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无厘头的思绪

    “王爷,曜月认为此举尚有不妥之处,还请王爷收回成命。皇兄未收到婚书,也尚未对此做出任何决定,所以曜月同王爷之间并无任何关系。曜月如今待字闺中,若是现听王爷之命搬入王府,而后皇兄却沒有同意我们之间婚事,那么曜月的名誉不久从此毁于一旦了吗?恳请王爷收回成命!”

    穆景拒绝的态度很明确,她把事情考虑的也很周全,她希望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能得到对面人的理解。她并不是有意要拒绝他的好意,而是在担心心里突然跳出的那个声音啊!隐藏在她们身边的敌人实在太多,她不能这样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只顾贪图一时之乐,她不要让他们受到任何的伤害!

    “曜月?”南宫若栗心中一惊,这样不好吗?他能感觉的出他们对方是那么的在乎对方,舍不得让对方受到一丝的伤害,可是,曜月这明显的拒绝之意他实在想不出原因。再言两人已有婚约之事早已是全国知晓的事情,在这种危机的时刻在一起何人敢言其不?

    南宫若栗察觉到北野皓然因为被拒绝而突变的脸色,他的心沒由的一紧,立忙把曜月拉到了另一边,小声劝道:“曜月,现在最重要的找到落脚的地方在等皇兄的消息,既然北王爷已发出邀请,不如我们就顺其意去一趟北王府怎样?而且你们之间的事早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沒有人敢借此发挥的!”

    “你不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们,不是我不想这样做而是我真的不能这样做!若栗,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已决定的事什么人都改变不了。如果你觉得北王爷的盛情难却,我也不会为难你,客栈的事我自己也可以处理。”穆景话锋突然一转,连着眼角也微微扬了起來。

    “曜月你……”南宫若栗对此哑口无言,她明知道他一定不会放任她一个人还用这种不负责的话來激他,看來她早已把自己给看透了。

    无力反驳也只有任由摆布的份了,虽然很想帮助北野皓然,奈何遇到对方是像穆景这样厉害的角色,自保已成难事又怎谈成全他人?

    南宫若栗垂着脑袋,一副霜打了一般的朝着北野皓然耸耸肩,之后又向北野皓然投去了一个同情的眼神便带着人走开了。

    “我在清云酒楼等你。”擦肩而过,南宫若栗语气平淡的说道。

    清云酒楼?呵,还真会挑地方!穆景笑了笑看着他们离开,自己也走到了北野皓然的马前,抬头仰望着他道:“王爷,麻烦你特意跑一趟了,请回吧!夜已经深了,再这样打扰王爷,曜月和王兄都会感到内疚的!”

    “你当真不愿同本王回王府?”北野皓然轻问道。

    穆景抿着嘴唇轻摇着头,她知道王府有什么在诱惑着她,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她真的不能这样做,她相信只要她再忍一,什么都会回到她身边的。

    倔强的眼神,无谓的笑容,将北野皓然的心撕成了碎片。他的心很痛,他痛一家人何时才是重聚之日,他痛她的倔强,而他却不能陪在她的身边守护她!

    “那好!本王会在酒楼周围埋重兵确保你们的安全,这样公主殿不会再拒绝了吧!”北野皓然压着声音说道。

    穆景眨眨眼睛,她的答案对他重要吗?反正不管她回答与否他依然会这样做,这就是他,那个霸道又温情的小王爷!

    “王爷还有其他事情吩咐吗?若是沒有曜月想回王兄那边了,想必王兄也在担心曜月了。”穆景说道。

    北野皓然看得出现在的她是真的有些疲倦了,便不再多话,随手唤了几名侍卫说是送穆景去酒楼,而自己则是留在了驿馆和其余的侍卫处理着善后的事情。

    驿馆一夜炬火成灰,不论是对北国还是邦友南国來说,这都是一件大事。谁知道背后有谁会借題发挥呢?所以北野皓然对此事的态度是非常严肃的。

    侍卫群里两双锐利的眼睛一刻也未从穆景的身上移走过,其中就有奉命深探穆景身世的霖,而这把火必然也少不了他的份。

    其实霖并沒有这把火的需要,只是在他回驿馆用南国侍卫的身份在庭院了巡查的时候,刚好看见了让他心惊的身影。于是他为了进一步的了解那人的举动,就稍微在驿馆走了一圈。沒想过结果还真的有些难以预料,那个人的目的果然是她,难道是主人不信任他才派他出來的还是说他另有作为?不管他到底想干什么,总之她是他唯一可翻身证明自己的机会,他绝不会让任何人轻易夺走的!

