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来自太后的威胁

    “哀家肯让你们如此站着,你这个不孝子还不知足吗?”周太后黑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怒道。

    北野皓然听此言突然种张二摸不到头脑的感觉,呆呆的望着周太后道:“不知母后所谓何事发如此大的脾气,是儿臣哪里做错了吗?”可是做错了,她也不该当着穆景的面这样怒骂他吧!

    周太后看着大殿的两人还有正抱在穆景怀里的皓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怔怔的说道:“你觉得哀家的眼睛是瞎的吗?倘若这个女人和皓予之间没有半点联系,皓予怎会一点排斥她的感觉都没有?”

    “母后,您误会忆然了,之所以予儿没有排斥忆然,全是因为前几日予儿一直被她照顾……”北野皓然的话脱口而出,不过好像事情还真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解决,因为他了解他的母后,在一般没有证据的情况她是绝不是轻易无限另一个人的!

    “还在强词夺理!这两年,你们当着以为哀家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吗?”周太后冷斥道,“笑话!就算哀家人不在宫里,当哀家的耳目全部都留在的宫里,着两年来宫里发生过的点点滴滴,没有任何能逃过哀家的双耳、双目!”周太后自顾的说着,完全不顾殿两人渐渐变化的脸色有多难堪。

    不过听到周太后这样说了之后,穆景反而是松了一口气,现在她还处于胆战心惊的猜测中,害怕自己的身份有被她揭穿的可能,不过现在听到她亲口说了出来,她突然又觉得什么事都没了,自己也变得不再那么逃避了。低头看了眼熟睡中的皓予,穆景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令北野皓然百思不解的笑容。

    “母后,儿臣一直都知道您很厉害,但是这一次儿臣真的没有什么瞒您的!您是不是被什么事情误会了?忆然是南国的公主,这一次作为和亲使者是第一次来到北国,之前我们从未见过,又何谈她和皓予有什么关系呢?”北野皓然这样说着,却不自然的垂了头,声音也却降越低。

    听着北野皓然的话,周太后只觉得心如针扎般难受,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现在却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这般欺骗她还不肯相信她,她觉得心里很堵,于是,出于私心,她意识的将矛头转向了大殿里的另一个人,“你没有什么可说的吗?你心里现在一定很笑的很开心吧?像然儿这样的男人竟然可以为了你连我这个母后都可以欺骗,他以前从不是这个样子的!”周太后盯着穆景冷嘲热讽的说道。

    “母后,忆然不是你想的那样!”北野皓然一心想保护好穆景,却忽视了一点,他现在越是在意穆景的存在,周太后的心情转变的便会更加糟糕。

    “忆然?南宫忆然?哀家可不认为这是她的真名!说吧!哀家只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再出言欺骗哀家,哀家也无法保住你们了!”周太后微眯着凤眼,细小的皱纹若隐若现,为此刻的她又增添了一丝无法抗拒的威严。

    “母后,儿臣真的不明白你到底再讲些什么!”北野皓然面色焦急的说道。

    “王爷,该来的总会来的!”穆景微叹了一口气,动了动身子小步走出了他的保护范围。

    “果然有做皇后的底气,该明白的时候就千万不能假装糊涂,这点然儿你真该想你身边的人好好请教请教。”周太后勾了勾唇角轻笑道,“说吧!”

    “母后……”

    “景儿……”

    北野皓然看着两人一阵无倍感无力的挫败感油然而生。

    “太后娘娘你猜的不错,南宫忆然的确不是我的真实姓名,至于我的真名……”穆景苦涩的一笑继续道:“我的真名是我一直不愿记起的,但是今日……看来是不得不回忆起从前了,宋莞尔,宋府唯一的嫡女,冯子瑜之女。也是当年代替宋婉茹嫁入皇宫的皇后,先更是南国一国之君的爱妹曜月公主。不知太后娘娘对我的回答还满意?”

