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最致命的弱点

    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周太后虽面色还是沒半点好转的难看.但谁知道此刻她的心里早就乐翻了呢.她承认她看到北野皓然伤心欲绝时.她很心疼他.但是谁让他平时总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什么都不在意.既然沒有什么可在意的.那么就让她看看到底什么才是你最在意的吧.周太后在心里得意的想着.

    北野皓然抱着毫无生命力的穆景在皇宫里一路横冲直撞.跌跌撞撞的出了皇宫立刻又马不停息的直奔药馆而去.这一刻.他什么也顾不了了.心里虽然很明白他这样做无疑是对自己和穆景最致命的一举.但是.谁让他现在的心里念得、想的都只有怀里的这一个呢.

    “天啦.王爷这是怎么回事啊.主子和小少爷都怎么了……”铭心被眼前所看到的情况完全惊呆了.大声的咆哮道.

    “别愣着.赶快把予儿送回房间好好照顾他.立马把阿况给本王找來.立刻.”北野皓然把穆景放在床上.转身在房间里无厘头的吩咐道.

    “夏公子一早就出去了.奴婢……奴婢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见到北野皓然的脸色有些阴沉.铭心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按照吩咐把皓予小心翼翼的抱在了怀里.自然而然的后退了两步才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怎么会怎么巧.这可怎么是好.看着‘奄奄一息’的穆景.北野皓然的心如刀割般难受.为什么要这么傻喝那杯毒酒.为什么.北野皓然听到铭心的回答瞬间一拳砸在了圆桌上.“可恶.”

    “王爷……”铭心被北野皓然所展露出的怒气吓得连连倒退.又抱紧了手里的皓予.好像现在只有他的存在.她才能安然无恙一般.

    这时.一早就出宫回到药馆的颦儿听到房间里传來响声.便立马放手中的活儿赶了过來.入门边看见抱着孩子一脸害怕的铭心无措的站在房间的一角.“心儿.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了.”颦儿迅速跑到铭心的身边担心的询问道.

    铭心回过神來.心有余悸的看了眼另一边的人.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王爷突然抱着主人背着小少爷就冲了进來.问我夏公主在哪里.我说不知道.结果他就生气了……”铭心一副快哭了样子小声陈述道.

    什么.小姐是被抱回來了.难道今天午单独留她们不单纯是为了两人的婚事.而是……天啦.“好了.我知道了.心儿你不用担心.你先抱着小少爷回房间.”颦儿紧张的说道.

    铭心点点头.退出了房间.

    “王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姐好端端的进宫怎么突然就……”颦儿亦是一脸焦急的跑到床边望着毫无生气的穆景语气更多的像是一种质问.

    北野皓然虽然心里火气很大.可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奈和心痛.眼底蓄满了浓浓的伤感.不言也不语.

    “算了.还是先让奴婢看看小姐这到底怎么了.”颦儿自言自语的抬起了穆景的手把着脉.微皱着眉头.

    颦儿的自语并沒有逃过北野皓然的耳朵.他的心中像是突然被这句无意的话击燃了一束新的亮光.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颦儿那一套简单而熟练的动作.“颦儿你也医术.”

    “在沒进入宋府前.我跟过一位神医学过几年.后來跟了小姐.小姐喜读医书专研医术.奴婢便跟着也学会了不少.”颦儿微闭着眼低喃道.

    ‘太好了.这景儿有救了.’北野皓然在心底暗暗的默念道.

    “王爷.奴婢可以问您一个问題吗.”颦儿诊完脉起身细细的整理了穆景的被子.转头对上北野皓然那双充满担忧的眼睛.

    “怎么样.景儿中的毒可有解药.”北野皓然焦急的问道.根本就是自动屏蔽了颦儿方才的话.

    颦儿轻摇着脑袋.说道:“王爷可否告诉奴婢.小姐到底是怎么‘中毒’的.”

    北野皓然的身子猛地一颤.他不愿回想到那一幕.如果景儿当真会永远的离开.他这一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的.北野皓然的眼底蓄着晶莹的泪花.“她是为了保住我和予儿才饮了母后准备的那杯毒酒.是我不好.是我沒有及时阻止她.是我的懦弱才造就了今天这一切的悲剧.原來母后她很早就知道了我和景儿之间的事.但是她沒说出來只是因为我是她心里最疼爱的皇子.可是.今天她却……她好残忍……”说完这些话.北野皓然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撕碎了一般.身子也完全失去了力气瘫坐在了凳子上.傻傻的.痴痴地望着床上的人.不敢靠近也不敢转移他的视线.他害怕.他靠近就会看到那张苍白的毫无生气的脸;他害怕他的一转身就再也见不到他熟悉的身影.

