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交易

    “西陵公子近来可好?”穆景轻嘬了小口茶水随意的问道。至于为什么西陵剑会一眼就认出现在的穆景,穆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毕竟人家是一国太子,手中实力如此也不为过。再则,虽然当初她的确戴着一面轻纱掩盖了自己的半张脸,但那双令人过目不忘的眼眸却成为了最先出卖她的证据,所以……

    两人相见的场面像极了一对甚久未见的好友,至少,在其他人的眼里是这样认为的。

    西陵剑轻挑着眉头,虽不知今日这位神秘的大小姐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欲意何为,但是,有一点他是明白的,那便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冷大小姐,有事尽管开口,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西陵公子这里人多眼杂恐有不便可否借一步说话?”穆景放茶杯淡淡的说道,因为她无意间瞥到了有人监视她。

    西陵剑转了转眸子,想了想便应了她的要求,任她挽着自己的手一起回到了自己的客房,当然,客房外便是他的心腹在外把守着,任何人不得靠近。

    回到客房,西陵剑悠然自得的坐了来,看着穆景耸耸肩道:“如此可好?”

    穆景点点头,见此地没有了眼线,便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西陵太子殿,可曾记得当日龙山之言?”

    “当然记得,再见便是缘,冷小姐但说无妨。”西陵剑若无其事的勾了勾唇角,那件事他怎可忘记?若不是穆景的存在想是他西陵剑也不会有今日的一切,虽说自古无情帝王家,但是他西陵剑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懂得知恩图报的智者。他可不希望某天他继承皇位之后,落忘恩负义的罪名!这也是为什么在他看到穆景第一眼的时候除了微微惊诧之后便再无其他任何多余都表情的原因之一了。

    穆景心头一喜,只要他记得便好,但是她的喜悦之情并没有表露出来,因为她还不敢肯定在西陵剑知道了所有的情况他还会不会答应自己。

    “难道西陵太子对我的出现没有半点疑问吗?”

    西陵剑摇摇头道:“迟早会出现,又怎会有疑问?只是说不说是冷小姐个人的私事,即使事做过一国太子的我也无权干涉。”

    “那好吧!”穆景轻叹了一口气,心里对欲将说出的事情感到十分的忐忑,如果……算了,还是别乱想了,“太子殿,实不相瞒我此次是以南国公主北国王妃的身份来找你,代表北王爷邀请你加入我们的这方,一起将东国的狼子野心扼杀在‘摇篮’中。请太子殿务必要以天苍生着想,不能让东国的阴谋得逞!”穆景咬着牙一口气认真的说道。

    穆景边说说注意着西陵剑的反应,当她说完整句话时,她清晰的看见了西陵剑放在桌上的手猛地颤抖了一。

    “原来是你的婚礼!”半晌,西陵剑才愣愣的挤出了这几个令人匪夷的字。

    不明白他话中的含义,穆景只好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数月前,在西国‘朝城’我有幸和冷庄主见过一面,并询问过关于你的事,当时他告诉我说你已经走了,没想到你去了南国还成为了南国的公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冷小姐,虽然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但是,我想告诉你关于你刚才说的那件事,我真的无能为力!”西陵剑若有所思的说道。

    “作为交易,你要怎么样才会同意?”穆景不再看西陵剑的表情直接问道。

    她清楚西陵剑是个有野心的男人,断不会如此简单的就答应她的请求,即便她曾经救过他一次。

    西陵剑听着这话,只是冷漠的一笑而过,“很简单,只要事情了结之后,你和我一起回西国做我的太子妃,我便将我隐藏在城外五十里外的数十万兵马借给北野皓然。”西陵剑挑着眉半认真半玩笑的说道。

    穆景身子一僵,险些是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觉,可是当她定神之后,那句太子妃像是魔咒一般的响彻在她的脑海,让她震惊不已。“西陵剑,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穆景连名带姓的大声说道。

    “我像是开玩笑?我有什么理由为了帮一个才认识几天的女人就不顾我军数十万兵马?最好的方法就是你成为我的太子妃,成为我西国的人,那么我就有足够的理由动用兵马了。”西陵剑丝毫不顾穆景渐渐变得苍白的脸色自顾悠闲的说着。

