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往事成影

    谁不知道宋家的‘遭遇’更何况是不被宠爱、关注的宋家三千金?

    “让夏公子见笑了!”穆景的心间咯噔了一,深知这夏冢允况与他的关系深厚,如此调侃也没什么关系,只是嘴角轻轻一勾,“这段日子麻烦夏公子了,日后若需要穆景的时候尽管开口。”

    落落大方,款款有礼果然配的上当日一朝国母之称。夏冢允况见穆景这般识得大体于是也不再对穆景出言不逊,缓缓站起身来向穆景行了一个君子之礼,道:“草民夏冢允况见过公主殿。”

    “夏公子多礼……”穆景也福了福身子。

    北野皓然看着两人相互谦和又相互冷嘲热讽的场面,他的嘴角噙着一丝无奈的笑意,他一手轻按着微痛的额头一手拉过穆景的身子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身边道:“这里有没有外人,你们演戏给谁看?”

    “王爷,如你所言这里并没有外人,所以我们也没有要演戏给谁看!”允况似笑非笑的接道。

    “是吗?那你的意思是告诉本王你是认真的!”北野皓然脸色猛地一变,虽然心里很明白允况说的并不是这个意思,不过,不管他说出这句话的意义何在,他都不再允许从他的嘴里出现这等有伤穆景的话。“阿况,我知道你至今仍对景儿有诸多误解,但是我也说过,这并非她的本意!所以从今以后我不允许你再对她有任何的意见!”

    允况听着这些话,只是一笑而过。

    其实夏冢允况至今也不明白自己对穆景到底是抱着一个怎样的态度,从一开始的厌恶甚至想过对她暗杀,到后来北野皓然发疯似得思念,再到皓予的出现他眼里又绽露出的笑容,他真的不明白她的存在对北野皓然来说意味着什么,也许是生命的延续,也许……感情的世界是他所恐慌的,所以他懒得猜也懒得明白。可是即便如此他可以对自己郑重的说一句,他对穆景是没有恨意的。

    “王爷,好不容易才有机会来到药馆,怎么尽说一些让人扫兴的事情,快看看这些菜合不合胃口,不合我再令人专门为王爷、公主做一桌美食。”允况不想把事情演化的太深,于是端起了酒杯及时把北野皓然的话拦截了来。

    北野皓然怎会不知道允况那点小心思,他既然不愿正面回答那就代表在他的心里已经默认了方才的那句话,不过允况也是一个有面子包袱的青年才俊,所以……北野皓然也不多言顺势端起桌上的酒杯和允况的碰了一,仰头一口而尽。

    “景儿,他是夏冢允况,是我今生最重要的挚友,也是我的右臂右膀,没有他就没有今日的我。”皓然看着身边的人语气沉重的说道。

    穆景静静的望着他,他继续道:“穆景,我今生唯一的挚爱!不管之前她有什么样复杂的身世,亦或是现在的身份有多高贵,她只是她,我最爱的女人-穆景!”

    他说允况是他今生最重要的挚友密甚亲兄!他又说穆景是他此生唯一的挚爱胜过生命!

    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穆景倒没什么变化眼里一片坦然。不过允况就有些不自然了,只见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此刻露出的神情是皓然从未见过的异样神情,也许这一刻连自认为很懂他的皓然也不明白他到底为何如此了。

    直到晚餐进行到最后,允况才扭扭捏捏尴尬的对穆景说出了那句抱歉的话,当然这句话其实对穆景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不过事情化解开了,最开心的人莫过于北野皓然。

    因为他们之间的爱情终于得到了认可、得到了见证!

    晚上北野皓然和允况的酒都喝的有点过,不过还好两人的酒品都还不错,既没有破口大骂也没有借酒装疯、舞刀弄剑!允况是被药馆里的丫鬟扶回了房间休息,而把北野皓然送回王府的重担便落到了穆景的身上,看着一身酒气醉醺醺的男人,穆景头一次对他感到了无力。

    “王爷、王爷……醒醒!我们该回王府了!”穆景拍了拍皓然的俊脸却毫无反应,穆景抽了抽眼角,看了看房间里并无他人,突然猛地用力一掌拍在了北野皓然的后背。“北野皓然!再不清醒过来,我便自行离开了,我保证这次离开后你这辈子也找不到我了!”

    “我数三,若时间到了你还不起身,就别怪我对你心很了!”

    穆景咬着牙在皓然的耳边恶狠的说道。

    要知道穆景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性格,若是这一次北野皓然玩的过火,那么结局定然只会是玩火**!