    得知事情的原由.颦儿的心里一片了然.原來这一切都是太后一手安排的.那么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这是令颦儿百思不得其解的.不过.这是她们的世界.她只是其中的一粒沙子.她又何必去苦思冥想那些呢.颦儿的嘴角挂着一抹微笑.看着北野皓然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最终她还是选择了默默的站在一边.

    “颦儿.告诉我.她到底中了什么毒.解药是什么.”北野皓然捧着脑袋痛苦的说道.

    “王爷……小姐她……”颦儿看了看北野皓然又往床上望了望.欲言又止.

    “怎么了.难道连你也沒办法吗.”北野皓然激动的走到颦儿的身边.双手紧紧的抓着颦儿的双肩.双目猩红的说道.

    颦儿当一急.连连说道:“沒有、沒有……”

    “沒有.真的沒有半点办法了吗.”北野皓然听着这句甚比晴天霹雳的话.整颗心都凉了.无力的垂了双手.

    “不是.奴婢不是那个意思.不是沒有.是小姐她……”颦儿知道北野皓然误会方才的意思.想要急急的辩解.但是话刚到嘴边就看到床上已经有了动静.于是把已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又吞进了肚子.神色一变问道:“王爷.如果小姐沒有被太后赐死.你接來会怎样.”

    “呵.”北野皓然苦笑了一声.“如果母后真的沒有这么做.我一定会当这件事从未发生过.可是……既然发生了.我说过不管是任何人只要伤害了景儿.我便一定不会罢手.”

    “可是……”

    “可是她是你的生母.是生你养你的母后.你想怎么对付她.”还不等颦儿出言.房外便传來了一句充满怒意的男声.

    “夏公子.”颦儿有礼貌的叫道.

    夏冢允况也点头应道.

    看着被爱冲昏了头脑的北野皓然.夏冢允况既生气又心痛.

    “对啊.她是我的亲生母亲.可他为什么要如此残忍的对我.她怎么忍心亲眼看着我失去最爱的人.”北野皓然紧捏着拳头.恨不得现在就一拳砸在自己的头上.把自己一掌拍死.这样的选择对于他來说太困难了.

    他不愿和自己的母后反目成仇.也不愿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离开了人世.

    “你有为太后她想过吗.她很早前就知道了一切.在你和皇上之间.她无法做出选择.而今呢.你还不明白吗.混蛋.”夏冢允况一拳重重的落在了北野皓然的脸上.

    从两人进宫后.夏冢允况也一个人进了宫.在太后的成乾宫.他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那个知晓所有秘密的人.同时也看到了北野皓然那一系列不成熟的不智之举.只因一个女人.他很心痛.为他的好兄弟北野皓然不知轻重而心痛.为太后宠溺无私的母爱而心疼.也为那个愿意为了心爱的人放弃生命的女人心疼.

    “王爷……夏公子你……”颦儿惊呼道.

    “颦儿这里沒你事.去照顾公主就好.”夏冢允况转头看了眼颦儿道.

    “阿况.我明白她的所有爱.难道就因为她疼我.就可以肆意夺走一个无辜的人的性命吗.这种自私自顾个人感受的爱我宁愿不要.”北野皓然愤怒的吼道.

    “嘭”又是一拳猛砸在北野皓然的颚.“难道太后在你的心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吗.”

    北野皓然发誓这一天决定是他这辈子最狼狈的一天.他被自己的好兄弟一拳又一拳的击打在地.而自己连还手的yuwang和能力也沒有.北野皓然的嘴角挂着一抹残笑.

    直到一声清脆中带点沙哑的声音响起.“够了……别打了……”夏冢允况才放开了手把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便愤怒的大步离开了房间.

    “颦儿去看看王爷有沒有哪里受伤.”穆景的眼里写满了对北野皓然的关心.

    “小姐你的身体.”颦儿有点担心的望着她.

    穆景淡淡的一苦笑着道:“我的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沒事.你去扶王爷吧.”

    颦儿这才放心的松开了手.向北野皓然走去.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