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疑惑重重,迷雾渐散

    “没事,我这个皇妹从小就很贪玩,这不?信里也说了,叫我们不用去找她了,所以,管家你也安心吧!”若栗的嘴角挂着一丝无奈的苦笑,就现今而言,他们这般无厘头的寻找一个人,迟早会传到北国皇宫,到时……还是算了吧!再说信里她说有些事必须由她亲自解决,应该也算不上有什么危险吧!若栗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的想着。

    但愿这一切都如他想的那般简单就好了。

    “景?景?景……”忆然,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若栗的嘴里不停的念着这一个字,似乎这个字能解开他心中环绕的所有秘密。

    跟在他身后的随从听见主子嘴里的字,不由的出言道:“王爷,咱们公主在先皇在世的时候封号不正是‘景’字吗?当时的景郡主,现今的曜月公主,不都是一个人吗?”

    “废话,本王能不知道忆然的封号吗?闭嘴,本王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不要和本王多言!”心情本来就很郁闷的若栗没好脸色的朝着身边的人吼道。

    他当然知道‘景’这个字是当初她作为郡主时的封号,但是,他绝不相信这会成为她留给他的提示,一定还有其他意思!南宫若栗十分的坚定的想道。

    可是,他如今自身在一国,一个熟人也没有要怎样打听这件事呢?而且,知道这件事的人决定不能多!

    南宫若栗埋着头,疾步穿梭在王府的回廊里,得不到一丝关于穆景的消息,他整张脸冷若冰霜。还有在管家找他之时对他说过的那件事,北野皓然突然的离开?天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愤怒的抓了抓头,发泄试的大吼了一声,把王府的丫鬟们都吓破了胆。

    “栗亲王……栗亲王……”

    正打算抬步离开王府的南宫若栗突然听到身后的焦急的声音,便生生停住了脚步,转头沉声道:“管家还有何事?难道是北王爷回府了?”

    “不是!”管家气喘吁吁的摇头道,深深的吸了一个气才继续道:“老奴刚才想起了公主留给王爷那个‘景’字代表了什么。”

    若栗猛地一吸凉气,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人,“是什么?”

    “景儿,穆小姐,这两个称呼时常被我家王爷和夏公子挂在嘴上,老奴猜想这穆景小姐一定和曜月公主脱不了关系,说不定曜月公主就只之前突然消失不见的小王爷的娘亲、王爷的心上人!”管家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大胆猜想,虽然他在王府这么多年,但关于这件事却知晓的不是很多,能猜到的估计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其实他不是很愿意把这件事告诉给若栗,但是,他想现在能帮到他们又不会让皇上插手的人,目前也就只有他了,于是他便大着胆子,把自己的猜想抖数了出来。

    “在北王爷离开之前,是不是还有一件事你没有告诉我?”北野皓然牢牢的记住了管家的话,神情紧张的问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她就更没有理由突然说这样的话了,除非有她非离开不可的理由。

    管家被这么一问,突然汗如雨,支支吾吾的半天才把药馆皓予和夏公子不知所踪的情况一同告知了南宫若栗,这时,南宫若栗也突然理清了脑海里的整条思路,原来如此!只见南宫若里抬头望着那弯残月冷呵了一声,便大步离开了王府,只留了一脸呆滞的管家,不知所云。

    回到客栈的南宫若栗立刻撤退了所有的人,熄灭了房间里的所有的灯光,神神秘秘的从怀里掏出了半截香并点燃了它,香味不浓却能飘至十里之外,这香没燃一会儿,只听得窗户传来一丝细若蚊声的响动,若栗满意的勾起了嘴角,不过嘴上却带着一股轻蔑的语气的说道:“功力后退了不少哦?往常这窗户可没有一丝的响声。”

    “爷,你就别取笑泉了,他听说您来了北国,兴奋的几天没睡好觉,几日闻见着迷香,别提他有多激动,这点响声,还算好了。”一个女人站在若栗的面前取笑着同伴说道。

    “爷,别听月胡说,这应该是她那种花痴才会做出的事,想我一世英明,我可不想毁在那个丫头的嘴上!”别称呼为泉的男子高傲的挺着胸否认道。

    “你骂谁是花痴?你才是花心大罗卜!见一个爱一个!”月丝毫不退让的朝着泉骂道。

    被一个女人这样骂泉也急了,“我是花心大罗卜,不知道是谁每天见到相貌平平的男人都会厚颜薄耻的贴在别人的身上,你这种女人叫你花痴都算是高看了你!瞪?瞪什么瞪?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怎样?说不过想要打架吗?可别忘了,你永远都是我的手败将!”泉看到憋红脸的月,更加得意的扬了扬自己的拳头。

