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闲乐之合家欢()

    被单独凉在一边的穆景略显尴尬的小步挪到了北野皓然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扯了扯他的衣衫,什么意思?这两个人还有完没完啊?大殿里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

    “怎么了?”北野皓然轻挑着眉头小声道。

    穆景见皓然如此,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便转头示意他大殿还有很多人,她很不自在啊!

    穆景的小动作并没有逃过周太后的双眼,虽然现在她的所有心思都落在了皓予身上。周太后勾了勾嘴角,抱着皓予缓缓站起了身大声说道:“今日哀家让你们过来并不是看你们谁比谁坐的好,两年没有见到各位王爷王妃了,哀家十分想念你们。如今能看到你们一个个身健如虎还为哀家添喜添丁,哀家甚是欢喜,哀家也为此特意准备了御膳给各位王爷、王妃,所以,今日不谈国事只谈家事……”

    “谢母后!”大殿里的人齐齐的说道。

    随着大家多按部就班的坐好,穆景才认真的数了今日的来人,连北野皓然在内王爷一共才四位,穆景在心里感叹道难怪先皇要把那件事交于北野皓然这个小儿子的手里了,原先她还觉得奇怪,现在一看便明白了。

    太后首位,北野晟、北野皓然各位左右,由此可见北野皓然在周太后心里的分量有多重。

    “母后,皇弟即将大婚,这一次关系到南国两国日后的命运,所以还请母后……”

    还不等北野晟的话讲话便被周太后厉声给打断了,“皇帝,哀家不是说了吗?今日不谈国事!有什么事都等到吃完饭在说便可!”

    “母后……这件事事关紧要……”北野晟面色一改沉重的说道。

    “皇帝!”周太后猛地将手中的筷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啪’地一声,吓坏了她怀里的皓予,随着一阵婴儿的啼哭,整个大殿又开始沸腾了。

    北野晟觉得自己的颜面扫地,连早膳也没吃便气恼的甩着袖中离开了成乾宫。

    而留的众人也顿时全部慌了神,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几位王妃都还没有带过孩子所以都帮不上什么忙,而王爷们也只有干坐着等,谁都知道现在皓予这位小王爷是老祖宗的心头肉,在这个时候谁不怕死的上前说一句不是的话,那今后的日后可真的就好过了,几位王爷面面相觑,看来他们几人都达成了共识,袖手旁观!

    “然儿,对不起是哀家不好把孩子给吓到了!予儿乖,奶奶不是故意的……”听着皓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大殿里的人心里都不是滋味,特别是穆景更是把心揪在了一起。

    “太后,让我试试可好?”穆景不顾北野皓然的阻拦走到周太后的身边申请焦急的说道。

    周太后眸光一敛,“曜月公主是在和哀家开玩笑吗?”

    “太后娘娘,恐你有所不在我之还有几位比我小的皇妹,从小都是我将她们带大的,所以,在这方面我很有经验。”穆景连眉头也没抖一的随口瞎掰道,其实她并不想开口说谎的,可是听着自己孩子这般令人痛心的哭声,她又怎么不急?她可是孩子的娘亲啊!

    “这……”即便听到穆景这样说,周太后还是有些迟疑。

    “母后,忆然很心疼予儿,就让她哄哄,说不定予儿被她抱抱就会停止哭泣了。”北野皓然实在看不去了,于是也开口说道。

    “既然然儿都这样说来,那你就来试试吧!”周太后板着脸小心翼翼的将皓予递到穆景的怀里,“小心点,别磕着哀家的孙子!”

    说也奇怪,皓予刚被穆景抱过去没一会儿就真的停止了哭泣,还朝着穆景乐呵呵的笑了起来,看的北野皓然一阵汗颜,这小子明摆着是想要娘亲了,还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看来他是时候把他接回来和他们一起住了。北野皓然这样想着,一脸幸福的望着不远处的两人。

    “王弟,看来你这次因祸得福不仅抱得了美人归,还收获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王兄真是替你高兴!”北野明宇半举着茶杯用手拐了拐身侧的北野皓然勾着嘴角调侃道。

    “王兄说这话也不怕九嫂吃醋把你赶出王府吗?”北野皓然随礼的也端起了茶杯和北野明宇碰了一,眼角瞥了眼正在看穆景的九王妃嬉笑着说道。

    这九王爷北野明宇是京城里出了名了‘怕女人’,这点北野皓然又怎会不知呢?虽然两人平日里也没有多少的接触,但毕竟都是从小在皇宫里一起长大的皇室中人,对彼此都多少有些了解。他知道北野明宇的事情就像北野明宇知道他的底细一样明清,但他们任何一方也不会主动做出有损对方皇颜之事。

