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破碎’的沉香阁

    回到王府,穆景一心想要找到北野皓然商量事情,可是,等她彻底把整座王府寻了遍也没有见到他的身影,管家也告诉她宫里并没有召见北野皓然入宫!上哪儿去了?穆景百思不得其解,闷着心情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黎苑’。

    看到黎苑大白天的也紧闭着房门,这让穆景不由的起了疑心,她望了望四周并无人影,才蹑手蹑脚的靠近了房间,她倒要看看这大白天的若栗一个人暗地里都在干些什么。

    房间里,若栗满脸怒气的瞪着眼前的两人,没有昨晚随和的氛围,气氛相当的诡异。

    其实,这个情形已经持续接近两个时辰了,泉和月两人的后背早已是‘汗流浃背’但还是不敢多言一句,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惹祸上身。

    “爷……”月沉默了良久才战战兢兢的提着勇气开了口。

    “还有什么可说的?是不是觉得这些年我对你们的管教太过于松懈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敷衍本王,你们真够大胆!”南宫若栗看着两人愤怒的拍案而起!

    南宫若栗的怒火直接将两人的勇气在着一瞬间全部熄灭,与此同时,在房外偷听的穆景也一时没反应过来,吓得她一头撞上了房门,‘不好!要被发现了!’穆景的心一紧,其实她并不是在害怕什么,只是这种行为被发现过,实在太过尴尬。迅速的搜寻着房外的藏身之处,奈何……

    “房外有人!”泉大声呼道,出于本能,他没等南宫若栗命令,便迅速的冲到了门外将欲要抽身离去的穆景抓了进来。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为何在外偷听我们的讲话?受何人指使?”泉将穆景当作敌人般的狠狠的将她扔在了地上并拔出剑指上了穆景的脖子,冷着一张脸喝斥道。

    时间仿佛被停在了这一秒,穆景微眯着双眼似笑非笑的盯着眼前这把剑,“你哪知眼睛看见我在偷听你们的讲话?这是我的底盘,我想去哪里就去哪儿,你算什么?竟敢这样对我!”

    若栗轻按着额头不动声色的把穆景扶了起来,并小心的检查了她有没有被泉摔伤,泉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突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晃了晃身子,“爷……这……”

    “若栗,难道这就是你那‘沉香阁’的人?”穆景愤愤的说道。

    若栗只觉自己头都快炸了,原本心情就差到了极点,现在又闹出了这出戏,可真是……“忆然,别生气,他是不懂事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他这一次吧!”若栗狠狠的瞪着泉,柔声对穆景说道。

    “小人知错,请公主殿息怒!”得知来人的身份,泉刻不容缓的弯了腰,朝着穆景连连谦语。

    穆景的怒意未消,但此刻的她也不想在这些无所谓的琐碎之事上多功夫,于是,她只是冷冷的瞪着泉说道:“看在若栗的情面上,这次就算了!”

    听闻此言,原本悬在嗓子眼的心一就落了来。

    “忆然,你怎么突然会来我这里?找我有事吗?”若栗倍感无力的说道。

    想起自己这几年管理的成果,想起自己曾经在接‘沉香阁’时的声声承诺,现在的他真的……真的什么心情也没了。

    穆景似乎感觉到了从若栗内心深处散发出了那抹淡淡伤感,她不由的望了眼身边的这个人,在她的印象中,他从不会这般轻易的将自己的情绪展现出来。但是,今日从她在门前听到的那声怒言,再到现在这落寞无力的语句,她真的能感觉到,他是有心事的。只是她还没有傻到要亲口插穿他而已。

    穆景微微一笑,“难道没事就不能来找王兄你谈闲吗?而且,方才看见你这边大白天的还紧闭着房门,于是,我便想过来看看你在干什么了。”

    南宫若栗轻摇着头,他怎会不知道穆景的那些想法呢?只见他缓缓站了起来走到了泉和月的身边,抬手道:“忆然,他是泉,是沉香阁在北国分舵的副舵主,北国绝大部分的钱庄、酒楼和赌场都是他的主要管辖范围。这位是月,是沉香阁在北国分舵的总舵主,几乎北国所有的青楼、戏院还有歌舞坊都归她管,也是幕后最大的老板之一。”简单地介绍完两人,南宫若栗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堪。

