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点点琐碎不平凡

    “……额……你已经知道了啊.”以为若栗生气穆景讨认栽般的傻笑了两声.走到若栗的身前撒娇般的抱着若栗的手臂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消消气嘛.待会儿不就知道了吗.王……兄……”嗲嗲的语气脸穆景自己都有些受不了.更何况是若栗.

    只见若栗满脸无奈的轻叹着气点点头.‘罢了.’随即也自觉的找了一处较为‘干净’的地方.坐了來.等待着……

    “封洛现在可以开始了吧.”穆景朝着那名‘绑架’了他们的黑衣人说道.

    “你们认识.”若栗插惊愕的插言道.

    黑衣人冷漠的看了若里一看.不由的翻了个白眼.‘废话.若不认识.你还有开口的机会.’随即淡淡的开口说道:“不知三小姐想知道关于哪方面的事情.”

    “从头开始.”对于封洛的身份她也是只知道点点.所以现在想要理清整件事情的头绪她就必须要重新了解眼前这个人.

    封洛的身子意识的僵硬了一.随即露出了个自嘲的笑容.埋头道:“我与默便是当年江湖人称‘玉面杀手和鬼凤’的木村云夫妇的亲生儿子.十六年前.血洗‘火云村’那件事.想必在座的各位多多少少都又听到过传闻.我的父母也是在那时‘人间蒸发’的.不过.再后來我和默发现了他们的尸体……”封洛的声音听起來有些凄凉.毕竟这件事是他第一次讲给别人.“之后宋严便收留了无依无靠的我们兄弟.渐渐地我发现了宋严和他背后的阴谋.想要脱离那个黑暗组织.可是默却……所以.这也是我找來各位前來的最主要原因.”

    封洛的话言简意赅.但所有的人都听懂了话中寓意.

    “说吧.继续把你知道的所有情报全都说出來.”北野皓然冷静的开口道.

    其实.在之前封洛就只身找过北野皓然.同时也答应了封洛的一些事情.所以.今日被带到这里.他任何话都沒有说.

    “皓然你.”穆景哑舍.他的反应不该仅是如此吧.还是说他们之前就已经…….

    北野皓然对她作了个嘘声的动作.顺势把她搂入了自己的怀里.“别担心.我心中有数.”皓然自信的说道.

    然而.穆景在听了这句话后却暗暗的瘪了瘪嘴.什么‘心中有数’.午还不是一样的什么都沒想到.

    “咳.”允况轻咳了一声.抬头看着封洛说道:“你知道他们的行动还这样明目张胆的帮助我们.就不怕被那匹老狐狸知道后拿你了开刀吗.”

    封洛冷呵一声.淡淡的回答道:“如今他正忙着东皇的事情.沒空管我们.而且我的任务是调遣武林中人.所以他怎么也不可能料到我会这么做.”

    “东皇.不对.难道宋严的背后靠山是东国皇帝.还是说这一切的阴谋的主谋者是东皇而非宋严个人.”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的若栗突然惊呼道.

    突然.他的脑子里闪过一些画面.让他的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浓浓的不安.

    “栗亲王猜的沒错.当初南国宫变时六皇子手中多出來的兵力正是从东国调过去的.但是沒想到结果还是失败了.”瞬间看穿若栗心思的封洛露出一个惋惜的表情本想缓和一场面的气氛.却沒想到.因为自己多余的一句话.险些让若栗跳了起來恨不得杀了他.

    “原來如此.”若栗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轻喃道.看來他还是低估了他六哥.原以为这种想法只是他一时看花眼想错了.沒想到他早已对皇位垂涎已久.甚至不惜勾结外敌只为达成自己内心的yuwang.天啦.这绝不是一场个人恩怨.这不正是一场激烈的各国政治之战吗.

    南国那一场宫变仅仅只是开始而已.更猛烈的还在后面.若栗的身子猛地打了个冷颤.他虽不知以后还会发生些什么.甚至也不知道在今生之余还能不能回到自己的国土上.但是.此刻在他的心里却一丝的退缩的愿望.

    而靠在皓然怀里的穆景亦是一愣.想起那日南宫若卿嚣张跋扈的样子.原來在他的身后还隐藏着如此大的秘密.她太不细心了.穆景暗骂了自己一句.

    “他计划在那一天动手.”皓然的表情还是那般的漠然.似乎并沒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若是细心一点还是看到此刻有一丝不可一世的轻蔑从他的眼神里一闪而过.

    “婚庆当天.”封洛毫无隐瞒的说道.

    “哦.那天.东皇还真会挑日子.”允况轻抖着眉头.冷哼道.

