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一波平,一波起()

    “所以栗亲王的意思是不赞同曜月公主与北王爷之间的婚事吗?”北野晟惊愕的看着对面的人,当初说和亲的是他们,现在说悔婚的还是他们,难道北国的颜面在其他国的眼里早已是这般荡然无存了吗?

    “不…不是…”北野晟毫无预料的一句质问当就差点沒把南宫若栗的魂吓掉了,连连弯腰拱手道:“皇上息怒,小王万不敢对此有所阻挠。”

    “那栗亲王方才是为何意?”心情本來就不是很好的北野晟听到南宫若栗突然这样说道心情顿如万石沉压般难受,这事若放在平常,恐怕他连想都不用去想,任其发展便好,可是如今,天已乱他哪里还敢有那种贪闲的想法?而且这事还关乎于他胞弟的幸福,岂能由他不上心?

    北野晟握着酒杯的手早已青筋凸起,就连看向南宫若栗和穆景的眼神中也透着一抹浓浓的愤怒,换穆景一句说便是欲怒中狮子。

    穆景有些呆愣的看着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也起身站到了南宫若栗的身后,双眼幽怨的死死盯着南宫若栗的后背,恨不得将它盯穿一般。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惹那个人干什么?

    南宫若栗面对冷面的北野晟拱了拱手,随即站直了身子说道:“小王并沒有要阻拦两国联姻的意思,只是这门亲事尚未尘埃落定就让皇妹惹來了很多不必要的烦恼,对此皇上不需要向我们解释一吗?我们的驿馆好端端的为何在一夜间化为了灰烬?在着深宫内院中为何有人会突然暗袭皇妹只凭这一点,我想以护妹心切的皇兄來说这门亲事就像登山般困难,所以在此之前,小王想让皇上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着,南宫若栗突然大手一揽便将躲在身后的穆景带到了前面,看着她叹惜着说道:“若是皇妹真的成为了北王爷的王妃定少不了进宫的机会,还有朝中大臣定也会借着贺喜的借口正面和皇妹有所接触。万一,其中有人又将皇妹当作了那人,出了事情,那时该怎么办?所以,还请皇上……”

    “栗亲王的顾虑朕能体会,是不是只要将她还有和她相关的事情全部告诉你们,你就会打消带曜月公主回国的想法……”北野晟苦笑着望着桌前的两人,不难看见的是他眼里掺着的那抹愁思。

    “陛!”

    “皇兄……”

    北野晟的话还沒有说完就被同时响起的两个声音给打断了,抬首烦闷的扫了扫两人道:“皇弟、爱妃对此可有异议?”

    华贵妃只觉后背一股凉意向她袭來,瞬间凉透了整片心扉。心里千万个声音在叫嚣着‘她有异议’,她不愿看他提起她露出的伤感与落寞,因为她也会心痛,可是她也沒有忘记现在的她早已褪去了当年的任性变成了一个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的女人,于是当她再次对上北野晟的眼眸时,她只是冲着他浅浅一笑便底了头不再看在场的任何一人。

    天知道在她笑容的背后又隐藏着多少的心酸与无奈?穆景将这一幕看的很明白,她深知柳如烟对北野晟的爱有多深,她也有心撮合两人,可是情爱这种事自古都是两厢情愿的事,强扭的瓜虽能解渴却入口索然无味。淡淡的瞥了眼她们便将头转到了另一边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中去了。

    “皇兄,这件事臣弟一定会全面彻查清楚,定会给栗亲王一个合理的解释。毕竟这种事情沒有人愿意让它连连发生好几次!毕竟这事关乎到臣弟未來王妃性命攸关的大事,万不可有所马虎!”北野皓然说道。

    “好,既然皇弟对此事如此上心,那朕现在就命令你……”

    “若不能得知事情的起因,再精明睿智的北王爷对此也只能束手无策!”南宫若栗盯着两人冷不伶仃的插言道。不管北野晟接來是否因此而龙颜大怒还是北野皓然暴走和他干上一架,总之,他现今的目的只有一个查明穆景的真实身份!对于着呼之欲出的答案,他绝不会如此简单就妥协的。

    “栗亲王这事已是陈年往事现在提出來恐怕会所有不妥,还请栗亲王对此不要咄咄相逼!”北野皓然见南宫若栗丝毫沒有妥协的意思,他只好也沉了脸色冷声说道。

    南宫若栗听了这话后,心头更添一堵,他表情严肃的拉过在一旁发愣的穆景用手撩开垂放在胸前的头发,用手指着白颈处的那道暗红色的掐痕气愤的说道:“你们看看那这是什么?是我们咄咄逼人了吗?从我们南国过來的公主殿就理应受到这种折磨?小王直言相告,此事不结,南北两国永无宁日!”

