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安然不安心

    “王爷,你没事吧?”颦儿小心翼翼的把北野皓然从地上扶了起来问道。

    然而,这时的北野皓然整个人都呆了,他不知道自己眼前看到的是不是真实的画面,他只好绷着神经紧张的问着颦儿道:“颦儿,景儿她真的没事吗?”

    他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那么熟悉的身影,他害怕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觉而已。

    “王爷,小姐的身体没事,也没有中任何毒!”颦儿看着北野皓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景儿……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北野皓然轻推开颦儿,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穆景的身前,一把将其搂入了怀里,声音中带着些许的颤抖,因为这一次他是真的害怕了。

    真的害怕,这一次她就这样消失在他的眼前。

    穆景这一次也真正看清楚了北野皓然的心意,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管发生他都会保护好自己,就算自己一心求死,只要他在身边,也绝不会可能的。穆景微仰着颚看着北野皓然脸上方才被夏冢允况打的那些地方,心中一痛,意识地伸手抚上那块微肿的地方,“王爷,你的脸……痛吗?”

    北野皓然握住她的手,眼里一片苦色,“看见你没事,这点痛算什么?”

    “王爷,这一次你真的太任性了!方才夏公子说的那些话没错,你这一次真的做错了!太后并不是你想的那么残忍,她对我们……”穆景微微一顿继续道:“她并没有要害我的意思,只是想从你的口中听到你对她的信任,但是,我们却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了她,我的该死!如果不是我,你们母子就不会这样了。”

    “景儿,既然你没事,母后那边我自会去请罪。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难做的。现在的你就什么都别想了,好好的养好身体,等着嫁给我就好。”北野皓然一脸轻松的说道。

    穆景轻摇着头,“我的身体没事,太后给我喝的那杯酒里只是了重量的迷药,对身体没有任何伤害。我现在担心的是不是我们的婚事,而是太后那边,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还有今日你就这样从皇宫里跑了出来,想必现在宫里都传遍了你我的事吧?我担心……我担心这事会引起皇上的怀疑,到时不止是你我,就连太后……”穆景紧锁着眉头担心的说道。

    北野晟的疑心她从来都知道,所以在宫中的那段日子,她从来都只是明着和他斗。

    “没事的,既然这件事是母后一手策划的,她一定会做到一点风声也不会落入他人的耳里。”北野皓然倒不担心宫里的事,而是在心里暗暗的想了一这药馆的安全问题。

    “真的吗?”穆景还是有一丝的担心。

    “真的!母后可是北国有史以来最厉害的一位皇后,这点事她闭着眼睛也能做到毫无破绽的。”说着,北野皓然便宠溺的点了点穆景的鼻子,咧着嘴巴笑了笑。‘嘶…’。

    “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很痛?我们还是赶快回王府,我那里有些活血祛瘀的药丸。”穆景急急的揭开被子往地上一站,谁知那迷药的份量太猛,她只觉只觉脚一空,身子便无任何支撑的向前扑了过去。

    北野皓然迅速的接住穆景的身子,焦急的惊呼道,“景儿!”

    落入北野皓然的怀抱,穆景突然呆呆的傻笑了起来,“王爷,你好丑!”

    什么?北野皓然瞪大的眼睛。

    “夏公子手真狠!你这样出去走在大街上,一定不会有人再认识你了。”说着,穆景又自顾的笑了起来。

    北野皓然的眼角猛抽了几,“别人不认识没关系,只要我的景儿一个人认识就够了。”

    心里却在狠狠的说道:‘阿况,本王记住了,这一次你竟敢瞒着本王和太后联手整我,还把我打成了这般模样,一次本王一定会加倍奉还给你的!

    穆景心里顿时便如吃了蜜饯般甜蜜,可是嘴上却是故作嫌弃的瘪了瘪嘴说道:“才不要和一个丑八怪认识,我只喜欢英俊的男人!比如像南宫那样的,像我师父那样的,嗯,你皇兄看起来也比你好看些……”

    穆景才不顾眼前人的脸色变得有多难堪,自顾着说着,突然喃喃了几句便没声了,原因只是某人因为受不了自己喜欢的人一直数落着自己,而惦记着别的男人,他嫉妒的用自己的唇堵上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像是惩罚一般的轻咬着穆景的唇。

    吻了好一会儿,北野皓然才放开了穆景,微眯着眼睛,警告一般的看着怀里的人说道:“别的男人对你再好又怎样?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如果再想着他们,我就像刚才那样惩罚你,直到你不再提及为止!”

