冷水不停的浇灌着那无情的火焰,被浇灭的焰火发出‘嗤嗤’的响声,像是在宣告着自己的无能。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会未卜先知?”穆景环着双手无视眼前的情况,语气中透着一丝淡淡的戏谑。

    北野皓然身子一颤,眸光里闪过一丝的惊诧,都这个时候了,她怎么还有这么好的心情同他玩笑?难道两年前的伤害她已经全部忘记了吗?不过,这样也好,既然忘记了,那他又何必将那段伤痛牢刻在心?双肩一抖,也轻松的说道:“这火已经点燃好一阵子了,王府离这里近,留守在这里的侍卫一传本王便带着部队赶过來了,不过,还是來晚了一步沒能把火彻底扑灭!”说着,北野皓然的脸上又出现了一抹浓浓的愧疚。

    穆景当然自己北野皓然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此时的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唯有伫立在他的身旁把自己的关心通过两颗心之间桥梁传递到对方的心里,这样她心里也就好受些了。

    “王爷,恕曜月直言,此火着的甚是蹊跷,恐有恶人故意为之,不知王爷对此有何看法?”

    穆景的视线落到进入人群里的若栗身上,看着他埋头锁眉细细的盘问驿馆的人,她的心里也出现了一些疑惑,如此寒冬腊月,若不是有人故意纵火,这几乎被冰雪所覆盖的房又怎会好端端的燃了起來?

    “你放心,此事本王一定会给你和南国一个合理的交待!”北野皓然眼神瞥向手的侍卫,其实这事他并不担心,驿馆他早已派人跟紧了,就怕有人会恶意的阻止这场和亲,所以他只要细细询问一番,相信答案就会呈现在他的眼前了。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穆景轻挑着秀眉,轻轻的提了提身前的裙摆便朝着南宫若栗的方向走了过去。

    现在人多眼杂,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王兄,查的怎么样了?有结果了吗?”穆景的嘴角勾起一道浅浅的微笑,神情淡然,丝毫看不出是刚从大火里逃出來的女子。

    南宫若栗见來人是穆景,眉头微微的松了松,不过还是无奈的摇着头无奈道:“沒想到这场大火竟是马夫贪恋一时的温暖而愚蠢的将马草点燃为自己取暖而制成的后果,幸好这火沒有伤及到无辜。”

    不会这么简单吧?“那马夫现在何处?”穆景不可思议的盯着南宫若栗的俊脸急急的问道。

    “两名马夫已经被烧成了黑炭,不过和他们一起共事的人已经证实两人的身份。所以结果就这样,你也别多想了。”

    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天哪有这么巧的事?穆景僵直的站在原地,一时也不知该用怎样的心情來接受这样的事实,到底是她想多了还是事实本就如此?

    “真的只是这样吗?”耳尖的北野皓然听见穆景他们的谈话,心里也感到有些怀疑,立忙唤來自己的心腹,轻声询问道。

    “王爷,并沒有查出有其他可疑现象,事实证明这只是一场意外引起的大火。”侍卫埋着头恭敬的向北野皓然回禀着情况,却不知人群里早已有人笑掉了大牙。

    听完手的回禀,即便北野皓然对此还抱有巨大的怀疑,也全部都消失了。终于可以放心來安排接來的事情了,北野皓然的目光看向不知在商谈什么的‘兄妹’,看着他们俩都微蹙着眉头,想必定是被这突现的情况所困扰住了吧!

    “敢问栗亲王接來打算怎么办?此事虽是发生在北国天子脚,为栗亲王和公主殿带來了非常不便的困扰,但是,想必栗亲王也已经查清楚了吧!此事只是一场毫无预料的意外,与我国无关。还请栗亲王就事论事,希望不要因此而造就两国之战乱才好!”北野皓然的话说的很客套,让人听不出有一丝特殊的感情藏在其中。

    异国使者在自己所管辖的土地上出现了这种危害,想必此事一旦闹大绝不是能靠一言两语就能解决的事情了,所以北野皓然才要在把这件事放在其他事情之前解决。

    他个人的事是小,国事是大。他可不想有人利用这件小事在两国间煽风点火从而使两国之间,烽火不断!

    还好,曜月公主不是别人,南宫若栗也绝非那种任人摆布的愚笨之人。

    “还能怎么打算?既然天意让我们住不成舒服的驿馆,那我们也只能去京城的客栈住几天了。”这是穆景的话,本來这就是她心里所想的,说出來也沒觉得不好。

    “这怎么可以,你可是本王未來的王妃,本王怎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王妃沦落到住客栈的地步?栗亲王既然皇上已经将两国和亲的婚书送于南国陛,这就说明本王和公主之间已定了婚约,所以请栗亲王带着所有的随从同公主殿一起去北王府暂歇几日可好?”北野皓然突然脸不红心不跳的朝着两人说道,随即也不等在场的人有何反应,就自顾着吩咐着他的手将南宫若栗一行人的贵重物品整理好并令人将他们带离了此地。

    不可!不可如此!穆景看着一脸兴高采烈的北野皓然心里突然响起了一个令人恐惧的声音‘不能在一起!’。在一起的时间越多,露陷的地方也就越明显,现在还沒到时间,她怎么可以将他们陷入危险?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