    “王兄?”穆景心中一惊,完蛋了,这事闹大了!看南宫若栗一脸的严肃她就知道这件事绝沒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好完结。

    “这……”看着那触目惊心的红印,北野皓然倒吸一口凉气,她万沒想到宇文箐子竟然会如此的狠手,看來他还是疏忽了。

    “王兄,你消消气,我真的沒事,你看不痛的。”穆景一手抚上自己的脖子冲着南宫若栗若无其事的笑着说道。

    不过,现场僵持的画面却沒有因为穆景那张充满和谐的面孔所软化,而是比先前更加……对此穆景唯一低头干笑了两声。

    “皇妹这事你不用插手,你放心只要有王兄和皇兄在,定不会让你这般白白受人欺负!”南宫若栗看着穆景怔怔的说道。

    他的眼神中透着的坚定是她从未见过的神色,那日在南宫大殿也不曾露出的严肃,这一次,他却为了她,一个仅仅相处不到一个月的陌生女子露出了自己坚毅的本性。穆景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震撼与感动,可是在这个时候将此大化真的沒有什么关系吗?穆景的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

    穆景淡淡的点点头,并沒有再说些什么。

    “栗亲王,你想怎么了解这件事才安心?”北野晟轻叹着气开口道,“伤害公主的凶手已经捕获,她对公主致成的伤害朕倍感痛心,可是你也知道是事情已经发生,还请栗亲王能就事论事以免伤了两国的和气。”

    “还请皇上谅解小王方才的出言不逊,小王只是护妹心切,只想知道关于那人的一切,这样才能保证今后在北国的日子再无今日之事端生起,还请皇上和王爷能将事情的真相告知于小王。”说着,南宫若栗便又朝北野晟作了一辑恭敬的说道。

    好一个‘护妹心切’,北野皓然意识的将眼神瞥向了穆景,沒想到她…

    “栗亲王兄妹感情深厚固然是好,可是……关于她的所有事朕已令任何人不得再提起,今日……”北野晟的眉头紧蹙在一起,一脸的难色中夹杂着一抹不难看见的痛苦。他望着穆景的侧脸沉思了良久,忽然之间他心头的结就这样‘嘭’地一解开了。“罢了罢了!若是一个陈旧的故事能换回两国从此无血无战和皇弟一生的幸福,朕又何乐而不为?”

    皇兄你真的定决心了吗?北野皓然在心里默默的问道。

    陈旧的故事,穆景的嘴角不觉的露出了一丝不可觉察的冷笑,静静的望着北野晟,等待着他把关于她的过去缓缓道來。

    北野晟将宋婉茹的事情轻描淡写的陈述了一遍,同时也将宇文府和宋府之间的恩恩怨怨简单的讲了一遍,起由很简单,因家族恩怨而受到牵连的宇文箐子和宋婉茹最终的命运都免不了一个‘死’字,只是两者之间必有异同罢了。

    “原來如此……”南宫若栗听完北野晟的长篇大论后什么表情都沒有只是偏着头长叹了一口气,才道:“沒想到皇后娘娘的命运竟是如此的曲折,若她在天有灵一定会保佑南北两国从此无战无乱!今日无意冒犯皇帝陛,多亏皇上天君之量沒有和小王计较,小王答应皇上不论北南两国是否有婚姻的联系,从此也一定不会有战火发生!”

    “好好好!栗亲王说话算话,朕敬你一杯!”北野晟能感觉到南宫若栗这话的诚意,于是也端起了酒杯豪气十足的说道,丝毫沒有了先前的忧郁之色。

    北野晟与南宫若栗两人你一杯我一杯不知喝了多少个來回才停了來,南宫若栗看着北野皓然的情绪有些低沉心思一转便拉着身边的穆景走到了北野皓然的面前,并酒劲将穆景的手放在了北野皓然的手心里,脸色微红的说道:“北王爷,你们的亲事也是迟早的事,如今驿馆被大火烧成了灰烬,酒楼客栈也不是忆然长久住处,毕竟一国公主常住在酒楼免不了背后的些许议论,还请北王爷今日出宫能将忆然一起带回王府暂住一段时间。”

    “王兄你这又是何意?这样做不怕皇兄知道后会责怪你吗?”穆景微张着嘴巴意识的反应道,一时之间将本应属于她的‘正常’反应全部抛在了脑后。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