    当然.听到这个回答已是北野皓然的预料之中.沒有太多的反应.

    “婚礼当天來自各国的使臣齐聚一朝.也是全国上最放松警惕的时刻.的确是东皇动手的不二选择.但是.本王有一点不懂了.当初你们……他们为什么会找上南国.而不是西国.据本王所知西国兵强马壮.若东西两国联手并吞其余两国.不是更为快捷.”南宫若栗缓缓的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栗亲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虽然西国兵强马壮.当西国陛为人极为古板敦厚.再加上皇室血脉在谱的只有当朝太子殿和胞弟西陵峪、胞妹茗烟公主三人而已.所以西国是个极不好控制的大国.但西国陛也承诺过东皇.若今后与北国开战他两个都不会帮.所以无可奈何之.东皇才出此策……”

    “什么叫才出此策.”若栗‘蹭’的一跳了起來双目嗔怒着封洛大声怒道.

    这不明显在贬低他央央南国吗.虽然在他心里也知道西国的实力在某些方面的确要比南国强的多.可是如此言语讽刺他国.作为一国的堂堂王爷的他.怎么接受的了.

    封洛沒有理愤怒中的若栗继续说道:“婚礼当天西国的太子西陵剑也会代替西国來北国贺亲.说不定我们也可以借此机会拉拢西陵剑.让他助我们一臂之力一统铲平东国.”

    “你刚才才说西国不会插手.怎么这会儿又让我们去拉拢西国太子.你是不是糊涂了.”若栗闷闷的说道.

    “若栗.你别说了.会见西陵剑的任务就让我去吧.在龙山他欠我一个人情.这一次他肯定不会拒绝我.”穆景实在看不过去了.于是淡淡的打断了若栗的话.不顾众人惊诧的眼神把这件事揽在了自己身上.

    “小姐.你是说那件事吗.”颦儿激动的问道.

    穆景点点头.

    “太好了.西陵太子一定会站在我们这一边的.”颦儿开心的自言了两句便底了头继续照看着怀里的皓予了.

    “颦儿姐姐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铭心见颦儿独自高兴的笑着.而自己却一句也听不懂.便纳闷的问道.

    ……当时你魂早就被吓了.还记得什么.颦儿暗笑着.看着铭心摇了摇头.“沒什么.只是想起來曾经的一件‘趣事’而已.”颦儿敷衍道.

    “是吗.”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沒有.铭心自言自语的垂着头一张小脸上写满了不明的忧愁.

    于此同时北野皓然也不解的望着怀里的人.等待着穆景的解释.奈何穆景只是莞尔一笑.轻启薄唇“秘密”.两个字就把他给打发了.

    “我说穆景啊.你身上到底还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啊.我总感觉.现在出现在我眼前的你.是那般的虚幻.你告诉我.你还有多少事情沒有告诉我啊.为什么皇兄就可以什么都知道.而我却什么都不知道呢.”若栗用着很受伤的表情望着穆景沉声低吼道.他觉得这样对自己很不公平.总觉得自己什么都被蒙在鼓里.有种极不被重视的感觉.

    穆景听着若栗的话.轻轻推开皓然的手缓缓站起身來.似笑非笑的走到若栗的面前.“谁叫你之前是南宫的对手之一.我不妨你就该知足了.还想让我怎样.”

    “冤枉啊.我发誓.我从來都沒想过要与皇兄为敌.”若栗欲哭无泪的争辩道.

    穆景看到若栗的反应.不由的呵呵笑出了声.本來她就沒想作弄若栗.只不过一时兴起就随口和他开了个玩笑.沒想到他却当了真.看來他对南宫锦的感情一定也不输给南宫若卿.“笨蛋若栗.沒听出來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呵呵.我之前也说过了啊.关于我的过去你以后问南宫就好了.再说现在我沒说、你沒问不也知道了吗.真是的.明明就很强.干嘛老是装的那么弱.‘沉香阁’阁主南宫若栗.”穆景轻勾着嘴角微笑着说道.

    若栗微微一顿.她是怎么知道的.自问自己从未在她面前露出半点马脚吧.“什么‘沉香阁’.忆然姐姐你在说什么.”若栗讨好一般的对着穆景猛眨眼睛.他只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那个组织.但是好像所有的事情到了他这里都永远只是与他背道而驰一般.只见穆景低头轻笑了几声才对上他的眼眸说道:“你小子藏得够神秘.这么多年也不曾露陷.想知道第一个发现你和‘沉香阁’的人是谁吗.”穆景故作神秘的说道.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