    霖紧紧的跟在穆景的身后,把她的一举一动和从主人手里得到的资料在脑海里一一比对,可是他得到的答案却是曜月公主绝不是三小姐!

    资料里宋莞尔是一个冷冰冰、不可一世的冷情叛逆者,除了自己身边的亲人什么人无法靠近,冷血却无法割舍对亲人的感情,然而直到她死去的那一刻,她也是带着一个人的傲慢离开的。

    而呈现在他眼前的曜月公主,先不论其拥有美若天仙的美貌,对待属也很亲切,虽然有时也会露出板着脸露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可是在她身边的人也不会因此而讨厌她,相反的更加喜欢她的真诚。这样两个处于极端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人呢?

    霖跟在穆景的身后心里想着盘旋在心头的疑问,就连何时已经走到了清云酒楼也不知道。

    “王兄,我回來了!”穆景老远就看见南宫若栗背着手在酒楼前來回走动的身影,于是开心的大叫道。

    看见人回來南宫若栗那悬着心也落了來,朝着她笑了笑便带着她上了楼。

    不管怎么样?既然是主人让查的事情,他决不能放松警惕,还是从她身边的人查起为好,这样想着,霖便轻缓了口气也开始忙自己的事情了。

    然而迅速消失在侍卫队里的另一个人却是带着一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离开的,这让他怎么敢相信,曜月就是他之前在龙山所遇到的那个特别的女子-冷忆然!

    她的那双冰清透明眸子是那么的美丽,一眼已入心更何况他与她相对不止那惊鸿一瞥!想必她的画像也早就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永远都无法忘记了。

    她既和腾云山庄有着如此紧密的关系,有怎会和南国公主扯上半点联系,难道她的身份正如他们所猜测的那样她真的是宋莞尔,那个命运坎坷又幸运的女子?她到底是谁?一层又一层的迷雾紧紧包裹着封洛的思想,他好像一点点抛开迷雾亲手揭开她为他们所精心准备的面纱,可是事实却是他越往深处想,他的思绪就越混乱、模糊。

    “大哥,你去哪里了?”封默见到封洛六神无主的踏进大厅,身子一闪便移到了封洛的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厉声责问道。

    “我去哪里还需要向你请示吗?默,你等我这么久如果只是为了这一句话,够了,真的够了,我很累!”封洛抬起一张憔悴的脸望着自己的弟弟无力的轻喃道。

    说实话,在他踏入大厅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等待着他的时候,那一刻他的心是温暖的,可是一秒他的责问却把他的心又丢到了冰窟里并冻成了冰块。

    封默听着封洛的话默默的垂了手臂,“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你……我们是一起离开主人那里的,可是我回來之后却沒有看到你。所以才……大哥,我问你你在主人那里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

    “真真假假,谁看的清?默,总有一天你会觉晓复仇成功的那一刻就是你失去所有的那一天,其中包括你最不能舍弃的东西。我承认之前我的背叛是很不理智的做法,幸好他沒有深究。但是这一次再次回到那里也并不意味着我会和你走相同的路,做同样的事!默,你变成今天这样我也要承担一半的责任,所以到时候我已会为此付出代价,我也绝不会后悔!因为你是我的弟弟,唯一的弟弟!”封洛双手无力的搭上封默的两肩语重心长的说道。

    “大哥,你心里在想什么我还会不明白吗?别忘了我们的心脏合起來才会成为完整的一颗。”封默轻勾着嘴角淡淡的说道。

    就如封洛所说的那样,他选择的这条路是一条充满险恶也不能回头的路,可是他却从未为此感到一丝的后悔,因为他心中存在着一个执念-报仇。他渴望成功的那一天,他渴望曾经欺负过他的那些人像一条条丧家犬一样的匍匐在他的脚求他放过他们的那一幕。所以就算知道他的这些想法和行为为想要保护他的亲人觉得很不理智,甚至是深痛厌恶,他也绝不会放弃这个念头。

    “既然你都明白为什么还是不能放弃,放过自己放过那些人对你不好吗?难道一定要走到那一步你才肯回头?”封洛的手一紧,紧蹙的眉头大声道。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