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轻拨迷雾之门

    “怎么了.”北野皓然感应到怀里的人有些不适.立刻紧张的问道.

    穆景则是无语的暗叹了一声.仰着微微酡红的脸微笑道:“我沒事啊.就是觉得叫你的名字有些别扭.还是觉得叫王爷要顺口些.”

    毕竟这两个字已经被她叫了不千遍.念了整整两年半.叫她改口恐怕一时之间她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

    “好了.随你吧.只要你觉得开心就好了.”皓然宠溺的说道.

    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大厅里的两人也不好意思回房休息.只要干坐在大厅里.虽然偶尔有过路的人好奇的往里面瞥几眼.可最终都微红着脸迅速逃离了‘现场’.对此.穆景是略显尴尬.可借皓然一句來说‘王爷和未來王妃秀恩爱.谁管的着.’于是.穆景也就跟着‘沉沦’了.

    天微暗.皓然便安排了晚膳.一则是因为彼此今日都被折腾了一天.都饿了.二则便是明日一早他还有任务在身.三则嘛……大家心知肚明了.

    但是大心情的两人正准备一解饥饿时.管家急匆匆的冲到了两人的面前.上气不接气的说道:“王爷不好了.药馆被毁.夏公子不知去向.”

    ‘哐当’一声.穆景手中的餐具全部应声落地.“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予儿呢.”前一秒的娇羞和幸福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担心与恐惧占据了她的整颗心脏.

    管家一顿.看到穆景的反应.他突然一句话也说不出來了.他虽然知道她身份特殊.又对小王爷更是疼爱有加.但是这似乎已经超过太多了吧.不过.能看到这种情况.心里又暗自为小王爷庆幸了一.

    “你说话啊.予儿现在在哪里.我要见他.”穆景刚听到药馆二字时就已是心急如焚.现又突然沒有了皓予的情况.她的整颗心都碎了.

    “公主殿……老奴……老奴也不知道小王爷现在何处.”鼓起勇气.管家终于把这句话说出了口.垂着头.等待着皓然和穆景的反应.

    听到这句话.穆景的心早已冰冷到了极点.眼里的泪水顿如泉水般的涌现了出來.

    “嘭.”北野皓然猛地一拳砸在饭桌上.将桌上的所有食物都差点震了起來.“都怪我.明知道药馆已经不安全了.还沒有及时把他们转移出來.都是我的错.是我太低估对手的能力了.对不起.对不起.景儿.是我害了予儿.是我害了阿况.”猩红的眸子里写满了自责和悲凉.明明午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危险的存在.可是.他却……是他一手将他们推进地狱的.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王爷……”

    “管家令人保护好公主殿.若有任何闪失.本王拿你是问.”突然北野皓然像是定了一个决心.脸色铁青.语气中也沒有半点温度的朝着管家冷声命令道.

    “王爷……”管家的心里透着隐隐的不安.在王府呆了这么多年.对于北野皓然的了解.他多少还是能洞悉一些的.看着那双冷漠又嗜血的眼眸.他知道他终于要爆发了.“王爷.您放心.老奴一定不惜以代价保护好公主殿不受到一丝的伤害.”管家挺直了身子表情严肃的回答道.

    ‘王爷别丢我一个人……”穆景看着眼前的突发的一幕.她知道他想干什么.她也知道自己并不能阻止什么.所以只能这般乞求道.

    她害怕一个人.她不想让他离开.如此简单而已.

    “对不起.景儿.我答应你.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完好无损的皓予.等我.”北野皓然狠心的拉紧拽着他衣衫的手.背过身子.好让他不再看到她的样子.好让他不再心软.

    北野皓然紧蹙着眉头.他不再理会身后传來的抽泣声.迈着大步想要疾步离开大厅.

    寻找他们的踪影对于北野皓然來说并非难事.但关键在于之后必有一战.然而.那一战关乎到每个人的生死.所以他不愿让她跟來冒这个险.他只想让她好好的不受到一点伤害.

    “皓然.不要去.”穆景再也承受不住‘失去’的压力.重重推开挡在身前的管家.跑到皓然的身后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大声的哭喊道.

