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不打自招

    “御花园很大,这里已是边界之处,如果令兄也在御花园,那姐姐带你去那边找找看怎么样?”华贵妃真的很喜欢这名身穿素衣的女子,而且她和那个人长得真的很像,所以华贵妃才会情不自禁的产生了这种情绪。

    穆景点点头,可是心情却如千斤般沉重,这还是当年那个趾高气昂、傲气十足的厉害女人吗?她离开的这两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柳如烟会变得这么善良,而且她竟然可以感觉的到,她的这份善意和变化绝不是靠伪装换来的,而是从内心自由涌现出的,怎么会这样?

    穆景规规矩矩的跟在华贵妃的身后,还真像那回事儿。只是,现在的她太过于关注与华贵妃的改变而忽视了一个更加严重的事情,那便是一直将视线落在她身上的洛妃。那犀利的眼神和急速转的脑筋快的让谁也看不见埋藏在她眼底的那抹恶毒。

    “如烟姐姐,你等等!”洛妃踩着小步子急速赶到华贵妃的身前拦住了她们的去路,这样一来她就正好和穆景打了个正面。

    然而这一照面,却是她怎么也预想不到的结果。是她?她怎么可能还会活着而且还变得这么漂亮?她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竟有长的如此相像的两个人!“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应该被火烧死了吗?”洛妃见到穆景突然像发疯似得冲到了穆景的身前双手紧紧的按住了穆景的肩膀,她想通过自己的触觉来印证自己的感觉,更想证明一这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女子是否是她幻想出来的虚幻之人。

    “箐儿你快放手,你认错人了!她不是皇后,不是你心里想的那样,快放手!”华贵妃怎么会不知道洛妃此时心里想的是什么,只是没有让她想到的却是洛妃对皇后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愤恨。

    情绪无比激动的洛妃怎么听得见华贵妃的好言相劝?她的视线紧紧锁着穆景的一举一动,对于华贵妃的命令非但没能入耳,甚至还反手一把挥开了与要伸手解救穆景的手,若不是华贵妃身后有人扶着想必现在的华贵妃一定以极其不堪的姿势倒地了。

    “她不是那个贱人谁才是?我认得她,她能骗过你们所有的眼睛也逃不过我的眼睛!是她!她就是当年进宫没几天就被火烧‘死’的废后!不会错的,一定是她!”洛妃一边伸手在穆景的脸上比划着,一边又非常笃定的向着大家解说道。她相信她的感觉,没错!一定是她,她回来找她报仇了!

    穆景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在力气巨大的洛妃手失去了所有的抵抗力,看着对她虎视眈眈的洛妃,此刻的她还真不知道情绪失控的洛妃一步会对她做出什么的事来,所以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保持沉默和继续装作一个极其无辜的陌生人等待着北野皓然他们的过来。“姐姐,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今天是我第一次入宫,我都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们,怎么会是姐姐所认识的人?姐姐你力气真大抓的我肩膀都快碎了,好痛……”说着穆景便抖着肩眼角顺势流出了两行清泪,楚楚可怜的样子很让人心疼。

    “箐儿,本妃叫你住手你没听见吗?”华贵妃见洛妃依旧执着于穆景,为了‘解救’被‘困’的穆景,她只好又摆出了皇妃的架子大声的吼道。

    洛妃仍然像是没听见一样继续沉浸她的世界里计划着她的一切。

    “怎么回事?洛妃怎么突然会对一个外人这么狠的手?”

    “莫非洛妃今日是撞邪了?难道她看到的和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人?她怎么会好端端的提到前皇后?”

    “……”

    旁边的一群妃嫔早已在私开始议论不已,唯有华贵妃一人还在继续和洛妃周旋着,让她今早放开那名姑娘的,不然这一幕被皇上或是被朝中那位大臣看了去,岂不又的笑话后宫不合了。而且甚至还会发生什么让她也无法预料的事情出来就不好了。

    “你们别吵了,还不动手将洛妃给本妃带回寝宫!若是今天这事传到了皇上的耳里,你们一个也别想有好日子过!”华贵妃的目光一一扫过身后的各宫妃嫔狠言道。

    好久没有见到华贵妃露出这等严肃认真的表情了,虽然大家的心里都很不情愿上前去拉开洛妃,可是碍于华贵妃的身份,她们也只好瘪瘪嘴蹑手蹑脚的走到洛妃的身边。不过她们才一靠近洛妃,洛妃的情绪又有了变化,她竟然将手一转身子也跟着迅速移动到了穆景的身后,这一次更是让人震惊的却是她的手竟然扼住了穆景的脖子。她的目的很明显,宁可错杀一百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可疑的人!