    “在北国,我有家,我有孩子还有最深爱的人。我绝不和跟你离开!对不起,打扰你了,今日就当我从未来过这里,那些话就当我从未给你讲过吧!告辞!”穆景愤愤的说着,便沉着脸准备抬步离开这里。

    不过,好像事情并没有穆景想象中的这么简单,西陵剑一把拉住了穆景的手,猛地一用力便将她扯进了他的怀里,“西陵剑,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穆景满脸通红的挣扎着。可是,邪恶的西陵剑似乎并没有打算要放过她,只见原本一脸平静的西陵剑,现在也换上了邪魅的笑容,看着怀里的穆景像是在看一件玩物一般,两眼放着让着惊悚的精光。

    “作为放开你的条件,说吧!把你真实的身份一句不漏的告诉我,说不定,我也会因此突然改变心意答应你刚才说的事。”西陵剑一手搂着穆景的腰,一手将穆景的双手紧紧的禁锢着,勾着一双鹰眼略显轻浮的说道。

    恶魔,这绝对是个十足的恶魔!为什么现在的他和龙山的他有那么大的反差?原来沉稳、睿智的男子已经完全转变成了妖魅、邪恶的恶魔化身了,怎么办?她要怎么做才能逃脱他的怀抱?

    “好,只要你放开我,我会给你想知道的一切!”穆景微微整理了自己的情绪,沉着声音说道。

    西陵剑抽了抽嘴角道:“也罢,量你也没有那个能力从我的眼前逃脱!”说着,西陵剑便放开了对她的束缚,只见穆景瞬间便弹了起来,离得远远的从衣袖中摸出了一封早已准备好了的书信,‘扔’到了西陵剑的面前,“我的身世都写在上面了,我是真的希望你能重新考虑一加入我们。”

    西陵剑瞥了瞥穆景便动手拆开了那封信。

    一炷香之后,寂静的房间多了几声无奈的叹惜声,听得穆景一阵抽搐。

    “西陵剑?当日你在龙山说过会答应我一个请求!难道你今日是要食言吗?”穆景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沉静表情严肃的说道。

    “怎么称呼?”西陵剑说道。

    穆景的头顶飘过一片乌云,冷静!“穆景!”

    “穆景,要我答应助北国一臂之力可以!但是,我也有个要求!”西陵剑盯着手里的信纸淡淡的开口道。

    “除了那个无理的要求!”穆景好脾气的说道。

    “呵!”西陵剑抖着眉笑道:“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别想到你却当了真,真是抱歉!”

    “什么?这种事也可以开玩笑!”得知被耍了的穆景气急败坏的大叫道,‘恶魔,绝对是恶魔,这个西国的恶魔,日后一定要离他远远的!’穆景在心里警戒着自己。

    “咳!”西陵剑得意的轻咳了一声,正色道:“我的要求便是在除去东国那颗大毒瘤之后,你和北野皓然必须离开北国!世界之大,唯不能留在北国的土地上!”

    “为什么?这里是我们的国家,我的一切都在这里为什么要我们离开?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穆景讶然。

    “北野皓然的存在本就是四国最大的威胁之一,再加上你背后的势力,足以毁掉其余三国而一统四国,所以,我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你们存在北国!”

    “是你自己想一统四国成为王者至尊对吗?”穆景冷声道。

    西陵剑的眼里透着一抹锐利的精光,轻摇着头,“从没有那个想法!信不信由你!”

    “我可以离开让我去哪里都可以,可是皓然就没有那么容易答应了。要知道他的所有都在这里,我没有权利替他做主!”穆景冷静的思考道。

    “那你帮我转告他,只要他愿意离开北国,我便答应!若不,那么三天后的惊喜便足以让他后悔一生了。”

    “你保证到时你不会心生恶念,反咬北国并吞南国?”穆景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西陵剑,她想她应该可以看出他的话是否属实。

    “我保证!而且,依我看凭南宫锦和北野晟的力量,我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如此便好!明日傍晚,我会给你皓然的答案!”

    “好!”“青岩送客!”西陵剑叫着房外的人。

    “告辞!”

    北野皓然?你会因为你深爱的人选择放弃现今的一切吗?好想知道!西陵剑扬着嘴角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盯着穆景离开的背影。

    在穆景不知道的背后,西陵剑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在和她做交易呢?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