    “皓然.我们再等等.我相信予儿福大命大一定会沒事的.就算不小心落到了那些人的手里.他们也一定不敢对他怎么样.”事到如今.她也只能用这个理由來欺骗自己了.“皓然.我求求你了.不要让我一个人留.我害怕.如果你还是要去找他们.求求你把我也一并带上.不然.我死也不会放手……”穆景用力勒紧了自己的手.虽然声音中带着微微的颤抖.但听得出这些话是來自她心里最深沉的言语.她在他的面前从來都不会说话.总是将自己最软弱的地方展露的一览无余.然而.就算如此.同样深爱着她的另一个人会因此而答应她一起带她去吗.

    “景儿……”北野皓然低着眸子看着自己腰间的那双手.心里堵着很多话.但最终.北野皓然还是咬着牙狠心的将那双手一点点掰开.“对不起.景儿.我不能再让你受到伤害了.”说完这句话.还不见穆景有任何反应.北野皓然便迅速的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穆景的早已一片模糊.突然像是失去支柱一般的扑在了地上.她紧握着自己的拳头.似乎还能感觉到手里那一丝残余的温度.“秦伯.您可以帮我一个忙吗.”穆景看着眼前出现的人影.不管不顾的一把抓着管家的衣摆.泪流满面的说道.

    管家浑身一怔.立即伸手将穆景扶了起來.恭敬的说道:“公主殿请说.”

    “我想王兄了.你可以帮我把他带到王府吗.”穆景脸色苍白的说道.

    “可以.”管家想也沒想的就答应道.

    他想这种时候.如果栗亲王在这里.或许她就不会如此失控了.于是他把穆景送回房间后.便招來了十余个侍卫守护在房外.便急匆匆的离开了王府.

    ‘秦伯.对不起.’管家刚离开不久.穆景便按捺不住了.只见她在案台上匆忙的写了一封信就迅速消失在了这间房间里.然而.房外的十余位侍卫大哥却浑然不觉.恐怕这一点便是她从冷霄哪里学到的唯一一点值得骄傲的事情了.落在房顶隐秘处的她.冷冷的扫了一眼院子里的侍卫.勾了勾唇角.便头也不回的向着心里的那个方向身而去.

    夜虽寒冷.却不及她此刻的半分.

    “王爷.是公主让老奴把您叫來的.她就在里面等您.老奴不打扰您们了.”管家把南宫若里带到穆景的房前说道.

    “嗯.本王知道了.有劳你了.”南宫若栗客气的答道.脚的不知却一刻也不停的走向了房间.他总觉得.最近会有事发生.但是沒想到却是……“人呢.管家.你不是说忆然在这里等我吗.她人呢.”当南宫若栗满怀心走进房间时却看不见房间里的任何身影.不由的把声音提高了一些大声叫道.

    听到叫声的管家.心都颤抖一.急急的冲向房间.四处寻找着穆景的身影.奈何……“公主呢.我不是令让你们保护好公主.不能让她离开房间吗.你们都是干什么去了.”再几个來回后.管家放弃了寻找.直接拉來门前的几个侍卫厉声吼道.

    他沒忘记北野皓然临走前是怎样吩咐他的.这他把人弄丢了.这该如何是好.管家着急的在房间里踱着步子.不知该怎么向这位两位王爷交代.突然.眼眸一闪.他看到了放在案台前被一只毛笔压着的信封.赫然的写着‘吾兄亲启’几个舞的字体.“栗亲王.你看这里有封信是留给你的.”管家像是得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急急的奔向正在喝斥那群‘饭桶’的南宫若栗.

    ‘若栗.很抱歉.原谅我的任性.别來找我.这是我的选择和任何人无关.如果有缘再见.我会告诉你这一切的一切.勿念.景.’

    ‘什么叫做有缘再见.你到底要干什么.’若栗紧紧的握着手里的信.

    “景.”突然若栗脑中灵光一闪转身朝着管家急急的问道:“管家你可知道‘景’这个字是什么意思.或者代表着什么身份.预指何人.”

    管家若有所思的底了头仔细的想了想.虽然觉得这个字很熟悉很常被人念起.但这一时间.他却是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

    “什么都沒有吗.”若栗失神的低语着.然后又低头看了几遍信中的内容.颓然的走出了房间.他本以为这个字是她故意留给他的线索.沒想到却什么都不是.看來.关于她的事情.他这一次真的什么都帮不了了.

    “王爷.你不打算继续寻找公主了吗.”管家看到若栗打算离开房间急急的开口道.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