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难得的闲乐(上)

    大婚在即.王府里人來人往.其中不乏有哪些想要巴结未來王妃的王公贵族、贵妇千金.看着每天欲要把大门踏平的众人.穆景当然也是鼓足了扮演好南国公主的戏码.每天都以礼相待每一位‘贵客’.每天都干着相同的事.说着相同的话.偶尔也会被北野皓然拉到宫里去见到更多的皇族中人.借北野皓然的话便是“早些熟悉.日后好相处”.于是.穆景的复仇大计就这样在闲忙中渐渐淡化了不少.不过藏在她内心最深处的那个声音.却又在时时的提醒着她.不能沉迷于此.

    这日.暖暖的阳光洒在这片刚了整整一夜大雪的大地上显得格外的明亮、刺眼.

    穆景慵懒的轻揉着自己的朦胧的双眼.又是新的一天到來.她显得格外有些力不从心.因为天刚亮宫里就传來消息说‘太后召见’.

    太后回來了吗.她终于回來了!可是这么急召见她又有何目的呢.穆景拖着无力的身躯走到大厅.见北野皓然已早早的等待着她.她心思一转.便悄悄的走了过去从身后抱住了他精壮的腰肢.略带着撒娇的说道:“好冷.我不想进宫.”

    北野皓然的大手轻握上她的手.身子缓缓转了过來.看着胸前的人儿.满眼的爱意.“母后刚回宫就说要见你.可见你在她心目中的分量.好了.别担心.万事有我在.”

    “我从來都沒有见过她.我担心我会…… 我会不小心顶撞到她.到时她不赞同我们的婚事.该怎么办.”穆景靠在北野皓然的怀里满脸的担心.

    在她的心目中每一个在后宫生存的人都是很厉害的人物.曾经的华贵妃、洛妃还有南国死去的皇后甚至是她自己因为后宫的斗争也变成了如此模样.对于未知的太后.她真的很恐惧.

    “你还害怕她会吃了你吗.傻瓜.她是我的亲娘.从小也最疼我.对于我的选择更是百依百顺.她肯定不会难为你的.再说你现在的身份还是南国的公主.她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只是单纯的想见见你这个未來的儿媳妇而已.别想太多了好吗.”北野皓然轻拥着她温柔的对她解释道.

    “就是因为从小都疼爱你.而现在你却要完全属于另一个和她不相干的女人.她会心甘才怪.我不要进宫.我不要见她.就这样说定了.我想去药馆看予儿了.”穆景瘪瘪嘴苦着一张脸故作忧愁的说道.

    北野皓然面带笑容看着穆景的小动作.便知道现在她的心里都在想些什么.只是他选择了什么都不说.招來人在他耳边不知小声吩咐了些什么.只见那人担心的看看的穆景便脚步急促的跑出了大厅.

    “时间不早了.母后在宫里准备了早点等我们一起.走吧.我的傻王妃.”北野皓然戏谑的说道.

    “谁是你的傻王妃.北野皓然你太过分了.刚才你对那人说了什么.为什么……”

    “喂喂喂.北野皓然你怎么不说话.”

    “再不说话.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

    向宫中行驶的马车里时不时的传來几声愤怒的女高音.时而惊吓旁人.时而又惹得旁人讪笑半晌.

    “王爷、王妃.宫门到了.”北王府的马夫停马车站在马前恭敬的呼道.

    “闭嘴.谁是你王妃.”穆景率先探出头沒好气的朝着马夫大骂道.

    想起一路的憋气.她就浑身不爽.再听到马夫叫她‘王妃’她气就更是不打一处來.

    说她是王妃.可什么事都要瞒着她.说她是王妃还是个傻子王妃.太令人生气了.还一路死沉着气打死不和她说一句话.这算什么.

    “额……王妃……”

    “还叫.”穆景一个历眼射向马夫.吓得马夫浑身一颤.

    马夫立马闭上了这张惹事的嘴.看到北野皓然从容的走出马车.他才又开口说道:“王爷.这……”

    “沒事.你先回府.旁晚再到宫门來接我们便可.去吧!”北野皓然抬手打断了马夫说的话缓缓的吩咐道.

    “是.王爷.”马夫答道.心有余悸的瞥了瞥怒气不平的未來王妃.暗自抹了抹额头的虚汗.身子一转便快速的跳上了马车驾车而去.

