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栗心眷俪

    “不知忆然对皇兄的生母俪妃还有多少印象.”若栗抬步缓缓走到窗户前.望着天空中的那片白云.忧伤的垂了眸子.

    “俪妃.”穆景在脑子里仔细寻找着这个‘陌生’的人.终于.过了一会儿.她回想起了那张曾经在南国皇宫见到的那副绝色美人的画像.只是那天当她代替他去俪芯阁去祭拜她的时候.关于她的画像已经只剩最后一张了.

    回想起当日看到的那令人伤感的一幕.穆景也露出了淡淡的忧伤走到了南宫若栗的身前.点点头叹息着说道:“还记得一点点.只是……自古红颜多薄命.或许是老天爷觉得她此生欠南宫的太多.才早早的夺走了她的生命……”

    “呵.”若栗冷笑了一声.在世人的眼里.她永远都摆脱不了罪人的恶名.唯有他在自己的心里.却是如此的伟大、神圣.为什么老天爷要如此残忍的对待他.先是无情的剥夺了她身边所有的东西.最后死去之后还得不到一丁点的美名.上天对她太不公平了.若栗愤恨的仰头望着天.一丝丝苦水全部咽进了他的心里.

    心思缜密的穆景一便察觉到了若栗的反应.她回忆方才的所说的话.似乎并沒有不当之处啊.为什么他会突然露出这副悲伤难耐的表情.穆景微蹙着眉头不解的开口道:“难道我说的有错吗.若栗.为什么我觉得你对这件事的看法有着不一样的想法呢.”

    听着穆景的话.若栗的心里划过了淡淡的苦涩.缓缓侧过脸低望着系在穆景腰间的荷包.低喃道:“忆然你知道沉香阁的前任阁主是谁吗.”

    穆景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看自己的荷包.还是一脸的迷茫.摆摆头.“我又沒见过.我怎么知道.再说沉香阁一向不是很神秘的吗.我又从何知晓呢.”

    若栗微叹了一口气.“你见过的.不是沉香阁隐藏的深.而是很多人都不愿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事实.”

    “我见过.我怎么不知道.到底是谁.”穆景指着自己吃惊道.

    眼前的事实.穆景心思一转.立马将秀囊中的那截香拿了出來.脑中突然闪过一丝灵光.是她.“你、你……我、我……难道是她.”穆景被自己心里的那个想法给惊住了.说出口的话也有些结巴.

    “你也发现了.在俪芯阁这种东西乃是常见之物.但我知道你还不敢确定你的想法是不是正确的.是因为它的香气对吗.”若栗虽然这样问着却沒有等穆景回答便又继续道:“这也正是这种沉香最神奇的一处.它浸水之后再将它点燃是一种可做供奉神灵的香.但在他完全干燥的情况将它点燃.它的香气便可传遍方圆五十里.不过.对于从未接触过此香的人.便仅是一股青烟什么都不是.而你在南宫里对它有过短暂的接触.所以这个味道对你來说似淡非浅.也就差不多是一点感觉都沒有了.但是对于经过刻苦训练的沉香阁的人來说.这淡淡的飘香就是他们所有的行动方向.”

    听完若栗的话.穆景才恍然大悟的说道:“难怪.我当时就发现俪芯阁的香有点不对劲.怎么都是湿润的.还以为是空气比较湿润的原因呢.”

    “但是.也不对啊.如果俪妃真是沉香阁前任阁主.她怎么会落得那般场.为什么她沒有离开那个地方.出宫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还有那样对南宫.她都不会觉得心痛吗.”穆景想起南宫锦曾经对她说过的那些关于他母妃的话.她就觉得难过.他们可是一对血肉相连的母子啊.她怎么可以对年幼的南宫那般残忍狠心.

    “自己想过的生活.”若栗不由的轻喃了一句.试问这句话他当初对她说了多少遍.他劝她离开.他劝她放弃.他劝她不要顾及他的感受反抗皇后对她迫害……可是她会那样做吗.她的心永远都在为他人考虑.可是她这一生永远都只是活在了他们心里的最低层.他为她感到不值.感到心痛.可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到最后也只能看着她倒在了自己的眼前.那般无声无息.像从未來这里走过一般.

    若栗的心顿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噬一般疼痛.抬手紧紧按上了自己的心脏.“忆然别说了.你别再说了.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你沒资格说任何关于她不是的话.”若栗紧咬着唇沉声道.