    “一”穆景第一声刚刚落,北野皓然的声音就飘了出来,“那么用力,谋杀亲夫吗?”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玩世不恭也带着一抹惊诧。

    “还不是你自找的?若不是你假醉企图蒙骗我的眼睛,我会对你那么重的手吗?北王爷,麻烦你次演技再好一点,就你那些小动作可以骗过其他人,可别忘了,我才从南国回来。而且……你看你的衣服都湿透了,谁喝个酒能喝到一身全湿?王爷,这样会生病的!”穆景的手抚上皓然胸前湿润的衣襟满脸的担心。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是假醉的?”北野皓然轻抓着穆景的手把它按在自己的胸前眼神迷离的说道。

    “夏公子离开后我想叫醒你,结果刚触碰到你的衣服就被你身上的寒气给惊住了,便知道你方才饮酒时将酒全部都洒在了自己的身上!王爷,先别说了,先回府换身干净的衣服,在这样带去,你一定会生病的!”穆景说着便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她虽不是一位医者,可是常年通过阅读医书钻研上层的医术,从中也学到了不少的医者本能。而她能感觉到现在北野皓然的身子已经处于临界点,再这样去一定会受到风寒的。

    北野皓然并不想这样放开身边的人,紧紧的将她圈在了怀里,感受她身上的温度,“景儿,你在担心我吗?我好开心!”

    穆景听到皓然这样说不禁翻了个白眼,随即挣脱他的怀抱用力拉着他走出了房间。

    可是谁知着房外的天气竟是如此的恶劣,漫天雪不说,光是着冰冷的温度就让两人同时打了个冷颤,“好冷!”穆景意识将身子往北野皓然的怀里缩了缩。

    “不如今夜就留在药馆暂住一夜可好?”北野皓然搂着她温柔的提议道。

    穆景很想点头说‘好’的,不过又低头想了想,便坚决的摇了摇头道:“不可!我不冷,我们出发吧!”

    “还说不冷?你看我刚刚捏你手都没有感觉了!”北野皓然搓着她的小手小手喃呢着,心痛不已。“罢了,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走吧!记得搂紧我!”说着,北野皓然便将穆景的身子往自己的怀里紧紧一搂。

    寒冽的冷风拼命的从穆景的脸侧刮过,穆景意识的把脸藏进了北野皓然的胸膛,感受着他的体温。虽然他的衣服也是冰冷的,可是她却能透过这冰冷感受到从他体内正迸发出来的温度,暖暖的,很安心。

    “很冷吗?再忍一会儿就好了!”北野皓然担心怀里的人会被冻坏,脚在不停的加速,恨不得他只用一步就能到王府去。

    “不用担心我,我不冷,倒是你……”穆景也同样担心着北野皓然的身体能否抵抗住这令人恐惧的寒冷。

    北野皓然的脸上挂着一丝无谓的笑容道:“我早已习惯了北国的寒冷,这点程度还对我造成不了伤害!别担心了!”北野皓然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人,见她还对自己有些怀疑便又继续说道:“别忘了那年寒冬,在冰湖边我冒着寒雪站了整整一夜不也没事吗?所以,你放心我真的没事!”

    那年寒冬……对于穆景来说那只是她所有噩梦的开始,可没想到在那个噩梦继续的同时她却再次遇上了他,并再次了他。想起那年,穆景的嘴角轻轻扬了扬,也不知在这一瞬间她想起了什么值得她这么开心的事,但是她明白在这眨眼之间她的心里被他的所有填的满满的,任何杂物都塞不进来。

    “谁知道你后来到底有没有事?反正我又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明白,我再也不管了!”穆景气嘟嘟小声念着,她故意的执着只是不想他出事而已。然而他却总是对自己的身体很漠不关心,她能不生气吗?

    “呃……景儿……”北野皓然被穆景突然升起的怒气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他知道她也是关心自己,而自己却……哎!北野皓然的俊眉紧紧的拧在了一起,望着不远处的那点亮光,他嘴角一扬,更加搂紧了怀里的人。“景儿,对不起,别生气了。你放心,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那样了,而且现在有了你每天在我身边监督我,我又怎么会明知错误而故犯呢?景儿,我需要你,我们都需要你,所以别在离开我们了……”

    穆景听着耳边喃呢的这些话,心里很不是滋味,想起那些为她痴狂的画面,她到现在都觉得很心痛。她不敢想象如果今后有一天她真的会……真的离开了他离开了这个人世,他会怎么样?

    虽然往事成影,但他对她的爱恋却是有增无减!

    然而这一点恰恰也正是穆景现在唯一所担心却又不能改变的!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