    宫门前.一男一女就这样僵持的呆站着.北野皓然深叹了一口气道:“景儿.小心气坏了身子.到时予儿哭着找我要娘亲.让我去哪儿才能找到比你更好的呢.就算为了予儿.和我一起进宫一趟吧.都已经到这里了.不进去未免……”

    穆景不理狠狠的将头一甩.不再看他.谁叫他方才也是这样对她的.

    “好了好了.我错了.我为我刚才的行为向你道歉.可以原谅我吗.景儿.”

    “好牵强.”穆景面无表情的说道.

    “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待会儿见到母后你一定会很开心的.”北野皓然板正她的身子.对上她的双眼神秘一笑.

    “就这样.”穆景轻挑着秀眉.方才让她费尽口舌也不能让他开口说话.她怎会就这样轻易放过他.

    北野皓然眼角一抖.深知自己方才做的有些过分.也知道现在的穆景也绝非当初那个单纯的女子.只好认命的垂了眼帘无奈的说道:“只要你答应我现在进宫见母后.日后所有的事情都听你的.可以了吗.”

    “所有的事包括那些.”穆景得意的笑道.

    “除去那件事的所有事.”北野皓然立即慌忙的抢道.心中一沉.还好自己留了个心眼.不然日后再想在那件事有点自己的立场就真的纯属玩笑了.因为他知道穆景从來都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穆景转了转美丽的双眸.不知在想些什么.只见她朝着北野皓然神秘的一笑便主动拉上了他的大手迈着大步一步未停的朝着皇宫走去.边走还边小声的念道:“记住这是你答应我的.日后.所有事.还有不论发生了什么事.不都不可以不理我.如果连你也不理我了.在这个世界上我还能用什么理由留來.如果连你都要让我费尽心思……”

    穆景的话一句不差的全部落进了北野皓然的耳里.在他的心里荡起了一圈圈杂乱的涟漪.原來这才是她心底最深沉的想法.仅是如此的简单又令人心痛.

    ‘景儿.对不起.是我擅自把你想的太复杂了……’

    皇宫内院穆景已是相当熟悉.毕竟这里是她生命的转折点.当穆景和皓然两人手挽着手走进太后的寝宫‘成乾宫’时.大殿里所有的视线齐刷刷的全部都落在了两人的身上.一个原因是他们俩一起走进來面带的笑容是那么的甜蜜、招摇.另一个便是北野皓然的突然转变让众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儿臣拜见母后.母后一切安好儿臣就心安了.”北野皓然手牵着穆景大步走到周太后的身边面带笑容的说道.

    周太后也是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两年沒见了.他真的变化了不少.在外的日子里也常听闻身边的宫女报告皇宫的情况.但是每每想起离宫的初衷便打消了提前回宫的念头.直到今日亲眼所见.她真的不敢想象.她从小就疼爱的儿子会像宫女所言的那般对待那个女人.

    “南宫忆然见过太后娘娘.祝太后娘娘玉体金安.”穆景微福着身子向太后行礼道.

    她的声音成功的把太后所有的视线拉到了她的身上.见到穆景本人.太后意识的愣了愣.眸如星耀般明亮.眉如青黛.简单又不**份的装扮让太后不喜也难.太后细细的打量着穆景.总觉得她长得很像一个人.穆景被盯得有些‘害羞’的低着头.而被北野皓然紧紧握着的手也渐渐冒出了冷汗.

    突然一声婴儿的啼笑声打断了一切的肃静.让大殿里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大殿的另一边往了过去.

    “予儿.”穆景轻喃着.他怎么会在这里.穆景微皱着眉头不解的望了望身边的人.

    “是我令人将他接近宫里的.剩的事回去再给你解释.”北野皓然小声说着.便松开了手.走到易容过后的颦儿手中接过皓予.

    “母后.这便是您的小孙子.你看他见到您有多开心.”北野皓然把皓予抱到太后的身边给她看了看.

    见到皓予小小的可爱模样.别提周太后有多开心了.“和你小时候真像是一个模子刻出來的.听皇帝说他的名字是他娘亲取的叫皓予对吗.”周太后有些激动的抱过皓予宠爱的逗着怀里的孩子.又想起孩子的母亲.眼里闪过一抹精光.淡淡的开口道.

    “名字是她娘亲取的.儿臣觉得很好.”北野皓然说道.

    “嗯.然儿觉得好就好.哀家也觉得不错.皓予.”周太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皓予、皓然还有身边的女子南宫忆然.这三者之间本就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她.一个知道所有秘密却又束手无策的外人罢了.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