    “霸道!”

    北野皓然不以为然的勾了勾嘴角,反正他的霸道也只属于她一个人。

    最终,北野皓然还是乖乖的听穆景的话迅速回到了王府,说真的当穆景让颦儿取来铜镜给北野皓然照时,北野皓然有种恨不得杀了夏冢允况的冲动,居然把他的脸揍成了这副模样,难怪他的女人会如此的‘嫌弃’她!狠狠的瞪了眼镜子里的人像,便抱着穆景一声不吭的大步离开了药馆,当然离开也是非常隐秘的。

    回到王府,穆景也恢复了体力,立即找到了自己研制的药丸取了过来,还让人准备了一些鸡蛋给北野皓然外敷。他的嘴角、眼角好几处都被夏冢允况打成了一片片青紫色,在穆景给他敷鸡蛋时,还疼的他一阵龇牙咧嘴。

    “不是不痛吗?”穆景轻笑着,故意放轻了手上的力度。

    “怎么会不痛,那小子从未打过人,手一点轻重都没有!看这样子,这几天得找个借口不去上朝了。”北野皓然轻拥着穆景,把头埋进穆景的颈窝小声的埋怨道。

    “你这样要我怎么给你敷?起来啦……”穆景一手握着鸡蛋一手扳了扳他的身子,然而身前的人却仍旧纹丝不动的埋在自己的胸前,穆景微叹了一声气说道:“被夏公子暴打,还不是你自找的?先不说太后真的把我怎么了,就是这次的举动真的太令人伤心了。如果我是太后,我就……”

    “你就怎样?”北野皓然抬起头转上她那双灵动的双眼。

    穆景一愣,她没想到他会有如此反应,呆呆的说道:“如果我是太后,我就再也不理你了,然后把所有的宠爱都给皇上,让你后悔莫及!”

    “就这样而已?”北野皓然失笑道,原以为她会说出怎样惩罚他的话,没想到仅是如此而已。

    “你……算了,那是你的事,自己去处理,我才不想插手!”穆景微怒着把头扭到了一边不再看他。

    明明她是那么的在意他们母子之间的沟壑,明明她是那么的想要看到她们母子握手言和,什么事都没有,可是!她的心意,他根本就不明白啊!

    穆景苦恼的埋着头,眼底写满了对整件事的愧疚与不安。

    “景儿,我自己你很关心我和母后之间的关系,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我们之间会没事的,你为什么总是不信任我呢?难道在你的心里,我就那么的不可靠吗?”北野皓然用手抬起穆景的颚,语气沉重的说道。

    “我……我不是……王爷,因为我心里在害怕,今后我该怎么面对她,面对一无所知的皇上,也许,在你的心里,我什么身份都不是,只是你一个人的穆景。但是,你知道吗?我的曾经有着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真的害怕,有一天这个秘密被揭开,他们会用怎样的眼光来看你、我还有予儿,他是无辜的啊!”一口气说完这些日子一直担心的话,穆景感觉自己浑身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般。她有气无力的靠在了北野皓然的怀里,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她复杂的心情怎么也平静不来。

    纸是保不住火的,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他们的秘密会被全天的知道,那时他、她、他又该怎么办?穆景理所当然的害怕那一天的到来,同时她也害怕自己的存在的迟早会毁了他和皓予。

    北野皓然怎会不明白她的这些心思,虽然他早已做好了万全之策,一定可以保护到她们的安危,可是他并没有忘记这个世上,还有一种可以杀人于无形的东西,那便是‘人言可畏!’北野皓然深吸了口气双手捧起穆景的脸,“有我在,你只要毫无顾忌的往前走就好!什么都不用想,也不要害怕前面的路有多困难,因为我在你的身边,一直保护着你!”深情而动人心弦的话毫无预料的从北野皓然的嘴里一字一句的吐了出来,字字情深意重,在穆景的心里荡起了一层层翻滚的浪花。

    “王爷,谢谢你一直喜欢着我!”穆景被感动的声音有些微微的哽咽,她的唇渐渐靠近北野皓然,这不是她第一次主动亲吻他,却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深情,或许在看到他为了她不顾一切的时候,或许更之前,她的心里就已经满满的装了这个人,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那一个。

    “傻瓜,你不是也一直喜欢着我?还有别老是叫我‘王爷’了,叫我皓然……”沉重的呼吸声响在穆景的耳侧不由的让怀里的人打了个激灵。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