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谁算计谁?

    “皇妹,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在王府里好好呆着,其余的事就交给王兄处理吧!你放心,皇兄那里我会亲自向他说明的。”南宫若栗若无其事的拍拍穆景的手背宠溺的说道。

    穆景嘟着嘴巴,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一刻她已经完全看不懂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了。先前对她的身份所展露出的那种强硬的态度,和现在‘撮合’她与北野皓然之间的好事,都让穆景的心里感到有些微微的不安。

    他的葫芦里到底装着什么迷药?

    “王兄,这样不好吧……”轻挣开被北野皓然握住的手,穆景的一双美眸静静的望着南宫若栗,很想看清楚此刻他的脑子里在想着什么,可是在他的眼里除了能看见一丝丝因酒意而出现的血丝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皇妹……”

    “朕也赞同栗亲王方才所言,此举并无任何不妥之处。公主即刻成为皇弟的王妃,试问未来王妃暂住到王府提前适应未来生活谁敢有异议?若有异议,朕第一个就不会放过!”北野晟的话适时的插了进来。

    他的意图很明显,只想早点结束这件事,让两国的情况能尽快的能够稳定来!

    “既然皇兄也这样说了,臣弟便再无任何疑虑,还望公主殿能屈驾到北王府小主几日。”北野皓然的脸上看不出是喜是忧只是看着穆景的侧脸极其平淡的说道。

    耳边传来北野皓然‘妥协’的话,这让穆景的身子不由的轻晃了一,难道他不知道以现在他们的情况根本就不适合住在一起吗?还是说在他的心里……

    “皇妹……忆然!”南宫若离轻唤道。

    “嗯?王兄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穆景回过神微微一笑,既然都决定了,她再多说些什么也纯属无谓的挣扎,索性还是令其顺其自然的好。

    “没什么,只是见你走神刚才皇上说午膳结束就让北王爷带着你去北王府。”

    “哦,知道了。”穆景淡淡的答道。

    “你先去,我稍后便把你的行李送到王府来,别担心,在王府你一定会很安全的。”这句话是出宫前,南宫若栗向她说过的最后一句,原来这才是他的目的,如此的简单让人感动。

    穆景望着南宫若栗离宫时的那抹孤寂又故作潇洒的背影,心头也笼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若栗,谢谢你!’和北野皓然并肩走出宫门,北王府的马车便驶到了他们的眼前,两人坐上马车相对两无言。

    “你就这么不想和我呆在一起吗?”北野皓然望着穆景静雅的侧脸,而穆景却是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沉默。

    “我知道你心里的顾忌,我知道你重回北国只有一个目的,可是即便如此你能为我想一想为皓予想想,在没有娘亲的日子,他每天过的好不好?这些你都想过吗?”北野皓然低着头,那双曾经让人骇然一双的冰眸里全是一片伤痛。

    “皓予…”穆景的心被这个熟悉的名字扎的生疼,“皓予…他还好吗?”穆景低声问道,随即一双微凉的手抚上了北野皓然的大手,苦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让他好好的,对不对?”

    “你想见他吗?”北野皓然反问道。

    穆景身子一僵,见?可以吗?

    北野皓然看着穆景的反应,暗暗的摇了摇头说道:“皓予现今的身份虽贵为北国的小王爷,但也不排斥有人会因为我的关系而对他痛杀手,所以在没有确保他安全之前,我都没有让他住在王府,所以你放心吧!”

    “那他在哪里?什么人在照顾他,可靠吗?会不会有危险?”穆景紧张的抓着他的手问道。

    “你别急,就快到了。你一见就什么都明白了。”

    可是心急的穆景却没有因为北野皓然的话而暂时放心紧张的心,反是因为那句快到了,心脏更加急速的跳动了起来。四个多月的分离终于能……

    不一会儿,一辆豪华的马车便停在了人来人往的繁街边,北野皓然率先来伸手将穆景也扶出了马车。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穆景看着繁闹的街头,满脸疑惑的望着皓然。

    “你看那是什么?”北野皓然指着街边一处较为‘萧条’的院落说道。

    “药馆?好端端的我们去药馆干什么?”穆景烦闷的念道,“难道是你生病了吗?可是宫里有那么多的御医都闲着,别闹了,还是快点带我去看皓予吧!”

