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暗波

    穆景沒再说话只是静静的靠在北野皓然的怀里.眸中早已一片湿热.

    两人相拥走进王府大门.王府依如两年前并沒有多大的改变.不过再次近距离的感受到完全属于他的气息.却让她隐隐感觉到了不安.她总觉得在他们的背后有不少于两股的恶势力在暗中盯着他们.对他们虎视眈眈.

    大门缓缓合上.从暗中也缓缓走出了一位黑衣男子.穆景的直觉并沒有欺骗她.从驿馆的那场大火开始.他们一行人就已经被人跟上了.只是是敌是友还不得知而已.

    黑衣男子的眼底闪过一丝亮光.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中一般.得意的勾着嘴角身子一闪便迅速的消失在了这片冰冷的黑夜中.

    时间总在人们的谈笑间匆匆流走.当所有的人都被南国传來的一直书信推进振奋人心的大喜时.隐藏在皇城脚的恶势力也开始在暗中涌动了.

    宋家老宅.还是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黑衣杀手正交头接耳不知在密谋着什么.只是这次有所不同的是.在宋老头-宋严的身边还站着一位令人窒息的神秘人.只见他一身黑衣将身子完全隐藏.头脸都被宽松的大风衣遮的很严实.只露出了一双犀利凶狠的鹰眼不带任何言语却又十分具有杀伤力的一一扫过眼前的人.

    “北国.朕势在必得.倘若这次有半点疏忽.朕要你们全部提头來见.”

    “主上请放心.属们一定完成任务.”寒带着所有的人恭敬的弯身道.

    “虽然现今南北两国结成为了兄弟国.但是只要解决了北国这头大羔羊.南国那弹丸之地何在话.到时西国孤立无援.主君必定能成为这个世界的唯一王者.”宋严亦是弓腰爬背的在神秘黑衣人的面前阿谀奉承道.

    听到宋严如此受听的好话.黑衣人只是动了动了嘴角并沒出言打断宋严的话.

    “主君这次亲自來到北国.莫非是因为……”宋严大胆的询问道.

    瞬间所有的黑衣人头抬起來头等待着神秘人的回答.

    因为上一次在一纸密信中已经对他们了最后的命令.只有等到北王爷举行婚礼的那日他们就会动手.可是好事难磨.十几天过去了才传出南国赞同这门婚事的事情.所以这事也就被暂时的搁住了.然而这一次.这位神秘人的亲自驾到.难道是说……事情真的要开始了吗.封洛的眼角不自然的抽动了两.

    “不错.朕前两日刚收來自北国的邀请函便马不停息的赶到了这边.不过朕的贺亲队伍明日才会从东国出发.所以朕來这里北国无一人知晓.也正是如此.朕一定要将他们杀得措手不及.爱卿觉得此计如何.”神秘人冷冰冰的说道.其实在他的世界里早已认定了自己是唯一.假意询问别人的意见也纯属缓和气氛罢了.对他本身就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听闻此话.宋严只觉得自己浑身上被一股凉气紧紧包裹住了.冻的他在无法行动自如.“主君高见.臣不敢妄言.”宋严颤巍巍的说道.

    “罢了.既然你不想说.朕也不难为你.今夜就到此为止吧.过几日代表朕出使北国的使臣就会抵至京城.到时候朕也会混入其中.里应外合.北国势必沦为砧板上的肉只有任朕宰割的地步.哈哈……”神秘人似乎被自己幻想中的那一刻深深的吸引住了.肆虐的狂笑了起來.

    直到这令人发指的狂笑消失于夜空.众人才愣愣的回过神來.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似乎在对方的眼里都看到了一抹熟悉又明显的恐惧之色.

    “主人.已经确定了对吗.”寒问道.

    “嗯.筠说这两年太后并不在宫中.那么北王爷迟迟不举行婚礼的原因恐怕就是在等太后的归來.如果太后回宫他们就会毫无顾忌的在宫中举行仪式.到时候.也正是京城最热闹.士兵警戒最弱的时候.所以主君决定在那个时候令对北国大肆开战.一定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到时再加上你们几人的势力.那北国就更不在话了……”宋严说道这里.突然有点明白为何那位神秘人会显得如此胸有成竹了.原來……这一切的一切恐怕早就在他的盘算中吧.宋严的眸光一凝.冷冷的撇过眼前这几个他一手教导出來的‘人才’.突然心中一软淡淡的说道:“这是你们最后的一个任务.所以你们务必要完成.听明白了吗.”