    也许在他的心里,他以为他们的存在就应该是最强的才对,可熟知天外天,人外人。他与别人的实力竟相差的如此之大。

    “原来沉香阁在北国的负责人就是你们二人啊?”穆景了然的呼道。

    “让公主殿见笑了!”月朝着穆景作了一辑淡笑道。

    “没有、没有!倒是若栗别往心里去,早上皓然不是故意那样说的!我代他向你说声对不起,可以吗?”穆景就知道若栗绝不是轻易放过‘沉香阁’的人,但没想到,这件事竟对他的打击是如此的大。

    若栗一愣,随即又自嘲的笑了笑,“忆然不必如此,我知道‘沉香阁’的实力如何!他们今日没有成果绝大因素都是我没有管理好这个组织,让它自由散漫习惯了,我不怪任何人!是我没有能力,等回到南国,我会重新思考一位阁主人选!”若栗若无其事的说着,可是那闪着泪花的双眸却告诉了眼前的人,他在心底到底有多在意它。

    “爷…”

    “爷…,是我们的错,是我们没有努力完成任务,请你不要这种放弃‘沉香阁’的决定……”泉焦急的开口说道。同时,对于之前他做过的那些事也感到很后悔。

    可是悔不当初,曾经只属于过去,与现在、未来没有半点关系!南宫若栗摆摆手,打断了泉的话,现在的他心里很乱,一句话也听不进去。

    “若栗?”穆景担心的望着若栗,这样的决定对他来说一定很难吧?而且,她能隐约的感觉到他和‘沉香阁’之间有着某些密不可分的联系,正是因此,他才会为自己仅有的能力感到伤心吧!

    若栗深吸一口气,淡淡的望着泉和月,此刻在他的眼里已经没有先前的怒气。冷静的让两人都绷紧了神经,“泉、月,这是我最后一次命令你们,请你们立刻回到自己的地方,恪尽职守!等我回到南国,有任何消息我都会令人传信给你们!”若栗说着便将自己怀里的半截香拿了出来递到了月的面前。

    然而,月只是静静的盯着眼前的香,却始终没有伸手去接。她知道,只要她接了那半截香,南宫若栗和北舵之间就再无半点联系了。她做不到!

    月倔强的摇着头后退了两步,“阁主,这香属是不会接的!当初前阁主亲手将沉香阁交予了您,是各大分舵都认可的事实,现今在没有任何合理的情况您是不可以随意丢弃阁主之位或是另选新主的!虽然这一次北舵的行为实在太过火,但是,这也不是完全没有转变的余地啊?请阁主再给属一次机会,相信属不久就会还一个崭新的北舵给您!”

    月这一次没有在呼若栗为‘爷’而是直接的称他为‘阁主’可见月这一次也是铁了心不想失去若栗这位阁主。

    “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泉低声说道。

    “这与你们无关,是我没有能力做一个合格的阁主!”

    “阁主……”

    “好了,听我一言!这东西我先替你们阁主保管着,你们没事也都回去吧!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就拿一些真凭实据来说话,你们放心,若栗是不会轻易丢弃阁主之位的。在他想通之时,我便会将此物交换与他!”穆景走了过来拿过若栗手中的香,并装模作样的把它放在了自己鼻尖仔细的闻了闻,发现并无什么奇特之味便若无其事的把它收进了自己的秀囊里。

    泉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穆景的举动,其实他还想要说些什么的,可是当他正想开口的时候,月把他拦了来,并示意他不可胡来。

    “忆然,你……”

    “嘘……”穆景对若栗作了个噤声的动作,看着月和泉道:“怎么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属无话可说,请公主和阁主放心,属一定不会让你们再失望的!”月紧捏着拳头怔怔的说道。

    泉瞪大了双眼看着一脸认真的月,心也跟着不由的颤抖了一,他们之间合作了数十年之久,这一次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正色的她,他在短暂的停顿之后,也朝着穆景和若栗抱了抱拳道:“属也不会让你们失望!”

    若栗淡淡的看着他们,没有说话,直到他们离开后,他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早知如此,之前就不应该轻易答应她的请求!这都是我的错啊!”

    “若栗我有幸做你心事的倾听者吗?”穆景看着他寂寥的背影开口道。

    若栗的身子猛然一颤,随即转过了身静静的看着穆景的脸,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何乐而不为!”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