    “你们都闪开,再靠近一点点我就要了这贱人的小命!”洛妃神情激动吼道。

    “洛妃,你真当是不要命了吗?你可知滥杀无辜可是大罪!你现在杀了她你自己也跑不掉的!”华贵妃心中一怔,事情会发生到这一步她从未想过!她也承认这名姑娘的确与皇后长的很相似,可是给人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所以从一开始接触的时候她就没有把穆景和皇后混为一谈。

    “我与你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为什么才第一次见面你就要置我于死地?”穆景的脸上写满了惊慌与无措。

    “别装了,你回宫不正是要找我报仇吗?没想到我却比你早一步识破你的计谋,呵!我们之间的仇恨还是让宇文府上百条无辜的冤魂来回答你吧!去死吧!贱人!两年前没有亲眼看着你死去,今天我一定要亲手解决你!”

    “两年前的火果真是你放的?”一道洪亮中透着一股淡淡伤感的声音从罗诶的身后响了起来。

    而此时的洛妃并没有发觉有什么异样,她精神恍惚的以为这句话是她手之人所发出的,于是她没经过任何的思考意识的就说道:“的确是我放的没错,只是我万万没想到那么大的火没有让你消失……”

    洛妃的话还没有讲完,她的身子就被击了出去。

    出手的是紧跟其后的北野皓然,“宇文箐子,本王从未想过凶手竟然会是你!”北野皓然居高临的站在洛妃的面前,俯视着此刻花容尽失的女人,他的脑海里闪过很多关于他们之间的画面,因为有哪些美好的事情,所以这些年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的为人。在他心里,她一直都是那个沉着冷静,高雅又坚毅的一名才艺双绝的女子。可是现在呈现在踏面前的却是这样一个蛇蝎恶毒的阴险小人,这让他怎么接受?

    “皓然,不是这样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火不是我放的,我没有想要杀害皇后,不是我做的……”洛妃看见来人立马就慌了,同时也懊悔着方才失控的举动,难道她所做的一切都要付诸流水了吗?她不甘心!

    “不是本王想的那样那是那样?难道听见那句话的人都是耳聋眼瞎看不见也听不见吗?是你自己亲口承认火是你放的,没有人逼你!宇文箐子你可知罪?”北野皓然冷漠的看着地上的人冷俊的说道。

    “我没有错,那是她应对的报应!”方才还在乞求他人的洛妃突然把心一横愤怒的朝着穆景的方向大叫道。

    “事到如今你还在嘴硬!”北野晟带着穆景和南宫若栗也走了洛妃的面前,同时还当着洛妃的面给穆景带着浓浓的歉意说道:“让曜月公主受惊了,朕深感歉意,所以要怎么发落她全凭公主的意思。”

    “我吗?陛您严重了,她只是把我当作了另一个人才会对我做出这等失控的事,不是现在我都没事了吗?还是请陛择轻发落!”穆景有条有理的说道,在她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刚才所露出的一抹恐慌。

    “曜月,怎么能这样轻易放过想要害你的人?”南宫若栗在穆景的耳边轻声责备道。

    然而对于南宫若里的担心,穆景只是回以一个淡淡的微笑就敷衍过去了。

    的确,洛妃对她的伤害那种程度都算不上。可是,她却白白收获到这么大一个胜利的果实,她又怎会去在意那一丁点儿的甜头呢?

    听到穆景的话,北野晟没由的心头一松,原以为她是那种紧咬着事情不放的霸道女子,没想到异国女子也有如此深明大义的一面,还真让他对她有些刮目相看了。

    “既然曜月公主决定不追究你的过失,那朕也没有必要再为此对你做出任何惩罚。但是,两年前的纵火案就没有那么容易逃脱了,来人,将洛妃暂押到死牢,待案子一旦成立,立即处斩以儆效尤!”北野晟一字一句的着命令,丝毫没有将洛妃的乞求看在眼里,或许现在的他心里一定觉得自己终于做了一件对得起宋婉柔的事情了吧!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