    最后一个吗.倘若沒有完成任务就只有死路一条.而侥幸完成了任务难道…….

    “为什么是最后一个.”霖有些纳闷的问道.

    宋严紧闭着双眼默默的摇了摇头.心里泛着浓浓的苦涩.自古伴君如伴虎.更何况是像他这种隔山隔水的远臣.功高盖主而死于非命的人自古都不吝数计.他.他们.只怕……“主君统一四国你便是有功之臣.再不会只是生活在黑夜.所以任务也只是最后一个.这样说你明白吗.”宋严的声音如同來自地狱幽灵般深沉.让一时呆闷的霖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意识的把这句话压在了心底.露出了知晓的表情.

    “主人.有关三少爷的消息.属有了新的情报.”封默不动声色的抱拳说道.

    宋严身子一颤.闵儿吗.“在哪里.”尽管知道心里的那个想法.可还是意识的询问了出來.

    “是北王爷命人劫走三少爷的.所以现在三少爷身在北王府中.”封默道.

    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封洛的心里有种很不祥的预感.

    “默.此言当真.北王府戒备不严.所以很多探子都可随意进出.可并沒有发现任何类似于三少爷的身影.你的消息从何而來.可靠吗.”封洛尽量压制住自己心头的激动情绪略显平淡的反问道.

    宋严也将头偏向封默静静的望着他.

    虽然宋闵琥和宋家有今日的遭遇全部都要归咎于宋严自己.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必须付出的代价.然而.在他的内心最深处对宋闵琥的愧疚和那心中仅存的一点仁慈让他再无法对他使出任何凶残的手段.所以在他将宋闵琥变成残废之后.他便什么都停止了.

    “怎会不可靠.线人是我亲自安插在北王府的.而且.这件事我也亲自去确认了.住在王府最隐秘的那座阁楼里的人正是三少爷.主人.我们接來是不是应该将三少爷‘接回’老宅.”封默似乎早就在暗中打点着这一切了.看的出來他对这件成功很是胸有成竹.

    封洛听到封默的这些带着轻蔑又目空一切的话.心底猛然一颤.原來这些日子他一直瞒着自己都干了这些事情.那么.自己的行踪是不是也已经完全暴露了呢.封洛担心的想着.意识的往封默的脸上看了看.却刚好撞上了封默向他挑衅的眼神.这他是真的死心了.看來他真的已经知道自己……封洛的心里一阵懊悔.如果不是想要尽快将欲要入魔的封默挽救回來.他又怎会心急的陷入到那一个谜題中.都怪自己行事太过于粗心大意了.

    “暂时不用了.反正他也只是个废人.留在那边也只会拖累他们.”宋严摆摆手说道.得知他现在的情况他就已经很满足了.再不想多生事端让事情更加深化.

    封默面色一黯.他费尽心思才得到的情报竟然只是如此而已.他的眼里有着明显的不甘和温怒.但.尽管如此.他却只是张了张嘴.便垂头开始沉默了.

    “而且.我们已知道他的消息.在必要的时候对付他们就更加容易了.”宋严故作从容的锊了锊雪白的胡须.若有所思的念道.

    “主人高明.”寒、霖和筠齐齐抱拳道.

    封洛知道霖早在几日前就已经查到邀月公主的真实身份就是北国曾经的国母也就是宋府最不受宠的三千金宋莞尔.霖将这一切一无所留的全部回报给了宋严.不过在此之前.一直在暗中操作的封洛也干了一件非常刺激人心的大事.

    虽为背叛.可做的心安理得.

    “接來的几天.事关紧要.寒、默、洛、霖你们几人务必要时刻盯紧眼前的任何风吹草动.筠在宫中也要开始行动了.你们都听明白了吗.”说到正事宋严的脸色徒然一变.似乎这件事胜过他生命里的任何一件.

    “是.主人.”

    几人也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即半跪于地上挺胸回答道.

    又过了一阵子.宋老宅才恢复到以往的平静.寒被命令到城外准备迎接东国‘大部队’.封洛两兄弟则是被调遣到武林各处准备将所有分散的兵力全部囤积在一起.而霖被留在南国的使节队伍中继续监视栗亲王和穆景等人的行动.然而隐藏最深、也是最危险的筠当然也……

    几乎所有的人在这大婚之始都开始忙碌了起來.唯独那几人.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