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一波平一波起(上)

    “皇上臣妾沒有杀人就算火是臣妾找人放的可是皇后并沒有因此丧命所以臣妾罪不至死请皇上饶命皇上饶命”洛妃不顾自己身体的伤痛快速的翻起身子趴在了北野晟的脚紧紧的抓着他的龙袍不放手就算刚才她听到北野晟对穆景的称呼是‘公主’可是她依旧相信自己的感觉她就是当初的那个又丑又冷的废后-宋婉柔

    面对洛妃的乞求与哭诉北野晟丝毫沒有将它放在眼里他只是无比冷漠一脚踢开了洛妃的身体这一脚像是看准了一般狠狠的落在了洛妃的胸口的地方这一脚让洛妃痛的再也沒有力气爬起來继续那些憋在心里的那些话了

    依旧愤恨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穆景那样子恨不得立刻将穆景吞进自己的肚里

    “來人将宇文箐子拖去”北野晟丝毫不为之所动狠心的命令道

    “遵命”

    周围的侍卫瞬间便移动到了洛妃的身前将她架了起來强行带走

    可是即便如此命悬一线的洛妃仍旧不放弃反抗的朝着穆景大吼道:“宋婉柔你别高兴的太早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惨痛的代价本妃知道你医术高明可以改变自己的容貌可是你的那双眼睛时本妃这辈子见过最邪恶的眸子本妃一定不会认错人”

    “宋莞柔你别高兴的太早就算我化为厉鬼也一定不会放过你们宋家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

    “宋婉柔我不会放过你……”

    洛妃的一声声怨骂不由的让其他妃嫔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是她们从未见过的一面身子是不敢相信的一面所以她们都震惊的完全不能动弹了

    北野皓然有些担心的看着穆景关心的问道:“公主殿你沒事吧别介意她只是一时情绪失控才说了那些话还请曜月公主不要将此放在心上”

    穆景朝着北野皓然会心一笑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定是在担心她能不能独自承受这一切却又碍于北野晟在场故此心意沒有完全的表露出來不过他的心意她又怎会不明白呢“谢北王爷的关心曜月已经沒事了”说完穆景便面露出一丝羞涩的躲到了南宫若栗的身后

    这里人很多她还是决定能瞒一时是一时

    “曜月”南宫若栗也想他投來了关心的目光同样也是姓‘宋’回想起那天去的那个地方祠堂上不也刻着一个大大的‘宋’字吗南宫若栗绝不相信这仅仅只是一个巧合而‘疯女人’的那些话不也正好帮她证实了他心里所想吗她一定与那家人脱不了关系

    穆景看见南宫若栗渐渐变化的脸色轻抿了自己的唇微微笑道:“王兄不必担心曜月并沒有受到半点的伤害”

    看着从穆景眼神里不经意流露出的惊慌之色南宫若栗心头一片明了想必方才那个‘疯女人’和曜月之前定又有过什么过节而正是因此她才会脱离了这座迷一样的皇宫然而这一次的回归重逢想必在她的心里也是早已计划好的事情于是南宫若栗决定不再插手这件事的发展任其发展便好不过若是这事在它发展的过程中会让她受到某些伤害那么他就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令其结束掉

    “你知道方才有多惊险吗若不是皇上和北王爷及时赶到这里王兄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叫你进宫后要乖乖的跟着王兄你什么时候听过话了等回到南宫皇兄一定不会轻饶这般鲁莽的你”南宫若栗沉默的许久终于板着脸带着一丝薄怒的朝着穆景劈头盖脸的低骂道

    “王兄……小月知道错了别生气了好不好啊别生气了……”穆景听到南宫若栗的‘骂’声立马低了头双手摇着南宫若栗的手臂认错道

    而南宫若栗依旧不依不饶的对她进行口头上的‘教育’他们俩在一边完美的配合成功的让在场包括北野晟在内的所有人将方才对穆景的怀疑瞬间降成零

    北野晟带着浓浓的歉意叫过穆景两人让外国使臣在自己所管辖的地方如此频繁的受到伤害这一点让作为一方之主的北野晟很受挫同时通过这几件事他也逐渐明白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所有的事情远不止他眼前所见到的那般简单谁也不知道拨开层层迷雾后到底还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

