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各自的准备

    若栗低着头仔细回想着这段日子被自己展露的小细节.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第一个发现他‘底细’的人到底是何人.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刚到北国沒多久的异国人.接触到的人也是少之又少.再则一向谨慎的他.又怎会糊涂到自掀老底的地步.

    “若栗.怎么了.是不是想不到啊.要不要姐姐好心告诉你.”穆景故意拖长了‘姐姐’两个字的音节.一脸好笑的盯着他.

    若栗的脸瞬间被染上了一层酱色.谁说穆景的确是他‘名副其实’的姐姐.但是.在他的心里早就把她当作了自己的亲妹一般.现在要他如此正经的叫她.还真有些难为这位大人物了.

    “景儿.别难为栗亲王了.”这时.皓然走过來把穆景拥进了怀里.看着若栗腰间挂着的那个明显和他衣服不搭的荷包轻笑道:“即便一身夜行衣也要把此物一刻不离身的戴在身边.由此可见这个荷包对栗亲王來说一定很重要吧.”皓然话不答调的说道.

    “怎么北王爷也喜欢这种样式的荷包.我的随身行李中沒有一百也有九十九.明日送你几个到府上可好.”若栗脸色一变.意识的将手抚上腰间的荷包冷不伶仃的说道.

    穆景看到若栗的脸色一变.她心中一怔.他这么努力掩饰‘沉香阁’的存在.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 额……皓然不提.我还真沒看到若栗这一身夜行衣呢.怎么了.若栗这大晚上不睡觉准备去哪里啊.可别告诉我.你看了我留给你的信之后还想着只身來救我吧.”穆景立即岔开话題故作轻松的玩笑道.

    若栗一愣.先是投给穆景一个感激的微笑.随即露出了一副很挫败的表情道:“原來是这样打算的.不过我想现在不可能了.”

    穆景沒想到若栗真的是那样打算的.心里的那根触弦又被轻轻的拨动了几.眸子微微一闪.感动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她这次却是狠狠的骂了若栗一顿.谁让他自作主张只身也敢去救她.幸而他们都沒事.若是若栗真的在北国出了什么意外.她要什么样的心情面对南宫锦啊.天知道在南宫锦的心里对这个小弟弟有多疼爱.

    不管南宫若栗藏了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但是只要不是他只愿说出來的.他们就沒有一个人有权利去逼问他.这是穆景之后对在场所有人说的.虽然很多事大家早已是心知肚明.

    比起南宫若栗这个‘谜題’封洛提出的计划更是将这个夜晚的温度不经意的提升了好几度.但想起那个大阴谋.所有的人便又沉默了.

    北国的夜很长.在破庙呆到二更天.所有的人才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回了王府.

    翌日.以往宁静的北王爷因为某人的到來也热闹了起來.

    南宫若栗顶着兄长的身份公然拧着大包小包住进了北王府.当然.皓然也觉得住进來更加方便行事.于是很快北王府一座靠近花池的院落便写上了南宫若栗的名字.穆景亲自題名..黎苑.

    看到这两个陌生的字眼却沒油的让南宫若栗呆愣的半晌.他知道穆景不是故意的.因为她并不知道埋藏在自己最心底的那道伤.所以半晌之后他缓过了.看着满园的梨树.他的心不由的又颤抖了一.

    忘记那件事他还是那个睿智、开心的大男孩.南宫若栗努力的摇着头对自己说道.随即嘴角扬起笑容向着王府的正东方向走去.

    若他猜的不错.今天宫里的圣旨就会传到王府吧.

    果然.若栗刚踏进大厅就听见宫里來人在宣读圣旨.他听得不是很仔细.不过其中最关键的那几个字却被他扑捉到了.‘三天后.举行婚礼’.

    宫里的太监前脚走出大厅.若栗后脚就踏了进來.一脸笑呵呵的朝着两个恭贺道:“恭喜两位.终于等待这一天了.”

    不过.若栗的贺喜并沒有让两人觉得很开心.特别是穆景则是绷紧了神经.喃喃道:“只有三天了……如果……”

    听到穆景的话.若栗便知她定是又在为那件事忧心了.还是那张无所畏惧的笑脸.不过.此刻的若栗却多了一份自信.“沒有如果.忆然.记住在任何时候我们还有大家都会站在你的身边.支持你.不用畏惧它的到來.你说对不对.北王爷.”若栗勾着一双好看又明亮的黑眸看着一边沉默不语的皓然.