    “败类!”憋了半天的月终于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两个字,然后又漠然的转过身不在看他,因为她深怕自己再多看他一眼就无法在控制住要冲上去抽他几个巴掌的冲动。

    “什么?好你个月,你竟敢这样骂我……”泉抽了抽嘴巴正想动手,却被在一边沉默已久的若栗给冷声阻止了,“闹够了没有?这里不是你们的青楼、赌场!放肆的太过了!”

    两人同时一怔,又相互瞪了对反一眼才齐齐的说道:“爷,息怒。属知罪!”

    若栗淡淡的看了他们,深知两人多年来的相处方式也不再多言,不过还是厉言骂了她们几句这事就算过了。

    “不知爷今夜这么着急的召见我和全有何要紧的事?”月开门见山的问道。

    提起那件事,若栗的眉心又跳了几,轻抚着额头问道:“前几日本王要你们查宋府的事,可有进展?”

    月看着泉,泉一脸茫然的回望着月,最后还是月换了个严肃的语调回道:“据可靠消息,宋严不久之后极有可能通敌叛国。关于宋府这几年发生过什么,家中具体有哪些人属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宋府有四位千金和三位公子,大小姐早已嫁做人妇却在两年前不幸逝世;二小姐被嫁皇宫,也在两年前在宫主遇害;三小姐不知为何惨死在家中;最小的四小姐是几个月前遇害的,说来也奇怪,宋府的三位公子也没好到哪里去,除了三少爷生死不明之外,其余两个也横死街头!真不知是宋家得罪了哪里的人,仅对他们家族做出如此惨绝人寰的事!”说着,月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平复着心头涌现出的情绪。

    “嗯?本王知道了,如今有一件更为棘手的事情要你们立刻去完成……”若栗把两人唤道自己的身边,用着极其小声的声音传述道。

    不知道若栗说了些什么,只见两人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球,呆愣了许久,才重重的点了点头闪身离开了房间,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走的时候更无半点气息。

    月、泉两人离开后,若栗也换了身衣服准备出去,不过,一身黑衣的他才刚一打开窗户,一个人影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意识的想要拔剑,却被那人死死按住了腰间的手,“跟我走,我会带你去见你想见的人!”

    “你是谁?你知道我此刻最想见谁?你到底是谁派来的?”若栗警惕的问道。

    谁知身后的人却半个字也没再多说,便点了他的穴,带着他离开了客栈。

    ‘可恶!若不是他太过于在意穆景此刻的安危,他过于着急想把整件事理个头绪,他又怎么如此大意让这人钻了空子?’无法动弹的若栗死死的瞪着身边的人,恨不得立刻就与他决战一场。

    半个时辰后,京城最荒凉破败的一间寺庙,‘所有的人’齐聚一堂。

    若栗呆呆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穆景还有北野皓然等人,张了张嘴,却不见有任何声音发出,苦恼的用杀死人的眼神狠狠的瞪着站在一边不顾他‘死活’的全身黑不溜秋的男人。

    “若栗,你怎么了?”穆景走到南宫若栗的身前担心的询问道。

    “……”

    但回以穆景的却还是无声的抗拒。

    最后还是北野皓然看了个明白,并起身亲手解开了若栗身上的穴道。

    若栗感激的看了眼皓然便一脸气冲冲的走到了‘绑架者’的面前破口大吼道:“本王倒想见识一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仅有如此胆量敢把我们全部绑架于此!”

    看到这样的环境,再看到所有的人都面无表情的坐在地上,他更加明确了自己心里的想法——他们全体被绑架了。

    “噗……”听到若栗的话,穆景第一个笑出了声。

    随即又有好几个笑声传了出来。

    若栗的脑袋又开始痛了,难道不是自己猜想的那样吗?

    “够了忆然!不对,该叫你穆景才对,笑够了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总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吧!”若栗刻意板着个脸朝着穆景冷声冷气的说道,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他总不能全当什么事都没有吧?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