    果然,一听北野皓然这样说,北野明宇的脸色猛然一变,有些不安的看了看身边的女人,见她并无异样心头才落了来,埋怨的瞪了一眼正准备看好戏的北野皓然一眼,“王弟,你说他们会不会挑选你们大婚之日行动啊?”北野明宇突然神秘的凑近皓然的耳朵小声的说道。

    北野皓然装作不知所云的耸耸肩,“我也不知道,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吗?王兄。”

    “是吗?”北野明宇一阵狐疑,听他说不知道谁信啊?

    “算了既然你不想说,王兄也不再询问便是!但是记住,有用的上王兄的地方尽管开口,王兄一定竭尽所能!”北野明宇突然表情变得很严肃。

    “哦?也对!借王兄的底盘开一个小小的庆功宴还是可以的,放心吧!王兄既然开了口,我日后绝不会客气的!”北野皓然抖着眉头一脸贼笑的说道。

    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言的在一边小声的数落着对方,皓予和穆景也重新回到了饭桌上继续着这顿颇不自然的饭局,虽然少了北野晟那个大冰块的存在,但情况并没有因此好转太多,各自都盯着自己的碗里,稀稀拉拉的吃了几口便都说已经饱了。

    对此,太后也没再说什么,只好令人撤走了御膳,又令人为各位王妃备来了貂毛大衣,说是刚回宫想要在宫中走走,看看许久未见的风景。

    于是,一路人从成乾宫走出来便‘浩浩荡荡’的在皇宫里走走停停,一会儿嬉笑不已,一会儿又肃静的令人恐慌,整个上午穆景的心情就如浮在水上的浮萍一样起起又落落。

    直到午,周太后才发令让其他人都散了只留了穆景和北野皓然两人外带一个小皓予,穆景看到其他王妃都如释重负般开心的离宫,心里也痒痒的想跟着一起离开,可是……小手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抓住了。

    “来都来了多陪母后一会儿又如何?”北野皓然的声音在神游中的穆景耳边响起。

    他知道她不想留在皇宫,也不想带着一张难看的面具去和宫里的人周旋,但是对方是不别人而是他的母后,他只想让她多体谅一老者的心情,才瞒着她把皓予接到了皇宫也只是单纯的想要给她一个惊喜再是让母后见见她的孙儿。然而,他的这些想法好像又……北野皓然的嘴角挂着一抹无奈的苦笑,在外他可以是威风凛凛的北王爷,可以是冷酷无情有着至高无上权利的‘王’!可在这两个比他生命还重要的女人面前,他却什么都不在是了,单纯的儿子与丈夫的关系都让他如此的难做,一家不合,他又怎么放手一搏整个天呢?

    穆景的脸色有些难看,死盯着周太后的背后,也不知道她把单独将他们留来欲意何为?再则,她也总觉得周太后在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虽然一时间也没发觉到底奇怪在哪里,反正她总觉得心头有些压抑。

    “景儿,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躲避什么?难道你在担心你的身份会被母后发现吗?”北野皓然苦着脸说道,随即又觉得这话很不靠谱便好笑的说道:“放心吧,母后在外的这两年从不问任何世事,更何况那些都已经成为过去了。”

    身份?对!就是身份!穆景身子一怔,这才觉得周太后看她的眼神总是带着一丝试探和……难道?她真的……?

    自从北野皓然无意的提及身份这件事后,穆景的整颗心都悬了起来,不为其他?单单对象是她两个亲生儿子她就已经罪该万死了,况且还……剩的事,她连想都不敢往想了。

    “你们都退!没哀家许可,任何人不得进殿打扰哀家和王爷!”刚走进成乾殿没几步,周太后便转身一脸严肃的朝着左右的宫人命令道。

    “奴婢告退。”

    随着所有的宫人几步退离,再到大殿的门被缓缓合上,穆景就这样僵直的呆站在北野皓然的身边一句话也没讲,面如死灰。她看这情况便已经能猜到接来周太后会对她说些什么了。

    “母后,你把我们留来不仅是让我们这样干站着吧?”北野皓然看看了空荡的大殿随意的说道。面对周太后,北野皓然从不会有任何拘束的感觉,特别是像这种没有‘外人’的情况。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