    “我听你的丫鬟们说最近你睡眠不是很好,这里大夫的医术很不错,就想带你去看看。”北野皓然正经的说道,随即向着方才的马夫道了一句:“你先回府把公主将到的事情告诉管家一声,晚上也不用来这里接本王了。”便拉着穆景的手走进了药馆。

    药馆门前的仆人见到来人并无半点吃惊,而北野皓然也一副逛自家大院一般拉着穆景的手随意的在院子里左窜右窜,不得不说这个院子有着穆景并不知晓的秘密,静谧、神秘让穆景的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四处宁静的让穆景大气也不敢大喘一口,就连那只被北野皓然握着的手心里也渐渐冒出了冷汗,“王爷,这里好宁静好恐怖,我……”

    其实穆景并不是在害怕什么,只是,在心里意识的想要回避接来的事情而已。

    “皓予就在里面的房间,难道你不忍心不去看他一眼吗?”北野皓然紧握着她的手,小心翼翼的问道。

    “皓予真的在这里!”穆景轻摇着头苦笑了一声,突然美眸一黯,垂了眼帘,“王爷,我害怕见到他!”

    北野皓然浑身一怔,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试问一个母亲居然不敢见到自己的亲生儿子,这是多么大的一个笑话?可是这句笑话落在他的心里,他的心竟是这般的揪痛、难过。“景儿,你的皓予的娘亲,他需要你!虽然我们现在还不能在一起过上平凡又简单的生活,可是你要相信我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别怕,皓予见到你一定会很开心的!你也很想见到他不是吗?”北野皓然搂着她的身子,轻声细语的说道。

    “王爷……我……”穆景忐忑的心还是不能平静。

    不过此刻的北野皓然却不能由着穆景退缩的心思作祟,直截了当的硬拉着她朝着院子里最里面的一间房间大步走去。

    而此刻,被颦儿照顾的健健康康的小王爷皓予仿佛提前就知道今日他的父母会前来看望他似的,整整一天都没能让颦儿和铭心两人停来,不是大哭便是大闹,就连中午睡觉的时候也没平静来,真是把这两个丫头折腾的够呛。

    “我的小祖宗,你别闹了,安静一小会儿可以吗?我的小祖宗啊,就算奴婢求求你的,你不累,奴婢们也是累了……你看这泼浪鼓被你一天扔了不三十回,不捡吧,你就哭,捡了给你,你又扔……”铭心一边动作利落的趴在地上捡那些被皓予扔在地上的玩具一边不停的念叨着皓予今日的反常之举。

    早已习惯铭心碎碎念的颦儿轻笑着摆摆头,一把抱起闹个不停的皓予朝着任爬在地上的铭心说道:“心儿每天不都是这样吗?你的小主子还小,你就由着他吧!反正你整天闲着也是闲着,你说奴婢说的对不对?小少爷!”说罢,颦儿便宠溺的逗了逗怀里的皓予。

    而皓予像是能听懂她的话一样,也朝着铭心‘咯咯’的笑了两声,便在颦儿的怀里拱了拱身子也倾斜着像是扯着颦儿让她带他出去。

    “瞧瞧,又不让人安生了,外边那么冷的天,出去准会生病,颦儿姐姐这次可不能再由着他来啊!”铭心站起身看到皓予的动作顿时就知道他想干什么,同时她也知道一向万分宠溺他的颦儿姐姐这次也一定会带着他出去转悠转悠的,不过,她还是想要出言善意的阻拦一,毕竟现在还是寒冬腊月,而北国的温度本来就是四国最低的,所以现在室外的温度几乎可以冻死人的。

    皓予的小眼睛在两人之间骨碌碌的转个不停,等待着结局。“心儿,每天都在房间里小少爷会被憋出病的,不是夏公子也说过适当的让小少爷呼吸一些外面的空气也是对小少爷的身体有好处的吗?好了,别担心了,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颦儿勾着嘴角温柔的辩解道。

    “颦儿姐姐,夏公子不也说了没事别出去瞎转悠吗?”铭心不依不挠的说道,她可没说谎,因为皓予的身份比较特殊,最好不要让他见到更多的人。

    “心儿,你也发现今日小少爷有些异常,我看一定会是被闷坏了。”

    “才不是,这小子明摆着觉得作弄人很好玩,我倒认为他乐此不疲呢!”说着,铭心眼角一勾狠狠的‘瞪’了皓予一眼。

    “哇-哇……”皓予突然往颦儿的怀里一缩大声的哭了起来,他的哭声很响,像是使出了吃奶的劲一样,响彻整座院落。

    ‘好小子我一瞪你,你就知道哭,还真是厉害啊!’铭心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就算知道自己又被这个小家伙算计了又怎样?她也只能仰头长叹一声,‘天啦!我的小祖宗是奴婢错了!’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