    “若栗.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穆景沒有在意方才若栗说的那句狠话.只是担心的看着若栗泛白的脸.心头一紧.立马将他搀扶到椅子上坐.“若栗.冷静來.立刻.”看到若栗抓在胸口上的手.穆景又是一怔.立忙大声喝住此刻情绪暴涨的若栗.

    “别再说了……心好痛.”若栗痛苦的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若栗别想那些令人痛苦的事了行吗.都过去了.过去了.沒有人可以再伤害你了.沒有人可以再伤害你了……若栗.放松心情.别胡思乱想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穆景之前就在南宫锦哪里听到过有关南宫若栗心脏的事情.他说过.若栗什么么都好.就是不可以受到令他情绪失控的刺激.如果一不小心.这波动的情绪随时都可让他毙命的.原先以为这都是南宫锦心疼南宫若栗.担心自己会欺负他才说的那些话.沒想到这些叮嘱她的话却真的是存在的事实.而且……还是因为自己一时口无遮拦才造就的.这可怎么是好.穆景顿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心急如焚.

    被穆景紧紧抱在怀里的南宫若栗.吸着从穆景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清香.情绪也渐渐平静了來.但是环绕在胸口深处的那抹忧伤却怎么也散不出去.

    “忆然.我喜欢俪娘.我不在乎别人会怎么看我.我只想和她在一起.”若栗靠在穆景的身上痛苦的喃呢着.他明显的感觉到穆景的身子因为他的话而颤抖的那一瞬.他苦笑着闭上了眼.不敢抬头去看她眼神中的自己.

    “若栗……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是你要知道你的喜欢并不一定就是爱啊.或许只是习惯呢.若栗.她已经走了.你们之间只属于过去.知道吗.若栗你还年轻.未來的路还长着.千万别因为之前的点滴就……”穆景狠心的说道.她知道此刻的她不能对他心软.

    “当年的太子南宫昀也就是我们的大哥.其实他并不是我母后的亲生子.而是俪妃十月怀胎而辛苦生的皇子.而母后却仰仗着自己皇后的身份.暗地里将大哥偷偷换成了她的孩子.最后顺理成章大哥被封为了太子.可就在那个时候母后不知道从來听來的消息说大哥知道俪妃才是他的生母.又有奸人在母后的耳边说大哥长大后一定是认生母为太后.最后母后竟心生毒念将年仅十岁的大哥活生生的淹死在了冰湖里.”

    “那不是一场意外吗.”穆景打断若栗的话轻语道.

    “怎么会是意外.”若栗的眼里闪过一抹痛色.咬咬牙说道:“是母后提前令人在冰湖上凿开了裂缝.才会让当时贪玩的六哥将大哥引了过去.才酿成了后來的惨事啊.”

    原來皇后早已恶毒到连自己亲子都不会放过的地步了.难怪当日在朝堂看到皇后的遗体的南宫若栗沒有露出半点忧伤的表情.或许在皇后的眼里.只有南宫若栗这个小儿子对她才是衷心无二的.才到死也想着将他推上皇位.可是.她到死也不知道南宫若栗却是最厌恶她的那一个.这对她來说想必定是最大的讽刺了吧.

    穆景开始沉默不言.静静的感受着若栗从身体里迸发出的浓浓伤感.

    “后來.大哥离开了.十一哥成为了待罪羔羊.那时的我还小母后并不对我很上心.然后我便开始瞒着母后的眼目经常去俪妃那里.渐渐也知道了那些被母后一心想要遮掩的所谓秘密.知道了很多不该知道的事情.于是.我变得再也不敢在母后面前多说一句话.而更多的是感受到俪妃给予我的疼爱.”

    说着若栗突然一顿.声音开始变得有些哽咽.“其实俪妃真的很爱十一哥.可是因为爱所以要推离.因为怕他再被恶毒的母后伤害.所以她才一次次的狠心将他推到了门外.要么冷面相对.要么宁愿不见.她知道她的做法对十一哥是一种伤害.可是这些她全都不在乎.只要他还能活着她就已经安心了.她一忍便是好多年.后來她因缘接受了沉香阁阁主之位.对她來说这是个对付母后挽回十一哥的最好机会.可是她还是沒有那么做.因为我的关系.她不愿对母后手.因为我的关系.她失去了一次次挽回十一哥的机会.最后还是因为我.她最终放弃了自己的性命……”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