    “对.若栗说的沒错.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什么保护你.别再担心了.你不是还有任务沒有完成吗.今日西陵国的太子和西国的使臣已经抵达京城.就住在王府附近的客栈.你要过去拜访一吗.”皓然见穆景依旧在为那件事的到來而忧愁.只好用西陵剑的事情拿出來转移她的注意力.只要她能把注意力转移到另一件事上去.他们就不用担心.她再为那件事而感动恐惧了.

    “哪家客栈.我怎么沒收到消息.”南宫若栗突然被这个消息惊住了.想是西国太子抵达京城这么重要的情报.为什么他一点风声都不曾听过呢.而且.对之前西陵剑秘密离宫出使北国的这件事他也浑然不晓.天啦.他‘沉香阁’近两年都背着他干了些什么啊.若栗气恼着想着.

    皓然看到若栗如此震惊的表情.便想故意刺激一若栗的内心.于是抬眸看着若栗故作惊讶的说道:“怎么.若栗你怎会不知道呢.西陵剑预定的客栈不就是你之前住的酒楼旁边的‘同福客栈’吗.你居然沒听街边邻居提起过吗.”

    听到皓然这样说.若栗再坚强、自信的心也被瞬间击碎了.只见若栗瞬间暴走.不顾穆景一脸的惊诧便冲出了大厅.

    看來‘沉香阁’接來的日子不好过了.

    有人忧愁便又人欢喜.譬如皓然在看到若栗愤怒的暴走之后.露出的那张极其嚣张的笑脸;再如从穆景眼里一闪而过的幸灾乐祸;再如那些与空气融为‘一体’的‘各位好汉’脸部抽动的表情……

    之后.穆景回房准备了一便从王府的后门偷偷的离开了.因为此时她的身上还背负着另一个艰巨的任务.皓然也去了他一手创立起來的秘密基地.不知计划着什么.直到深夜穆景归來时.他也沒再现身于王府.

    镜头切换到穆景.当穆景只身來到‘同福客栈’.店小二便热情的迎上去热情的招呼道:“请问这位小姐是一个人吗.可有预定座位.”

    穆景的视线不停在大厅里來回寻找着类似西陵剑的身影.一边蹙着眉头不耐烦的朝着店小二摇头道:“等人.两杯淡茶.放在那边.”穆景抬了抬手.

    店小二一愣.失神的望着眼前的美人.吞了吞口水.险些忘记了答应穆景的话.直到穆景冷漠的瞪了他一眼.他才回过了神.立马脚像是抹了油似的跑的快.

    仔细打量着这间客似云來的客栈.丝毫不比旁边的酒楼生意不好.反而因为沒有那种高贵的光环约束着大家.这里的客人更是多了一份自由、豪迈.

    很快店小二再次端着两杯茶出现在穆景的眼前.“小姐.您的茶.请问还有需要的吗.”店小二盯着穆景的素颜两眼放光的说道.虽然平日里也会看到京城中很多漂亮小姐人來人往.但像穆景这般清丽脱俗、不染尘世的小姐就沒多少了.所以店小二对穆景特别的上心.恨不得在接來的几个时辰里.一刻不离的留在穆景的身边.

    “暂时沒有.这里不用你招呼了.”穆景冷淡的说道.同时眼眸一缩.因为在她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令她激动的身影.“等等.这些钱你拿着.帮我把那位刚楼的公子帮我请过來可以吗.”穆景急忙叫住即将转身离开的店小二并迅速的将怀里的一锭银子塞进了小二的手里.

    店小二黯然的看着手中的银子.心底一片冰冷.原來她和其他人并沒有什么区别.掂量了手里的银锭.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刚楼的身影跑去.

    “公子早上好.那边有位小姐请您过去一趟.”

    “...”

    刚楼的西陵剑一头雾水的盯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店小二纳闷的问道:“小姐.哪位小姐.”

    “就是最里面穿着鹅黄棉衣的那名女子.”店小二用手指了指穆景那边.

    不过.因为距离太远.西陵剑看的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那边有名‘陌生’的女子隔空盯着自己.

    西陵剑微皱着眉头挥手赶走了店小二.抬步走了过去.

    “西陵公子别來无恙.”穆景率先开口道.

    西陵剑的瞳孔猛地一缩.万万沒想到自己竟会在这里遇上那名‘奇女子’.他愣愣的抬手向着穆景作了一辑才面对着穆景坐了來.“冷大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还以为是谁的恶作剧呢.”西陵剑轻笑道.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