    而华贵妃还处于穆景身份的震惊中就被北野晟一同叫去了御花园中庭这一次她终于看清了和宋皇后有着相似脸蛋曜月公主她心里并沒有对穆景先前的故意隐瞒而有所埋怨或是对穆景产生厌恶相反的她正是因此才认识了一位如此善良、活泼的女子她觉得真的很开心

    当穆景规规矩矩坐在席位上时她才方才在梅林中所遇到了故人-柳如烟心头一惊便开始抬首寻觅起柳如烟的身影來想必这时的她应该刚离开不久吧依照北野晟的性格他应该不会让后宫中任何一人留來的不过这一次她还是猜错了也许她对北野晟是了解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洗礼那些一层不变的束缚也渐渐被某些执意与坚持改变了

    穆景抬头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北野晟身旁的华贵妃而刚好华贵妃也正好像她投來了一束探索的目光穆景一愣立马露出了一抹甜甜的笑容端着茶杯走到了华贵妃的身边嘟着嘴巴带着微微惊喜说道:“原來姐姐你真的是皇妃”

    “不知曜月公主和……”

    北野晟带着一丝疑惑望着站在他身边的人

    对于柳如烟这两年的变化北野晟深有感悟可是当他的心里装满了一个人之后还有可能装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吗所以他这两年唯一能做到的便是尽一切可能的在各方面满足她除了爱

    “皇上你有所不知方才我在御花园不小心就迷路了还是皇妃姐姐好心带我走出來的呢而且那会儿为了帮我拉开那个女人还险些摔倒了所以我真的要感谢这位漂亮又心善的皇妃姐姐谢谢你刚才在完全不知道我身份的前提那么拼命的帮助我谢谢你曜月以茶代酒敬你一杯表示对皇妃姐姐的歉意和谢意”说完穆景便仰着头将自己手里的茶水全部一口干了然后杯口向向她证明自己的诚意

    穆景的这一举动让面前摆着酒杯的华贵妃犯了难要知道后妃沒有皇帝的允许是不许饮酒的除非是在什么特大型的庆典酒宴上才被允许然而今天这个场合她并不清楚属于什么而且最关键的还是……百般无奈的她只好把目光投向了北野晟询问他的意见

    北野晟当然明白华贵妃的意思这么多年的夫妻情谊对于彼此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只见北野晟嘴角一扬顺势便端起了摆在华贵妃面前的酒杯朝着穆景笑着说道:“爱妃滴酒不沾这杯酒朕帮她代饮”话毕头一仰便空了酒杯

    柳如烟感激的看了眼北野晟便将视线转回到了穆景的身前脸上还是一成不变的和悦笑容“公主不必言谢这都是身为后妃该做的”

    “那皇妃姐姐就是原谅曜月故意隐瞒之罪了”穆景调皮的冲着华贵妃高兴的笑道而面对北野晟的异常之举她也只是一笑而过

    华贵妃轻摇着头“不怪”看着穆景脸色洋溢的天真笑容华贵妃觉得自己好像也回到了那个童真的年代什么都不用去想、去争

    “曜月不可失礼”这时南宫若栗的声音不大不小的刚好传到了穆景的耳边和华贵妃‘聊’的言犹未尽的她只好瘪瘪嘴悻悻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好等待着接來令人烦恼的念叨

    “好了接來我们就回归正題吧想必栗亲王和曜月公主对朕接來所要讲的内容已是一清二楚所以朕也不拐弯抹角朕今日设宴召两位进宫只想听取一两位对婚事的态度”

    待穆景入席后北野晟立即说出了自己目的这件事若是一直这样被耽搁去说不定接來又会生出乱子倒不如早点了事免得夜长梦多

    “皇上小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提起婚事南宫若栗便來劲了

    北野晟点头望着南宫若栗“栗亲王直说无妨”

    “我这王妹从小在南国长大从小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生的掌声明珠我们都很疼爱她以致于养成了如今曜月的脾气、性格都有些异于常人也正是因此我们都以为她会一辈子在众王兄的保护无忧无虑的生活一辈子沒想到这一次她却执意來到了北国刚才的事情皇上您也亲眼看见了吧只因为曜月长得像其他的人就险些失去了性命现在的我真的不敢保证那场火只是意外而不是蓄意谋杀所以……”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