    “景儿……”北野皓然担心的看着她,他心里明白她在说到这些话的时候,心她的心低有多难过,原本那些痛苦的记忆都是被她小心翼翼的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而今却还要让她忍着痛,强挂着笑颜把它全数挖出来。他的心如刀割般难受,“母后,你到底想说什么,不妨直说!儿臣知道您的心里已经明白这一切的原由,何苦还要这般难为景儿,您知道哪些回忆对她来说有多痛!”北野皓然大声的说道。

    “就这点程度你就受不了了?日后还何谈国家大事?还如何全心全意辅佐你的皇兄一统大业!北野皓然,你真的太让哀家失望了!”周太后亦是斥声痛骂道,本来这件事错就在于他,现不仅没有半点悔过之意,竟然还这般怒气于她!

    “母后,我会完成我该完成的任何事,但,唯独景儿和予儿,我决不允许任何人将他们从我身边夺走!除非我死!”北野皓然双目对上周太后的视线,这一次是他懂事以来第一次如此反驳他的母后,他的心里虽然很难过,但是只要想到穆景和皓予会因为他的顺从从他的生命里消失,他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宁愿死也要护全他们母子?你……气死哀家了……”周太后顿时被北野皓然气的脚一软,当便瘫软在了凤椅上,面如死灰。

    穆景听着北野皓然的话,心底也被猛然震动了一,他对她的爱,她从来都是知道的,可是自己呢?又为他做了那些?“太后娘娘,这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和北王爷并无半点关系,如果要降罪就让我宋莞尔一人来承担!请太后成全!”穆景抱着皓予大步向前,走到周太后的面前直直的跪了去。

    “景儿!你这是干什么?什么你一人承担!这件事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你起来!你没有错!”

    “王爷,从我们相遇的那刻起就注定我们此生无法相守,从此以后皓予就真的交给你了,请你一定要让他平平安安的长大!”穆景一字一句的说着又贪念的狠狠看了眼熟睡中皓予的童颜,便把孩子推到了北野皓然的怀里。

    北野皓然心头一急,他不知道她接来还会做什么让他担心的事,可是怀里的孩子还……正当北野皓然出神的时候,穆景的声音又一次的响了起来。“太后,宋莞尔自知罪孽深重,请太后降罪!”

    “你当真可以为了然儿一心求死?”周太后看着跪在自己脚尖处的女人,一抹异样的精光从她的眼眸中一闪而过。

    “如果我的死能换回王爷和皓予的平安无事,我别无他求!”穆景面无表情的说道。

    “景儿,别做傻事,你答应过我再不会离开我!”

    周太后看看认真的穆景,又瞥了眼急的满头大汗却又束手无策的北野皓然,她慢条斯理的拿过旁边一早就摆好的酒杯和酒壶。轻摇了摇让穆景端着酒杯,她将液体缓缓的倒入了酒杯,冷哼道:“只要你喝了这杯毒酒,哀家向你保证,你的皓予日后一定会成为人中之龙,百王之首!”

    穆景点点头。

    “景儿不要、不要喝!”北野皓然反应过来立马身想要一把夺走穆景手中的酒杯,奈何因为要顾忌皓予不被摔伤,他的动作稍微迟钝了一秒,便夺了个空。

    眼睁睁的看着穆景这样义无反顾的饮了那杯毒酒,北野皓然猛地跪倒在了地上,“景儿!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他一手抱着皓予,一手搂着摇摇欲坠的穆景,属于他心碎的泪水一滴滴落在了地板上。

    “王爷,只要你们没事,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穆景饮那杯酒后,腹中并没有那种很强烈的灼烧感,反而只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身子也渐渐变得没有力气了,以她这么多年熟读医书的经验来看,她方才饮的或许并不是太后口中所谓的毒药。或许这只是她用来试探她的一点点迷药而已,不过,这件事目前只有她和太后两人之后,她若不装成什么都不知道,恐怕日后的日子太后一定会换着法子整她。

    想到那些,还不如让这一次再来的猛烈些吧!她不就是想看一北野皓然最真实的反应吗?

    “景儿,我不可以再失去你了!你等着,我带你去找阿况,他一定可以救你!一定可以的!我说过,我绝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你!你再忍一忍!”话落,北野皓然转身便将大殿里一处的纱幔用力扯了来,把皓予紧紧的捆在自己的背上后,便弯身一把把起来地上的穆景连看都没看周太后一眼就三步并作两步的离开的成乾宫。

    “然儿!你……”周太后盯着他的后背大声的怒道,她本以为他的脚步会因此停来,但是她忽视了他对她的感情,他连微微停顿都没有,只留了一个令人心痛的背影。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